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突如其来的客人

维洛季马大陆,在帝国某个不知名的地区,坐落着这样一个普通的小村庄,维拉克村。

  这是一座随处可见的小小村落,蒸汽革命带来的革新还没有蔓延至此,村民们依旧按照祖祖辈辈几千年来一成不变的方式生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要说整个村子里唯一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官道旁边的那家酒馆——葡萄藤之血了,这是一家兼做酒馆和客栈生意的店子,此刻正值午时,酒馆里挤满了前来放松的本地村民,偶尔也有官道上来往的商队行人拉开酒馆大门,加入到热闹的人群中。

  老板站在吧台后面,静静地擦拭着手上的酒杯,他大约二十来岁,一头火红的头发惹人注目,剩下的特质则常常会被头发掩盖,但如若你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一些其他的独特之处——他面容俊朗,年轻时必定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嘴唇边的一道伤疤昭示了他早年也许有过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

  时间悄然流逝,酒馆里的人群也四散而去,到了夜里,“葡萄藤之血”已经不复午时的喧闹,只剩五名常客围坐在吧台边。

  常客中最为年长的一位名叫彼得,他正像往常一般,讲述着不知从哪听来的故事和传说,另有一名男子,啜饮着手中的啤酒,静静地聆听。年轻的旅店老板站在门后的暗处,一头火红的头发若隐若现,微笑地听着早已听烂的故事情节。

  “却说到那皇家近卫符文师团,人手一杆冲锋枪,逼近那恶魔的老巢,就在他们即将发动突击的时候,他们发现……”彼得在这故意的停顿了一下,制造气氛,见到四名听众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满意地笑了笑,接着说道:“他们发现门上刻着繁杂的花纹,最为年长的团长塔洛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占卜符印!”

  听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以阿姆、小秦和塔兰为最,这三个孩子是要好的朋友,也是每个晚上彼得最忠实的听众。

  彼得凝视着这三人中最年轻,也是最胆小的那位,“孩子,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那男孩慢慢地点头说:“是维斯塔力人。”

  “正是!”彼得赞许地说:“大家都知道只有维斯塔力人会进行各式各样的奇怪占卜,他们也总是混迹于荒野之中。现在塔洛斯觉得不妙了……”

  “故事里不总是说维斯塔力人即邪恶又混乱,而且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男孩打断了彼得,“皇家符文师们后面怎么了?”

  “耐心,孩子,耐心,”彼得为自己被打断而不快的哼了一声,“我马上就要讲到这了。”

  “彼得,没必要这样,小秦只是关心英雄们,他可一直梦想着成为一名符文师呢。”三个孩子中较大的塔兰出声了,趁着这个间隙,旅店的老板从后厨端着五碗热腾腾的炖肉走了出来,又从吧台下抽出两个长棍面包,摆在众人的面前。

  众人开始享用晚餐,故事也就只能到此告一段落,老板先给彼得添了满满的一杯啤酒——后者正在狼吞虎咽的对付他的那碗炖肉。他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自己的炖肉,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回头正要继续讲故事的时候,才发现大家还在吹凉热腾腾的炖肉。

  “事情很快变的明了了起来,占卜符印突然爆出强烈的光线,随后形成一个力场,把皇家符文师团的符文师们包裹其中,至少二十个维斯塔力人从恶魔的巢穴中冲了出来——他们就是恶魔的仆人。力场抑制住了符文师们的法术能量,但他们同样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手上的冲锋枪也不是吃素的。随着连绵不绝的枪声,不少维斯塔力人倒下了,但是更多维斯塔力人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更糟糕的是,恶魔现身了。”

  听到这,男孩小秦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符文师们节节败退,但是恶魔低估了一个人,那就是团长塔洛斯,他对自己领域的事物真名了若指掌,即使有力场压制,他还是轻轻呼唤:‘火焰!’一道符文从他的掌心成型,转瞬间就从一丝火苗变成了庞大的火球,再转变成一道粗壮的火舌。火焰瞬间吞没了最前面的维斯塔力人,但恶魔已经冲了上来,它狞笑着用长剑刺向塔洛斯。”

  “塔洛斯急忙扭转目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缭绕着邪恶黑光的长剑刺中了他,他连声高呼:‘风!’手心另一道符文成型,顷刻间又化作一阵飓风,将塔洛斯和他的队员们带离那里。”

