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离去和新生

2008年,华夏,南方一个繁华的都市。

此时已是宁静的午夜,在这个霓虹遍地的地方,人们的夜生活正在疯狂地展开。

他叫木峰,今年23岁。现在的他没有属于他的在这个城市里的夜生活,甚至属于他自己的人生的一些乐趣都缺。不是说他这个人就是一无是处的那种,相反他的个人素质绝不是他现在的准概况所匹配的。不论是学习时代还是工作的时候,他都是那么优秀,可是从内心来说,他是孤独的。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与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他喜欢古典,是那种深深的爱着古典。华夏历史悠悠,至今已不知淹没了多少的惊采绝艳。他喜欢文人的儒雅风流,也喜欢侠客的快意恩仇。可是这些在现代社会里已越去越远,直至杳不可闻。

就在这个繁华的夜,就在这现代都市的无尽喧嚣中,他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脚下的夜,静静地,不知多少时间,连呼吸也渐不可闻。他是睡着了吗?……他的周围一片黑暗,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思绪里却满是如画江山,文人侠客,古琴洞箫,他感觉自己好似穿越了无尽的时空,阅遍了人生百态。就在他准备醒来继续他以往的孤独的时候,一束光就那样突兀地射来,于他而言只是满目都是辉煌,那一刹那的动人的璀璨就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和意识。

第二天,就在他那大大的落地窗前,他还是那样矗立着,直至越来越像一座安宁的雕像……而他的生命或者说是他的意识早已苏浙那束光,那刹那的辉煌而默默地离去……“我这是?”木峰慢慢醒来,只是发现自己已不在那熟悉的房间了。

转目望去,周围到处是空旷的原野,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周围还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一动不动的人体,不用说,这些人早已死去多时。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尸臭,还好他以前就是一个淡定地人,不然骤然看到这么多的尸体,一般人肯定会吓到的。

接着,他低头向自己的身体看去。衣服是破旧的麻布长衫,说是长衫其实也不是很长,因为他忽然发现他现在不是原来那样健硕的体型,而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少年样子,木峰感觉了一下他大概十一二岁左右。

当务之急不是考虑别的事情的时候,最主要的是木峰现在感觉饿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饿,就像当初他为了看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而一连看了一天,完了就会觉得饿的受不了。

他咬牙爬起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瘦,弱,无力,这类的词语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他就在这个遍地尸体的地方找吃的。据他推测,这里的人除了他以外应该都是古代的士兵,穿着都是宋朝时候的铠甲。他就在这些士兵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干粮,虽然粗糙的难以下咽,但是为了生存下去,他还是把这些能找到的东西吃的干干净净。

暂时是饿不死了,木峰开始准备对他现在所处的世界做一些必要的了解。不管做什么,在什么地方,对自己的周围有一个比较细致的了解,那样你会或的更好一点。这是他前世生活那么多年的经验。

夜晚很快来了,现在应该是秋天,而且是在北方地域。所以晚上开始冷了。木峰强忍着不适,从尸体身上扒下了好几件衣服,内衣穿在了身上,反正够大,至于铠甲,他就铺在地上。

战战兢兢地过了一夜,第二天,木峰带着一把从士兵堆里找出来的一把战刀走了。他要尽快找到人烟,他要搞清楚现在到底在哪。

渐渐地,木峰的眼前出现了一堵雄伟的不像话的围墙其实是城墙。城门前衣衫褴褛的身穿古装的人们进进出出,他现在终于明白他像前世看过的小说说的那样,穿越了,至于是创月到地球上还是什么外星球那就不好说了。

木峰身材瘦弱,穿着却是从兵士身上扒下来的宽大的内衫,而且手里还拎着一把刀。这样的装束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不过看现在的这些周围的人都是些穷苦百姓,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哪还有那些闲心管其他的事情,最多也只是好奇地看一眼而已。

