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叶夏

春风和煦,暖阳高悬碧空,灿烂的光芒洒满一地。

  “娘……”

  听到小孩稚嫩中夹带着不安的喊声,叶夏转头朝身后很有时代特色的公社卫生院望最后一眼,这才将目光落到小男孩和牵着他的男人身上。

  “大福过来。”

  她微笑着朝小男孩招招手,继而看向她这具身体的二哥。

  “改日我再带着孩子们到余姚村看望二哥和嫂嫂,还有我那几个侄儿侄女。”

  “我送你们回去。”

  叶明礼和小男孩在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脸上浮开笑容那一刻,这一大一下皆是一愣。

  不过,很快叶明礼从衣兜里掏出一截几乎捏不住的铅笔头和小本本。

  那小本本的边缘早已磨得毛糙,但看他的神情却尤为珍惜。

  “不用。”

  叶夏的目光从叶明礼手中小本上挪离,她眸光柔和,摇摇头:“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

  公社距离双槐村约莫十里路,靠两条腿走一个来回需要点时间。

  她不想这真心待他们母子的男人饿着肚子在路上遭罪。

  “你身体虚弱,又有身孕,我不放心。”

  叶明礼先天性声带发育不良,导致他口不能言。

  “我已经没事了。”

  叶夏依旧拒绝,但她的神色一点都不生硬:“过两天我就带着孩子们去余姚村。”

  谁能想到,她不过是熬夜批改几篇学生论文,结果,一闭眼一睁眼便到这各类物资紧缺,农村靠工分,城镇靠粮本,衣食住行处处需要票证的六零年代。

  娘家仅有的亲人只剩下二哥和他的妻儿。

  婆家……

  头疼!叶夏轻揉额角,对自己为何会身处公社卫生院一事禁不住心生唏嘘。

  十七岁换亲进山槐村陆家门。

  内向怯弱,不喜与人沟通,最终彻彻底底变成一个窝囊小媳妇。

  任偏心婆婆磋磨,任好吃懒做的小姑当丫鬟使唤。

  天生神力,却担心被人当成怪物,从不去反抗恶婆婆和小姑的压迫。

  每日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

  就这还不为过,和三个不大的崽子,数年来没少遭受打骂。

  活到如此地步,原主的的确确只能用“窝囊”两字来形容……

  “你怀着身孕,再带着三个孩子走动不方便,改日我去双槐村看望你们。”

  看到叶明义递到面前的小本本,叶夏心中一暖,垂下手,微不可察地叹口气:“好。”

  站在原地她没即刻带孩子离开,而是视线挪向蔚蓝天际,一双清亮的眼睛仿若浸了山间清泉,眸光潋滟,秀眉微微锁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昨晚,陆家四儿媳突然“晕厥”倒地,又不慎撞到头部,陆家老太太只拿出五元钱,冷眼旁观,看着村支书招呼两年轻小伙将人送到公社卫生所。

  除过原主不到七岁的大儿子跟着牛车陪同,陆家旁的人是一个都没随行。

  为方便照顾原主,村里的小伙儿不得不连夜跑到原主娘家,听说妹妹躺在公社卫生院昏迷不醒,身边只有大外甥看顾着,叶二哥又是担心又是焦急,匆忙跟着来人出了家门。

  在这吃不饱饭的年月,没钱没票,没证明寸步难行。

  因此,叶夏睁开眼融入原主留下的记忆后,便起身从公社卫生院出来。

  凡是认识原主的人,只怕都不知余姚村叶家的闺女,双槐村陆家的四儿媳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人了。

  她也叫叶夏,可她来自另一个世界,长着一张和原主极为相似的面孔,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上一世,叶夏自幼父母双亡,被爷爷奶奶养大成人,但等到她即将学有所成时,爷爷奶奶因年老体衰也相继离世。

  忍着接连失去至亲的悲恸,她坚持在国外深造完学业。

   22岁取得双学位博士(15岁成为京市高考状元,四年完成本硕连读),归国后,直接被母校聘为副教授,25岁被提为教授,27岁生辰在即,连续熬夜批改学生论文……

  疲劳过度,心脏猝停?!

  好在一料理完爷爷奶奶的身后事,她就有立下遗嘱,一旦自己意外身亡,家人留给她的动产,不动产全部捐给希望工程。

  不可否认,她上一世的家境非常好。

  但若是有得选,她宁愿一家人幸福相守,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自今日起,我便是你。”

  归拢思绪,叶夏嘴唇微弯,消瘦苍白却难掩俏丽的脸庞上浮开抹恬静淡然的微笑:“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培养他们成人,会让你的人生开出绚丽的花朵。”

  ……

  双槐村,陆家院里。

  “奶,三福饿。”

  “饿死省事!”

  陆老太太瞪着一双三角眼,边骂向她讨要吃食的孙儿,边抬手赶人:“滚一边呆着,别在这碍我的眼。”

  “家里人都有饭吃,为什么就没有俺和俺弟弟的?”

  眼里泪水打转儿,五岁的二福攥紧三岁弟弟的手,抬起头一脸倔强地迎上陆老太太吃人的目光。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个两个全都是饿死鬼投胎的,除过要吃的,还知道干啥?!”

  冲着地上呸了一口,陆老太太尖酸刻薄,中气十足的声音又响起。

  “一窝懒东西,躲懒都躲到卫生院去了,有那打水漂的五块钱,老婆子我得买多少好东西哟!”

  忽然,陆二哥留在家里的小儿子嚎啕大哭起来:“奶!奶……讨债鬼把我的鸡蛋抢走啦……”

  “小畜生,快把鸡蛋还给我家乖宝!”

  陆老太太气急败坏地打了二福一巴掌。

  然后,上手就把二福刚递到弟弟三福手里的鸡蛋给抢了过来,且抬手也准备给这三岁小娃娃一巴掌。

  就在这时,叶夏清冷的嗓音乍然传进院里:“打我儿子试试!”

  牵着大福的小手走进院里,抬眼间就看到二福脸上明晃晃的巴掌印,叶夏瞬间别提有多窝火了!

  “我儿子是讨债鬼,这话您可真能说得出口。”

  松开大福的手,叶夏走上前将自家二福和三福牵到自己身后。

  一双犀利的冷眸宛若寒电直刺这偏心眼,口无遮拦,尖酸刻薄的老婆子面门上。

  陆太太扬起的手滞在半空,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四儿媳。

  “你……是老四家的……”脸皮子抖动了下,她试探着问。

  “很惊讶是不是?”

  叶夏嗤笑:“如假包换,在这,我还得感谢你施舍的五块钱,才没把这条命丢到地底下。”

重生年代俏田妻 - 第1章 叶夏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