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叶二叔有强迫症

年月再次见到陆衍西是在十天以后,陆衍西挑着桃花眼玩世不恭的倚在门板上,腰间拦着一块浴巾,结实的六块腹肌泛着古铜色的光芒,此时年月正将从超市里拎回来的大袋小袋一股脑的砸在地上。

“怎么滚进来的怎么滚出去!”

“年年,看你这欲求不满的饥饿小眼神,气糊涂了吧,这里也是我家。”

年月见过的人里,最不要脸的当属陆衍西。

谁能在外面沾花惹草数日春宵后回来,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对女朋友说出这样惨绝人寰的话?

年月哼哼一笑:“你纵欲过度脑袋抽了吧?你滚不滚出去?”

年月这样说着,陆衍西全然不知悔改,荡漾着一脸的媚笑,却在看见年月从厨房冲出来时方寸大乱,“刀……刀放下!你不能这样对我!”

年月嘭的关上门,将他的噪音隔在门外,不管他怎么敲门威胁,她权当没听见,若无其事的将购物的成果铺在桌上。

“左年月,你再不开门我就撞了!”

年月耸耸肩表示无压力,你如果非要这么做,我不介意帮你叫救护车。

“喂,我没穿衣服啊,你总归拿件衣服给我吧!”

这跟她有关系吗?况且穿了还要脱,多麻烦。

年月烧了热水,泡了一碗香辣的方便面,回客厅的时候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了。

她和陆衍西也算青梅竹马吧,总之认识很多年了,只不过身份实在悬殊,因为这个,陆衍西也算是爱过她的,两年前,母亲莫名离开,将她托付给陆衍西,陆家知道了是竭力反对的,是陆衍西站出来,铿锵有力的说:“我就要左年月,你们有反对的权力,但我要娶她。”

后来,陆衍西放弃了那个家,和她在这个普通的小区里租了三室一厅的房子,刚开始也算是甜蜜幸福的,可就在一年前,陆衍西回了一趟陆家,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也对她好,可却经常夜不归宿,后来的某一天,她终于在娱乐杂志上看到了他的身影,从那次之后,他就乐此不疲的活跃于公众的视线中,成为A城公子哥里最有名的一匹种马。

她也曾经问过他:“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的回答是:“年年,我为我们以后的性福生活提前练习难道不好吗?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委屈。”

陆家在A城是有头有脸的大户,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并不知名的女画家的女儿,受了母亲的影响,她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上了大学也自然的选择了美术学院。

母亲走后,她的生活就没了保障,房租之类的都是陆衍西在付,陆衍西的钱她不会再要,找工作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她也找过对口的工作,可刚出来的大学生,工作经验为零,想要找到合适的实属不易,后来百般巧合之下,她遇到了叶羽川,叶羽川目前在慕臣集团的营销部实习,在他的帮助下,她进了慕臣集团,原本只是做一名业务助理,可有一次她去送文件的时候,硬是把一个难搞的客户说得哑口无言,经理仿佛看到了金子,她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破格被转了正,提到了业务代表的职位。

此时已是夜深,年月坐在画板前,画笔在调色盘上徘徊着,她的视线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半成品,手机在一旁的架子上震动。

她接起来的时候,听到对面嘈杂的声音,叶羽川含糊不清的呢喃着:“年月,我醉了,你能不能过来接我?”

年月到的时候,叶羽川正趴在洗手台上呕吐,她微微蹙眉,叶羽川根本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怎么喝成这样?

“你他妈眼瞎?”

“你骂谁……”

年月一晃神的功夫,叶羽川就跟一粗犷的男人在洗手间争执起来,眼看就要动手,她二话不说的冲进去,先是陪笑了一圈:“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到!”

自动屏蔽掉不堪入目的画面和表情,她一把撑住叶羽川,恨不得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闭嘴吧!”

她拖着人要走,对方手一伸,“就想这么轻易的走了?”

说着,将裤腿上被洒得零零散散的水痕呈给她看,年月撇了一眼没拉上的拉链,故作淡定的说:“先生,几滴水而已,你看,他喝多了。”

“水你妈,这他妈的是尿!”

原……原来是尿啊!

年月震惊了,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呆滞着,咽了口水才勉强赔上笑:“先生,我看像水啊,没关系的,你不要那么在意啦,你的裤子颜色深,一会儿干了就看不出来了,真的。”

这回轮到对方震惊,“你神经病吧!”

