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程熹微刚刚下了飞机,就打开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一连几通,那边都是忙音。

她不服气,从钱包里抽出银行卡,插到一旁的公用电话,再拨了一次,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很熟悉的一声“喂”。

程熹微的鼻尖瞬时就酸了,眼泪直往外涌,忍住哽咽说道:“林东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方显然愣住了,半天,才问了一声,“你……怎么回国了?”

“我现在在机场,你要么来机场跟我说清楚,要么我过去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也别以为不接我电话就算完了。”程熹微握着话筒,眼里掉着泪,声音却是冷冷的。

“熹微,要说的上次我都跟你说过了,你就不要再缠着我了行不行?”林东升的声音听来很是不耐烦。

“上次?”程熹微冷笑,“上次你就跟我说你又回国了,咱俩没戏了,要分手,接着我的电话都不接,信息不回,这算说清楚了?”

那他上上次还说等她去了巴黎,两个人就能好好在一块儿,再也不分开了呢。她好不容易考过了语言,拿到了签证,注册好学校租好房子,就要在巴黎安定下来,他突然一句“我回国了”,就把她一个人丢在巴黎了?

“算了,你在机场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林东升挂了电话。

程熹微擦掉眼泪,背着包就往出口处走。

两人约在机场的咖啡厅。

程熹微坐了11个小时的飞机,心里装着事情,一直没合眼,刚刚又哭过一阵,现下看着很是狼狈。林东升倒是一身西装革履,容光焕发,气定神闲地坐在程熹微对面。

程熹微本来有一肚子问题想要问,此刻看着林东升,反倒红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东升利落地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照片,推到程熹微眼前。

程熹微只扫了一眼,马上撇开脑袋不再看。

“熹微,这是我女朋友。”林东升自觉得很坦然,“上个月跟我一起回国的,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婚期暂时定在圣诞节前后,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吗?”

程熹微的眼泪唰就掉下来了。

林东升的女朋友不是她吗?

她和他谈了四年恋爱,为了他决意千里迢迢到海外念书,满心欢喜地等着和他重逢,期待着他替他们的将来描绘的那幅宏伟蓝图。就在一个月前,她去巴黎的前夜,他还在电话里温柔的说房间里她最喜欢的米菲兔都准备好了,就等女主人过去了。

但她抵达巴黎的时候,他却没有来接她。

他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在陌生的国度,她找不到他半点儿痕迹。

现在他坐在她对面,拿着另外一个女孩儿的照片,说那个才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就要结婚了。

“熹微,是我对不起你。异地恋真的很可怕,这三年我们只见过三次而已,我不是从前的我,你也不是从前的你,我们在一起也不合适了。”林东升遗憾地说,“你是个好女孩儿,以后也一定能找到比我更适合你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一定不是我。”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清楚?”程熹微哭着说,“你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在巴黎!我竟然还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像傻子一样在巴黎找了他一个月……

“是我对不起你。”

“这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问题吗?”

“那你想怎么样?”林东升抱着双臂,不耐地看着程熹微。

程熹微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人是她心心念念的林东升。

“老实跟你说了吧,我和欣然三年前就认识,两年前就住在一起了。”林东升这番过来,只想速战速决,彻底甩掉程熹微这个麻烦,看她哭着有些心烦,就豁出去了,说道,“这三年来都是她在我身边,看得见摸得着,喜怒哀乐就在眼前,我生病是她照顾,有什么困难是她和我一起解决,开心了是她跟我分享,不开心也是她来开解我,你呢?你除了在QQ上嘘寒问暖,在电话里撒撒娇,还能干什么?你知道这些年我都经历过什么吗?你懂一个人在外面的辛酸苦处吗?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温室花朵,没事只会说些无聊的大学生活,再就无病呻吟这里不舒服,你这样满身公主病的,跟欣然怎么能比?”

