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怎么比得上你

已经是中秋,白天的A城却仍然有如夏日酷暑,到了傍晚,飘起雾,有一丝凉意,才让人想起已是悲秋时节。

萱淋霖今天出门的时候有点急,忘了带披风出来,此时出了医院门口,只觉手臂凉飕飕的。

走在旁边的尹风,见萱淋霖不自觉地抱臂,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地披在她身上。

突来的暖意,让萱淋霖微惊,她颔首,看了看披在身上的西装,有些难为情,毕竟尹律师和她才见过三次面。

但是她有孕在身,忌讳吃药,要是冻感冒了终归不好,所以她最终没有推脱,只是抬头,对尹风微微一笑。

不料才转过脸,却看见裴奕在不远处向他们走来,萱淋霖还未收起的微笑,顿时僵在了脸上。

昨天裴夫人让裴奕今天陪她到医院做产检,裴夫人对他提好几遍,最后他只是冷冷地抛下一句,明天有重要合同要签署,就转身离开。

萱淋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来。

虽然他们并不像一般夫妻,两人关系再恶劣,但终归她还是他的妻子,此刻多多少少有些尴尬与畏惧,毕竟男人都忌讳绿帽子这种面子问题的事情,不管他爱不爱他的老婆。

萱淋霖略微有些僵在原地,直直地看着他向她走来,他冷着脸,嘴角却是蓄着一丝诡异的笑,走到她身边,然后像似不认识她一样,擦肩而过……

“萱小姐,你还好吧?”

萱淋霖点点头,她觉得挺好的。

尹风又说到:“这未必不是好事,萱小姐你离成婚的胜算就更大了。”

萱淋霖默了半响,问到:“尹律师,你早看到他了?”

尹风笑而不语。

裴奕深夜回到家,只见李曼还在大厅坐着,以往这个时候,她早已睡下。

裴奕淡淡对李曼说:“妈,夜了,怎么还不睡?”

李曼动了动眼眸,许久,才问:“你今天怎么没陪淋霖去产检。”

裴奕想起今天无意中撞见到的一幕,冷笑了一声,说:“有人陪她,用不着我陪她。”

李曼直皱眉头:“有人陪她?她朋友陪她,怎么比得上你陪她?去产检,哪个妻子不是希望自己的丈夫陪着?”

比不上他?

他不禁想起那个男人将他的西装,披在她身上,动作轻柔体贴,而从来都没对他笑过的好老婆,却对那个男人温婉微笑,两人怎么看怎么像对情深意切的夫妻,般配至极,而与他这个老公,倒是比陌生的路人还要陌生。

“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裴奕冷冷地转身离去,并不理会自己母亲在后头的话语。

裴夫人叹了口气,他儿子这样闹下去,迟早非闹得离婚不可,想起结婚当天被他闹得鸡飞狗跳,让旁人笑话,还没过门的媳妇几乎要跟他离婚!

结婚当天。

婚宴后面的贵宾房里。

裴瑾倒眉怒目,一掌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大声问到:“裴奕还没到吗?太不像话了!”

张管家有些难为情地说:“老爷,少爷的电话打不通。”

婚宴大堂。

“我还是第一次见,结婚迎宾,只有新娘一个人迎宾。”

旁边的太太偷偷抿着嘴笑:“都七点半了,新郎还没出现,我看拜堂也只有新娘一个人拜堂了,这喜酒喝的真精彩,呵呵呵。”

这两个嚼舌根的贵太太,声音不大不小,从旁走过的萱淋霖与萱淋沁,刚好听得一清二楚。

萱淋沁听了气得眼都红,她偷偷地瞄了一眼姐姐,只见她面无表情,像是不在乎,又像似已经气急了,反倒是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只是萱淋沁没有发现,萱淋霖手里紧攥着婚纱裙,手指骨节都发白。

新郎此刻都还没出席,本来宴会气氛已经十分尴尬,为了避免更加冷场,主持人已经在调播音乐和视频。

萱淋霖不经意抬头,却见大屏幕上竟是她和裴奕的结婚照,而且不是一张结婚照,是很多张。

只是她和他,什么时候一起拍过结婚照?

她冷冷一笑,拍结婚照的时候,只有她一人拍,出来的是两人的合照,呵,看来今天结婚也是她一人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了快到晚上八点了,新郎依旧没出现。

萱父觉得又气又丢人,他再也忍不住了,纵然他们裴家财大势大,也不是这样欺负人,而且结婚宴会上就被人轻视践踏到如此程度,她以后还怎么在裴家这个深宅豪门活下去!

萱父蹭地站身,萱母哭红了眼睛,也跟着起身,萱淋沁已经气得牙痒痒,也跟在父母身后。

萱父上前就拖着萱淋霖往外走。

裴夫人旁边的英姐,赶紧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萱父怒吼到:“走开,不带你们这么欺负人,我们家的闺女从小也是捧在手心养的,你们竟然,竟然,你们实在欺人太甚!”

旁边的宾客有的已经在小声指指点点,整个婚宴,有如进了无数只苍蝇,嗡嗡的叫。

争执之间,突然响起一把声音:“岳父大人,对不起,我来迟了,路上堵车。”

“这并不是一句堵车的问题,闺女,我们……”

萱父的话还没说完,只听众人‘哇’的一声,有如惊雷,顿时整个婚宴炸开了锅一样吵。

大家都看着大屏幕,萱家人和裴奕他们也抬头看向大屏幕。

只见大屏幕是裴奕与高芸欣的亲吻蜜照,主持人都吓傻了,话筒都掉了,手忙脚乱,却如何都无法将照片撤下,电脑毫无反应,最后急得把电源拔了,屏幕才黑了。

萱父脸有红涨成酱紫色,裴奕也心下一惊,突然他被人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啪’地一下,声音非常响,那些碎嘴的宾客都屏息而望。

裴奕慢慢回过头却见新娘,脸色涨红,一双凤眼怒目圆睁,她狠狠地一把推开他,拽着婚纱就往外走……

只是裴父令人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半路拦截,强硬地将萱淋霖带回了裴家。

婚房布置的十分喜庆,萱淋霖却一点喜庆感也没有,她黑着脸,声音又冷又硬说:“我们离婚吧。”

裴奕就连眼尾都没扫萱淋霖一眼,狠狠地松了松紧勒的领带,扯下胸襟前那朵大红花,随手扔进垃圾桶里,良久过后,才冷冷地说到:“你直接找我律师谈就好。”

腹黑总裁:我要离婚 - 第一章 怎么比得上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