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流亡

“愿你的事迹传遍世间,你的勇武被世人传唱,你的名讳永远被后代所铭记,北亚墨的反抗者,平民的守护者。”

  夕阳的余晖下,在一片荒凉的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刚好半人高的土坑,里面躺着一位身着黑色皮甲的骑士。

  他满头的黑褐色头发下有几缕白色的头发被荒原上的强风吹起,身上满是利刃的划痕、利箭的断枝。

  尤其是他左边的心脏部位,显示出的空洞,表明着他已是一名死者。

  在死者的周围还站着十三名穿着与他差不多的战士,黑色的破烂皮甲,手中拿着长矛或铁剑,脏兮兮的面孔上未戴任何防具。

  而领头的一位是死者曾经的侍从,如今是这一支队伍的领导者秦风。

  与周围的西方面孔的士兵不同,秦风是标准的黑发黑眼的东方面孔。

  念完祷告词后,将抵在下巴上的剑柄放下,带着漏指黑牛皮手套的手往下一挥。

  四周的十二名士兵或用双手或用铁剑将四周的泥土覆盖在死者的身上,直到地上的大坑完全填平为止。

  在这期间,秦风不禁想起一年前,因为打游戏的时候意外碰到了水杯,在一大片的电流闪烁中就来到了这里,后被拥有着稀有正直品德的波文男爵大人发现并收留为侍从。

  秦风以为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直到一次大贵族举办的酒会后一切都变了。

  波文男爵的妻子被大贵族欺辱自杀,于是波文男爵立马起兵复仇,在国内无数平民被压迫的情况下,波文男爵的军队吸收了大量的平民,军队的人数一度达到了上万,势如破竹的打进了大贵族的城堡为他的妻子报了仇,可随后在王国的三万军队支援下节节败退,直到最后只剩下秦风十三人。

  想想还真是后怕,经历那么多次的战斗自己居然还活着,不仅仅是因为运气,还因为当他第一次用手中的长矛将一名士兵杀死后,他的心灵海中突然冒出一座由他控制的名为萨科尔的城池。

  这是游戏中开局就被大明远征军占领的城市,可惜的是此时里面没有士兵,没有将军,也没有将卫,只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型城镇。

  这正是他穿越前玩的很嗨的游戏:中世纪2之大明远征军,开局就是这座萨科尔城镇。

  还好不是一开始的村落级别...目前萨科尔一个月产生100点灵气,而目前只能建造的建筑只有道观,其他的建筑都是处于灰色不可建造的状态。

  而灵气的作用不止用于建造建筑,还能被动的用于秦风的修炼,只要他还活着,灵气就会不间断的滋养他的身体。

  可吸收灵气的速度实在是惨不忍睹,因为秦风每天只能吸收0.03点灵气用于滋养身体,每点灵气可以增加一点【强度】和【武艺】,所以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成为人人羡慕的超凡者,体内出现了类别与斗气的能力,系统显示的是真气。

  同时还获得了一项也可算作两项的天赋-鹰眼狐耳。

  评价:像鹰一样的眼睛,像狐狸一样的耳朵,但你现在只是雏鹰幼狐。

  成为超凡的一刻,36寸电脑屏幕大的蓝色属性光屏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显示出他目前的属性值。

  统帅力:0

  威望:空

  虔诚:空

  功勋:空

  最高战力:24

  武器杀伤:近战7,远战7

  攻击技能:【武艺】:15

  【真气】:2

  【法力】:0

  作战武器:精良的骑士剑,精良的骑弩

  总防御力:18

  盔甲防御:1

  防御技能:【强度】:15

  【真气】:2

  【法力】:0

  盾牌防御:0

  生命力:1

  天赋:鹰眼狐耳

  道术:无

  技能:无

  健壮的普通人空手的力道是5点,身体强度也是5点,而成为超凡者的标志是肉搏战力达到15点或者身体强度15点,再或者就是法术能量达到15点。

  但秦风不一样,身体自然的吸收灵气后,可让身体的强度和力度都能达到了15点,这就使他的进攻能力和防御能力都非常强悍。

  简易的葬礼刚刚结束,远处出现一缕土黄色的烟尘从模糊到清晰可见。

  “大人,他们追来了。”惊慌的声音顿时从耳边响起,四周的战士惊慌不已,要不是身为身为超凡者的秦风还在此处,他们早就分散逃走了。

  “嗯。”淡淡的回应着,略微抬头望了望远处,一条像蛇一样的队伍向他们游来,默默测算了下距离...还行,逃走还来的及...

