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比洪

我是牛头人比洪。

我的名字叫比洪·杜恩。

杜恩是爸爸和爷爷的姓氏.比洪是我的本名,是满月的时爸爸给我取的。

我出生在维尔村。

维尔村在卡尔姆多大草原的东南角。

我们牛头人在这片土地上耕种,狩猎。

卡尔姆多大草原在大陆的东南角,是兽人族的家园。

我们牛头人是兽人族的一份子,是最强壮、最诚实、最勇敢、最勤劳的民族。

卡尔姆多大草原之外是荒漠,荒漠之外有平原,有高山,有沙漠,有大海。

那些地方生活着人类、精灵、地精、矮人、侏儒、巨魔、妖精,还有数之不尽的魔兽,还有海族、亡灵族、龙族、巨人族……

嗯……这些东西都是爷爷告诉我的。

我没见过。

我只见过来村里做生意的巨魔和地精。

爷爷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他担任着村里的长老,也是唯一的萨满祭司。

爷爷教给我很多关于整个卡尔姆多兽人族和外面世界的事情。

他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一个牛头人萨满。

我不愿意。

我说我要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强大的战士,带领全村的猎人出去打猎,然后教训那些跑来偷猎的半人马和野猪人。

爷爷很生气,生气了就不给我讲外面的故事。

他不给我讲故事,我就和小伙伴们去外面玩。

玩够了回来,爷爷又不生气了,继续给我讲故事。

这样很好。

可惜,除了听故事和玩游戏,我还得跟着妈妈和姐姐干活儿。

我有哥哥姐姐,还有弟弟。

哥哥今年十三岁,通过了成年试炼,跟着爸爸出去狩猎,保卫村庄。

姐姐才十岁,跟着妈妈种地。

弟弟今年不到一岁,整天被妈妈抱着背着。

我今年七岁,再过……嗯,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六岁就能成年了。

没算错,因为我跟爷爷学过算数。

除了我,村里的小伙伴都不会算数。

当然,没有人羡慕我会算数,他们只是喜欢在和我玩的时候听我给他们讲爷爷给我讲的故事。

我们最喜欢的玩的地方的是村子南面小河边上的烂泥潭。

我们在那里打滚,摔跤,顶架,玩够了就到河里把身上的泥洗干净再回家去。

今天,爷爷又生气了。

“小比洪,来来来,爷爷教你念文咒文……”爷爷笑眯眯摸着下巴上的编成小辫的胡子说。

他手里握着一块刻满了字的科多兽肩胛骨。

这是萨满咒文,村里有大事或者过节的时候,爷爷都会念出上面的字,大声祈祷。

然后全村人都跟在他身后一起跪拜,向大地母神祈祷。

我知道他又要教我怎么做一个萨满,马上摇头:“不不不,我要做一个战士!”

爷爷笑眯眯的脸色就变了,变得凶巴巴的。

他气呼呼的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听你爸胡说,萨满比战士强大很多倍!你再不听话,以后爷爷不给你讲故事了!”

我知道今天又听不到故事了,但是我不会答应。

那些咒语文字实在是太难了,看得我眼睛疼,念起来也怪里怪气的,还不如和小伙伴们滚泥潭好玩。

“不讲就不讲!”我摇着头跑开了,“爷爷你的故事我都已经听完了!”

爷爷气呼呼的看着我跑远,只能坐在家门口的石墩子上喘气。

我之所以不想做萨满,是因为爸爸妈妈都不喜欢,他们都说做萨满就会像爷爷一样老得走不动,每天只能从家里走到村里的祭坛,再从祭坛回到家里。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战士真的很强。

我看见过父亲把一头比科多兽还大的石皮河马砍死,扛回村里。

科多兽是我们牛头人的好帮手,能耕地会拉车,是牛头人最好的伙伴。

科多兽的身体有三个爸爸那么大。

石皮河马有四个爸爸那么大。

在全村人的惊叫、欢呼声中,爸爸将石皮河马扔在祭坛前的晒场上,分给全村人。

那时候,父亲是全村的英雄,全村最强的牛头人!

