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香港

地球,Earth,la Terre、La Tierra,太阳系中的第三颗行星,赤道周长40075.13公里,表面积5.11亿平方公里,它也经常被称作世界,其他名称有天地、天下、人间、世间、万物、世上等等,超过六十五亿人生活在上面。

香港,1,104.27平方公里,其中約60%是水域,七百万人。

1.

世界真小!

章隽岚又见到郁亦铭时,意识黑屏了数秒,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世界真小!

那是在公司楼下的大堂里,老板Johnson让她下去接两个美国来的同事。那两个人她都没见过,只知道名字是Blair Webster和Ming Y Yu,从JC纽约总部远道而来,Blair是老板,Ming是伙计。她领命去了,一出电梯就看见前台那里站着两个男的,一个是中年微胖的鬼佬,另一个是年轻亚裔。她自动对号入座,走过去招呼握手,没有意外,一切顺利。

交换过名片,她很殷勤地跑去按电梯,Ming走到她身边,指着她名片上的英文名字问:“你三月份生的,为什么叫July?”

隽岚一怔,心想眼前这个人怎么这么清楚她的底细,难不成会看相算命?她抬头看他,他正对她笑,那笑容那么熟悉。她这才想起来,他就是郁亦铭。

不怪她记性差,上一次见面,郁亦铭还是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上唇长着些介于汗毛和胡子之间的物质,身形单薄,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差不多十年过去了,她不知道自己变化大不大,反正他完全是两个样子了,个子高了有半个头,打扮斯文,发型利落,至少比她成天看见的那些做定量分析的数学、物理学博士讲究多了。

上午剩下的时间都在开会,因为有Johnson和Blair在旁边,两个人再没说过什么工作之外的话。郁亦铭神色自如,隽岚却不是沉得住气的人,直觉得有只大象在屋子里,还不让她说。她不时走神,想起很多从前的事情,全都是零零碎碎的片断,像是打翻了一盒子旧照片,再一张张拾起来,没有顺序,毫无逻辑。

小时候,他们就住楼上楼下。两个人同年,论生日,隽岚却要比郁亦铭早两天。

上幼儿园那会儿,她最喜欢对他说:“我比你大,叫我姐姐。”

他从来都不肯叫,等两人都长到十几岁,他倒时常叫她“姐姐”。

她却又反过来骂:“滚,谁是你姐姐?我就比你大两天!”

“大两天也是大,”他存心跟她做对,仍旧赖着脸叫,“姐姐,姐姐。”

郁亦铭在小学里跳了一级,他升高三那年,隽岚还在按部就班的念高二,她成绩不错,但跟郁亦铭比起来还是两个级别的。他高中毕业就去美国念书了,那之后两个人再也没见过,虽然她后来也在美国呆了两年有余,拿学位,找工作,最后又跑到香港来了……,她有她自己的日子要过,许久没想起过他了,下意识里总觉得他一定在五十一区的秘密基地里研究不明飞行物或者外星人,却没想到他竟然跟她一样,做着这么一份市侩的工作,就连职位也和她一样——第二年的分析师而已。

分开的这些年,他去过哪里,做过些什么事,她都不得而知,心里忍不住去猜,嘴上说的却是早已经烂熟的内容——她手里的工作简单得不能再简单,JC本就是一间小咨询公司,在亚洲的生意更是少,Johnson手下也就她这么一个兵。

散会之后,Johnson请Blair和郁亦铭吃午饭,要隽岚也去作陪。隽岚想起自己另外有约,老板点名虽然重要,但那个人更是推不掉的,只好跟Johnson请半天假。

照规定这样假的至少要提早一个礼拜申请,不过Johnson一向很好说话,像请假这种事,只要隽岚提出来,一般都是OK的。那天也不例外,Johnson一口就答应了,但等到隽岚收拾了东西准备要走,正弯着腰躲在办公桌后面换球鞋,他却又出来找她,好像很随便的问:“下午有什么事啊?”

Johnson在美国呆过多年,家人孩子也都在那里定居,很多习惯都很西化了,本来不会这样打听私人的事情。隽岚猜可能是嫌她最近请假多,今天又是为Blair他们接风,她不去让他难做了,连忙解释:“去看房子,三头六面都约好了,没办法换时间。”

“看房子?要结婚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点了点头,心里觉得今天Johnson是有点怪。

“本来不想那么早跟你说,不过公司最近可能有比较重大的变动,我想还是早有准备比较好。”

她心里嘀咕,不要是裁员吧。

却没想到Johnson会这样问:“你结了婚,应该还是会出来做事的吧?”

“那是当然的。”隽岚回答。

“我随便问一句啊,你这一两年里有没有计划要小孩?”

