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回到高二开学那天

苏锦瑞从地震的恐慌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正大包小包站在自己曾经的高中校门前。

这日天气大好,艳阳高照。周边熙熙攘攘的学生和家长,在她身边不断推搡着,不远处的轿车、面包车,鸣着喇叭,艰难地挪动着。乱哄哄的场面,让苏锦瑞一时难以消化,傻愣愣地站在原处。

她明明记得,自己和难得见面的丈夫秦泽阳去天府之国——四川旅行,却好巧不巧地碰上了地震。她和秦泽阳经济条件有限,住宿的旅馆也相对便宜,便宜的后果就是旅馆的质量不过关,7级的地震便让旅馆垮了骨架,她和老公逃跑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压下来。

她最后的感知,除了天花板,就是从秦泽阳宽大的手掌里传过来的温度。

“这孩子怎么站着不走啊?”苏锦瑞身后的阿姨满头大汗地催促着她,大夏天,站在烈日下,还拎着背着一大堆东西,是个人心底都会有些烦躁。

苏锦瑞回神,看了眼因为她挡在校门入口,而更加不良的交通,心底抱歉。

她拎起行李,随着人群步入学校。

虽然精神依然有些恍惚,但是熟悉的校园还是让她的情绪安定下来。

她避开人群密集处,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卫生间,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镜子中乱翘的头发,布满汗水,却明显稚嫩的脸,思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镜中的脸,虽然稚嫩,但是万幸这张脸与她记忆中自己的脸一模一样。再低头看自己的衣着,朴素的蓝色T恤,T恤的左侧上方还有着盖中盖的商标,样式普通的牛仔七分裤和一双略显陈旧的白色运动鞋。

衣服、裤子、鞋子,苏锦瑞都有印象,特别是那件很有特色的T恤。这T恤是h市的姑婆买盖中盖钙片送的,家里孙女外孙女觉得太挫,不要穿,姑婆就做人情给了苏锦瑞的奶奶,奶奶又给了苏锦瑞。

苏锦瑞家里在农村乡下,说不上很艰难,但是也并不富裕,好在苏锦瑞对衣着并不讲究,顶着“盖中盖”的商标到处丢人,也没觉得怎样。

苏锦瑞觉得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脑子中的记忆又让她很是混乱,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她掐了一下自己,挺疼。

这不是做梦,那么难道自己先前的记忆才是梦?

“锦瑞?”洗簌台旁传来耳熟的叫唤。

苏锦瑞转头,是一个胖胖的女孩,女孩小眼小鼻小嘴,更显得脸大,但是肉嘟嘟的样子,配上笑眯眯的模样,很是可爱。

“丹丹?”苏锦瑞很内敛,在高中时期又忙着学习,朋友很少,王丹丹是她高中时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在大家毕业之后也偶有联系,所以仔细打量后,认出来人。

王丹丹个性爽朗,她笑着答应,看锦瑞一个人,又正好俩人都没去看分班情况,便和锦瑞一起走。

苏锦瑞边走着,一边随口敷衍王丹丹关于暑期的问题,感受着来往学生和家族的气息,看着记忆深处的校园,越来越鲜明的时空错乱感,让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她会不会赶上重生大队了?

能够重生是一件很让人振奋的事情,毕竟在岁月的长河里,谁都有遗憾的事情,能够重来一回,弥补那些遗憾,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奇迹。

想到这个可能,苏锦瑞再掐了下胳膊,还是挺疼。

那么真的是重生了。

苏锦瑞的心情很是复杂,又是欣喜幸福,又是担忧害怕,她向来运气极差,抽奖从来都是“谢谢参与”,捡到的钱合计起来绝对没超过五块,去旅行还能赶上地震,“重生”这等美事,她真的想都不敢想。

她环顾四周,热辣辣的太阳,明显不同于她记忆最后和煦的五月暖阳,或许她可以想,她半辈子的坏运气就是为了赶上一次的好运。

如果重生了,她最想改变的——除了她自己,就是泽阳。

泽阳与她的恋情,一路波折,从高中到大学,中间分分合合六年,最后终于走在一起,其中的艰辛一语难尽。

恋爱之时,就是艰辛也是甜蜜,毕竟谈恋爱总有些摩擦,好不容易盼到大学毕业,俩人便打算结婚,但是苏锦瑞的妈看了泽阳后,各种难听的话,劈头盖脸地骂。

总结起来,就两点:一,秦泽阳长得太丑太胖太矮。二,秦泽阳家没房没车没地位。

锦瑞妈骂得锦瑞泪水哗啦啦流,最后问锦瑞:找老公,要么看上他家有钱,要么看上他相貌,秦泽阳两点都没,你到底看上他啥?

