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魄贵公子

如果有穿越者奖项评选的话,苏羽觉得自己包揽了【最不幸穿越者】和【最幸运穿越者】两个奖项。

  他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普通科班毕业的大学生,步入社会后不出意料,开始穷困潦倒的生活,但苏羽却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喜迎穿越!

  没错,他穿了!

  最让苏羽惊喜的是,他居然穿越成了与他有着相同样貌,并且同名同姓的四方大陆承天帝国第一大家族苏家的三公子!

  皇亲贵族,天生贵胄,荣耀加身!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幸运。

  然而,身为万千荣耀加身的苏家三公子,苏战神最宠爱的儿子,却是个天生的习武废材!

  这让世代从军、高手辈出的苏家情何以堪?

  穿越以来,整整三年,苏羽在被人指指点点,当做反面典型中度过。

  世人不知道,这是苏羽在融合前世身体的记忆和灵魂,导致了他根本就无法习武和动用精神力。

  整个帝都的人都只知道,苏家有一个废材三公子。

  甚至原本属于苏羽的公爵世袭位置,都因为自身无法习武的缘故,让皇帝改变了心意,成为了世袭男爵。

  这对苏羽来说,是一种不幸。

  不过苏羽性格乐观,即便老天爷一再调戏于他,让他的人生起起伏伏,苏羽也坦然处之。

  废材就废材。

  做个逍遥公子有什么不好的?

  反正身为苏家同辈中的唯一一名嫡系男丁,苏羽即便一事无成,也能享尽荣华富贵。

  然而,就在苏羽接受命运安排的时候,准备做一位闲来无事就带着三两狗腿子的纨绔子弟之时,来自承天帝国皇室的一纸御令,却将他再一次的打入了人生的低谷。

  ......

  “皇诏:苏家世袭男爵苏羽,年近弱冠,却一无所成,有损承天帝国身为武之上国威严,更玷苏亲王战神之名;至此,特命苏亲王之子-苏羽,前往承天帝国北山郡下黑石县担任领主,以期有所长进。”

  “瞧瞧这诏书,这么敷衍,怕是大皇子自己写的吧?”

  官道上的一辆四马并列的华贵马车上,一名年轻男子拿着一卷黄色卷轴,笑眯眯的对着身旁的老仆人说笑道。

  这年轻男人,正是在短短三年内经历了几番人生跌宕的苏羽,苏家三少爷。

  而承天帝国的北山郡,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

  苏羽手里的诏书内容说的好听是为了锻炼他,实则是将苏羽流放边境。

  “羽少爷,您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人听见了,指不定您又要被大皇子在朝会上点名批评了!”

  老仆连忙弯腰,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浮现一抹劝慰,对着苏羽苦口婆心的说道。

  “苏伯,我们已经离开帝都两天了,都出了裕固关了,这官道上也没什么人,谁还能再听到少爷的话不成?”

  一名中年男子驾驭着马车,爽朗的笑了一声。

  他身穿灰白色紧身粗布衣物,左臂长袖随风飘荡。

  他叫苏南,是一名固体九境的苏家仆人,会些粗陋拳脚,是苏战神麾下的一名受伤退役的士兵。

  在苏羽小的时候,苏南就和苏伯一同侍奉苏羽,三人的主仆关系亲切极了。

  在东、西、南、北四大陆中,堪称是国家如林,武者如星,武道昌盛。

  四大陆上,有着明确的武者修炼体系,分别为:明智、固体、凝魂、百岁、燃神、碎魄、悟真、涅槃、传奇九大境界,每个大境界中有九大小境界。

  而承天帝国地处东大陆,举国上下,从军者数百万,实力大都是明智九境到固体七境左右的模样。

  苏南一身固体九境的实力在承天帝国内虽然算不上高手,但在军中也算得上是精锐之士。

  “苏南!少爷口无遮拦,你也跟着犯浑是不是!你是不是想害少爷!”

  苏伯眼睛一瞪,怒视苏南,舔犊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苏老伯不是武者,但对于苏羽的爱护之心却做不得假,比身处在帝都的苏家主母要好了多!

  苏南尴尬的笑了笑,闭口不言,继续驾车赶路。

  一老一残两位仆人,一驾看似奢华的马车,身上几份散碎的金银,再加上一份明显是敷衍打发自己的诏书。

  苏羽的全身家当,只有这么多了。

  哦,不对。

  苏羽身上还有一样宝贵的物品,那就是生母留给自己的龙形玉佩。

  玉佩质地柔软,通体雪白透明,看起来虽似凡品,但却隐隐透着温暖,悬挂在脖子上,紧贴着皮肤,让苏羽无时无刻都能保持冷静的头脑。

  这玉佩,倒也算是宝物。

  苏羽捏了捏脖子上的玉佩,坐在苏南的身旁,斜靠在马车上。

  苏羽抬头看天,眼露些许感伤和迷茫,喃喃自语:“若不是父亲去了北疆整整一年未归,我苏羽岂会落得如此下场?只可惜啊,帝都人都说苏家公子是个纨绔,可知他也身不由己啊......”

