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这是沿海省份里的一个普通小镇,相比其他这里的旅游业不发达,商业气息不浓厚,保留着最原汁原味的年代文化,也因如此蒋奚才搭车来这个地方准备住一段时间再回C市。

下车后拎着简装行李徒步从小镇外围往里走,这里胡同多,石板小路条条相通,她在转晕前终于找到了一家民宿,规格不大,设备条件顶多算一般,但胜在老板娘好客热情,价格又实惠,就这么住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曹柏莱的电话,能接到他的电话真的十分不容易。

“听说你辞职了?”

“嗯。”蒋奚打开木制雕花窗户,将擦头发的毛巾搭在一侧肩膀上,看着不远处河道旁点点橘色灯火,“感觉没意思,就把那秃头给炒了。”

“好像是你迟到了。”

“好像是你一通电话不给放了我鸽子。”

曹柏莱顿了顿,“如果长时间没来必定是有事耽搁了,你想想就应该知道。”

“怪我没眼力见是吗?你有什么事耽搁了?让我猜猜!”蒋奚侧身往窗上一靠,一手环胸,嘴角微讽的往上勾着,“钱温婉不小心忘了钱包让你去付车钱,一付付了大半天,然后抽空给我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爽约的时间都没有,对吗?你这事可真挺重要的。”

“孙牧的嘴该上根拉链了。”

“不至于,他不说我也能猜到。”蒋奚轻笑了声,“除了钱温婉还有谁能让你忘了时间?”

“她是我朋友。”

“我是你女人。”

曹柏莱不说话了,好一会才低声无奈道:“别胡说,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面对蒋奚毫无顾忌的话语,曹柏莱已经懒得再应付或者争辩,很多时候直接选择无视,也就是如此蒋奚才更加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不用了,我在外面玩几天。”

“什么时候回来?”

“再看吧!”

“到时我给你安排工作。”

“我自个找,谢谢!”说完率先挂了电话,随后一个抛物线将手机扔到了床上。

愣了会拿下毛巾继续擦头发,蒋奚的头发已经很长了,乌黑柔顺几近腰部,而早之前她最烦的就是养长发,每天顶个西瓜头在外面疯玩。

后来曹柏莱说:“蒋奚养长发吧,头发这么漂亮,蓄起来肯定好看。”

就因为这句话蒋奚护着这头烦恼丝护了整整十几年,每个人都知道蒋奚看上了曹柏莱,每个人也都知道曹柏莱迷上了钱温婉,十年如一日,什么都在变,就这个铁三角纹丝不动。

蒋奚喜欢拍照,前期职业是杂志摄影,因此走到哪脖子上都会挂个单反。

小镇开发的不厉害,能玩的也有限,蒋奚最多的便是在那青砖瓦砾间散步晃荡。

偶尔也会去临街的茶座坐坐,这里不像都市一间间分了卡座包厢,完全是敞开式风格,来的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他们爱听说书,这个茶馆就有。

蒋奚瞧着新鲜时不时就坐上一两个小时,几天下来一些大叔也能认出她来了,偶尔还能笑呵呵的打声招呼,小镇的人亲和淳朴,很容易打成一片。

靠窗的位置可以看清楼下街市的风貌,各类特色小摊很多,还有街头写生卖画的。

蒋奚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嗑着瓜子,眼睛好奇的看着楼下正前方一个年轻男人。

她已经偶遇这人很多次,他似乎很爱画画,走哪都带着画板,就像她喜欢拿着照相机一样,不过那人不卖画,有次蒋奚听见有人出高价买,都被他拒绝了。

夕阳满天的时候蒋奚准备回客栈,下楼出了门,那个年轻人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还在那坐着,时不时抬头拿笔做参照,仔细算着比例。

头微微倾斜,薄唇微抿,下巴线条明朗而温暖,红色光线将他的脸照的透亮,给白毛衣也染了色,周边原本灰色的景物随之也都变得柔和生动起来。

蒋奚忍不住抬手取了个景,手指拼凑出的框架景色让她啧啧出声,“真是秀色可餐!”

随后拿起单反快速按了快门,紧接着就跟没事人一样转身哼着歌走了。

回了客栈房间,蒋奚无所事事的躺了会,突然起身打开电脑,把相机上的照片拷到了手机里,然后发给曹柏莱。

“艳遇,比你过之无不及!”

发送成功后高兴的去洗澡吃饭了,饭菜都是客栈老板娘亲自做的,花样很家常,但口感还可以,就是略略有点偏甜,倒也不是不能忍受。

曹柏莱的回复第二天才收到。

“街头卖艺?眼光不错!”

蒋奚冷眼看了几秒,将手机往口袋一揣又出门了。

这种小把戏蒋奚干过无数次,希望曹柏莱能在乎一点,较真一点,哪怕只是假的,但希望每次都落空,其实她也习惯了。

蒋奚瘪了瘪嘴,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池塘边的一块大石上晒起太阳来,今天有风,光线也不猛烈,闭眼躺着挺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上方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蒋奚没睡着,皱了皱眉,缓慢的睁眼,首先入目的是块绿色木板,逐渐往上是干净白皙的手指,天蓝色衬衣,微敞的领口里漂亮性感的锁骨,最后是一张温润如玉眉眼含笑的脸。

蒋奚眨了眨眼,姿势不动的看着他,“有事?”