锦瑞听了,哭得更凶了。

是,说一句真话,她一开始真的完全看不上他,他要相貌没相貌,要家世没家世,初中还算靠谱的成绩,到了高三因为严重偏科,只够上了三本,所有这些,她通通不满意。

但是他看上她了,不介意她的冷淡,对她各种好。她从小到大,都很内向孤僻,因为锦瑞妈对她很严格,锦瑞犯一点错误,锦瑞妈就对她又打又骂外加冷嘲热讽,锦瑞妈不懂柔情爱意,从来对锦瑞都是冷冰冰的。锦瑞被她妈各种打击,心中有严重的自卑感,觉得自己处处不如别人,直到秦泽阳的出现。

这个少年,看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姑娘。

这个少年,给她,就是整个世界,也觉得委屈了她。

这个少年,对她,包容、迁就、处处为她着想。

因为他,她慢慢找回自信,不介意自己的枯黄自来卷头发,厚重的眼镜和木讷的个性。她变得开朗,会对他撒娇,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了原先的小心翼翼,身边的朋友也在增多。

锦瑞的小姨夫翘着二郎腿,抽着眼,眯着小眼睛,冷笑一声:“锦瑞这孩子太内向,和别人处得太少,有一个男孩子对她好一点,她就选上他了。呵,锦瑞的要求太低。”

锦瑞的小姨抱着她小儿子对锦瑞妈,阴阳怪气地说:“大姐,你们这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锦瑞小姨的小儿子洛洛扑到锦瑞身上,小声说:“锦瑞姐姐,你要是和他结婚,我不和你好了,那个人,长得好难看。”

锦瑞委屈愤恨,眼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连一个7岁的孩子都嫌弃泽阳,泽阳,你可怎么办?

锦瑞的心曾经动摇过,但是让她下定决心的一件事,就是她和泽阳在大学时,已经偷尝了禁果。

那时锦瑞的大学寝室里,有三个姐妹交了男朋友,一次卧谈会讲到了“性”的话题。三人来自城市,对“性”看得没有农村人保守,她们谈论了她们的第一次,引起了锦瑞的好奇。

泽阳和锦瑞在大学时,并不在一个学校,甚至不在同一个城市,泽阳来看锦瑞的时候,难免要去旅馆留宿。

头几次,锦瑞硬着心肠让泽阳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自己回寝室睡觉,可是随着她对泽阳感情的加深,便心软了,某一夜,锦瑞没有回寝室,她留下来陪他。

泽阳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孩,面对他最爱的女孩,一通热吻之后,让他翻来覆去睡不着。

“锦瑞,给我吧。”

俩人姿势暧昧地交缠在床上,泽阳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从破旧小旅馆的窗户外还能看到银亮的月亮,锦瑞不知中了什么魔,在听到泽阳的话后,全身酥软,心如擂鼓。

她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俩人颤抖着,生涩地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听着沉重的呼吸声,她的心也沉甸甸的,她不再是黄花闺女了,她对不起锦瑞妈的教导,她觉得她背叛了家人对她的信任。

泽阳紧紧抱住她,道:“锦瑞,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锦瑞心里一阵酸痛,泽阳,我把我最看重的给了你,你要记住你的承诺。

泽阳确实一直在履行他的承诺,他在大学学得是土木工程专业,除掉他不擅长的文科,在这个钢筋、结构计算上显出了属于他的天赋。大学四年,他的专业成绩虽然不能年年得第一,但是从没下过年级前四。

毕业后,他的教授推荐他去工程院做研究,但是他推辞了,在工程院里没个十年二十年,想出头太难,毕竟他只是个本科生,就算成绩很好,但是他也只是个普通高校的三本生,在工程院里不说名校的本科生,就是名校的研究生、博士生也一大堆,他耗不起那些光阴。