  “然后呢?”小秦嘴里塞满了面包和炖肉,但还是迫不及待地问。

  “飓风带着塔洛斯和他的队员们迅速的脱离了险境,确认安全之后,塔洛斯才有时间来检查自己被恶魔刺中的那一剑,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一剑并没有伤害到他,也许是他路上获得的护身符救了他。”彼得讲到这,喝了口啤酒润润嗓子,然后接着说:“那是他很久以前从一个流浪行商那里得到的。”

  “这就说的通了!”塔兰叫道:“人人都知道‘路遇流浪客,厄运去无踪’”

  “不对,不对!”阿姆叫到:“应该是这样说:‘路遇流浪客,厄运不会有’”

  这时,旅客老板晚上第一次开口了,“其实你们讲的都不全。”他站在吧台后面说,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路遇流浪客,厄运去无踪

  若是肯施舍,善缘不嫌多

  来往天下人,定要记心中

  吧台边的人看到萨沃斯站在那里,都很讶异。几个月以来,他们几乎每个休息日都会来“葡萄藤之血”听彼得讲他的那些传奇故事。在今天之前,萨特从来没有插过话——其实他也插不上话,对于这个村子来说,萨沃斯还是个外人,他搬过来还不到一年,村子里的大家伙跟他都不熟,也就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萨沃斯有些尴尬的开口,打破了旅店里令人难以忍受的沉寂。

  彼得点点头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这个护身符价值整整一百个金普洱,但是行商看在难得相遇的份上,只收了我们的塔洛斯一块面包和一个铜子。那个护身符通体漆黑,摸着十分冰冷,但行商告诉塔洛斯,只要戴着它,邪恶就不能伤他分毫。”

  “真是好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弄一块,花大价钱都行。”之前一直啜饮啤酒的男子郁郁不满地开口了,他叫寇拉斯,今晚聚会他喝的最多,大家都知道他的铁匠铺子上个休息日被不知道什么恶魔袭击了,整个铺子毁了个干干净净,幸运的是,寇拉斯当时不在铺子里。

  “是啊,谁不想呢?”彼得又喝下一大口酒,深有同感地说到。

  “话说维斯塔力人真的是恶魔吗,我听说他们会为任何邪恶势力效命。”男孩说:“我之前看过……”

  “他们可不是什么恶魔,孩子。”寇拉斯开口说:“他们就是一大群四处流浪的恶棍,我曾经听说他们中的一部分在为施特拉德效力。就是那个……”

  “哦哦,看来现在换你讲故事了,寇拉斯。”彼得不满地开口:“如果你想讲,那我就让你讲个够。”

  两人怒目而视好一会,就在旅店里的气氛都变的僵硬起来的时候,寇拉斯扭过头去,低声嘟囔了几句像是道歉的话语。

  “施特拉德,是那个传说中的吸血鬼施特拉德吗?”小秦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急匆匆地再次发问:“听说他能够找到任何念叨自己名字的人。”

  “是的孩子,那就是施特拉德神秘的地方。”他解释道:“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人们知道的只有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所以成为了吸血鬼。”

  讲故事的阶段到此宣告结束,因为故事引发了更多的争论,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施特拉德的故事,他到来前的征兆,怎么样才能避免被施特拉德发现等等,话题变得越来越火热,就在此时,旅店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

  寇拉斯转头向门口看去。“啊!比尔,你来得正是时候,快告诉我旁边的傻蛋施特拉德是怎么……”寇拉斯话说到一半就停了,转而向门口冲去。

  “光明神在上,比尔,你怎么了?”

  比尔艰难地走到灯光下,众人看清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比尔脸色惨白,身上血迹斑斑,他抱着自己的毛毡子,毛毡子不自然的鼓起着,仿佛里面塞了一具尸体。

  几个朋友这时连忙冲了过去。“我没事,”比尔推开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向吧台,他双目圆睁,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如同受了过度惊吓的鹌鹑,“我没事,没事。”他连身说到。

  他把怀里抱着的毛毡子丢在地上,毛毡子重重落地,发出了如同巨石和地面碰撞的声响。大伙这才发现他的衣服已经被切割的七零八落,切痕笔直且竖长,有些地方甚至连皮肉都被切开了,朴素的灰色上衣只剩扎进裤腰里的那部分还算完好,其他地方都碎成了长条形的布片,还沾满了暗红色的血迹。

龙脉符文师 - 序幕 突如其来的客人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