但是,但是,这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

实际上,所有人都不知道,打遍全村无敌手的爸爸,其实不是最强的!

最强的是妈妈!

这件事情要保密,除了我和哥哥姐姐,没人知道……

那一天,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惹妈妈生气了,妈妈一蹄子就把爸爸从卧房的大床上踢了出去!

爸爸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和胆量。

从那天晚上起,哥哥、姐姐和我都不敢惹妈妈生气。

后来,我从爷爷那里知道了,妈妈不是战士,不是萨满,更不是弓箭手。

她是半个德鲁伊。

因为她的爸爸,我的外公,是另外一个村子里的德鲁伊长老,他们的村子靠近外面的森林。

外公的德鲁伊技能都交给了我的舅舅们,妈妈只学了一半,所以是半个德鲁伊。

我去过一次外公的村子,见过两个舅舅,他们好像,真的比爸爸高一些……

只可惜我没见过他们打架,不过,我想,爸爸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我的理想,不是当一名战士,而是成为德鲁伊!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说出来,因为爸爸妈妈爷爷都会不高兴的。

爷爷不高兴就算了,爸爸妈妈要是不高兴,他们就会弹我的角,踢我的屁股,还不给饭吃……

所以,我必须保密,等长大了再去学习德鲁伊技能……

现在,妈妈和姐姐不用下地,正在家里缝制皮衣,我可以放心的和小伙伴们玩去了。

走到小河边,老远看见他们在泥潭里打滚,我身上就痒了起来。

“比洪,快来呀!”小伙伴们冲我招手。

“来啦!”我迫不及待的脱下上衣和裤子,然后,小心的摘下挂在脖子上的挂坠,用衣服包起来。

这个挂坠是爷爷做的护身符,全家人都有。

据说它能保护我们不受游荡在野外的邪灵入侵。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而且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戴着,也不会有错的。

弟弟还小,倒是用不着戴。

我走到泥潭不远处,把衣服裤子放在一块石头后面,这才走进去。

真凉爽!真舒服!

浸泡在湿乎乎黏糊糊的泥巴里,全身上下都爽透了!

“比洪比洪,你爷爷今天又讲了什么故事?快给我们讲讲吧!”小伙伴们很快就把我围了起来。

“今天没有……”我说,“爷爷又要我学习萨满咒语,我不学,他就不讲了。”

“唉!”小伙伴们一听,又无聊的散开。

“我要是你,我就跟着塔尔爷爷学萨满咒语!”一个小伙伴突然说。

这人是村里说狩猎队副队长桑吉大叔的儿子凯特。

塔尔是爷爷的名字。

“你以为你学得会吗?”我说,“我可是唯一一个会算数的小孩,连我都学不会!”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凯特说,“如果塔尔爷爷同意,我就去跟他学!”

“你们两个争什么呢?”又有一个小伙伴说,“等到了八岁,我们就可以在祭坛前面接受检测,看看有没有天赋了!”

“对呀!”我说,“到时候,只要你有天赋,爷爷肯定会教你的!”

“那你呢?”凯特问。

“我,我要当战士,成为父亲和哥哥之外最强的战士!不,我会比他们还强!”我说。

我可不会告诉他们,这正强大的不是战士、不是萨满、也不是副队长桑吉大叔那样的弓箭手。

德鲁伊才是最强的!

“凯特,你怎么不跟你爸爸学习弓箭?”我又问。

“弓箭手?哼!”凯特满不在乎地说,“我爸只会躲在远处偷袭,连我妈妈都打不过!”

“哈哈哈!”我们都笑了起来。

“我来玩顶架吧!”有人突然提议。

我马上高兴起来了,和其他人一起大喊:“好,顶架!”

牛头回忆录 - 第一章:比洪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