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搁浅

兰彻斯曼大陆的形状很奇怪,

  就像是一条连接母亲与婴儿的脐带,四周包裹着碧蓝“羊水”。

  而格林兰岛则小的可怜,只是依附在大陆东南方向的一角,

  不显眼,却坚强存在着。

  当然,

  这个岛的名称只是我胡乱说的。

  事实上,就连住在这个岛上的渔民,可能也不知道它究竟叫什么名字。

  ……

  “小子,你已经16岁了,应该像个男子汉一样,轻松抱起渔网!”

  声音很粗犷,听上去是一位三十岁的男人。

  “你在苏菲尔婶婶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记得清楚得很,你说我还小!”

  这是格兰,胡乱被起的名字。

  “我什么时候说过?”

  “就是你拉着她的手,还要赶我走的那次!”

  “咳咳。”

  男人有些尴尬。

  儿子真是长大了呀!

  “话说回来,父亲。”

  “我们为什么不把渔网的孔缩小一点呢?这样我们就可以捕到更多的鱼,至少不用在这种鬼天气里饿肚子。”

  “苏菲尔说你很聪明,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呢。”

  中年人说完这句话,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赤裸的双脚布满红色伤痕,那是冬天生的冻疮留下的痕迹。

  头顶的阳光炙热而灿烂,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你应该庆幸在暴风雨来临时,还有黑面包可以吃。”

  格兰随着父亲的脚步而停下,肩膀上的渔网覆盖着他大半个身子,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模样。

  不过从那两条如同竹竿般的小腿可以猜出,他并不像自己父亲那般强壮。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庆幸。”

  格兰耸了一下肩膀:“那东西也许尚且配得上苏菲尔婶婶家的那条黑狗。”

  中年人一手遮在额头上方,目光停留在远处海边的一坨黑点上,语气有些失落。

  “我的意思是,也许在你吃黑面包的时候,有些人已经饿了好几天的肚子。”

  格兰闻言丢掉身上的渔网,顺着父亲指的方向看去。

  远处,

  纯白而光滑的沙子所铺成的海滩上,搁浅着一艘面目全非的破船。

  就像是被上帝随手抛弃了一般。

  两人赶紧丢掉手中工具,朝那艘破船跑去。

  格兰紧跟在父亲身后,头顶上暗红色头发随着跑动而左右摇摆。

  “不是已经通知过暴风雨天气了吗?怎么还会有人出海?”

  “并非只有渔夫才会倒在暴风雨里,这点你早就应该明白。”

  遇害的人的确不是渔夫。

  他们趴在破船边上,双手紧紧地嵌在船的边缘,身上的衣服虽然被暴风雨撕扯得几乎破碎,却仍可以看出是由印有深色花纹的上等布料做成。

  渔民可穿不起这种衣服。

  “他们是谁?”

  格兰看向父亲,淡黄色的眼眸如同珍珠般明亮,高挺的鼻子上布满雀斑。

  据父亲说,这种雀斑遗传于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

  格兰的父亲将两人翻了过来,结满茧子的手在两人鼻息间探了一下,“我与你一样疑惑,不过万幸的是,他们还活着。”

  躺在地上的是两个人。

  他们一老一少,紧闭双眼,面容凌乱,嘴唇因为缺乏淡水而泛着干皮。

  格兰与父亲没有任何犹豫,一人背起一个,快速朝来时方向走去。

  从这里到他们家的距离并不算远,只需要一刻钟的时间。

  可格兰生怕背上的少年突然没了呼吸,死在自己背上。

  于是他便不停加快速度,甚至一度跑到了父亲前面。

  “苏菲尔!”

  刚靠近房子,格兰的父亲便已经喊出声。

  这是两座木屋,几乎连在一起。墙壁的木板薄厚不一,所以不免有些漏风。

  房顶拥有数种不同的颜色,那是每次暴风雨后,格兰的父亲都会用新的木板修补而造成的。

  随着格兰父亲的声音,房屋内走出一位围着麻布围巾的女人。

  她并不漂亮,可年轻的身体却使她拥有另一种魅力。

  “哦,上帝保佑。”

  她在胸前点了两下,便赶紧将两人扶进屋内。

  屋里装饰十分简陋,一台破旧的缝纫机临窗而立,缝纫机旁边是一张铺着碎花床单的木床。

  三人将两个可怜人放上木床,苏菲尔才问道:“他们一定是被海神惩罚的罪人、、不相信暴风雨的下场就是如此。

  不过,他们到底是谁?”

  格兰父亲面色凝重,低头看着昏迷不醒的两人。

  “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是岛上的居民。”

  他顿了一下,立马补充道:“我们需要医生!”

