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代不如一代

日上三竿。

吴州市古玩市场。

楚辞打着哈欠推开博古斋的大门,拎出躺椅沏上壶茶开始营业。

在这条街上,有太多人想要靠捡漏一夜暴富,也有更多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坑蒙拐骗。

唯独他无所事事,只想求一份安逸。

“啪!”

伸懒腰的功夫,屋檐上一块土被风吹落。

“风为巽,地为坤。巽上坤下,风地观,有客要来?”

楚辞皱起眉头。

自己在这里的消息没有多少人知道,怎么会突然有人拜访?

没等他细想,低沉的声浪突然响起。

一辆酒红色跑车停在门前,下来一个身着白色紧身针织裙的女生,身材凹凸有致,一双美腿修长白腻,虽说墨镜遮挡了半张脸,也看得是个绝世美女。

以楚辞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这个女生没有动过手术,纯天然原装,不过也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这条街上,从来不缺这样张扬的富二代。

楚辞敢肯定,只要那女生往街边一站,立刻就有人送上各种上周出土的老货,编出一个个曲折离奇的故事。

不料女生看了眼招牌,径直走到博古斋门口。

“你好,请问楚大师在吗?我叫宁柔,来自江海市,特意来拜访楚辞楚大师的,这是我的拜帖和礼物。”

听到自己名字,楚辞眼眸微动,很快摇头道:“他不在。”

“那我进去等他可以吗?”

“随你。”

店内反正有没生意,有这么一个养眼的美女陪着自己喝茶看书也是极好的。

楚辞任宁柔在店里坐着,自顾翻阅手中的《参同契》。

几分钟过去,宁柔的声音突然响起:“小老板,你能不能帮忙打一个电话给楚大师,就说有故人来访?”

“我说了,他不在,你要是想见他不如改天再来!”楚辞翻着书眼也不抬道。

“那小老板你开店做生意,有客人来连一杯茶都不给吗?”

“茶敬客,你不是客,我何必倒茶。”

“乾坤为鼎,阴阳为堤,水火化机,五行辅助,玄精为基。小老板你若是喜欢这方面,我倒是可以为你介绍一位高人。”宁柔定睛看着楚辞,朱唇微启。

“伏牛观观主与我有旧,只要你……”

“用不着。”

楚辞打断宁柔的话。

顿了几秒,新倒一杯茶放在桌上。

“看在你懂道经的份上,请你喝这杯茶。”

宁柔笑着致谢,朱唇微启,沾杯几分,留下一圈唇印。

“我可以看看吗?”宁柔指着架子上的古玩问道。

“随意。”

反正店里没什么值钱东西,楚辞也无所谓。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响动。

“我说楚老板今天不在外面晒太阳,原来是有美人相伴啊。”美人二字格外突出,还伴随着些许暧昧。

“你来干什么?”

楚辞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古玩市场有名的掮客,因为一对门牙格外突出,被街上人喊作周大牙。

“这不是遇到一位主顾收了个不懂的东西,这街上谁不知道楚爷您火眼金睛,特意拿给您掌掌眼让我开开眼界。”

周大牙殷勤地给楚辞续上茶,小声嘀咕三两句说清事情来去。

原来周大牙前几天牵线收了一块龙凤玉牌,结果不到三天,买主家里又是出车祸又是黄生意。气得买主说这玉不祥,要退货。可是卖家非要个说法,这才求上楚辞这里。

“不看。”

楚辞没等周大牙的东西递过来直接抬手拒绝。

“周大牙,街上的事情你比我懂,收钱办事,拿钱消灾,你接的活看不清找我看,不怕坏了规矩?”

只一句,周大牙脸色瞬间铁青。

牵线搭桥的人,收钱了就得把事情办成,一旦办坏了,就得赔了出钱人的损失。

这规矩他当然清楚。

只是寻常的生意,万八千小打小闹,他赔也就赔了,这次这块龙凤玉牌光是牵线费就收了八万,一旦要赔,倾家荡产都不够赔的。

“楚小哥,楚大爷,这条街上只有你能救我了,要是到了中午十二点还没有说法,我周大牙就得变成周无命,求您看在都是街坊的份上,救我一命吧。”

楚辞闭着眼,不答话,也不回绝。

“什么东西,我看看?”宁柔突然插话道。

“美女你也懂?”

“她是江海宁家的,自然懂。”楚辞随手指向旁边客席:“借场子谈事,等下别忘了结茶水费。”

“你!”宁柔一句话噎在嘴边,最后恨恨咽下。

“美女请看!”

周大牙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从贴身口袋摸出一枚玉牌递给宁柔。

“放桌上。”

“哎!”周大牙一听这三字,心里踏实几分。

古董不过手是行里的规矩,要是这美女连这都不知道,他还真不敢贸然递出。

“明代八卦龙凤白玉牌,好东西!”

宁柔上手一看惊讶道。

华夏自古就有视玉为君子品格象征的传统。

到明清时期,文人佩戴玉牌成风,因此成就了一大批玉雕名匠,明清玉牌的雕工、技艺都达到了玉雕的顶峰。

在古玩圈子里,要么玩老,要么玩巧。

汉代以上的老玉可遇而不可求,寻常人一辈子能玩到最好的也就是明清玉器。

这块玉牌就占了玉料和雕工两样,半个巴掌大小正宗的和田玉料,放在现在也是不可多得的良品。更何况玉质细腻,龙凤纹飘逸灵动、八卦图样清晰,毫无土沁,品相完好。

“您识货!”

见宁柔一口道出玉牌来历,周大牙立刻奉承道。

“您再看看,这玉到底哪有问题?若能看出,周某必有重谢。”

“重谢倒不必,要是我看出来,你替我把这货收回来,我正好送给爷爷,也算是一片心意。”

“这么好的玉牌,爷爷一定喜欢。”

“姑奶奶说笑了,您要是能说出来历,别说再收回来。东西就放您这,我周大牙一天之内就把这事给您办了。”

“一言为定!”宁柔轻笑一声。

“这块玉牌凸阳纹、镂空透雕、阴线刻划,是典型的明代子冈款玉牌,市价至少在八十万向上!”

“而且龙凤纹八卦都是气运之物,哪里来的不祥?”

“我看是买主家中出事缺钱又急着变现,这才将这块玉牌退回。说不定后面还会再找人以这块玉不祥为由压价买回。”

宁柔笃定道。

“呵呵!”

楚辞一声冷笑。

“送命的东西当宝贝,宁家真的一代不如一代!”

“楚老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周大牙脸色一沉。

宁柔也转过身看向楚辞。

“小老板,你胡说什么?”

最强黄金瞳 - 第一章 一代不如一代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