就这样,木峰来到了他重生以来的第一个城市,也是第一个人类聚居的地方,前几天都是在荒野过的。

直到他进到城里,从地摊小贩那里才打听到,原来他所在的地方是大金国的中都,也就是后世的北京城。

走到一个卖面的小摊上,他用从死人那里刮来的一些铜钱买了一碗面,一边吃面一边听周围的人天南地北地聊天。忽然,一旁饭桌上传出的谈话声引起了他注意。只听得有一个面目粗犷的大汉对他同伴说道:“嗨,听说了没有,大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出去剿贼又打了个胜仗啊,这大金的武士嗨真是厉害啊,再看看我们大宋,唉,一帮朝廷重臣只知道贪污享乐,一点也不顾及百姓的死活啊……”“谁说不是呢,不过,要说这六王爷啊,自从十年前去了一趟江南之后,回来后性情大变,虽然还说不上是爱民如子,可也没再像以前那样不把我们汉人当人看了啊。我那在王府当差的表哥和我说这一切都是他从南边带回来的一个女人的原因。就是现在的王妃。那王妃据说是天仙样人啊,更可贵的是她的菩萨心肠啊。”“完颜洪烈,大金,南边的王妃?”这些怎么感觉雨点熟悉呢?木峰这边陷入了沉思。

“丐帮的洪帮主可真是义薄云天啊,听说我们那里魔头作祟,他老人家大发神威,一掌劈死那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南岭双魔,那时候我正好在湘西走镖,可是亲眼看见的。”木峰正在思考到底是在哪里听过那几个名字,正好这几句话从街上传来。两个身穿锦衣,神情彪悍的中年男子一边说话一边从面摊前走过。

宛如一道霹雳闪过,木峰终于明白他现在在哪了,这不是金大侠笔下的射雕世界吗?这一刻,木峰只觉得这个世界乱套了,自己怎么会来到小说世界了呢?接着就是恐慌,是的,就是恐慌。在这个武侠世界里,在那些高来高去的“大侠”眼里,木峰他自己的小命还真是不值一钱,万一碰到一个,一言不合,人家把自己给杀了可是无处伸冤。

自从重生以来,木峰也看开了。他前世厌世,甚至对自己那仅有一次的生命都毫不眷恋,可是现在他开始珍惜自己的性命了、人也许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这一刻,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儒雅风流全部都被木峰抛诸脑后了,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要这些高雅的东西有什么用。在这个基本没有法律,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是王道,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高的人生目标。

在木峰那成熟的思想看来,在这样的世界里,拳头大就是道理。这一点,他在这种情况下算是真正明白了。

木峰前世爱看书,特别是他自己喜欢的书往往都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像太史公的刺客列传,他就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而风靡全国的金庸的书更是在他的喜欢之列。射雕他看过好多次,而这些就是他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活的好的最大凭仗。

武功,是这个世界衡量一切的标准。没有武功即使是你的生存的权利都会受到巨大的威胁,更不用说过的随心所欲了。有道是“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近在咫尺,人尽敌国。”吃过饭后,木峰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几个人应该说是站在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一类了。而他们的武功也是各有千秋,如果找他们拜师的话无疑会是一条捷径,起码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可是木峰仔细想想却又不太可能,先不说自己现在在京城离这些大能所在的地方相距不知道有多远,就是到了人家跟前,收不收自己为徒还是另一回事呢。

在想一下其他的武功,西藏的龙象波若功很厉害,看金轮法王后期的实力可见一般,而且这套武功在西藏管制不严,应该容易学到,可是对资质要求太高了,那么多人学业只有天纵奇才的金轮有所成就。再加上路途遥远,世道混乱,也许自己还没到西藏呢就被杀了,这条不行。

天下武功出少林,可见少林的武功是极为强大的。加入少林?木峰根本没这打算。去藏经阁偷九阳神功?明显不可能。

独孤求败的武功高深莫测,可惜远在襄阳。而木峰又不知道在哪,这个也可以排除了。

九阴真经?

上册在周伯通那里,下册在梅超风那里,依然没有什么希望。

木峰左思右想,仍然毫无头绪,原先以为自己看过神雕,一切都会很简单,可是现在看来,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难道我真的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木峰双眼发红,沙哑地嘶吼出声,引来路人阵阵驻足。

武界神刀 - 第一章离去和新生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