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空下的男孩

繁星的夜空下,粗旷的贝内特城堡犹如巨人守护着这片平原,这里是贝内特骑士的封地,位于圣大陆的最南端的卡麦公国和裂土山脉的交界处,这里远离战争,是卡麦公国的重要粮仓。

  月光下的麦田整整齐齐地排列着,随着夏夜的微风轻轻地摇动,仿佛在显示这片土地的富饶。

  “吓”一个12岁左右的黑色头发的男孩正在挥动着一把巨剑,而在他的身上是一件铁制盔甲,盔甲很大,他那1米5左右的身高让穿在身上的盔甲显得就象一个钟扣在身上,但是他的小脸却是很严肃,象是在做一件神圣的事情。

  男孩的每一次挥动巨剑,都要大叫一声,一边是为了吐气,一边也是要把身体肌肉中的每一丝气力都压榨出来。

  “哒哒哒”的马蹄声惊醒了专注于挥剑的男孩,他转动黑色的长发,露出一张年轻稚嫩的脸,汗水已经把黑发打湿,紧贴在脸颊上,紫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梦一样的光泽。

  “亚伯,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从马上跳下一名18岁的年轻人,一头金色的长发,眉毛很浓,鼻梁高挺,天蓝色的眼睛,身上穿着皮甲,脚上是马靴,他边说边从马鞍上拿下一个小包裹。

  “大哥,你回来了。”

  亚伯没有象一般的小孩子一样对礼物十分的好奇,而是很有礼貌地对着年轻人打了个招呼。

  对于亚伯的这种态度,作为哥哥的扎克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一年前亚伯落马受伤醒来后,就象一下子长大了很多,变得很成熟。

  这两个少年都是贝内特城堡中贝内特骑士的儿子。

  年纪大一些的是18岁的扎克,是贝内特骑士的大儿子,一名4级见习骑士,这会儿刚从利堡镇回来。而年轻的那个,在夜晚依旧苦练不辍的是贝内特骑士的次子,刚刚开始见习骑士练习才两个月。

  做为贝内特骑士的长子,如果扎克能成为骑士,那么这个骑士领以及贝内特城堡都将由扎克继承,而次子亚伯只能自己努力谋求一份生计。

  但这些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扎克每次去镇里都会从自己本就不多的零花钱中拿出一些给亚伯买些礼物,以尽到做哥哥的职责。

  而亚伯总是很懂事地不去和父亲大人讨要修练资源,因为这座骑士领虽然方圆一百里,但是并没有什么特产,只能依靠粮食的收入来维持,每年粮食的收入交过税后,只有五百金币。

  这些钱要负担城堡的开销,还有长子扎克的骑士修练费用,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结余了。

  亚伯从扎克手中接过包裹,这是一个长条形的盒子,上面很用心地用了一层彩色的布包裹起来,显示出送礼物的扎克对于这件礼物的用心。

  “好漂亮的匕首。”亚伯有些惊喜地叫道,并不停地摆弄着手上的匕首,这把匕首是精铁打造的,比普通铁制匕首要重一些,并且在价值上也要贵上很多。

  “喜欢就好,今天运气好,有个不懂行的家伙在卖这把匕首,价格只是普通铁制匕首的七成价格,我就买了。”看到亚伯对匕首喜欢的样子,扎克心中十分高兴,一年来亚伯已经很少有这种孩子般的笑容了。

  “你接着练,我先回家。”

  扎克没有继续打扰亚伯的练习,要知道整个城堡只有一套这样的铁制盔甲,而白天大部分时间这套盔甲都由贝内特骑士指定给扎克自己使用,只有晚上才会交由亚伯练习使用。

  见习骑士的练习,首先就是要练习相应的入门剑法,这些剑法能有效地把肌肉中的每一丝力量都进行压缩沉淀,最终回馈给身体一种气,这些气会慢慢地堆积形成气脉,每形成一条气脉就是提升一级见习等级,在身体中满五条气脉后,气脉会再进行压缩,形成一个气核。

  有气核的骑士就已经是正规骑士了,他们可以使用斗气行进战斗,并且斗气可以激发出各种战技,提升骑士的战斗力。

  而要能快速地压缩肌肉中的力量,通过上千年的摸索,骑士们发现身穿厚重的盔甲进行练习,能更好地提升形成气脉的速度,所以每个骑士家中都必须有一幅铁制盔甲,这套盔甲在平时可以修练使用,在战时又是保护自己的坚固护盾。

  而通过减少或增加盔甲上的甲片,能使刚入门的见习骑士和更高级的骑士都可以使用同一幅盔甲进行练习,所以盔甲和战马一样都是骑士的标配,没有盔甲和战马的骑士是没有人会认可他骑士身份的。

  “97……98……99……100。”亚伯在挥出最后一剑时身体的最后一丝气力也消失了,人不由得躺倒在地,紫色的眼睛看着天上的星星,嘴里轻轻地说道:“哪颗星星是我的家?”

  原来的亚伯在一年前的落马事件中已经死了,而一个从地球而来的灵魂占用了这个身体,成为了新的亚伯,这也就是这一年亚伯性格变化的原因,一个三十岁的灵魂进入到一个10来岁的身体中,不管怎么小心,也会让人感觉到不同,不过由于坠马的影响,大家都以为只是小孩受到了惊吓。

  亚伯,地球名李亚伯,是一名资深健身教练,平日里忙于工作,记得那天他是晚上10点多到家,有些心烦就拿出笔记本,打开了老游戏暗黑破坏神2来玩,因为暗黑2这款经典游戏是他笔记本中少数的几款游戏之一,也是他的保留游戏。

  点开图标,玩了一会儿游戏,发现“城镇传送之书”里显示为0,他经常忘买城镇传送卷轴,反正是无聊打发时间,就打开修改器,对“城镇传送之书”进行了修改,过了会儿,他满意地看着“城镇传送之书”的属性,每分钟自动回复数量。

  正感觉爽着呢,天空中一道闪电击中了李亚伯所在的大楼,大楼的引雷针一点作用都没有,闪电通过电线直接把正在玩笔记本的李亚伯击飞了出去。

  等李亚伯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成了贝内特骑士的次子,名字也叫亚伯。

  抛开脑中的那些思绪,恢复了一些力气的亚伯站起身来,拿着大剑向城堡走去,今天他的感觉很好,可能晚上就可以晋升为一级见习骑士了。

  回到城堡的亚伯并没有去吃饭,这会儿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这段时间他要去为盔甲进行保养。

  细心地把盔甲上的汗渍一点点地清理干净,每一片甲片,每一个细小的缝隙都要清理干净,再用保养油进行再次护理,这个过程亚伯很用心,不管是亚伯还是扎克,哪怕是贝内特骑士本人,在使用过这套盔甲后,都会对盔甲进行养护,这是骑士的传统,也是盔甲得以传家的必要手段。

  接着就是巨剑,这把巨剑是双手剑的一种,巨大的剑身,以及没有修饰的剑柄都体现着铸造这把剑的人的观点,简单,实用。

  一切都做好后,亚伯洗了个澡,来到餐厅,他的父亲贝内特骑士、母亲娜拉以及大哥扎克都已经在座了。

巫师亚伯 - 第1章 夜空下的男孩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