程熹微愕然地望着林东升,万万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想的。

之前她还没有毕业,和他讲的事情自然都是大学里的。林东升白天上课,晚上才有时间,但法国的晚上,国内已经是凌晨了,她想多陪着他说说话,经常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有时候生病了也不敢同他讲,只好说不舒服。

原来在他眼里都是无聊,无病呻吟,公主病。

“如果欣然最后移民加拿大,你或许还有点希望,但是她都为了我决定回国工作,你就别指望着我会回心转意了。”林东升激动地说完,好像程熹微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撇开眼,不再看她。

听到他这一句话,程熹微才终于有了点头绪。

合着碗里那位原本打算移民加拿大,所以林东升才一直说着甜言蜜语,让锅里的她快些到巴黎与他重聚。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脚踏两条船,现在碗里的吃到嘴了,自然要把锅里的扔了。

“欣然不知道你的存在,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的话赶紧回去吧,我和你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林东升觉得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差不多了,起身就走。

“林东升!”程熹微叫住他。

林东升不耐地回头,“你还想……”

话没说完,冷不防被滚烫的咖啡浇了满脸。

程熹微转头就直接买了回巴黎的机票。

她在巴黎找了林东升一个月,问遍了他们共同的朋友,直到前两天,才有一个她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加的朋友给她留言,说林东升早就回国了,给她留了一个手机号。

她照着号码打过去,竟然真的是林东升接的,听出程熹微的声音,沉默了半天才说分手,接着挂了电话,再也联系不上了。

程熹微回来的时候想了千万种可能,也想到他或许已经有了新欢,只是没想到这新欢,两年前就有了。他瞒了她整整两年,甚至在她已经到了巴黎之后,也不愿意明白地给她一个交代,凭空消失了。

居然和这样的人谈了四年恋爱,程熹微揉了揉双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了。这一揉,又把眼泪揉了出来,而且是越掉越凶,完全止不住。

飞机是上海直飞巴黎的,机上黄皮肤和白皮肤的人各占一半,还有几个黑皮肤点缀在其中。最显眼是一个国人老年团,显然对即将开始的旅行很是期待,气氛非常热闹。程熹微蜷坐在临窗的角落,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望着机场洒满的阳光,不停抹着眼泪。

不一会,飞机准备起飞,空姐逐一提醒乘客关闭电子设备,系好安全带,收好小桌板,关上遮光板。轮到程熹微这里时,却是一愣。

程熹微哭得太过伤心,太过投入,空姐尴尬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的黑发少年。

黑发少年穿了一件休闲的白色纯棉卫衣,正带着耳机闭眼听音乐,白皙的脸上一脸的漠然冷淡。

“先生,请您关闭电子设备。”空姐是法国人,客气地用法语说道。

少年皱了皱眉,取下耳机,示意已经关掉了。

空姐又瞅了瞅程熹微,再看了看少年,犹豫了一下,递出一包纸巾,说道:“先生,快哄哄你女朋友吧。”

这一块都是白皮肤欧洲人,只有程熹微和少年是亚洲人面孔,程熹微在哭,少年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一副不高兴的模样,空姐自然而然地把他们当成了正在吵架闹别扭的情侣。

少年这才睁眼看住空姐。

头发是黑色没错,瞳仁却不是亚洲人传统的黑棕色,夹杂了些许蓝绿,使得眸子格外深邃迷离,配上异于常人的白皙肤色和精致的五官,让空姐微微一愣。

正在空姐怀疑自己弄错了,要把纸巾收回的时候,少年伸手接过,抽出一张递给程熹微。

程熹微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见到有纸巾递过来,也不好意思让人家见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低着脑袋默默接过。

这一路将近12个小时,程熹微停停歇歇,离巴黎越近,就无法自已地哭得越伤心。过道来往的人不时撇过她和少年,眼神有好奇,有了然,有同情,也有责备。

少年侧对着程熹微,身子已经侧得不能再侧,戴起卫衣的帽子遮住半个脑袋,低头,扶额。

想念 - Chapter 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