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第一节

香甜的气息伴随着清风撒遍了整条街道,那些熬过了寒末之月的花草树木,也终于是在这繁花之月再度盛放,并绽放出自己的芳华,将那一股股馥郁芬芳的气息,自阳光下播撒开来。

  繁花之月正是万物复苏过后,最适合生命繁衍的月份,湛蓝城内的伊利萨闹市区,也是再次聚拢起来了浩荡的人气。

  ……

  “摊主,你这魔纹果卖几个钱啊?”

  “呦!?这位冒险者大人,您是看上了这果子嘛?不贵,也就十个铜制盾币吧!”

  “十个盾币?是一个果子?还是一磅重?”

  “一个!”

  “一个!?小子,你这是在糊弄我呢吧!?区区几个魔纹果,这么多钱!?”

  稍后,嘈杂声响传来,更夹杂有货物落地声,与拳脚碰撞声。

  只是当争斗双方被分开后,那个鼻青脸肿的摊主也是恫吓到:

  “你这个无礼的白痴,赶紧放开你肮脏的手!这里可是湛蓝城里的闹市区!我现在警告你,我背后站着的人可是一位地位尊贵的男爵大人!你最好立刻给我道歉,并赔偿我的损失!不然?呵呵~”

  听到这话以后,动手者的脸色当即一白,身边拉扯以及身后围拢着的人更是瞬间散开,不再多管闲事了。

  贵族,这是在黑鹰王国内绝对不能招惹的一群人。

  他们是统治者,是可以决定一般“凡人平民”生死的存在!

  敢于动手的这人虽然是个冒险者,却也只是最下层的低级超凡者罢了。

  跟一个贵族的仆人为难,他是不敢的……

  凡人就代表着无力,凡人在超凡者面前,就只有被宰割的份,而无法反抗;而低级超凡者在贵族的面前,却是更加“无力”的存在。

  哪怕被分开后也一直紧抓对方衣领不放的大手,松开了。

  在那摊主的谩骂声中,那个脾气明显不怎么好的冒险者,也是就此没了踪影,彻底隐入人群之中逃掉了。

  道歉?作为超凡者他做不到。

  反抗?作为超凡者他更加做不到,借助仅有的力量逃跑,或许就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

  闹市是纷扰的,然而却有不凡之声潜藏其中,压抑地,有力地释放着。

  “当!!!——”

  刀剑相撞,火花炸裂飞散。

  压抑之声出现的地点,相对闹市而言也并不算远。

  但在鼎沸人声的遮掩之下,却并没有人发现这里的些许异常。

  对决者手中的武器瞬间画出道道幻影,相互碰撞,以至于飞散的火花照亮了昏暗街道的一角,隐约间显现出两道人影。

  “你是谁?袭击我的原因又是什么!?”

  两人在街巷中来回穿梭,不断交替位置出剑、挥刀,斗得热火朝天,争夺那主宰对方生死的权力!

  两人之中,只能活一个。

  而双方心里面,都不觉得活的会是对方。

  十字骑士剑轻松荡开了一双短剑,并在提问者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掌握暗影之力的提问者,并没能赢下自己的敌人;

  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哼!”

  袭击者的冷哼声,像是重锤般敲击在了他的心头上,让他整张脸都为之一白,精神为之一紧却又骤然间放松。

  十字重剑被收回,浑身酒气的暗影杀手被打得踉跄倒退,满脸戒备地,防范着这个袭击者,警惕着他的进攻,寻求着一个死里逃生的机会。

  「高阶职业者!?」他如是想到,一直根植脑海的醉意更是瞬间消失不见。

  大脑,前所未有地清明!

  然而进一步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

  高阶职业者,这个词代表着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这个所谓的尽头,可能就是今天——就是现在。

  “袭击你的原因?”

  在这个四级暗影杀手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时,袭击者却是突然开口了:“因为你该死啊!!!”

  只可惜这个杀手得到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而是某个人心中郁积已久的情感!

  宣泄过后,十字剑带起了致命的风——落向了这个中阶职业者的头上。

  当!!!——

  短剑交错高举,这位刚刚从酒醉中苏醒过来的暗影杀手,勉强顶住了袭击者的剑击,却是再也无法做出更多的动作了。

  他只是个地下杀手,帮上城区那些贵族老爷们干“脏活”的无形黑手,又哪里会是一个高阶职业者的对手呢?

  显然,这是一位前来找他索命的复仇者!

