1 蛰伏十年

宜安市。

上庸湖别墅区,每栋独立别墅之间,都间隔近百米。

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此刻,一栋别墅的二楼卧室内。

一个长相可爱,身穿罗丽塔服装的女孩拿着崭新的华为P30手机,测试着远距离拍摄效果。

快门声响起,女孩欣赏着拍下的照片。

就在这时,脸上突然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照片的一角里,可以清晰看到三百米外的一栋别墅内,一个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正跪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脚下,表情诚挚恭敬。

“宜安首富林长生,怎么可能……”放大照片,女孩认出中年人,捂着嘴目瞪口呆。

宜安首富,跺跺脚,便让宜安市震三震的大人物。

就连她的父亲,见到也要恭恭敬敬叫一声林爷。

此刻竟恭敬跪在一个年青人脚下,仿佛在给长辈磕头一般,已经完全超越了她的理解能力。

……

三百米外的别墅中。

林长生跪地三拜,长身而起,老泪纵横。

“师父,您既然一直在宜安,可为何始终不来找长生?”威震宜安的首富语气激动,看着面前衣着廉价的年青人。

“长生啊,十年前,三大隐世宗门趁我飞升心切,设下圈套,致我走火入魔。”叶风轻拍徒弟肩膀,摇头说道:“若不隐姓埋名,不但我会粉身碎骨,连你也无法幸免。”

“师父,那您现在怎么样了?”林长生恍然大悟,满怀关心问道。

他日思夜想的师父,为了不连累他,甘愿十年平凡,甚至在两年前入赘宜安赵家。

受尽冷眼和屈辱。

这是何等胸襟才能承受之痛。

“心魔已灭,一切将会重新开始。”叶风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修行三千年,却因为根基不稳,关键之时被人偷袭,导致心魔作乱。

为了消灭心魔,叶风舍弃了一切,甚至自废三千年的修为。

这十年来,他坠入凡尘,无法动用任何力量,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

只能忍气吞声,一声不吭。

凭着无上毅力,终将心魔斩草除根。

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

灭了心魔,从此以后修行之路,再无任何阻碍。

“师父,您是要重新入世吗?”林长生眼中充满迫切。

“不急。”

叶风摆了摆手:“我如今刚刚筑基,还远不是那些隐世宗门的对手,若他们知道我没死,必会趁此时下手。”

“我还需再隐忍一段时间。”

“我不惜暴露身份来找你,便是要让你替我开道。”

“等我重登巅峰之时,就是那些鬼魅魍魉退散之日。”

“是!”林长生郑重点头。

他等这句话,等了足足十年。

“另外,还有件事要你去办。”叶风嘴角浮起一抹弧度:“我老婆赵岚现在负责赵家的建业公司,你帮衬帮衬。”

“师父放心,这是小事,我会安排妥当。”林长生点头应道,接着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师父……你既然心魔已灭,为什么不离开赵家,何必再受那些委屈?”

“十年我都熬过去了,也不在乎再长一点。”叶风淡淡一笑:“何况若不是我老婆,我早已丧命,恩必报,仇必偿,否则心魔便会再度滋生。”

“好了,我还要陪赵岚回家过中秋,有什么事再联系。”

叶风并不想告诉林长生,这十年为与心魔争斗,他已不再如往常那般冷酷。

反而对人性的七情六欲,有着更加深刻的领悟和接纳。

或许,这便是修得真性。

“恭送师父……”林长生立刻跟着送叶风到达车库。

安排司机将叶风送出上庸湖。

车子到达离上庸湖不远的百货商场后,林风下车走进商场。

精心挑了一盒月饼。

然后骑上停在商场门口的小电驴,朝赵家大院骑去。

此时的赵家大院门前,停满了豪车。

赵岚一身黑色的OL套装,站在院门口,不时抬手看着腕上的表。

脸上淡施粉黛,精致的五官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美感。

眼中带着一丝焦急之色。

五分钟后,看到叶风骑着小电驴出现。

赵岚秀眉微皱,脸色有些难看,冷声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礼物买好了么?”

“在这呢。”叶风锁好电瓶车,从前框拿出月饼答道。

“今天亲戚们都到了,正好趁着机会跟爷爷道个歉,把过年那事给抹过去。要是有人对你不客气,你给我忍着点。”赵岚叹了声气,交待道:“我不想丢人。”

“放心吧。”叶风笑着答道。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赵岚不由心中一阵来火。

两年前被家族逼婚出逃,恰巧认识了昏迷在路上的叶风,将之救回自己家中。

叛逆加上赌气,瞒着父母偷偷跟叶风结婚领证,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但很快,赵岚便后悔了。

婚后,叶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工作都不找,整天呆在家里,靠她养着。

除了做家务便无所事事。

这两年,赵家生意一直在走下坡路。

她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最近更是刚接手了赵家的建业公司,多希望有个人能帮她分担压力。

然而,叶风却丝毫没有改变的迹像。

“就算你没本事,至少也该有点上进心吧……”赵岚心里一阵绝望,不禁为自己当时的冲动感到后悔。

若不是顾忌自己和家族的颜面,她早已跟叶风离婚。

两人走进大院,里面已经到了不少人,正在寒暄交谈。

见赵岚出现,立刻有几个女孩围了过来,拉着她嘘寒问暖。

倒是叶风,就像个透明人一般,根本没人注意他的存在。

叶风也不在意,这两年,他已经习惯了赵家人对他的态度,当个透明人更好,省得麻烦。

找了个位子静静坐着。

但万事万物总有特殊,并不是所有人都自动忽略叶风。

坐了不到一分钟,身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嘲笑声:“哟,这不是软饭王叶风么。”

“我记得过年的时候,爷爷说过不许你再踏进我们赵家大院吧?”

“赵岚还真是飘了,刚接手建业公司,就把爷爷的话当成耳旁风,真以为现在的赵家,是她在作主了么?”

“我看她是不想干了。”

仙帝请留步 - 1 蛰伏十年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