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死神永生

阴郁灰暗的夜空刮过刺骨的寒风,诉说着黑暗的绝望。

  垂死挣扎的月亮好像一只硕大、浑浊的眼球,阴冷诡异地窥视着冰冷的城市和人类的灵魂。

  在人类聚居的城市地带往北几十里,有相当于帝国领土面积五十倍的阴影森林,呈环状将河狸城包围。

  狭长的河狸城镰刀状的灯火,是这片大地上唯一让人感到温暖的光明,但在一望无垠的山地中,这点光亮就如同是被黑暗大军围剿的金色精灵。

  就在河狸城南部一片无名山岗上,少年仰卧在石台之上,身上不着寸缕。寒风萧瑟,身下冷如寒冰,少年好似恍然不知,双目无神仰望无垠的夜空。

  黑袍法师站在他身边,吟诵晦涩难懂的咒语,两只大手在空气中凭空舒展,虚幻怪异的光芒在少年的身体上若隐若现。

  “伟大的死神,超魔神的力量将从您的垂青开启。今天,您最虔诚的信徒马西奥将向您供奉最后一个祭品,我以三年苦心孤诣,三年的日思夜想,召唤您出现在世间,完成我们最后的契约——让我得到死神的力量!”

  很快,五颜六色的色彩的光辉逐步淡化,像燃尽了的篝火,继而新的黑白灰三色,填充在摇曳的虚幻之火中。

  也从此刻开始,陆奇从昏迷中苏醒,感到自己的身体陷入了火焚的煎熬,无形的火焰穿越过肉体,直接开始折磨他的灵魂。

  他非常痛苦,但是喊不出来!

  “我怎么到了这里?”

  “这是哪儿,我现在是谁?”

  “咋咋呼呼的老神棍是哪个混蛋,他要把我怎么样!”

  他只记得在醒来之前,失业的他还坐在三千一个月的自如主卧窗前,眺望凌晨四点的帝都,啪啪啪敲打键盘修改简历。但随即心脏剧痛,天旋地转,失去意识前,他看到电脑屏幕上的字符都扭曲成了乱码,紧接着就来到这个世界。

  马西奥法师跪在地上,攥紧一支笔在地面上刻下一个个诡异的符号,刺耳难听的吟诵让陆奇在恐慌中饱受肉体的折磨。

  “国王和法师,在死神面前也是猩红的脓血。诡秘之上,公正的命运母亲操控万物。世上万物皆虚,唯有死神,才是永生的神明。您所遗留下来的超魔神力量,是马西奥努力半生的方向。今天,请您享用这个年轻的肉体,我将会继承您的死神名号……”

  陆奇心中既是焦急,又是惊恐,可无奈身体连半点都动弹不得,嘴巴也没法发出任何呼叫声。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在痛苦中陷入绝望之前,一段熟悉的字符跳跃在他眼前,以夜空为背景,以星辰为衬托,含义晦涩难懂,但对此时的他而言,不亚于溺水中抓住的浮木。

  “【怪物名称】亡灵术士。年龄:69;实力:不祥;详细信息:不祥;”

  “危险等级:极度危险。”

  “【信息碎片1】:死神永生仪式,献祭特殊祭品,在复杂仪式加持下进行窃取死神之力的神秘仪式。完成仪式这可获得死神的赐福,将会获得难以匹敌的神秘力量。”

  “【信息碎片2】:献祭仪式后,你将失去灵魂和生命,意识将再无法恢复。”

  “这都是些什么鬼!”

  “有人来救我吗!”

  “这是地狱?还是电视剧,我要找妈妈!”

  陆奇僵直地躺着,内心发出没人能听到的呼喊。

  “【警告】:你的身体已恢复活动,杀死亡灵术士,60%几率可以终止并替代仪式!”

  “【警告】:仪式完成倒计时……9……8……7……”

  倒计时成了催命符,求生的欲望让陆奇认定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也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慌乱中,他发现身体恢复了部分活动,并顺手摸到了石床上的一枚骨片。

  而就在此时,黑袍法师罪恶的诗篇传入他的耳朵里:

  “我是一,是那唯一”

  “我的外貌将安息于庙堂,隐秘而又显耀。”

  “把众生掌握在手中,却没有一只手

  “无论何等生物,却不能知晓我的寿命。”

  “岁月将为超凡回转,辉煌也会坚如磐石地移向时间的终点。”*1

  沉郁的呢喃即将靠近终点,就在他的正对面,不知从何而来的浓雾伴随着一个巨大的气泡凭空出现,无实质的黑色物质弥散在祭坛之上。

  这是成功率千分之一的死神永生成功的先兆!

  亡灵术士激动的浑身发抖,他试图靠过去,离自己的努力成果再近一点。但刚向前靠近了两步,他猛然发现祭台上的少年睁开了双眼。

  而那双年轻、漂亮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我真是瞎了眼,他明明已经死了!”

  “我刚亲手用亡灵法印让他失去意识,眼睁睁看着他断气!”

  “是仪式的哪里出了问题让他复活?还是死神出现时本该如此?”

  马西奥暂时停止了仪式,正摸不着头脑,面前的少年竟然说话了:“愚蠢的法师,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拥有死神的力量,你何德何能,竟能得到吾的垂青?”