  至于战斗是不可能的,哪怕自己已经是超凡者。

  先不说对方达到百人的庞大骑兵队伍,里面光是达到超凡的战力就有三个,有两个是【骑士】级别,还有一个是骑士的进阶级别【重枪骑兵】,也是杀死波尔男爵的主要刽子手。

  而波文男爵也是【骑士】的另一个进阶【游骑兵】,但依然被杀害。

  要是自己和他们刚上一波,自己等人的结局就是全部躺尸,秦风对两方的战力比非常的清楚。

  “撤吧,向山里走。”秦风的话刚落,周围惊慌的战士就迫不及待的拔腿飞奔而去。

  百多人的骑兵来自面前的荒野,这处荒野已是北亚墨王国的边境,而后面是充满未知的鼠山群,秦风听酒馆的吟游诗人说起过,鼠山群曾经是鼠人王国的地盘,只是后来被人类剿灭了。

  但里面依然存有大量的鼠人部落,依然存在着危险。

  “希望你能够安息吧,哎,但愿吧…”秦风最后再次望了一眼与周围颜色格格不入的土堆。

  一年来的相处说没感情是骗人的,但自己能做的只有并肩作战以及将他安葬,剩下的还有大把的好时光,去一个无论是繁华还是贫困的王国慢慢的享受生活,因为作为一个超凡者到哪里都会受到优待。

  三步并做两步,他的身影如同奔驰的骏马,秦风只在一息之间就追上先行的队伍,随后降低速度带领他们踏入未知的领域。

  此时余晖也消失在了地平线,正爬到半山腰的时候,秦风回头望了一眼。

  那队百人骑兵围在了他们刚刚安葬波文男爵的位置,他们打起了火把,远看去像是一条盘踞的火蛇。

  通过鹰眼看见,他们挖开了那座简易的墓地,用明亮的骑士剑割下了波文男爵的脑袋,随后高举着火把开心着欢呼着骑马又唱着歌儿离去。

  “他们走了?”士兵们有点疑惑又有点难以置信,被追击那么久他们都有点神经质了。

  最大的叛军首领授首,剩下的十几个小虾米还需要在意吗?

  “是啊,结束了。”秦风喃喃道。看着波文男爵无头的尸体就这么的躺在土坑的旁边,天上的秃鹫们此时俯冲而下,他的结局不言而喻。

  一种难言的伤感出现在心田。

  “大人。”士兵们回望着秦风,等待他的抉择。

  “继续前进,制作火把,寻找休息的地方。”秦风环顾四周下令道。

  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前进,无论是悲伤还是欢喜。

  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了近两个魔法小时,士兵们只是机械着行走着,巨大的疲惫和饥饿正在折磨着他们,但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可休息的营地前根本不能停止休息。

  在野外有无数的危险和野兽,面对大军路过野兽也会避让,但面对小股的队伍它们也有战一战的勇气。

  “前面有水。”有一名士兵小声的传声道。他的声音激动着颤抖着,努力压着声音,害怕大的声音将会引来未知的东西,尤其是现在这只有朦胧月光照耀的夜晚。

  所有的人立马望去,略微空旷的石子道上有一片闪着银光的小小水池,约莫只有马蹄印大小,真是小的不能在小了。

  但这就能让好几天未能好好吃一口饭喝一口水的士兵们开心好久。

  “戒备。”秦风下令道。在野外永远不要大意,否则死神就会在下一秒拥抱你。

  士兵们举起手中的武器戒备着四周可能存在的危险,小心翼翼的往小水池边移动。

  秦风双眼中瞳孔出现层次分明的陀螺状,在每秒0.1点真气的灌注下慢慢变得明亮起来。

  暂时还弱小的鹰眼再加上真气的强化,使得秦风能看清一百米外的苍蝇,在晚上视力也会大大加强。

  “等等,右边十米处有个洞口。”秦风制止了士兵的前进。

  刚刚他在远处的灌木旁发现了半人高的洞穴,真气强化的狐耳也让他听清里面时不时传来的吱吱声。

  洞口被灌木的阴影覆盖,要不是秦风开启了鹰眼狐耳还不一定能发现。

  边摇动着手上精良骑弩的转轮,将金属制的弓弦拉到扳机固定处,从后腰唯有七根箭矢的箭袋中抽出一根按在箭槽中。

  这种精良的骑弩只有一尺长,但威力巨大。

  和双手弓弩差不多,属于波文男爵的遗物,同时遗留下来的还有半人高的骑士剑,当波文男爵战死后,他的装备最终由秦风接手。

  端起骑弩,秦风对一名士兵偏偏头。

  士兵顿时心神领会,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

  “砰!”

  石头与地面上的石块碰撞发出的声响在夜晚中异常清晰。

  等了一会儿,从半人高的洞穴中亮起数双红色的异光,身形的轮廓慢慢在淡淡的夜光下显现。

  一只半人高直立行走的老鼠。

  “是鼠人。”秦风暗暗松了口气,相比于不熟悉的其他生物,在比亚墨王国内作战的一年中鼠人还是见过很多次的。

  成年的鼠人一般只有半人高,拥有不弱于人类青少年的力气,两只爪子上的指甲能轻易挠死一个成年人,嘴里的大板牙连野牛皮制的皮甲也挡不住。

  当人类数量比它们多时它们就会逃跑,一旦数量没它们多,它们就会反过来袭击。

  它们是大陆最常见的物种之一,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存在它们的身影。

  自从秦风杀死过一只后,在它的光屏里作战日志中就出现了鼠人这种兵种的介绍。

开局一座萨科尔 - 第一章:流亡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