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始动

在依兰大陆北部的一处荒凉的山脉中,正午的阳光照耀在长满灌木的大地上,让人感觉懒洋洋的春风轻轻的吹着。在微风中,一队200来人的马队正在不紧不慢的赶路。兰克男爵就是这只队伍的领导,按照依兰大陆的习惯,他又被称之为英雄,正在率领着自己队伍在大陆上游历。

  当然,这其实都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但是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真正的英雄,都极为珍惜自己的羽毛,他们几乎全部出身贵族,把家族的声誉看得极重。他们在大陆游历的时候,都是干一些好事,比如消灭骚扰村庄的魔兽,或者干掉邪恶的生物等等。通过这些战斗,既可以获得好的名声,又能得到价值不菲的财物,一旦名声足够,不仅会得到美女的青睐,甚至还能被国王封赏,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兰克男爵却并不是这样的,他的生财之道是捕奴,准确的说,他表面上是一个受人敬仰的英雄,可实际上却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奴隶贩子。此时的他,就身在兽人王国的腹地,并且在三天前刚刚洗劫了一个不小的狐族部落,杀死了其中绝大部分的人,然后将特意活捉的年轻女性全部抓走。

  兰克男爵相信,由于他做得非常干净利落,杀死了所有的目击者,所以此事至少要数天后才会被兽人发觉,而他那时候应该已经离开兽人王国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兰克男爵前后已经数次来这里捕奴,兽人王国的人早就对他恨之入骨,可是却一直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这也难怪兽人无能,实在是形势逼人啊!

  要知道,兽人王国总面积高达700多万平方公里,可是兽人王国的总人口才一千多万,平均一平方公里还不到两个人。而且兽人王国境内的地形非常复杂,多是山地丘陵,极其适合潜入。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进来两百人,就是进来两万人也未必能发觉啊?

  事实上,为了杜绝捕奴贩子的侵扰,兽人王国也做出了一些安排,他们将那些强力战斗种族都安排在边境上,把不善战斗的种族迁入王国腹地。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人类捕奴贩子的活动。

  不过,对于兰克男爵来说,这个安排就不怎么样了,因为他的特长恰恰就是寻路。兰克男爵对行军道路的选择非常有心得,总是能找到别人意想不到的小路通过,从而绕开兽人王国在边境的守卫,所以他才能数次安然无恙的进入兽人王国腹地进行劫掠。

  就比如这次,他又成功的大捞了一把,十来个漂亮的狐族女奴,每个都价值两百金币,再加上从部落里缴获的一些兽皮和魔核,以及部落首领手上的一枚宝石戒指,这次的收获差不多能达到五千金币。对于兰克男爵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他带领的200人,连人带马,还有装备加起来的投资也不过2000金币,每年的花销只要几百金币就足够了。

  不过,对于兰克男爵来说,如何销赃还是一个比较头痛的事,毕竟人类王国和兽人王国的关系不错,谁都明令禁止不得贩卖对方的奴隶。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事实上,无论是人类的贵族,还是兽人的领导,谁没有几个对方种族的女奴?这些女奴从哪来?还不是靠捕奴贩子们贩运?人类在兽人王国里劫掠的时候,兽人的所谓英雄也在人类的控制区里横行,大家是半斤八两,谁都一样。

  于是这些女奴只能在黑市上贩卖,而黑市自然就不太保险,他的上一个合作伙伴就卷了他的货物逃走了,弄得他几乎破产,所以这次他一定要小心。就在兰克男爵思考着回去怎么销赃的时候,他的副手洛蒂突然着急的跑了过来。

  “大人,事情不妙啊?”洛蒂焦急的道。

  “怎么了?”兰克男爵不解的问道。

  “咱们的狮鹫骑兵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了,已经晚了一个小时拉!”洛蒂担心的道:“会不会出事?”

  兰克男爵一听,也立刻把心提了起来,要知道,别看他带了200战士,其实战斗力并不强,一半都是普通的枪兵,勉强练过几个月,也就比农民强一点。剩下的人里也没有什么高手,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20多个重甲步兵。这些人欺负狐族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要对上兽人中的战斗种族,那就等于是找死,哪怕最小的牛头人村落拼凑出来的十几个战士,也能轻易的用战斧把他们全部砍碎。

  所以兰克男爵才不惜重金给所有人都配备马匹,为的就是能在不得已碰见敌人的时候逃走。至于那个队伍里唯一的狮鹫骑兵,也是兰克男爵为了能提前发现对方才特意请的空中侦察兵。一般来说,狮鹫骑兵每次都在特定的时间飞回来报告情况,晚一小时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难道是被击落了?”洛蒂猜测道。