  滴答!~

  绝望之光在杀手的眼中闪烁,鲜血更是自他的左手手臂处划落,滴落在了地上,与泥土混杂一处,让这街巷开始变得污秽不堪起来。

  滴血声就像是个计时器,在计算着他生命的时限。

  刚刚那一剑远超他所能承受的范围,暗影杀手最终还是受伤了。

  而当他受伤后,就意味着他的死期,可能不远了;毕竟他现在的对手,是个比自己更强大的高阶职业者!

  “我最终还是逃不过落入冥河的宿命嘛?或是,坠入炼狱?不!我的灵魂,在这个人手里或许都不会再存在了吧?!”

  佣兵如此想着,然后就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简洁,杀伤力最大的剑术了。

  纵劈、斜撩、横砍、突刺!

  连贯的剑技,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伤痕与血洞逐步出现,将这个暗影杀手渲染成了一个血人……在以前,这一般都是杀手对别人做的事情。

  现在,轮到他了。

  破空之声响彻暗巷,不停地带走着,某只黑手套的生命力……

  然而因为不远处闹市的存在,这些声响始终没有被人所注意到。

  折磨不会停歇,而暗巷中有的也只会是两道人影。

  “不?!我不想死啊!!!”

  在死亡的压迫下,不甘受死的暗影杀手一声怒吼,就用出了自己的保命绝招,从体内释放出一团厚重阴影,化作狰狞恶魔,向着手持十字重剑的袭击者撞去,想要阻止他的脚步——甚至,依靠突袭将他杀死。

  可惜,他的挣扎是徒劳的。

  袭击者手中的十字剑轻轻震颤了一下,那阴影能量凝结成的狰狞恶魔,就这样被他随手打散了。

  能被猜测为是高阶职业者的角色,可没有这么容易对付……

  泪痕面具下的伊尔特,嘴角含笑、目光冰冷地审视着将死的暗影杀手,“这就是你的绝招?感觉,有点不够看呢?!~所以,再见吧~”

  简单的灰色罩袍被突然出现的微风吹涨,十字剑高举向天,劈出了,最为致命的一剑!

  唰!!!——

  骑士剑落下,但想象中鲜血飞溅的场面并未出现,那个肮脏的地下杀手,最后却是逃跑了。

  “嗯?”藏身面具与罩袍下的袭击者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他就不再疑惑了。

  因为,他已经看透了这个杀手逃跑的手法了。

  毫无疑问,是暗影潜行……

  嘭!!!——

  暗影杀手骤然膨胀,变作一人高的阴影能量团,陡然炸裂,最后又分成了十数股不同大小的黑色暗影团,融入了四周的黑暗中,想要借助无处不在的暗影力量逃跑——求生。

  这招,应该才是暗影杀手压箱底的真正绝招!

  “呵!?雕虫小技!”伊尔特在观察了片刻后,忽然又不屑地开口了。

  “聚!”伊尔特高举左手,沉声道。

  “嗡!~”

  紧接着就有无穷金属颗粒,自四周浮现,翻飞着朝他的所在汇聚而来,稠密的金属涓流,纠缠着十数股暗影之力倒卷回来,最终更是以极致的暴力,将这些暗影力量给强行捏合成了,刚刚那道炸裂、消失的人影。

  暗影杀手,被他抓回来了。

  借助的是,绝对的暴力!

  “咳!?——噗!”

  鲜血自佣兵口中喷出,将他面前的灰岩地板染红。

  这次,他是真的无力再逃了。

  他虚弱地问道:“造物系的高阶炼金术师?呵呵~还真是给我面子啊?不过,你想要要怎么对付我背后的人了?”

  杀手突然抬头,用凶狠的目光望向那张洁白面具,狰狞面孔上嘲弄意味十分明显,他在赌——赌面前这人不敢杀他!

  因为他坚信自己背后的靠山;那位势力不弱的子爵大人,能够镇住他眼前这个,想要杀人的狂徒!

  毕竟这里,可是黑鹰王国的王都啊……

  这里是贵族的地盘,眼前这个人绝对会屈服于权威的!

  现在的他,唯有如此坚信着。

  可惜,袭击者对此却表现得并不在意,甚至,还笑了起来:

  “呵呵?~你是说那个马尔诺子爵麽?抱歉,我并不在乎他……而且,他也会死在我手里的。”

  平淡得陈述事实,目光分外冷漠的挥剑。

  伴随着他的话音消失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同时还是一颗,与地面相撞的愕然头颅。

  贵族,那些归属于该死守旧派系的贵族,全都该死!