  格兰站起身,看了父亲与苏菲尔一眼,气喘吁吁。

  “我去找德莱尔!”

  话音未落,他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门外随之传来黑狗的恶叫。

  格兰跑过黑狗旁边时,看着那张凶神恶煞的丑脸,训斥道:“回来再收拾你!”

  德莱尔到底算不算是医生,没人说得清楚,不过大家受到风寒或是创伤时都会找他,他也总能帮上些忙。

  德莱尔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大概有一千多米。

  格兰跑到的时候,他正叼着烟斗,倚着窗口玩弄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绿毛鹦鹉。

  “嘿,老东西,情况紧急!”

  格兰之所以叫他老东西,是因为德莱尔从来不让自己靠近那只鹦鹉,而他却恰恰对那个会说人话的绿毛鸟很感兴趣。

  这种兴趣几乎与生俱来。

  “老东西,老东西。”

  绿毛鹦鹉学着格兰的话,逗得格兰差点笑出声。

  德莱尔推了下鼻子上的老花镜,看清格兰模样,倒也没觉得这称呼有什么不妥。

  他放弃挑逗鹦鹉,慢条斯理地开口,声音略微有些嘶哑:“你个小东西,现在不应该正在船上丢网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告诉你,休想靠近普旺。”

  他大概是怕格兰把这只叫做普旺的鹦鹉拿去做烧烤。

  毕竟年过花甲的他无儿无女,这只鹦鹉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

  “动作快点,两条人命!”

  格兰虽然很想知道这个绿毛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但他绝不会这么做。

  ……

  又是一阵狗叫,格兰父亲与苏菲尔回头看去,格兰已经拽着德莱尔走进房间。

  床上已经坐起一人,是那个年龄比较大的长者。

  长者一脸悲伤,目光一直徘徊在仍然昏迷着的年轻人脸上。

  “德莱尔先生,我只给他们喂了些淡水,只是这孩子始终没有醒来。”

  格兰的父亲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他觉得这些东西也许能帮上德莱尔的忙。

  德莱尔甩开格兰的手,挪着脚步走向床边。

  “很好,皮斯先生,你做的不错。”

  他轻轻掰开年轻人的眼帘,眼睛凑近仔细看了一番,随后微微摇了摇头。

  醒来的长者见状,语气急促道:“阁下,查,,,他情况怎么样?”

  他似乎在隐瞒什么。

  德莱尔回头看向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老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者面色惨白,身体明显还很虚弱,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理应更加虚弱的老人却比这位年轻人更早醒来。

  “我感觉还不错,只是脑袋还有点发昏。”

  德莱尔点了点头,“你一定饿坏了,应该先吃点东西。”

  老者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反而语气焦急问道:“那他呢?他怎么样?”

  德莱尔抬了一下额头,沉吟片刻,继而才慢吞吞说道:“你显然更应该关心自己的情况。他醒来只是时间问题。”

  老者松了一口气,在胸前点了两下:“上帝保佑。”

  德莱尔又说了一句,却让他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我的意思是,他还活着,活着就有醒来的希望,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

  也许,总之谁也说不准。”

  苏菲尔顿时捂住自己的脸,暗叹道:“天呐,这一定是海神的诅咒。”

  格兰以及父亲则在一旁默不作声。

  老者有气无力地问道:“海神是谁?”

  德莱尔站起身,动作慢地像是一只乌龟,

  “我猜,大概是上帝的亲生兄弟。”

  ……

  格兰蹲在黑狗的面前,手里握着一根胳膊粗的木棍。

  他果然来找它算账了。

  这条黑狗每次见到自己,都要吼上几声,

  就好像自己给它戴了绿帽子一样。

  格兰做出一副要吃了它的模样,“我是谁?!”

  黑狗一反常态,匍匐在地,呜呜两声,似在求饶。

  格兰继续道:“你听不懂我的话,正如我听不懂你的话一样,对吗?

  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你应该害怕的不只是我手中的木棍,还应该是我这张英俊的脸!”

  黑狗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东西,这让格兰又想起挂在德莱尔窗户上的鹦鹉。

  如果这只黑狗与那鹦鹉一样,也能听懂自己的话该有多好呢。

  不知为何,在他的意识里,狗会说话,理所应当。

  这时,他背后传来脚步声,是德莱尔。

  格兰站起身道:“结束了?”

  德莱尔没有回答他,反而做出一个手势,“二十只红贝,我希望今天晚上就能吃到。”

  看着德莱尔渐行渐远的背影,格兰复又蹲下身子,面朝黑狗。

  “你若再敢冲我叫,我就把你炖了当作晚餐!”

银雀王朝 - 第一章 搁浅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