他去了工地,从最基础的施工员做起。

他很优秀,很努力,再苦再累,他都忍着,晒得很黑,让他原本就不太好看的外貌更加难看,即使在半年的功夫,从两千的工资涨到五千,依然被锦瑞妈看不起。

锦瑞妈说:“每个月就五千而已,一年满打满算也只有六万,还是个大学生,你爸在你小姨夫那儿干,一年也有十几万,他还只是个小学生而已。”

锦瑞反驳:“他还只工作了半年,爸都干了二十几年了。”

锦瑞妈摔了筷子,瞪着锦瑞:“有了男人,还学会顶嘴了,还没嫁过去就向着别人了,我以后还能指望你什么。孩子都是白生白养,我老了就该到敬老院去。”锦瑞妈说到最后,还红了眼睛。

锦瑞常年在锦瑞妈的淫威下,心底委屈不敢说,她觉得她妈太不讲道理,虚荣心又太强,简直没法沟通,于是赌气也不再说话。锦瑞爸出来打圆场,给老婆女儿夹菜,嘴里只能说:“吃饭,吃饭。”

尽管锦瑞妈还有锦瑞妈娘家人对泽阳各种看不起,但是他们除了觉得锦瑞找了这么个老公,在其他亲戚那儿丢了些面子,不能炫耀外,大致上也是看热闹的心理,在锦瑞坚持下,这桩婚事曲曲折折地成了。

因为泽阳家条件不太好,没能买房到外面单过,前几年只能在泽阳家和他爸妈一块。

锦瑞的婆婆公公,对锦瑞倒很满意,婚后的一段日子,撇开锦瑞妈对泽阳的冷淡,算起来也不错。

不过时间一长,锦瑞的迟迟不孕,让泽阳妈有了些意见。

泽阳妈时时唠叨:你和泽阳怎么还不生孩子啊,孩子不要生得太晚,要生现在就可以生了。我们老秦家,泽阳他爸的四个兄弟虽说都生了儿子,可是这生的儿子却没再生出个儿子出来,我们家泽阳就是老秦家最后一根苗了,一定要生个儿子出来。

泽阳爸也在边上点头。

锦瑞其实也挺急的,不是说,要生个儿子,而是半年了,肚子没个动静,让她着急。

仔细想想,因为泽阳在工地干活,俩人一个月也没能见上几面,这是难以怀孕的第一个原因;而她在高中时期,埋头苦学,县三中的住宿洗浴设施又太差,她等不及十几个人抢一个洗浴室,排着老长的队伍,浪费时间,很多时候,她用冷水洗了。她本就偏寒的体质越发不好,月经很紊乱,后来上了大学,和泽阳发生了关系,就愈发不敢和锦瑞妈讲,自己去看,医药费又出不起,这一拖拖到结婚后。

锦瑞想通了,便去中医院看了身体,这一调理,又是两年的功夫,月经才算正常起来,停药半年,才敢怀孕,这一耽误,已经过了三年。

锦瑞和泽阳都要三十了,各种风言风语在村里便起了。

锦瑞当年嫁给泽阳的时候,泽阳妈和爸在村里也挺风光。锦瑞虽然样貌一般,但是化个妆,做个头发,还是能唬住村人。成绩也不差,高中的努力奋斗,不惜坏了身子也争分夺秒的结局是上了重点大学。锦瑞妈是个爱面子,给锦瑞的嫁妆,除了把泽阳家当聘礼的十万八千和若干金器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又外加了十万和一辆十七万的轿车。

虽然比不了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在泽阳村里也算不错。

相比泽阳两个尚未买车,一个十几万的车还在贷款中的的三个堂哥,锦瑞家真心很好了。

三年过后,几个堂嫂从酸溜溜的语气,变成了刺耳的嘲讽,时不时在锦瑞耳边嘀咕了:“这金凤凰就是不一样,别人家母鸡三年蹦出两蛋,这金凤凰三年连个屁都没放了。”

泽阳妈也是绞尽脑汁想着法子,甚至连农村的老办法都想出来了:“要不咱去领养个女孩儿,让她给锦瑞带个儿子出来。”

锦瑞自然不愿,两年多好不容易调养的身体,现在快可以生了,怎么要别人家的孩子!但是她怎么说,泽阳妈却不信,三年吃了那么多药,也没个信,她说什么也要用这个法子来试试看。

