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田杏儿算帐

流花河清冽冽,日夜暴响,凶猛地从白峰山喷涌而出,左弯右拐,一口气绕到了贫穷又美丽的桂花村。

眼看大正午快过头,流花河的水面飘浮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乍看像尸体,细看那人的眼睛又睁着。那人不时埋脸到水里闭气,闭了长长的一息后,哗的一声乱响,甩干一脸的水珠,江小鱼听见肚子饿得咕咕叫。趁着大中午没人,他囫囵爬上岸,跑到村里漂亮单身女田杏儿的黄瓜地里,扯了五六根又肥又嫩的黄瓜,噌的一下,就再次跃入了河中。

吃得正香呢,忽然眼面前就冒出一人,银盆脸儿白皙又光滑,一对凤眼瞪圆了,杏口翕动着,把他小子骂得狗血淋头。

江小鱼一看是田杏儿,他就嬉皮的乐了乐道:“杏儿嫂,不就吃你几根黄瓜么,跟要了你命一样!”

田杏儿怒气冲冲的道:“江小鱼,你还偷吃了我的鸡!我那是下蛋的老母鸡,亏你下得了手,王八蛋啊!”

啥,我大半夜溜出来,给老母鸡挠痒痒挠半天,才悄没声的捉出来,居然给单身女发现了啊。江小鱼道:“你还说呢。早知道你的老母鸡这么老,这么难吃,老子才不稀罕捉你的!我吃了一点就倒掉了!”

闻言田杏儿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脸都绿了道:“老母鸡要是放猛火焖烂了的,那可是上好的补品!还倒掉了,要不要这么气人啊?”

唔,原来老母鸡是上好的补品。江小鱼道:“不早告诉我。”说着,他这二愣子脑袋又是嘻嘻的乐了乐道:“现在知道了也不晚,田嫂,谢谢你哦!”

见得他这货满是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田杏儿脑海里一闪,就是想到了新的罪状,随即,她就跳脚儿声讨道:“江小鱼,你还吃了我的馒头!”

江小鱼一听,当即两眼瞪圆,就是盯着田杏儿饱满浑圆的胸部道:“天可怜见,这我可没有偷吃你的!”

他心说,我了个去啊,这么大的馒头,老子长这么大,都还没品尝过呢,十八年白活了啊。不行,我得赶紧找个媳妇。想找一个像田村长的四婚小娇妻这么漂亮、身材又惹火的媳妇。

小江这次回村,行医只是他吃饭的饭碗,实际上是带着艰巨的任务来的。

他的师父田青莲要他五年内,让桂花村摘掉贫穷的帽子。刚好,江小鱼本人也想在乡下找个漂亮又贤惠的小媳妇,师徒俩一拍即合,他就回到了桂花村。

如今的桂花村村长是田老三兼任,江小鱼作为小辈,第一步得从副村长做起。这样的话,得争取到现任田村长的支持才行。

所以啊,江小鱼没事就招惹下单身女田杏儿。因为这个漂亮女人是田村长二任前妻的女儿田秀娴的干姐姐。这两个是铁哥们的关系,好得就拿一个鼻孔出气。只有结交了田秀娴,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靠近田村长嘛。

田杏儿没想到他死活不认帐,更不知道他小子在她身上打鬼主意了。就是跳着脚道:“这么大的馒头给你吃了,你敢说没有?摸摸你的良心!”

江小鱼道:“嫂子,我真没吃你的大馒头,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

说完,他这货就是双眼灼灼的盯着田杏儿。

田杏儿这才知道,这小王八羔子误会自己了。顿时,她的脸蛋就羞红得好似要滴出玫瑰汁来。臊得道:“王八蛋啊,我说的不是这种馒头,而是那种可以吃的馒头!”

江小鱼摸汗道:“嫂子,难道还有不能吃的馒头?馒头就是拿来吃的!”

“魂淡,我说的不是我身上的馒头,而是我买来的面做的馒头!”

“哦这样啊。那我是吃了。以后保证不吃你的啦。”

田杏儿忽觉一股寒气从嗓子眼直凉到了脚底板,骂道:“江小鱼,你馒头也吃了,鸡也吃了。我求你,我家就剩一只老母鸡,我指着它下蛋孵小鸡的!”

江小鱼道:“我了个去,本少不白吃!你没鸡,你小姑子,那个农大毕业的女大学生有。她养着几十只野鸡,你给我弄两只吧!”

田杏儿简直是无语了道:“那是我姑子家的,我怎么好意思跟她要哦?我说,你脸皮比城墙还厚!”

江小鱼超自信的道:“听说你家那个抱养的小姑,长年患有胃炎,败了多少冤枉钱,至今没好?”

提到小姑,田杏儿直唉气:“那是她命苦,据说这种病没有特效药!老是复发,最近变得很严重,疼得她死去活来!”

“你不叫她找我看。不是我吹牛,只要一副药,立马止痛。两个疗程,彻底断根!”江小鱼说得唾沫横飞,话锋一转道:“你告诉她,找我看病,不要钱。她只要带五只鸡!”

田杏儿差点没笑岔气:“五只鸡?我姑子的鸡是稀有品种,一斤卖几十块。你开口就要五只?”

“那就两副药,换五只?我这是祖传的秘方,包好的哦!”江小鱼正处于孕育飞针气能量胎的关键期,不加强营养怎么行。

桃运小邪医 - 第1章 田杏儿算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