“想借你地方用一下。”他指了指远处,“那片风景不错。”

蒋奚坐起身,对方适时拿下自己的画板,她朝那个方向望去,远山绿水包围的农田。

稍作沉默后蒋奚往旁边让了让,她不是个难弄的人,也不是非要在这睡,人家有需要让一下也没事。

对方道了声谢,在她身边坐下,开始捣鼓那些框架。

蒋奚看了会,问道:“你一天能画多少?”

“没定论,能画多少就画多少。”

她明知故问:“卖吗?”

“你想买?”

“不,我随便问问。”

他笑了下,侧脸顿时更温和几分,“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卖。”

“为什么?”

他固定好纸张,“不值钱。”

“那你还画?”

“画着玩。”

蒋奚看了眼他手上的专业道具,怎么看都不像是玩的。

不过她也不在意,随便聊几句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你是本地人吗?”

“算是。”他终于转头看了蒋奚一眼,“你来旅游?”

“没,我来放风。”

“有区别吗?”

蒋奚拍了拍手,转个身坐好,面朝池塘,晃荡着双腿,“区别大了,旅游是让好心情更上一层楼,放风是让吃了屎的心情少点恶心。”

对方新奇的看着她,“你这比喻可真少见。”

“恶心到你了?”

“还好,就是好奇你吃了什么屎。”

蒋奚愣了下,随后皱了皱眉,好像反而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索性转移话题,“你叫什么?”

“孔谢!”孔谢收回视线开始画画,边笑道:“你呢?”

“蒋奚,我爸姓蒋,我妈姓奚,所以叫蒋奚。”

“我也是,我爸姓孔,我妈姓谢。”

蒋奚笑了,“哎呦喂,咱两挺有缘啊!”

“算是吧!”

蒋奚出来时没吃早饭,又坐了没多久肚子饿了,便先回了客栈。

老板娘有个女儿,叫朱旭佳,现在上初三,和蒋奚聊过几次天现在交情变挺好。

她每晚吃过饭都要出去补习,据说数学差到一个鬼哭狼嚎的地步,再不赶上一点估计难弄了。

蒋奚端着饭碗吃饭,边看着她整课本,“你怎么连英语都放?”

朱旭佳往她妈方向看了看,随后小声道:“今天英语试卷下来我考了半百,没办法,这门也得抓一抓了。”

“你倒是挺有自觉。”

朱旭佳扬了扬下巴,挺自豪,“那是!”

蒋奚塞了块红烧肉放嘴里,“你那老师也有才,各科目都来,全能吧!”

“别说,他是我们镇最杰出的男人。”朱旭佳冲她打了个响指,“老公不二人选,要介绍给你吗?”

“不用了,谢谢!”

朱旭佳把收拾的差不多的小布袋往桌上一放,膝盖跪在凳子上,撅着屁股看对面的蒋奚。

“喂,今晚和我一块出去呗,我学的差不多了咱就一块去玩,带你看好看的。”

“你能有什么好看的?”

“到时再说,反正你也没事干,呆屋里就是摆弄你那照相机,也不腻的慌。”

蒋奚拿筷子在她脑门上敲了下,“腻什么?你不还天天缠着我要照相来着吗?”

“我这不是给你面子嘛!”她摸了摸被敲的地方也不在意,又道:“去吗?要真不去我可就走了!”

蒋奚手托下巴转了转眼珠,“那就走一趟吧!”

地方在小镇外围,走了整整大半个小时。

原以为补习班应该有很多学生,她一个陌生人也不好呆着,把人送到再出去逛个几圈就是,结果所谓的补习班不但没其他人,就连那个老师都是蒋奚认识的。

孔谢擦着手同样惊讶的看着蒋奚,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放,“原来你是佳佳家的房客。”

佳佳家,这读音……

蒋奚还没开口,朱旭佳先插了嘴,“孔帅,你认识奚姐?”

“嗯。”他笑了笑,“有过一面之缘。”

蒋奚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个的脸蛋,果然长的都是盲点,偶遇都不下十次了,人才记得了一次。

另一边孔谢开始准备给朱旭佳讲题,拿笔在草稿纸上刚演算了个开头,又抬头对杵着的蒋奚说道:“你随便看看,我马上就好。”

“哎!”这话怎么听着好像特意来找他似的,蒋奚愣了下,“没事,你们慢慢来。”

随后在孔谢舒缓平和又不失严谨的语调里蒋奚开始参观这屋檐下的室内布局,面积不大,一眼就能看全,老式桌椅,上面放着一个圆肚茶壶,角落有只半人高的瓷花瓶,墙上是日历,再没有其他多余装饰,整间屋子都灰突突的充满年月气息。

等朱旭佳开始自己做题的时候孔谢起身给蒋奚倒了杯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怠慢了。”

“唔……没事!”蒋奚接过小小的陶瓷杯喝了口,“没想到你还是个老师,我以为你就是个画画的。”

孔谢挑眉,“我就是个画画的,谁说我是个老师?”

蒋奚哎哎了几声后就不说话了,因为她看见朱旭佳在捂着嘴偷笑。

孔谢又道:“佳佳学习还有进步空间,我反正闲着没事干,所以给她帮忙补习一下而已。”

蒋奚点点头,一下喝完了杯中的茶水。

过了一个多小时,朱旭佳自认为学的差不多了,将课本一股脑往袋中一放,准备带着蒋奚出去玩。

临出门把闲来无事的孔谢也拎上了,对方有些好笑,但没拒绝。

歪头瞅着蒋奚,“不介意吧?”

蒋奚耸了耸肩膀,“当然。”

馒头遇上种子 - chapter 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