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无赖上门

自从小鬼子占领了安河县,朝着双凤镇派了驻军之后。皇协军就经常下乡征粮,双凤镇下辖各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王家村便是其中之一,村民穿的越来越破,吃的越来也差,人也越来越肌瘦。过年的时候,甚至都没几户村民能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

哦,不,除了王老财主外。

王老财主本名叫王守财,听说清朝的时候,王老财主的祖辈以九匹马发家,然后落脚王家村。

经过了二三百年经营,王家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

住的青砖红瓦大房,吃的是鱼肉大虾,穿的是锦罗绸缎,庭院池塘养着锦鲤,每个星期给锦鲤投喂的花销都超过王家村全村村民一个月的吃喝。

这还不算,王老财主还养着二十多人的护院队,长枪短炮配的齐全。每次出门,前呼后拥好不威风。

有人暗骂王老财主是汉奸,有人诅咒王老财主卖国不得好死。

毕竟,在小鬼子的占领区,王老财主就是一只肥羊。哪怕养着二十多人的护院队,能挡得住小鬼子的军队?

可人家王老财主硬是活的好好,满脑肥肠。不但小鬼子没来找王老财主的麻烦,甚至连皇协军来王家村征粮的时候,都绕过了王老财主,秋毫无犯。

所以,四里八乡的人都怀疑,王老财主肯定是做了小鬼子的狗。

这一日,王老财主的家门口,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个子不高,一米六出头,身子单薄瘦弱,穿着破了几个洞的粗布衣衫,戴着一个根本不能遮阳的破草帽,脚上踢着一双烂草鞋,冲着眼前两个护院队员龇牙:“大虎,二虎,好狗不挡道,赶紧给我滚开,让王守财出来见我。”

“赵二林,老爷不在,你改日再来吧。”大虎是个浓眉大眼的壮黑魁梧汉子,胳膊比少年的大腿还粗两圈,他眼里闪过对少年的厌恶之色。四里八乡,也就只有眼前这位赵二林敢直呼王守财的名讳了。

赵二林不是王家村的人,是隔壁赵家庄的二流子。

此人之所以敢这么嚣张,主要是因为他的弟弟。

赵二林的弟弟叫赵三林,在双凤镇上当皇协军,也就是老百姓嘴里骂的二鬼子,据说还混得不错,很得赏识。

于是,这赵二林就扯着赵三林的名义狐假虎威,来王老财主家打牙祭,骗吃骗喝。

按理说,王老财主这等连小鬼子都给面子的大户人家,对于赵二林这种地痞无赖应该很好处理,直接让护院乱棍打走便是。

可王老财主却对赵二林这行为并不为难,数次以礼相待,满足赵二林需求之后,更是滋长了这厮臭不要脸的本性。

这不,赵二林前天才来吃了一顿好的,走的时候顺走了一只鸡,今天又上门了。

“放你娘的臭屁,老子明明都看见王守财进门了,你他娘的再不让开,别怪老子不客气。”赵二林无赖的很,半点不惧。

“赵二林,你再这么胡搅蛮缠,小心我告诉你老爹去,说你又仗着你家老三皇协军的名头惹事生非,到时候你老爹死了别怪我!”二虎是个瘦子,斜眼,朝着赵二林挥着手,像驱赶苍蝇一样。

赵二林的老爹叫赵保田,是赵家庄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女人前些年得病走了,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易把三个儿子拉扯大。

只可惜老天不开眼,大儿子赵大林早年间被国军抓了壮丁,至今杳无音信,不知死活。

三儿子赵三林吃不了苦,贪图享乐,去镇上投了皇协军。赵保田跟三儿子断绝了父子关系,并不准赵二林跟赵三林来往。

于是乎,赵保田的身边,就只剩下赵二林了。

赵保田本来指望着赵二林能本本分分娶妻生子,好好给他养老送终。

可这个赵二林偏偏也不是个让赵保田省心的货,好逸恶劳就算了,偏偏喜欢到处惹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四里八乡一提起赵二林,嘴上就是赵二流子臭骂。

赵保田托媒婆给赵二林说了三门亲事,女方一听是赵二林,立马翻脸赶人,三门亲事都吹了,把赵保田气的真想用扁担打死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三门亲事一吹,赵二林也算是上了媒婆的黑名单,不管这赵保田给媒婆多少钱,媒婆都不愿意了。

赵保田经过了好一阵子,才勉强接受了这个操蛋的现实。为了不让赵家断了香火传承,就必须把赵二林教好,于是赵保田对赵二林的管教变得更加严厉。

只可惜,赵二林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不对劲,撒脚丫子就跑,赵保田腿脚不利又追不上。

人都捂不住,还教个甚。

每次赵二林一消失,都去了镇上找赵三林瞎混,这可是让赵保田着急了。

赵二林娶不上老婆他赵保田认了,这瘪犊子玩意教不好也罢了,可这赵二林要跟着赵三林混,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赵二林跟赵三林混久了,搞不好就可能去当汉奸了。

赵家出了一个汉奸,已经让赵保田饱受乡里白眼。

这要是再出一个汉奸,赵保田无脸去见赵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赵保田对于教不教好赵二林也不报希望了,他的底线是不准许赵二林和赵三林有任何瓜葛。

哪怕是赵二林扯着赵三林皇协军的名头也不行。

不然的话,赵保田就以死相逼。

说来也是怪了,赵二林还真怕老爹自杀。每次赵保田以死相逼的时候,赵二林就老实了。

这茬,成了赵保田制赵二林的独门秘诀。

这不,二虎才搬出了赵保田,以此来让赵二林知难而退。

“二虎,你这王八蛋去打小报告试试?”赵二林眼里闪过怒色,瞪着二虎,像头恶狼一样,“信不信回头我就让我家老三去你家征粮,要是还能给你家剩下一粒粮食,我跟你姓!”

“你……”二虎瞪着赵二林,气怒说不出话来。

他虽然乃是王老财主养的一个护院队员,但他家的私事王老财主是不会管的。

若是这赵二林到时候真唆使赵三林去他家报复性征粮的话,那可不妙。

镇上皇协军就曾经有过报复性征粮,不但把人粮食抢光不说,还烧了房,简直比小鬼子还要可恨。

抗战之少年匪王 - 第一章无赖上门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