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不许动(上)

夜穹笼罩在地陵行省,繁星闪烁若万千眼眸望着这片沧沧岁月中挣扎的大地。

  圈地而存的人类蜷缩一隅,神风联邦的地陵行省边陲城市万渝城商业区刚刚被灯火打亮,霓虹灯也才刚刚彩虹一样悬挂在城中的交通大道上,林洛大道两侧的楼房下方店铺前便已经人来人往。

  这热闹的景象也只有商业街才会出现,富人区里,是严禁这样明显扰民的分贝存在的;至于贫民窟,哪里有这样热闹的资本。

  九点钟的夜晚,正是夏日夜市刚刚开始的时候。

  一辆吊着大尾巴的蓝色重型货卡带着沉重的轰鸣从林洛大道上驶过;商业区对于车辆的分贝以及排放并没有严禁的制止,只因为这个时代能够成功拿到汽车使用权便足够证明身份的不普通,车辆的数量也并不多,自然而然可以少去很多没必要的限制。

  这辆常速行驶的大货卡上面坐着两位戴着口罩的男子,两人还都带着黑色的墨镜,遮蔽了大半张脸,身上也穿着裹得严严实实看不清体型的夹克,让人没法判断出他们的模样与年纪,不过透过遮挡依稀能品出的凝重神情,也在传递出这趟运送似乎有什么与众不同。

  就在看似正常驾驶的二人的身边,两把人盟历二三五年产的M51冲锋枪,静静竖立。

  在这货卡行驶的喧嚣之中,散发一股死寂。

  除非是富人区的高等民或者贵族,或者某些特殊从业者,其余人没有资格配有枪支,申请持枪资格证都需要身份等级超过四等;违规条件下,这样的配置,足够联邦以军火罪处以极刑。

  足够他们被判死刑的枪支,随着车辆的行驶而不断地颤动,让这场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的运送,渐渐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

  大货卡背后的装载箱里,昏暗的顶灯,使得这个严严实实并且不断随着车辆行驶不断轻微晃动的装载箱压抑无比,暗沉的光线让内里的金属箱壁反射出令人感觉其厚重如城墙的色泽。

  这昏暗光芒的照射中,六位脸上带着各种动物面具穿着黑色夹克的男子站在装载箱的两端,光芒使得他们脸上原本滑稽的面具散发出浓重如夜色的恐怖意味,他们手中握着的联邦最为优秀的M54冲锋枪更是将这本就昏暗沉闷的运载箱气氛压抑至冰点。

  这种冲锋枪反作用力小,射程远威力大,射速快,融合了最先进的卡纹,所以能发挥出比常规武器威力巨大得多的威力,比起M51,这升级了三个版本的枪支出现在普通人手中代表的含义更是不同。

  他们环绕的中间,有三具倒在暗红色血泊中的死尸!

  三人双瞳睁得宛如要飚射出来,眉心处各有一个深邃至地狱的血洞,眼瞳中的血丝以及反射出的恐惧之色象征着死亡时候所遭受的痛苦;三人无一例外穿着防弹衣,旁边还有两把突击步枪,身上联邦的标志更彰显着他们身份的特殊。

  而将寂灭气息散发至极致的死尸的旁边,也是这六人环绕的中间,停着的是一辆被装载箱昏灯打亮,通体浑厚,感觉若一尊小型城墙的,有着联邦图腾以及联邦花摩银行图纹的运钞车!

  运钞车里面是一叠叠足够普通人窒息的印有联邦图腾的钞票。

  这帮极徒,居然抢的是联邦政堂的钱!

  即便在这个混乱,人类已经无暇自顾其中烂事,大部分时间都在担忧圣土联盟与神风联邦随时可能爆发的旷世战争以及人与怪兽存亡之战的年代,这依然是足够上头条的事件!一场玩儿命的暴行!