几天后,泽阳妈居然一声不响地不知道从哪儿抱了个女婴回来,让锦瑞心里好一阵恼火。而泽阳回来,对泽阳妈的举动,也很不高兴,说泽阳妈迷信。

再来这次泽阳回来前,泽阳所属的建筑公司要选一个总监,如果选上了,泽阳不但可以从工地调到总公司,到公司上班便是朝九晚五,还有双休日,月资还能跳到上万,泽阳的上司对泽阳很赞赏,说泽阳拿下这个位置是十拿九稳。

可惜,再最后一刻,泽阳被另一个小伙子打败了,原因是,那小伙子出身名校,而泽阳只是个三流大学的三本生。

泽阳妈知道这事,全怪在了锦瑞头上,觉得锦瑞不但没能给泽阳生出一男半女,而且还影响泽阳的运程,锦瑞心里委屈极了,她从没嫌弃泽阳家什么,而泽阳妈不但没能理解她,反而先嫌弃了她。

锦瑞妈听说了这事,打电话骂了锦瑞一通,无非是锦瑞当年没听她的话,跟着一个没前途的男人,现在知道苦了,知道错了,如果听了她的话,不嫁给泽阳,现在啥事没有。

锦瑞觉得,为什么自己妈这么刻薄,女儿受了委屈,本想在妈这边享受一通安慰,却反而更委屈了。

泽阳看着锦瑞意志消沉,便趁着五一放假,到四川游玩一圈,松散松散心情。

锦瑞问泽阳:“泽阳,你怨我吗?”

泽阳道:“你都没怨我没能给你更好的生活,我怨你什么。锦瑞,我是怨我自己,当年在高中的时候,没能好好念书,没能好好照顾你。毕业之后,更怨自己,没能赚更多的钱,让你过你想要的日子。”

锦瑞露出一丝笑容:“泽阳,要是上天能让我们再来一次多好。”

泽阳也笑:“要是再来一次,我一定把你养得健健康康,赚很多钱,让你住豪华别墅,让你在你亲戚前挺直腰板。”

锦瑞凑到泽阳面前,亲了泽阳脸蛋一口,然后皱着眉头:“然后好好把我两拾掇一番,泽阳其实你五官挺好,就是皮肤不好,长了痘痘,又晒得太黑,毁了容。还有你这一身的肥肉,啥时候开始长得,大几来着?”

泽阳笑眯眯地回亲了一吻:“咱们第一次之后,可不是你把我喂胖的。”

锦瑞横了泽阳一眼,这话说得可是一语双关了。

俩人躺在旅馆的床上,正说着起劲,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泽阳首先清醒过来,这是地震了,可惜他只来得及抓紧锦瑞的手,天花板已经砸下来了。

锦瑞想着,心里一阵阵泛酸泛疼。

“锦瑞,到了,到了,让让,让让,诶呦……锦瑞,是十三班,高二(十三)班,锦瑞咱们又在一个班,后面还有寝室,锦瑞,锦瑞——”王丹丹挤进公告栏前层层叠叠的人群,终于看到了教室,还有寝室号码。

锦瑞这才回神,果然是十三班啊。

她向王丹丹道谢。

王丹丹看锦瑞不大精神的样子,道:“锦瑞,你该不会中暑了吧?快到寝室去,我们都在B幢,我在402室,你在403室,反正就在隔壁,咱们一起过去,对了,我带了消暑药,到了寝室,我给你送过去。”

锦瑞心里流淌过暖流,丹丹是个很热情友善的姑娘,在以前,她便知道,只是她个性冷淡内向,对丹丹照顾地很少,心底一直留有遗憾,这一次,她会加倍对这姑娘好的。

俩人淌着汗,拎着一堆东西到了寝室,决定先去寝室整理东西,并约定整理好后一同去餐厅吃午饭。

再次回到学校寝室,锦瑞没有以往高中时期的不情愿,30岁的心境再来看学校的一切,再简陋的设施,在锦瑞眼里都很可爱。门口两侧分别各有一个晾毛巾的栏杆和一个八格的大木柜,分别是杂物柜和衣柜;简单的八张上下铺钢铁木板床,天花板上一只摇头小吊扇不知疲倦地转动着,在闷热的寝室里有规律地为八张床铺送去热风;窗户已经打开了一扇,窗台上放着一只黄色的塑料水杯,窗下一张破旧的木桌子,放着一只脸盆。