  “不可能啊,这附近没有兽人的空军,甚至没有兽人部落,这里是彻头彻尾的荒地,除了石头就是草,连魔兽不稀罕来,怎么可能有威胁狮鹫骑兵的部队?”兰克男爵摇头道。

  就在两个人纳闷的时候,地面却突然开始了微微的震动,就好像是有一直训练有素的骑兵大军在接近一般,然而,无论是洛蒂还是兰克男爵,都不会傻乎乎的认为是来了骑兵,在满是丘陵的地形上,骑兵根本就不可能踩出这么整齐的步伐。然而,随着那个脚步的临近,很快他们就震惊的看到了那个步伐的主人。

  只见在他们侧面百米外的小丘顶部,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头颅,那是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脑袋,那锋利的牙齿少说也有一两尺长,大嘴一张,绝对能直接吞下一整匹战马。虽然仅仅升起一个头颅,可是那恐怖的气势就已经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呆住了。

  随着怪兽的身体走到丘顶上,一个浑身肌肉雄壮至极的恐怖怪物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它像大猩猩一样四肢着地,半爬在地上,可即使这样它的高度也超过了十米。它那粗壮的前臂足足有三米粗细,张开的前掌上有着极为锋利的爪子。没有人怀疑它的威力,只怕就是巨龙的鳞片也肯定会被这爪子轻易撕碎。

  来到丘顶之后它便停住了脚步,然后张开大嘴就是一声巨大咆哮,只见一道几乎可见的声波就从它的嘴里喷出来,所过之处飞沙走石,声震数里。兰克男爵队伍中的所有战马被吓得当场倒地不起,屎尿其流。如此威势,尽显万兽之王的恐怖之色。

  “比,比,比蒙~”兰克男爵已经被吓得结巴起来了。这种大名鼎鼎的七级兵种哪怕没见过也都能认得出来,它的恐怖传说都是建立在一系列的血腥战斗中,这可是巨龙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家伙,怎么却突然出现在这了呢?自己这200人加起来都不够它自己塞牙缝的。

  就在兰克男爵还在震惊的时候,又有一些奇特的生物出现在比蒙巨兽的两边。这是二十来个人首蛇身的美女,她们身穿制造精良的皮甲,六条手臂拿个刀,剑,盾,弓,枪等等各种不同的武器,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天,六臂娜迦!”兰克男爵几乎连死的心都有了。

  娜迦又称蛇女,是兽人中最著名的战斗种族之一。娜迦出生的时候只有两条手臂,成年之后会多长出两条手臂来,四臂娜迦就是五级上阶兵种,多数娜迦直到终老都会保持这种形态。但是也有少量的娜迦经过刻苦的修炼,成功晋级,从而再长出两条手臂来。

  六臂娜迦就是六级兵种了,在娜迦族里也是千中取一的精锐,娜迦族几十万的人口里,六臂娜迦也才几百人而已,他们全部都是娜迦族中的贵族。可是这里竟然凭空就出现了20个,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兰克男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有两个美丽的娜迦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左边一个长着八条手臂,而右边那个竟然有十条。她们的穿着都非常华丽,金银饰品,各种宝石坠满全身,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兰克男爵一看见她们就全都明白了,在娜迦族中,只有一个人有十条手臂,她就是兽人王国三大巨头之一的传奇先知娜塔莎,在兽人王国里,她的权势或者不是最大的,可是她的地位却是最高的,甚至比国王还高。现任国王都不如她,见面都要先给她行礼。

  至于她身边的八臂娜迦,肯定就是娜塔莎的贴身护卫,莉莉思,她和娜塔莎形影不离,被称为娜塔莎的影子。此时的她,正拿着一个狮鹫的脑袋把玩,上面的血迹还没有干,兰克男爵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派出去的狮鹫。

  弄明白了眼前诸人的身份,兰克男爵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心说,怪不得自己的狮鹫侦查兵没有回来呢,原来是碰见了这么一群变态!就是龙族见了她们也只有绕着走的份,更别说一只小小的狮鹫了,那根本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

  “该死的人类,你竟敢到这来,好大的胆子啊!”莉莉思冷笑着道:“要不是我们路过的时候看见这东西,还真就被你溜走了呢!”说着她把狮鹫的脑袋扔到了地上。

  兰克男爵一听,恨不得狠抽自己的嘴巴子,心说,该死的,我买什么狗屁狮鹫啊?白花了那么多钱不说,还招惹来这么一群变态,我日,光传奇先知娜塔莎和她的比蒙,就能搞死两万人的大军,可怜自己才200人,这可怎么活啊?

  娜塔莎指着马背上那些被捆绑起来的狐族女子,冷冷的问道,“万恶的奴隶贩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却又不怒而威,有一种上位者独有的气势。

  要是没有那些女奴,兰克男爵还可以狡称自己是迷路了,可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他还能说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投降了。所以他赶紧大声求饶道:“我投降!我是贵族,我愿意用双倍的赎金赎回自己,不,三倍,五倍,十倍也行啊!求求您啦,给个机会吧?”