  “嘘——”

  一位脸上带花猫面具的男子走到了唯一活着的驾驶员旁边,一只手提着枪,一只手搭在了放下防弹玻璃的车窗上,玩笑般地对着牙齿不断打架甚至已经尿了裤子的驾驶员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手指与捅入人心脏的刀一样笔直。

  透过这张面具,能够看到他那张充满了邪恶与轻车熟路而自信沉稳的脸。

  驾驶员汗涔涔的手颤抖不休,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惨白无神的双眼僵硬地望着方向盘不敢挪动。

  “花猫”伸出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慢慢握住了他的手,驾驶员颤抖的身子骤然一止,脸色则变得雪白一片;这冷酷无情胆大包天的人伸出手都像是一把闸刀驾在了自己后脖上。

  花猫示意了一下发出声音的通讯器。

  驾驶员深深吸了口气,脑海一片空白的他这才注意到那通讯器中传来的声音,颤抖着手将其拿了起来,努力平静声音道:“报告,一切正常。”

  颤颤的尾音并没有被捕捉到,“收到。”通讯器那头回声。

  驾驶员对着总部报告之后,将运钞车专属通讯器挂回装载台上,断去了通话。

  沉重到肩膀发麻的空气好像泻出了车外,装载箱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花猫”微微一笑后,缓缓拍了拍驾驶员满头大汗的脑袋,通过车窗从里面将门锁打开,而后一把将驾驶员拽出车门。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没了车门的阻挡,一切威胁没了半点遮蔽,心里的恐惧也无所遁形;穿着防弹衣以及押运服的驾驶员立即跪在地上求饶,装载箱的金属底板被头盔磕出当当当的声音,像是扣响的一发发子弹。

  花猫面具下一脸的鄙夷与不屑,用带着变声器变得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高贵的给联邦卖命的商业区住民,联邦政堂了不起的三等民,在我们这些贫民窟贱民怎么这么没骨气?”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不要杀我……”驾驶员不断磕着头。

  “其实真正意义上想要抹去你们的定位不是那么难。”

  一位带着熊面具,声音因为变声器听起来像真是熊在讲话的盯着笔记本电脑的胖子笑了笑,打断了这段求饶,两只手不断的操控着键盘,同时冷冷地说道:“不管是神风联邦还是圣土联盟,其实在很多网络系统的构建上都不会是完美的,而只要不完美,就会给我们这样的人钻空子。

  你看,比如现在,从定位看起来运钞车一切正常,会在经过林洛大道后转向往富人区的金库,但事实上一切会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胖子对着驾驶员做了一个飞吻。

  “所以你是搞定了?”花猫转头问道。

  “搞定了。”熊面具胖子比了个OK 的手势。

  花猫看了下时间,比预期快了差不多三分钟,心头满意,暗暗点头,“没白忙活你在这行钻研了二十多年。”

  而后提起对讲机,道:“搞定了,可以提速然后变向了。”

  正凝望着柏油路面的货卡驾驶员抚了抚蓝牙耳机,点了点头,“收到。”

  货卡穿过林洛大道向右穿行;左转便开往富人区,右转出城之后便是荒野。

  一场胆子大到足够吓破普通人胆的劫持,正在胆颤惊心地进行,而进行到这一步都没有联邦军方或者警方出现,证明已经完成了一半;所有匪徒心里,都滋生出一股愉悦,绷紧的身躯,也悄然放松了些。

  沉闷昏暗的车载箱内,花猫冷笑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求饶的驾驶员。

  “杀了他么?”脸上带着狼面具的男人端起枪。

  “杀他干嘛?”花猫冷笑,“让他看着我们这群贫民窟的贱民是如何在联邦的眼皮子底下弄走了他们钱的,留着他最后再杀。”

  众人大笑起来,“好主意。”

  带着熊面具的胖子靠在了车厢壁上,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开始隐隐欢庆的五位匪徒以及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驾驶员,偷呼口气。带着面具浑然没人发现他的脸上全是汗水,望着三具狰狞死尸的眼睛深处也有一丝本能的胆怯,而他这张十七八岁略显清稚的胖脸,哪里像是有钻研电脑二十多年的资本,更不是这群极徒同类的货色……

