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龙变

中国的千年古都北京,阵阵肃杀,时有龙啸蛟吼,地火汹涌,百年的变迁,北京的气候跟风向越来越缭乱,渐渐的人烟隔绝。

行走在似乎无边的荒土上,萧尘连连摇头,如果不是必要,他实在不想孤身前往古长城。

也许一般的凡人,最多相信的只是命数,而他们这等风水命师,长期观天火,地脉,实与天地有一种微妙的联系。

于三年之前,不少天师就已隐隐感到天地大变,甚至通过一些牺牲寿命的手段,来换取未来的片段,结果依然扑朔迷离唯一可以确定的,中国的气运将大变,一场浩劫或许毁去这千万年古国。

萧尘望着古长城,此时相隔不过百米,却似乎在仰望无边的天穹,还没有靠近,便是一种荒凉,暴虐,怨恨的气息,饶是萧尘的镇定,也忍不住咬紧牙关,闭气凝神。

风水天师,一生多出没于荒野之地,便是传说中的狐妖蛇鬼,天魔地魅之流,也多少相遇相逢。

但是从来没有如眼前这般,让人埋入绝望此时,甚至隐隐有些庆幸,将要同来的几位天师因为要镇压南方的龙脉,不能脱身,而无奈镇守南方若不然,一个不好,全部身坠,怕是中国的气运更是黯淡,渺渺茫茫的长城,远不可见,却似乎亘古镇压,欲飞不飞的长龙。

萧尘强压心头的震惊,双手颤抖的从一个不起眼的灰布里掏出一面古镜,上面裂痕遍布,镜面恍若黄沙铺就,却闪烁着丝丝电光。

萧尘师承没落的风水世家,几千年的变迁。遥远的辉煌早已隐没,包括一些珍贵的典籍和遥远的先古时代的往事,都模糊不可辩。

“抚摸着粗糙的镜面,一阵遗憾:这怕是祖先留下唯一的东西了吧”

咬破指尖,按上自己的眉心,朦朦胧胧的血气升腾一刹间,感觉心脏似乎破裂,从中钻出了一个新的生命,双眼微微不适再次睁开,却是眉心多出了一个漩涡中国古世家多有血脉传承之说,血统越是纯正,潜能越是巨大但血脉传承却也是有所限制,在时间的长河里,遥远的仙成了传说,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还存在仙。

甚至由于天地剧变,地球灵脉断绝,天地之间已不存丝毫灵气。

就算是仙,在凡间怕是也会被时间磨灭更何况自始自终的凡人血脉传承,却也是在人一生气血最鼎盛之时才会开启后天潜能。

此时的萧尘身躯颤抖,似在忍受深入灵魂的痛苦。眉心的漩涡渐渐闪烁,却是呈现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旋转强喝一声,周身血气翻腾,眉心射出一道七彩虹光,直直接连天穹。

萧尘倒吸一口凉气,亘古不动的古长城,此时若舞动的魔龙,无边无际,又如一颗远古便存在的荒树。

若天柱,上连九天,下至九幽,此时的古长城,似乎高不可见,并不是呈柱子般的屹立,而是依次叠高,神龙咆哮,似挣脱而出,却只能仰天长吼饶是萧尘的血脉传承,天赋异禀。

也只看到,古长城舞动,最深之处,黄沙漫漫,风水雷电缭乱,却再是无法窥的一丝一毫。

萧尘极度不安心,再次震动心脏,一阵血气翻涌,眉心漩涡渐渐隐现出血丝。

左手一点,轻轻的牵引出眉心的那一条血丝,直直的滴落于手中古镜,裂痕遍布的古镜震动剧烈,血丝渐渐隐没与镜面,电闪之音由轻微化厚重,萧尘似乎听到万雷崩裂,却不过是错觉。

萧尘不敢迟疑,摇动古镜,却是因心头之血有了短暂的器神相连。

古镜射出一道古朴的毫光,若迟暮残阳之影,遥遥指向古长城。

萧尘再度凝视镜面,却是一副峥嵘恐怖,无边无际的累累白骨,旋转在古长城,血雾汹涌,接天连地血河隐隐是一头咆哮欲飞的龙。

强烈的怨意直扑镜面而出,萧尘咳出鲜血,却是再也无法支撑,手中的古镜亦化为先前一般,厚重残缺,唯一的变化是镜面再度多了一条细微的裂缝。

眉心的漩涡渐渐隐没,此时的萧尘大汗淋淋,面色却呈现一种异样的潮红,眼中掩饰不住的惊骇,虽未必是真龙,但是摇动天际,崩裂深渊的威势,除了那传说中的龙。仙的力量也不过如此吧?

可惜血脉传承毕竟借助的只是自身的血气,萧尘这等风水相师或许有一些奇异的手段,但是最多归于异人,却也与普通人无多少区别,甚至寿命还略有不如,所以天漩眼也只能看到一些旁枝末节。

但是足够了,至少已经确定,古长城之变,只是自身的缘故,却不是邪崇做恶。

另外也就最可怕的,就是天地将要大变,如若那遥不可见的龙真的是现在舞动的古长城,那么又意味着什么呢?

萧尘却是不敢多想,心中却若万石压心,此时此刻,有些意兴阑珊的望着周遭的黄沙曼野。

人间有梦,一朝醒,或许沧海化桑田。但是或许,不用等到梦醒,九州该要改天换地了。

略显怅然,他毕竟生于斯,长于斯。总有一些难以割舍的感情,此时亲眼所见,自己的故土未来将要大变迁,祸福难料。

心中自是百味陈杂,古长城接连何处?也许多年之后,人间不复,只留沧海桑田,因为萧尘隐隐有感觉,这片黄沙视若存在的生命体,不断的蔓延,不断的吞噬。

这是无边荒漠唯一的一颗古树,树干若金铁,浑体黝黑,舍此之外,除了枝叶金绿交加,其他与一般的常青树并无区别,却是萧尘行走三天,见到唯一的一颗古树。

荒漠无边,萧尘当时心灰意冷,却是不死心,若任由黄沙蔓延,不断蚕食。那这片故土迟早覆灭。

更为可怕的是,黄沙刮骨,隐隐吞噬生命精气,虽然不明显,但是却是日积月累分毫不停的吞噬,只要人在荒漠中,精气就不断流失。

萧尘身为风水相师,精通望气观血,自然对自身的气血了若指掌。

此时此刻的明显觉得体内气血沉浮不定,不断流失生命。唯有站在这颗古树之下,才感觉避开诅咒。似乎有远古的祝福,勾通一片莫名的存在。不停的补充流失的精气。萧尘盘膝合坐,以最和谐的姿态,与古树相靠。

百炼成皇 - 第一章 龙变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