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匪(一)

天燥暑热,风过不留痕。

人是恹恹的,本是昏昏欲睡,却因马车在这蜿蜒如蛇的山路上颠簸不定,再浓的睡意也被无情催散。

车行得颇快,似在赶路,兜起热腻腻的风透窗而过,掠起长裙几许飘摇,如耳边那几绺不安分的乱发,不解凉,反是平添憋闷无趣。我轻轻挑开轿帘一角,看着窗外青山溪谷如水墨画一般从眼前迅速掠过,藤草青青,蔓萝缠绕,车行过山谷时,才给这曝晒下的空谷添了一抹青翠。

才入夏,却已有骄阳似火之势。莫不是我初来兴州,老天爷也要给我些脸色看看吗?车轮滚滚,踏碎一地春梦。

终究觉得无趣,我放下轿帘在轿内坐定,心事茫然。如今的情景已不复当初,可我仍是我,江南的谢漪澜。不管是不是因五千两黄金而不得不委身他人,我已身在周府迎亲的车轿中,无奈。

“小姐,如何还不到兴州呀?”冰绡尖小的下颌紧紧倚在我肩头,恹恹地问。

我拍拍她潮润的小手,想必离兴州该是不远了。

“嬷嬷……”冰绡掀开一旁的轿帘就要探头出去传唤,急得我一把拦住她回头,询问的眼神望着她,她才如做错事的孩子般嗫嚅着:“口渴……”

我一个眼神止住她的话,徐徐摇头,示意她暂且忍忍,何必惹人厌烦。因这水路不通,改走旱路,迎亲的周府家丁下人们早已怨声载道。即便不好当面假以辞色,但那笑容里都透得几分勉强。

车外马背上的家丁护卫们依旧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什么鬼天气?老天爷几个喷嚏浇得个人透心湿,一会子又喷火,烤焦了脸。”

“偏偏这水路决堤,龙王爷不行方便,还要改走这山路,一路鞍马颠簸的,脑浆子都要颠出来了!”

“好油水的差事也轮不到咱们兄弟呀!”

粗俗的言语,冰绡恼得堵住耳朵。

忽听一人大喊:“看!前面有个茶寮,还有瓜卖!”

“停车,停车!”

“驭……”

我的身子前后一颠,马车缓缓停下,一颗心也渐渐平静。

嬉笑声杂乱声,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那伙子接亲的周府下人本是年少,欢天喜气的下马一哄而散,争先恐后的奔去那茶寮瓜摊解渴。

“猴儿崽子们!仔细告诉老爷去揭你们的皮!”身后车里的婆子们斥骂着,也陆续下车。

冰绡望着我,眸光里露出些欣喜过望。仿佛也是迫不及待的要奔去那瓜摊茶寮。

如此偏偏的山谷,能寻得山民的茶寮当属不易。我望一眼冰绡低声问:“我们的金瓜子儿和碎银子可还有多少?”

冰绡一把捂住腰间的三秋桂子荷包拼命地摇头,哀哀的声音有些忿忿:“小姐,凭什么呀?”

我对帘外呶呶嘴,示意她过去,她才撅个小嘴儿不情愿地下车去,喊一声:“哥哥们辛苦了,咱们小姐请大家吃茶吃瓜呢。”

旋即,高高低低的响起一阵嬉笑的声音:“谢新奶奶赏!”

出门在外,须识得些眉眼高低,临行前乳娘一再嘱咐。虽然钱未必能通天,但买通几个阎罗殿的小鬼儿免去些麻烦还是必要的。

冰绡扶我下车,移步来到一株足有四人环臂粗的参天古木下,绿荫遮日,反觉得有些凉爽自生。

我接过冰绡递来的茶水,仰望两旁青山夹出的那一线湛碧无云的天空,恰有只苍鹰展翅扶摇而上,在那山巅打个旋儿,立时不见了踪影。

“娘的!这一路颠簸的,哪辈子才能出这山谷?”