  “寒续,你他娘的快点啊!老子快要撑不住了!”胖子微微抬头,看着车厢厚厚的前壁,心里怒吼。

  ……

  车辆行驶出了高耸城墙伫立的城区,之前买通了城区关口,所以没有对其进行检查,一路安全来到了郊区。

  而今不同数百年前,怪兽已经在人类生存圈外,所以郊区也有人居住,偶尔能够看到些立足野地的民居楼,公路上的车辆也变得稀疏,只有碧油油的田野以及葱绿的树林在夜空下伴随蛙鸣静谧。

  突兀的行驶声,无形而凝重的气氛,这辆背后偷载着运钞车的大货卡宛如硬生生插入这片静谧土地的一把热刀。

  货卡副驾驶上那位男子张成脱下口罩,借着车内灯光能看到他那一张不修边幅的脸,从怀里摸出一块钱一个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含进一口黄牙的嘴里,然后随手把烟盒和火机丢在载物台上。

  “再开一段就到我们的接头地点了。时间卡得不错。”张成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望着车灯打量的银色路面。只要出了城,而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别的动静,便代表着这一次预谋了几个月的劫运钞车行动基本成功,他也能够稍微放松些了。

  “这一车差不多一千多万,这次发大了,没想到还真能干成。”张成吐了口烟,略微懒散地靠着靠背,“怎样,郭林,当年把你拉入伙没错吧?你看看,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咱们火天会纵横万渝城,这次这么一票大的,教主奖励铁定少不了。”

  名叫郭林的驾驶员咳嗽了两声,道:“嗯。”

  “抽一根。”男人把烟递给了他。

  郭林瞅了一眼,摇了摇头,专心致志的看着路面。

  “你跟我客气个什么?这都哪了还戴个口罩和变声器。”

  说完便要伸手摘驾驶员的口罩,郭林身子一绷,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探出,像是苍鹰捕蛇一样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带着皮手套的手传递出的那股强悍的力量,让四肢发达的张成的手根本动弹不得,宛如凝入了水泥之中;张成面色深深一凝,难以置信地望着郭林。

  场间的空气陡然凝重了一分。

  “我有点不舒服,不想抽烟。”郭林的脸色微微的僵了僵,力量一点点弱了下去,收回自己的手,平缓的说道;因为变声器的存在,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度机械没有感情。

  张成讷讷地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手一点点收了回来。长呼口气望着前方的柏油路,默默地把烟头掐灭在玻璃烟缸里。

  “你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好了?”

  郭林漫不经心道:“没事随便练练。”

  张成饶有兴致,“看不出来啊,平常玩乐都没少你的,哪里来的时间?怎么不带我?”

  “你不是不太感兴趣么。”

  “嗯。”张成笑了笑,“确实不敢兴趣,我们这些没天赋的人,手再快也成不了武师,不成武师练再多怎么可能快过子弹?不过你要是没事,也可以带带我,多学点防身的总是好事。”

  “好。”郭林绷紧的背脊缓缓松了下去,随口道。

  见对方松懈,张成脸上的笑意也缓缓收敛,最后悄然崩散,一道杀意一滑而过,而后整个人如同青蛙出舌般猛地抽出座位旁的枪,深邃的枪口霎时瞄准郭林的脑袋。

  这么近的距离,足够将人的脑袋直接轰爆成渣,即便是这个世界强大的武者,也不可能能够如此距离硬接一发子弹并活下来。

  郭林的身子刹那一僵,目光僵硬地望着眼前月光下如蹿动银蛇的公路。

  “把你的口罩摘了。”张成眯着眼睛。

  郭林整个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连手上都有手套,声音也用变声器做了处理,虽说是行动安排,但是这也导致即便是与之只隔了咫尺的张成也不能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疯了?”郭林的眼睛也一点点眯了下来,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投降地举起。

  “我说,把你的口罩摘了!”张成狰狞着脸,咬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张成与郭林无比熟悉,两人打小一起从贫民窟长大,一起杀烧抢掠,对方有几斤几两双方都摸得一清二楚,郭林入伙更是张成拉进来的,而此时身边这位包裹得严严实实后的体型上与肤色和郭林没什么区别的人,但却令他感觉无比陌生。

  一个性质恐怖的猜疑,在他心底若炉中冰块一样化开。

  “快!”