年月笑得明灿灿的,“对啊,我是有病,我跟他都有病。”

男人被她无赖的样子气得够呛,抬手就要揍人,年月先前一步说道:“你看,要不这样,我也让您尿点?”

对方暴跳,年月眼圈润润的,可怜巴巴的张着大眼睛:“那你要怎么样嘛,要不然你揍我一顿吧,只要你能解气就好。”

她的表情真挚感人,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粗犷大男人预感不好,五指张开,“你……你别哭啊!”

显然,女人似乎被吓着了,眼眶噙满了泪花,嘴巴撇的弧度越来越夸张……

就在她张口大哭之前,男人脚底抹油,留下一句:“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跑得真快!

年月瞬间恢复僵尸脸,侧眸看了一眼肩上的大男人,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他塞进小便池!

不过……叶羽川,你尿了人家一裤子,好样的啊!

因为压在肩上的负担太重,年月完全没注意到洗手间外面,她路过时,倚靠在那里的男人冷漠的嘴角浅浅的一动。

后来的后来,叶慕沉想起这一幕,才深刻的体会到,听说一个人,让你产生一种憧憬,而他对左年月真的是一见钟情。

“慕爷?”

身后的特助易风隐约觉得不对劲,轻唤回他的思绪,他挑眉:“嗯?”

叶羽川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问不到地址就没办法送他回去,可带男人回家又不是她的作风,即使叶羽川是她最好的闺蜜。

她迫不得已翻着叶羽川的手机通讯录,看到叶二叔的号码被刻意排在第一位,听叶羽川说跟父母关系不好,那么这个叶二叔应该是他最亲的人吧。

她拨通了叶二叔的电话,对面半天才接。

“喂,你好,是叶二叔吗?那个,我是叶羽川的朋友,他喝多了,你方便来接他一下吗?”她生怕尴尬,一次性的将话说完。

对面沉默着,半晌,说道:“等着。”

“那个,我们在……”

“我看到你了。”电话挂断。

看到她了?

年月疑惑的四处张望,不远处开过来一辆路虎,在她身旁停下的时候,她探着脑袋试问:“叶二叔?”

车窗降下,男人的轮廓逐渐清晰,俊美冷冽的长相,混合着一股霸气之风,特别是他的眼神不经意瞟过来的那一瞬,年月惊为天人。

还有些瑟瑟的冷。

这个男人跟叶羽川年纪相仿的样子,应该不是她要等的叶二叔吧?

“上车!”冷硬的口气。

年月被震了一下,这才肯定对方是她要等的人,于是将叶羽川推上了车,正欲关车门,叶二叔又开口了:“你也上车!”

这次,冷气更甚之前。

年月怏怏一笑:“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此时,男人推开车门下来,绕过车前走到她面前,年月还未反应过来,胳膊已经被钳住,下一秒就被塞进副驾驶,车门嘭的关上!

这个叶二叔……有强迫症。

胳膊被捏得好疼,手掌是铁做的吗?

年月埋怨的瞟了他一眼。

前排是屏住呼吸般的沉默,而后座却是酒醉之人如梦般的呢哝。

“送我到路口就行了,还有一小段我自己走回去。”年月觉得再跟他多待一秒都会窒息。

没有回答,她偷偷看了一眼叶二叔,叶二叔扫了一眼后视镜,单手搭在方向盘上,“送你到小区楼下。”

“不用了……”

“在哪一幢?”

根本就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这样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真的好吗?

“我说不用了。”年月嘟囔着,心想如果不是念在你是长辈,真的要骂人了好吗!

最讨厌别人逼她做不喜欢的事情,自以为是的男人最不可爱!

叶二叔眉心抬了一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前路,重复:“在哪一幢。”

这傲慢的态度,喂叶二叔,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就算你是长辈,也应该尊重一下女性吧!

年月从鼻孔出了一口气,“11幢。”

剩下的十几分钟,两人像是陷入冷战之中,谁也不说话,年月满脸猪肝色,而叶二叔依旧是冷漠如霜,像是冰天雪地里的透明雕塑,让人赏心悦目却寒气逼人。

一直到达目的地,年月下车,客气的道谢:“谢谢你,叶二叔。”

开门,开不了,被锁了。

她转头,“叶二叔,帮我开一下车门。”

叶二叔仿若未闻,休闲的抽出一根烟来,降下一边的车窗,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烟支,微蹙眉头吸了一口,就着烟雾瞄了瞄小区普通的楼层,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总裁很暖很贴心 - 001叶二叔有强迫症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