  亡灵术士马西奥惊慌失措,立刻双膝下跪:“尊敬的死神,没想到您以这种方式降临到我的面前,我,您最虔诚的信徒,三年前因机缘巧合得到了开启死神法门的秘密。请死神相信我,这三年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心血,如果说虔诚,这世界上不会有谁比我更虔诚的了!”

  “是吗?”陆奇模仿所谓“死神”的语气,阴森森的说:“你用这具低劣的祭品,就妄想得到死神的垂青,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您误会了,我绝没有胆量欺骗您!”马西奥磕头如捣蒜,慌忙回答:“是本城的弃誓者部落抓到了这个叫陆奇的年轻人,他是弗兰帝国外交部的秘书,跟他们有血海深仇,这次他们顺便抓来,经过确认,陆奇的身体完美符合所有的要求!”

  “爱撒谎的骗子……”陆奇嘲讽似的瞥了他一眼:“我要睡了,你休想得到死神的任何传承……再见!”说完,他侧过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死神大人,请等一下!”

  马西奥急忙站起来扑倒陆奇身上,双手在他身上乱摸,年轻顺滑的皮肤冰冰凉,但由完全不像是死神降临的宿体。他正在惊疑不定时,陆奇猛然睁眼,右臂一扬,指尖画了个完美的圆弧,手中攥紧的骨头片轻松地划过了法师的咽喉,殷红的血液犹如冬晨脸盆里扬出的血水,融化了冰冷的黑夜,也融化了死气沉沉的世界。

  马西奥摔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喉咙咕咕冒血泡,一双死鱼眼瞪的溜圆。

  他至死也没想到,已经死去的祭品能突然复活,而且来了这么一招惊悚的反杀。

  十分钟后,浓雾之中,一丝不挂的男孩从祭台上翻身而起。

  他的大脑尚处于混沌之中,穿越后有太多信息需要他去消化。

  他努力想从上面落地,赤足刚沾到地面,虚弱的身体便不足以支撑他的身躯,扑地摔倒了。

  “【信息碎片】:死神永生仪式依然在进行中。这是超魔神力量的唯一来源,你可以利用亡灵术士的方式继续仪式。”

  再次坚持着爬起来,陆奇茫然地盯着夜空思索了半天。

  十几分钟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模仿死去的亡灵术士的样子,向那团浓雾单膝跪地,吟诵起关于死神的咒语:

  “我是一,是那唯一”

  ……

  “把众生掌握在手中,却没有一只手

  ……

  “岁月将为超凡回转,辉煌也会坚如磐石地移向时间的终点!”

  奇异的变化在咒语终结后发生,一个藏身于破败袍子里的魔鬼从浓雾中出现,先是冒出了脑袋,接着伸出了枯败的双手,灰暗的斗篷在风中翻滚,空洞的骷髅双眼在夜色里格外令人心悸,而那繁复的呢喃仿佛是地狱在阳间咆哮。

  高大的死神在陆奇面前,与其说是神秘的神明,不如说是道没有第二选项的选择题。

  陆奇屏住呼吸,用颤抖的右手缓缓深入浓雾中,与“死神”神来的手相握,随即,黑暗的气息仿佛在他的胸口剖开了一个伤口,强悍的力量向他的内脏涌入,接连不断的提示在他眼前相继浮现:

  “【信息碎片:警告!】”

  “死神力量获得,超魔神技能启动。”

  “预备启动程序完成,进入融合程序。”

  “本体与死神融合即将完成,完成度15%。”

  “融合程度5%,死神永生激活0。”

  ……

  “融合程度60%,激活值3%”

  ……

  “融合程度90%,激活值5%

  ……

  【融合程度100%,死神永生仪式完成,死神状态饱和度:5%,初始称号:新生死神,战力数值:15】

  ***

  “好疼啊!”

  陆奇头疼得厉害。

  半张脸剧痛中失去知觉。

  疼得连喘气都成了折磨。

  快要爆炸了!

  他哆哆嗦嗦得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又跌倒在地,他不得不双臂抱住身体,跪在地上,像个在母胎里蜷缩的婴儿。

  旷野无垠,深夜寒风从皮肉钻入骨头缝,陆奇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十分钟后。

  陆奇尝试着慢慢爬起来,手摸到地上,触及到的都是滑腻腻的液体。

  是血。

  用手抱住头,他嘴里发出“嘶嘶”的吸气声,

  世界以他为中心,四周都是黑乎乎的无底洞。

  黑洞。

  无底的黑色深渊。

  好不容易把熄灭的火把重新点燃,

  他在祭坛上找到一块碎玻璃,借着火把的光亮,他看到了一个刚从深度昏迷里苏醒的少年:黑色长发,皮肤苍白,外貌上有黄种人独特的轮廓,纤长的眉目和清秀的面容让他感觉到了熟悉和亲切。但他的脸实在太憔悴、太苍白了,憔悴到他看自己立刻想到从福尔马林里爬出来的人物标本。

  “这……是我?!”

  陆奇惊恐得叫喊,玻璃从他手中跌落,碎成了无数碎片。

  好像是覆水难收的死亡,魂飞魄散的灵魂。

  *改编自埃及《亡灵书》

  ——

  小陆奇死里逃生,向你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他楚楚可怜、泪眼婆娑地苦苦哀求:“求收藏、推荐票、求收藏、推荐票”

超魔神法师 - 1,死神永生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