  他低声嘶吼,声音有些颤抖,双瞳也宛如要裂开一样;枪口往前再用力,似乎就要捅穿郭林的太阳穴。

  郭林偏着头长吐口气,一边开着车,一边慢慢的把举着的右手放了下来,解开自己的口罩,然后,缓缓摘下墨镜。

  露出了一张十七八岁的侧脸,一张张成从来没有见过,与郭林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的清秀的脸!

  “你是谁!?你怎么混入我们中的,郭林呢?!”张成一声大喝,脸上霎时大汗,整个人都半起身,把枪口猛地再用力地顶在所谓“郭林”的太阳穴上。

  这场密谋已经的行动,居然混入了另外的人,而还成功瞒过了他们的目光,和他们共同执行了计划,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究竟怎么可能做到?!

  恐怖的气氛,顿时如泄洪一样宣泄在这狭窄的货卡驾驶座中,灌到这条清冷的道路上。

  “猫哥,我们车里混入了别的人!郭林不见了!”张成连忙通过蓝牙耳机报信后方装载箱中的花猫。

  装载箱中,花猫面色一变,事情滑稽荒谬,可他了解张成的性格,张成不容置疑的语气以及情绪让他没有半点质疑,狠狠一脚将运钞车仅存的驾驶员踹翻在地,便豁然转身端起枪瞄准另外五人。

  “取下你们面具!”

  “怎么了?猫哥?”狼面具男子讷讷地举起了手。

  “把面具全部取下来!”花猫再一次勒令,警惕而暴怒的声音让所有人心里都为之一颤。

  这不是开玩笑。

  意识到这一点一位位慌忙举起手,缓缓的去摘自己的面具。运钞车的驾驶员不敢抬头看一眼,趴在地上战栗不休,他知道要是自己看一眼他们的长相自己定然没有半点活路!

  一张张普普通通不修边幅但是花猫却都熟悉的脸暴露在了摇晃的昏光之中。

  唯有熊面具那个胖子蹲在一边看似在认真的看着电脑,没有听到他话一般,一动不动。

  “把你的面具摘了。”花猫面色一凝,枪口对准了操控着电脑的熊面具胖子。

  “猫哥,联邦那边已经意识到我们出问题了,很快……”熊面具男子若无其事地说道。

  “老子让你把面具摘了!”

  熊面具男子咬了咬牙,心里对自己那位队友一阵怨毒的咒骂,举起手抱着头,缓缓起身,谄媚问道:“那个……可以不摘么?”

  花猫眼睛深深眯下,扣着扳机的手,缓缓扣下……

  ……

  被枪口对着脑袋,下一瞬便会被轰得爆头,“郭林”却面不改色,似乎并不担心他那手指微微一动,自己便会登上西天,死无全尸。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混进来的?!你怎么可能混进来!郭林呢!”张成歇斯底里地用枪口顶在这“郭林”的太阳穴上,使得后者身子半倾,任这辆大货卡失去掌控独自往前冲锋。

  假郭林舔了舔嘴角,余光冷冷地瞥了瞥张成,极度平静地说道:“郭林他……估计还昏迷在蓝塘院门口。

  至于我……我是你的灭世主哥哥。”

  说完,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投降而举起的手闪电般的下滑,方向盘朝着侧面一甩,而后脚猛地一踩刹车,整辆卡车便失控地朝着道路侧边的田野甩去,于此同时,他整个人则借着惯性身子闪电般的前倾,与枪口错开位置,左手一把握住并推开原本抵在自己太阳穴上的冲锋枪!

  一切动作于一瞬之间一气喝成!