  他会亲手,一个个地将他们送入地狱里去的……

  不!或许,他会将他们的灵魂也给焚烧殆尽,不留给他们变成恶魔的机会。

  伊尔特看着面前喷薄出的鲜红血液,轻声呢喃起来:“这只是一个开始……独属于腐朽者的末世,开始了。”

  鲜血自面具上滑落,当最后一滴鲜血也滴落到地上后,那孤独的背影,也就此消失不见了。

  天空中的旭日,仍在散发着和煦的阳光,只不过有的人却是永远都看不到,这片美丽的青空了。

  时间不会停步,哪怕是再怎样美好的晴空也会变成黄昏。

  悠扬的小调在小巷中回荡,居住在这巷子里的人,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准备回家。

  然而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一声足以刺穿耳膜的叫喊声也在这条昏暗小巷子里响了起来;“啊!!!——”

  一个皮肤干巴巴的老头,自巷子里手脚并用,倒退着踉跄爬出。

  身体哆嗦,口角发颤着惊慌失措道:“死…死人了!我家门口…怎…怎么…就死人了呢?不…不…不行…我…我要立刻去找巡警来才行!”

  为了自己的清白,为了不被恶劣的警探们抓去充数。

  自认“精明”的老葛丹,立刻就做出了自认为地最好决断。

  他踉跄着自地上爬起身,慌张地朝着不远处的闹市区跑去。

  ……

  当老葛丹落荒而逃,惊恐地跑向闹市街内寻找警探的同时。

  在这被昏黄天光映照着的闹市街中,正有着一个长相颇为平凡的男子,用讥讽的笑容望向闹市街道北面,似是在嘲笑些什么东西。

  不过他掩饰地极好,并未吸引来店内其他客人的注意。

  “这位先生,这么多东西收您二十枚盾币。”店铺雇员的声音将伊尔特的意识,拉回到了他现在身处的地方。

  此时样貌平平的伊尔特,礼貌的笑了笑,而后就从内侧口袋里摸出了二十枚铜制盾币,散乱摆放到了柜台上。

  而后他就抱着自己买下的这一大袋蔬果,离开了这家,专做他们这些“平民”生意的杂货铺了。

  不会有人怀疑一个,刚刚购物回家的人。

  归于平庸的伊尔特,就这样怀抱着自己明天一天的食物,悠闲地走在了闹市街的大道上,吹起了悠扬的口哨,好像是在赞颂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似的。

  ……

  有人心思悠扬,自然就会有人满面愁苦。

  “这?这可怎么办啊!?”

  手持魔能警棍的巡警佩尔,跟身边几个同僚一起挠着头,作出很是苦恼的样子,忧虑地思考着。

  想着要怎么收拾自己面前的这个烂摊子,摆在几个凡人巡警面前的,正是一条已经被鲜血所染红的街道,以及一具尸首分离、死状惨烈的尸体。

  这样子的局面,让这几位凡人巡警感到无所适从,更心生怯意,不想多管闲事。

  然而职责所在,又无法不管。

  “各位同僚,我们还是将事情上报上去吧……”一个较为年长的巡警用满是叹息的语气说到。

  他或许并不想管这件事。

  但是他身上穿着的制服,却让他必须管这件事情——除非,他不想继续干了。

  “那?凶手怎么办?”一个有些年轻的巡警这般问到。

  他们是巡警,在他们的巡逻区域内发生了命案,他们,自然也是要负上责任的了。

  他们只要上报了这件事情,不论破案与否——他们肯定是要背上一个渎职的罪过了。

  当然,破案了对他们更有利。

  “我们面前,不是还有一个人呢么?~”佩尔巡警的声音幽幽传来。

  他的话音散去后,原本就哆嗦着站在一旁的老葛丹,额头上也是流下来一滴豆大的汗珠,「他们这是要拿我顶包么!?」

  不算太傻的老葛丹,瞬间就意识到,佩尔巡警刚刚那句,轻飘飘地话,是个什么意思了。

  然后,然后这个颇为狡猾的老头——他就这么跑掉了!

  “站住!老葛丹,你给我们站住!”

  老葛丹一跑,巡警们也是急忙追了起来。

  或许他们没有想过要拿老葛丹去顶包,但他们绝对不能让老葛丹跑了的——这个老家伙,可是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证人啊!

  “站住?你们当我老葛丹是傻子么!?肮脏的警探们,你们休想要拿我老葛丹去顶罪!”老葛丹叫嚣到。

  气得他们又加快了脚步,但还是没能追上这个老家伙。

  看似羸弱的老葛丹,此时此刻却是比他们这些更为年轻的巡警们都还能跑。

  是啊,在这种关乎生死存亡的关头,任何人都是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来的,毕竟没人想死,更没人想坐冤狱。

  (未完待续)

金属事记 - 序幕·第一节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