“老爷讨了七房太太都不够,三个月前那位才进门,床都没暖热,这又花了五千金娶个美人回来……”

“嗨,留神老爷听去抽了你的舌头!”不知谁喝一句,议论声才渐息。我皱皱眉头,心想这些马夫竟是如此粗俗,看这路又不知还要走多少时候,难道要这般忍受这胡言乱语一路吗?不过略蹙眉头,我计上心来。

“冰绡,听说这山谷尽头就必有小溪,这青山葱郁,若没有水源,不会如此林木茂盛。想是走不远就该有溪水了。”我提高几度声音说,“或还有野杨梅树呢,听说,兴州山中的野杨梅最是可口的。”

“可是那个皇帝快马千里从南方运给杨贵妃吃的那个?”冰绡眼睛一亮问。

“啐!那是荔枝!”我捏捏她的脸儿,不由笑去一处。

“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喽!起课!”打头儿的家丁吆喝着,后面那车的婆子丫鬟们也向这边走来,看得我都不自然的陪笑。我虽心知她们这一路苦差舟船换轿的不情愿,可也是无可奈何,回敬一个浅浅的笑,向马车而去。

才挪步,忽听远远的一阵轰鸣声。

“呜呜呜呜……”

“杀呀……杀……”

轰鸣的雷声传来,大晴日里,哪里有的雷声?

我正在纳罕,却听那声音分明不对,夹杂着人声,滚滚的是马蹄声,猛然回头寻声望去。

就见一阵烟尘漫漫,道路两旁马蹄声踏碎沉寂,身旁的家丁忽然惊呼失声:“有山贼!”

声音才落,马蹄声已到眼前,护送我们的护军们噌楞楞的抽刀在手,明晃晃的钢刀淬了日色刺眼。惊得我和冰绡慌乱中抱做一团。

马蹄声裹了尘土飞扬,兵器交接碰撞声叮叮当当的响在耳边,吆喝声马嘶声乱作一片,四处奔逃的马匹,噗嗤噗嗤的闷响,呼呼的风声夹了腥臭的热气从身边卷过,一阵马嘶声,惊呼声,惨叫声。

“啊……”

“救命……”

“山贼呀……”

“噗噗……”

“啊!”冰绡一声惊叫,我忽觉面颊一阵烫热,伸手一抹,惊得双腿发软,血,一手的血……

噗通一声,一位青绸大襟的嬷嬷倒在我和冰绡眼前,瞪裂双眼般的吓人,脖颈上鲜血如注直喷而出。

“小姐!”冰绡一声惊呼失声,拉我向后就逃了两步,却见横七竖八的尸体满地,倒在血泊中。惊得我瞪大眼,冰绡已经欲哭无泪的抽噎着扎进我怀里。周府的扈从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还是这些山贼武功太过高强?

马队上的人吹着口哨将我们主仆包围在一个圈圈里,走马绕圈哒哒哒哒地放马围着我们跑,晃得我眼晕。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热辣辣的投在我脸上,如千刀万剐一般令我浑身不自在。

“当家的,这小娘子真是个大美人,那周王八还真他娘的有艳福!”

“既然送到嘴巴的肉,不啃他一口对不起老天爷!”

“对!他周王八这回也当真做一回大王八吧!”

“弟兄们玩个尽兴,再剥她个光溜溜的挂去城墙上,给他周王八好看!”

“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欢呼声雷动,那一身黄麻裤,头缠黄麻巾,半赤个上身,贼眉鼠眼的山贼,莫不是传说中的黄毛匪?震惊之后我只剩恐惧,双腿瑟瑟的抖,冰绡已经瘫坐在地。

“带上这小肉鸡,扯呼!”为首一山贼揉了络腮胡子的下颌狞笑着打量我,慌得我紧闭双眸,未免有几分心惊肉跳。这岂止是遇到山贼,是遇到了仇家!

小姨太 - 第一章 山匪(一)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