“没有,我们没谈起过这个,我们年纪都不大,我男朋友也还不到三十岁。”

“那太好了。”Johnson示意隽岚到旁边小会议室里详谈。

隽岚以为出了什么状况,结果听到的却是个不错的消息,他们部门要扩大了,除了现在的这些研究员,还要增加十五个人,成立一个专门做资产评估的小组,到时候会加设一个高级经理的位子,直接汇报给他。这多少算是意料之中,这几年经济不好,交头清淡,资产评估和风险控制却热火的很,投行圈子里原本春风得意的风光不再,倒是他们这些做后台的有点旱涝保收的意思。

不用Johnson提醒,隽岚也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等新人招进来,她就是元老了,不出意外就能高升,每天做的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弱智了。

她还没高兴多久,Johnson又说,郁亦铭会留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短则几个月,长则不定。

隽岚一怔,在这里遇到郁亦铭已是意外,还要跟他共事,她是怎么都没想到的。他乡遇故知本来是好事情,不知为什么,她却有种没来由的抗拒。

离开办公室,她还在想Johnson讲的话,她一向不是精明的人,直到上了出租车才开了窍——现在,她跟郁亦铭居然是竞争对手了!那个经理的位子,Johnson或许是属意于她的,但Blair那方面很可能是想让郁亦铭来坐的,这小子远道而来,估计也就是为了这个。

赶到宝云道,她未来的婆婆已经在等她了,未来老公却不见人影。

“嘉予临时有事不能过来,他没有打电话给你?”未来婆婆一口广东话。

隽岚勉强可以听懂,却不会讲,只摇了摇头。这种状况她已经很习惯了,叶嘉予总是很忙的。她未来婆婆是场面上的人,自从第一次见到隽岚,便与她很亲密。但隽岚不善人际,总是不好意思表现得太亲热,每次都很繁琐的叫“叶嘉予妈妈”,或者“叶妈妈”。而且,她也不太会看人,有时觉得这种亲密是发自肺腑,有时又觉得只是面子上的。

房子看得没头没尾,地产经纪自以为会看山色,一口一个“叶太”叫着,亦步亦趋,一圈看下来,问叶太好不好,叶太却又把问题抛给隽岚,笑道:“嘉予外公关照过,这个是给你们结婚用的房子,我拿不了主意的。”

隽岚好像上课开小差被抓到,愣了半晌,才说还要再考虑一下。经纪忙说没事没事,叶太也敷衍道,回去问问嘉予也好。

从山上下来,隽岚找了个借口,不去赴叶太的饭局,一个人坐地铁回家。那是金钟道上的一间服务公寓,是叶嘉予住的地方,隽兰在上环另有住所,只偶尔去过夜,却莫名的习惯把那里看作是“家”。

这个钟点,叶嘉予自然不在,她也没费神去找他,打电话过去,他一定是没空接的,发短信给他,得到的多半是几个字:不回家吃饭。这不能怪叶嘉予,事先也没跟他约过,她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过来,可能就是因为下午看的那套房子,也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不管怎么说,她只能等着,先是花了两个钟头,把抽屉里洗过叠好的衬衫都烫了,天黑下来,一个人去附近的茶餐厅买了外卖回来,边看Star Movie边慢慢吃掉一半,而后洗澡,在床上看书,吃苹果……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过来时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晦暗的夜色勾出一个人影,在床边坐下来。

“你回来啦?”她明知故问,好像还是睡梦里的声音。

叶嘉予嗯了一声,在她身边躺下,问:“房子看的怎么样?”

她在黑暗里摇摇头,也不管他可能看不到,转身凑到他胸口。隔着薄薄一件棉衫,传来他温热的体温,这是长长的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刻,她以为会有事发生,但他只是伸手抱她,在她背后拍了拍,轻声道:“明天我有晨会,早点睡吧。”

夜沉似水,头顶上传来空调换风的声音,窗外是这个城市不变的背景音,也不知究竟是什么,轻微却也顽固,隆隆的在无数高楼大厦围成的深谷中回荡。叶嘉予好像很快就睡沉了,隽岚的瞌睡却回不来了,她一动不动的躺着,胡思乱想,想下午看的那个房子究竟是哪里不对。

很久才有了答案,那间屋本身很好,宽绰的越层,算作英制,有两千多平方尺,连厨房也看得到风景,却让隽岚觉得与己无关,原因很直白也很简单——叶嘉予不在,她没有办法想象从今往后在这里过日子,对她来说,他就像是一个坐标系的原点。从他们初初认识开始,五年了,都是这样。

小世界-陈之遥 - 一、香港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