  如此速度哪里是普通人的速度!如此反应那里是普通人的反应!

  “武师?!”张成心头骤然炸出一个惊涛骇浪般的判断。

  “突突突!”

  心中惊骇的同时,猝不及防的张成条件反射地扣下扳机,数枪轰在了车窗上,迸开的玻璃像是一朵朵灿烂的白色花朵刹那绽放!夜空宁静于瞬息破碎!惊鸟阵阵八方而飞!

  车载箱中的数位匪徒没能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便因这货卡侧甩的惯性撞飞在了载物箱的箱壁上,准备开枪的花猫一头撞在了运钞车上,手中的枪也猛地甩出了手。

  熊面具胖子后背也狠狠砸在了车厢壁上,这巨大的力量让他差点把晚饭吐了出来。

  “寒续……老子一定杀了你……”熊面具胖子像是拍到墙上的肉,一头砸落下来,同时一道深痛的腹诽。

  “嘭——”

  ……

  寒续握着枪杆,子弹刚刚开始射出射穿车窗轰向田野、树林还有夜空的时候,一张黑色的比扑克牌略大的卡片从他的口袋里利箭一样旋转着朝着上方笔直飞出,而后在他面前有一瞬的悬浮。

  卡片格外深邃,堪比夜空,其中散发着的神秘力量,让驾驶室的气氛再度一凝,也似乎让这片天地都为之震撼。

  望着卡片,因为车甩动的惯性而贴在了车门上的张成面色大变,眼瞳之中能够看到深深的震撼与恐惧。

  寒续微微侧身,眼中一道凝重,右手的手指探出点在卡片上,黑色的卡片上面顿时浮现出一道红色的光泽,还有一些精致的纹路光芒凭空出现在空气中,连成一圈奇妙的图纹,而后两颗红色的火球便呼地从中飚射出来,撞到张成的胸膛!

  一切又是一瞬之间完成。

  “玄……玄卡师!你还是一位玄卡师?!”

  “嘭——”

  巨大的威力让张成带着他震惊的余音,整个人撞破车门,从疾驰的车上倒飞出去。

  又是一张卡片从寒续的囊中飞出,而后贴在掌心一掌贴在了车厢后壁。

  整个车后壁“轰”的炸开了一个大口,这爆炸的力量似乎是单向,他整个人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后方的载物箱却也轰的一声炸响,一口黑色的大洞顿时出现,连贯两头;他整个人像是飞鱼一样一跃,便借此钻入了因惯性而甩动中的载物箱。

  沉重货卡的轮胎在地面拉出长长的黑色痕迹,而后强大的惯性与阻力的冲突,让装载箱轰地侧砸在了公路侧面的一面草地上,带动着车头也轰地砸翻其中;松软的泥土被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后面是一片因惊鸟飞尽惊虫尽默的树林。

  装载箱的灯光没有熄灭,不过因为侧翻的缘故出现在了侧面。寒续站在装载箱里,那挂在一只耳朵上的口罩已经重新戴回了脸上,变声器掉落的缘故即便站在车厢外面似乎也能听到他一声年轻人充满朝气的声音:“不许动!”

  运钞驾驶员奄奄一息,他的一条腿在货卡侧翻的时候被也随之倾倒的运钞车而压断,剧痛以及恐惧让他随时会昏迷过去,可听到这位少年朝气的声音,仍旧一阵激动,知道一切变化因他而来,对方可能便是联邦安排的卧底。

  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谢谢……救我……”

  寒续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摔得七荤八素趴到在地的熊面具胖子,松了口气,而后望着扶着脑袋呻吟着或咳嗽着在慢慢爬起来的另外几位匪徒,从怀里摸出了他最后一张黑色卡片,强悍之意奔涌而出,对准了趴在地上准备捡起一把枪的花猫。

  眉头微锁,用深沉的语气补了一句让驾驶员瞬间瞪大眼睛,绝望而昏迷的话:

  “不许动,黑吃黑。”

卡焰 - 第一章:不许动(上)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