  “少爷又在想母亲了。”

  苏南小声的对着苏伯说道。

  苏伯点点头,浑浊的老眼看向苏羽,透着浓浓的关心。

  苏羽还小的时候,苏战神就将他抱了回来,所有人都不知道苏羽的生母是谁。

  二十年来,苏战神日夜为帝国征伐不休,家中后母对苏羽的所作所为,刻意打压,却不被人所知。

  两位仆人的小声交谈被苏羽听在耳朵里,让他不由得洒然一笑。

  他倒不是想母亲了,身魂有异,除了对苏战神有些父子之情之外,对于这具身体的生母,苏羽还真的没什么好怀念的。

  只是苏羽比较好奇,在这个一夫多妻、女子地位较为底下的年代,还有一位女子能做出抛弃自己孩子的举动?

  而且,她抛弃的不仅是自己的孩子,还有身为苏战神妻子的身份。

  至于远在帝都的那位后母,苏羽更是无感。

  苏羽的纨绔,可以说是由这后母一手造成,她在家族中一手遮天。

  后母以废物为由,断绝苏羽的一切修炼资源,严令禁止苏羽插手族内事务,即便苏羽想做出一番成绩,也是难上加难。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个做皇后的姐姐呢?

  苏战神常年不在家,谁敢跟这位主母扳手腕?

  苏羽甚至怀疑,他这次被贬出帝都,多半是这位主母和大皇子串谋在一起做下的局。

  至于他们为何这样做,苏羽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苏战神还在世,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打压他唯一的儿子?

  难不成一个个都不怕死?

  都以为威震东大陆,手握百万雄兵的苏战神是好惹的?

  不过即便后母如此打压,苏羽这三年也不算是白过的,起码他一身的贵气和雍容的姿态却是越发的浓厚。

  苏羽英姿飞扬,气度雍容雅致,面庞俊朗,那一双剑眉更添几分英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苏羽谈吐和姿态也越来越让人欣赏和喜欢。

  一面之下,谁会认为苏羽是个纨绔?

  怕是都得赞叹一句,好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吧!

  “羽少爷,进去休息一下吧?天快黑了,外面风寒。”

  苏伯坐在苏南的左手边,小声的对苏羽劝着。

  “行吧。”

  苏羽眺望远方,北山郡的路途还很遥远,此行没有飞行魔兽的帮助,区区一辆四匹凡马拉车,少说也要走上小半个月的时间。

  马车在官道上,平缓的行驶着。

  就在苏羽想要调头钻进马车内的时候,马车的后方,却传来了动静。

  “驾!驾!”

  苏羽三人停下马车,回头张望。

  只见一名身穿苏家黑玉铠甲的骑士,正飞快的打马前来,胯下的二级魔兽火云马跑得飞快,扬起了漫天烟尘。

  黑玉骑,苏家私兵,个个都是凝魂境的好手,清一色骑兵!

  “嗯?”

  苏羽眉头一挑,有些疑惑。

  怎么?

  难不成那个自命不凡的后母想通了?要派出家族私兵保护我前去北山郡?

  可也不至于就派出一骑吧!太抠门了吧!

  然而事实证明,是苏羽想错了。

  “羽少爷!急报!大小姐急报!”

  黑玉骑士大吼,声音沙哑又焦急。

  随着距离的接近,这名骑士气喘吁吁的靠近马车。

  苏羽看清了,他的铠甲上鲜红,染上了大片的刺目血迹,整个人在马上摇摇欲坠,却咬牙坚持。

  很快,黑玉骑士飞速靠近来到马车处。

  “你是苏家的人?”

  苏羽皱眉,出声问道。

  黑玉骑士还来不及翻身下马,他就向苏羽丢过来一物,同时表情急切的催促道:“羽少爷!不要走官道,这是大小姐给你的信,主母她已经派出家族私兵,她要害你.....啊!”

  黑玉骑士急促的话还未说完,远处“咻!”的一声,闪烁着寒芒的锋锐箭矢射来,穿透了骑士的后背。

  一蓬热血洒出,沾染在了苏羽洁白的长袍上。

  “扑通!”

  黑玉骑士从火云马上一头栽倒,气绝身亡。

  “咻!”

  箭矢速度虽然减弱,但继续向着苏羽面门射来,被苏南手持大刀,怒吼着劈落。

  “吁~!”

  “吁~!”

  “吁~!”

  就在黑玉骑倒下的刹那,一名名身穿黑玉铠甲的苏家私兵,出现在了马车的后方,人人胯下火云马,手中钢刀雪亮。

  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手持弓箭的独眼骑士。

  杀人者,是他!

  他正冷笑着眺望着苏羽的方向,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狞笑着下令:“杀!主上说了,只要死人,不要活人!杀苏羽者,赏家族功法秘典一部!”

  (欢迎加入书友群,群号码:567303833)

万界至尊大领主 - 第一章 落魄贵公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