  “我拒绝!”娜塔莎恼怒的道:“那些钱给你留着买棺材吧,我现在以兽人王国先知的名义,判处你们死刑,给我杀!”说着,娜塔莎重重的一挥手。

  除了娜塔莎和莉莉思以外,其他六臂娜迦立刻发一声喊就向兰克男爵等人杀了过去。

  “吼!”至于那只比蒙,则在怒吼声中重重的深蹲下来,接着就猛然跃起。比蒙拥有极强的弹跳力,能跳起几十米高,跨越上百米的距离,以它超大的吨位从天而降进行扑杀,是它最喜欢的一种攻击方式。

  兰克男爵见状,当场就绝望了,面对这样一群对手,他们不仅没有战斗的资格,甚至都没有逃走的可能,连战马都不一定跑过六臂娜迦,更何况他们的战马还在地上爬着呢,根本动不了。这种情况下除了等死之外,兰克男爵根本没有任何路可以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充斥在他的心头,这时他倒是体会到那些被他劫掠的弱小种族当时的心情。

  不过,虽然兰克男爵傻住了,可是他的副手洛蒂却还没有甘心受死,只听他大吼一声,“弓箭手放箭,其他人列队迎敌!哦~”

  只可惜洛蒂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就被一只娜迦族特有的长箭贯穿了喉咙。其他人顿时就吓了个半死,再也没有战斗的勇气了,几乎全部掉头就跑。这样一来,就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五只箭射向了刚刚跃起的比蒙。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这场战斗会轻而易举结束的时候,突然,在晴朗的天空中却猛然打下来一道蓝色的闪电。这道诡异的闪电正好打中人类那只射的最高的箭上,在闪电的巨大能量作用下,这支普通的箭发生了其妙的变化,先是木质的箭杆直接化为飞灰,接着,金属箭头被强大的能量所充斥,仅仅一瞬间,这支普通的铁箭头就被淬炼成了百炼精钢。

  于此同时,闪电本身形成的巨大冲击力也完全作用在金属箭头上,使得箭头的速度在一瞬间达到了极致,人们只看见一道银光闪过,传奇先知娜塔莎的小腹就受到了重创。箭头穿破了她小腹上的龙皮甲,深深的刺了进去。

  不仅如此,身在空中的比蒙也猛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就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只见它两腿之间鲜血直流,人们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在它的一个蛋蛋上竟然被穿了一个洞。比蒙的下身和狗近似,都是半缩在身体里,外面只露出一点,可就是露出的这一点害得比蒙受了伤。显然,刚才的那个箭头是先穿过比蒙的蛋蛋,然后才击中娜塔莎的。

  比蒙毕竟是万兽之王,受创之后的它不仅没有丝毫怯懦的样子,反而变得更加狂暴起来,只见它猛地向前一窜,然后伸出巨大的右掌狠狠的扇向还在发愣的兰克男爵。

  随后就听见‘彭’得一声巨响,兰克男爵和他胯下趴着的战马当场就被打得支离破碎,他残余的躯干和半截战马一起飞出去一两百米远,重重的砸在一片山石上,直接就这么紧紧的贴在了上面,然后慢慢滑落到地上,已经完全变成一堆烂肉了。可见这比蒙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其他众位娜迦战士也都悲愤不已,她们身为娜塔莎的护卫,却让主人伤在这么一群笨蛋人类手上,那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羞辱啊?所以她们一个个也都发了狠,手上的各种兵器舞得好似风车一样,直往人类的身上招呼,凡是被她们打死的人全都被砍成了好几块。逃走的人类也都被她们射死,然后分尸。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这两百人就被全部歼灭!

  接下来,娜迦们开始打扫战场,并解救自己的狐族同胞。而娜塔莎也开始为自己和比蒙治疗。作为传奇先知,娜塔莎的治疗法术自然是强的离谱,随手几道绿芒闪过,就把比蒙和她自己的伤势治好了,就连那个箭头也被逼了出来。

  娜塔莎好奇的看着手上的箭头,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么一块凡铁怎么就拥有了如此巨大的威力,要知道,无论是比蒙的皮肤,还是娜塔莎的龙皮护甲,都是极其坚韧的东西,寻常的刀剑砍劈都无损分毫,怎么却被这么个箭头轻而易举的贯穿了呢?还有那道诡异的蓝色闪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怀着这样的疑问,娜塔莎一行人再次踏上了自己的旅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娜塔莎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情,包括她自己在内,没有人知道,在这次事件中,有一个来自异界的魔头成功来到此地,日后搅乱整个依兰大陆的种子就此埋下。

比蒙传奇 - 楔子 始动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