锦瑞看了一圈,从水杯来看,应该已经来了一个姑娘了,不过现在没人,可能去盥洗室忙活去了。

寝室依然是记忆中的寝室,简单、闷热。

锦瑞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在贴了自己名字的床铺上,把杂物、衣物放好,刚想去洗洗凉席,王丹丹便过来了。

她拿了一瓶藿香正气水,盯着锦瑞喝掉,这才放心地回去。

锦瑞可能真的有些中暑,喝了药,竟然感觉人轻松凉爽了不少,去洗了凉席回来,寝室里的姑娘便齐了,有几个姑娘的家长也来了,正帮着整理床铺。

锦瑞也没表现地多熟络,朝着几人笑笑,便算是打了招呼。她记得高二寝室里的姑娘都很好,不像高一时,乱七八糟,因为一个男人,还闹分裂过。

晾了凉席,用抹布擦洗了木板栏杆,在床铺上按上蚊帐,所有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让寝室里几个娇宠着长大的半大姑娘,很是好奇。

虽然同县里的孩子,但是来自县里四方的孩子,贫富差距也蛮大。据锦瑞以往了解,寝室里姑娘们的家庭经济情况,数锦瑞和“导演”最差。

一号床代号“兰花”,因为她家是卖兰花的,卖的好的,好几万块一盆,有时候,一盆花就顶了别人家一年的收入。

二号床代号“墩子”,人长得胖乎乎的,老爸好像是哪机关办事的,住县城小区,家里养了条狗,据说很聪明,很听话。

三号床代号“蝴蝶”,挺漂亮的一个娃,身材修长,有很多帅哥追求。是班级体育生,短跑爆发力很强,家里条件尚可。

四号床代号“导演”,特别喜欢尼古拉斯凯奇,平时很安静的孩子,可是只要一讲起电影,就滔滔不绝,难以闭口。家住山区,条件一般偏下。

五号床代号“手机”,这姑娘长得不差,成绩不甚理想,一天到晚,只要有空闲,便看到她在玩手机,不是看小说,就是和男友聊天。从衣着判断,应该挺好。

六号床代号“斯文”,小姑娘长得很精巧,秀气斯文,家里条件一般,衣着品味不错。

七号床代号“老乡”,这姑娘和锦瑞在初中也是同班,虽然是初中同班,俩人却也不太亲,家庭条件尚可。

八号床代号“室长”,乃锦瑞也。因为每个寝室的八号床为寝室长,刚好分配在八号床上的锦瑞便自动成了寝室长,寝室里的姑娘都亲昵地喊一声“室长”。

八个姑娘,各有特色,好在几个人心地都挺好,两年相处下来,虽然各有各事,但是八人一起,却相安无事。

锦瑞能再次见到这曾经相处两年的八个姑娘,心底自然高兴,脸上带着笑容,与人相处便简单多了,不消一个小时,八个姑娘都彼此认识,说话也慢慢热络起来。

等席子差不多干了,锦瑞铺好席子,放好毛毯,向其余七人还有几位家长道了别,叫了差不多完事的王丹丹,向食堂走去。

拿出饭卡,和王丹丹边聊天,边排队打饭买菜,正说着,王丹丹拉拉锦瑞的袖子说:“锦瑞,那个男的,好像一直在看你呢?”

锦瑞朝着王丹丹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皮肤微黑,体形削瘦的少年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那人,不是泽阳,还能有谁?

锦瑞自然地瞪了一眼泽阳,泽阳明显顿了一下,然后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他举举空盘,示意他已经用餐完毕,然后拉着他身旁的哥们,走了。那哥们,拿着筷子正无聊地转着,被泽阳一拉,掉了筷子,那哥们作势要打泽阳,泽阳配合地挡了,两人嘻嘻哈哈闹着出了食堂。

锦瑞无奈地摇头,泽阳有时候就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调皮地紧。

王丹丹用肘子捅锦瑞,脸上的表情很猥琐:“男朋友——?”

锦瑞并不想打乱高中生活,于是她摇了摇头:“初中同学,平时关系还算可以。”

王丹丹很有深意地“奥——”了一声,笑嘻嘻地样子,很欠扁。

锦瑞也不理她,看着厨窗里的菜,不想像上辈子一般,为了省几个钱,亏待了自己的胃,她上辈子没能照顾好自己,这一次她打算放慢脚步,在学习的同时,绝不损害健康。

夫妻俩带着空间回到过去 - 第1章回到高二开学那天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