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一章千古废材

“双儿妹妹,贫僧给你送茶来了。”李向天瞪大一双贼眼,瞳孔中的色意让天下女子为之心寒。

沉溺于温暖浴水带来的舒适感中的杨双儿猛然回头,秀发带出浴水洒了李向天一脸。

“你快出去!”杨双儿脸色娇红,若非赤身裸体,定会冲出浴桶将这无耻之人打成猪头。

出去?李向天摸摸下巴,一脸贼笑:“双儿妹妹,十五年前咱们还一起洗澡呢,身上什么物件没见过,害什么羞啊?”

说着,这厮竟然又向前,极不老实地向浴桶张望,杨双儿紧缩其中,急声道:“十五年前少不更事,而今已然成人,李大哥,若再向前一步,便对你不客气了。”

李向天一愣,干笑道:“好妹妹,动粗有伤斯文!大哥不向前便是,今日找你有紧要之事,先听我说。”

话是这般说,那双眼睛却没偏离美女裸露的娇躯分毫。

“斯文?”杨双儿白了李向天一眼,没好气道:“脸皮恁厚,也配斯文二字?快快出去,过会喊你进来再说!”

李向天大嘴巴一咧,眉毛上扬:“好妹妹,上次你也是这般说,结果一个月过去,这调动的事连影子都无,今日,不给哥哥一个承诺,我是如何也不会出去的。”

杨双儿喘着粗气,恼道:“莫要废话,快些出去!否则,双儿绝不会为大哥再次拉脸求人!”

李向天摊摊双手,索性耍起无赖:“双儿妹妹既然这般说,那大哥只好站在这,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杨双儿差点没晕过去,这李大哥着实难缠,心下更是气恼,可总不能光着身子跑出去拿灵晶剑对付他罢,便摇摇头道:“李大哥,不是小妹说你,来到青云山庄后,你调动多少部门?先是劈柴,然后杂工,紧跟着贴身家丁,最后屠宰,现在又想去厨房做厨子,古语有云,凡是无难,只求专一,像你这般三心二意,能做成什么事?再说,我只是青云山庄一个小小的银星探子,每逢你请求调动,都要劳烦周雷,你……你怎就这般不争气呢!”

李向天苦笑一声,道:“双儿妹妹以为我想如此?为哥的也是迫不得已啊!好妹妹,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就再求求周雷吧,你说话他是一定会听的。”

不说周雷还好,一说杨双儿心中便是一阵绞痛,她狠狠瞪李向天一眼,悲极生怒:“他是我什么人,便一定会听我的!十年前咱们田家村的滔天仇恨不要你报,只要你安安静静生活,连这点都做不到吗?”

听到此话,李向天闭上眼睛,嘴唇微微抖动,刚要张口,又将心中话咽了下去,只是轻声道:“双儿,李大哥知道你公务繁忙,洗完澡后,便休息休息,养好精神,明日估计又要出发,赵王势力强大,报仇不是一日两日便可实现,千万要保重啊!”

他打开房门,仰望苍穹,沉声道:“双儿妹妹,十年前田家村,你我双亲的血海深仇,大哥一直未忘,可惜,李大哥乃是千年一见的废材,不能修习灵法,借助青云山庄为双亲报仇,不仅如此,十年来还处处为你添麻烦,枉我还是一个七尺男儿!”

李向天的音调有些微微颤抖,思绪被带回十年前那个春日……那日,位于炎黄大陆大华朝最南侧的田家村,突然来了一支高举赵王旗帜的军队,把全村老少集中一起,说要交出什么苍冥魔刀,杨双儿和李向天的双亲就在其中,苍冥魔刀在苍冥世界藏宝最多灵法高手如云的无边洪荒都只是个传说,一群炎黄大陆大华朝的小小村民怎会知晓?领军的大将拷问整整一上午,一无所获,暴跳如雷,下令屠村。

李向天和杨双儿在军队未来之前,便上山玩耍,侥幸躲过一劫,透过林木的缝隙眼睁睁看着亲人们被滔天火焰吞噬。

幸亏天无绝人之路,流落异乡的两人被正在执行任务的青云山庄总管许三多遇见,那时,正是赵王赵四别和梁王赵启恩争夺王位的紧要关头,站在梁王一方的丞相司马如刚刚筹建青云山庄,最急需的便是人才。

许三多见杨双儿的资质奇高,十年后至少成为一名二级后期灵法士,便赶紧将其收归帐下,带到青云山庄,并在杨双儿苦苦哀求下,勉强收了李向天这个废材,幸亏这里是大华朝,若是同处苍冥世界东半部的炎黄大陆齐王朝,莫说一名二级灵法士,三级灵法士估摸着他们都看不上,提要求,呵呵,想都别想。

虽然年幼,但已记事,许三多眼中的失望李向天怎会不知道?

杨双儿永远也不会忘记李向天那灰暗的面庞,永远也不会忘记双亲惨死之时,李向天的眼神。

那是一双嗜血的眼睛,若不是她紧紧抱着,只怕李向天早已紧握刚在山中捡来的生锈短刀,冲下山去。

时时刻刻铭记着仇恨,面对现实却无能无力,十年来,李大哥所承受的痛苦比我更多,怎么能说那样的话!杨双儿凝望这个有些许哀伤的身影渐渐消失,心中又是一阵疼痛,赶紧起身,披上外套,急忙追去,来至假山前,见李向天坐在一块青石上,面容间说不出的忧伤,与往日嬉皮笑脸的他,判若两人。

杨双儿轻拍他的肩膀,小声道:“李大哥,你别伤心,刚刚我的话有些重了。”

“不重啊!”李向天呵呵一笑:“我全身经脉异于常人,不能修习灵法,十足的废人一个,做事又三心二意,双儿妹妹,你说的很对,就连安安静静地生活都做不到,我这人,还不如死了好!”

杨双儿眼眸中闪过一丝内疚,拉住他的大手柔声道:“千万别这么说,不能修习灵法便是废人吗?我看不见得,在双儿心中,大哥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恩,如果大哥真在屠宰部不愉快,小妹这就去找周雷,明日便将你调去厨房帮工,其实厨房确实比屠宰要好,毕竟是一门手艺,只要大哥用心学,万一青云山庄有什么意外,也可以过活。”

李向天心中狂乐,这哀伤表情没白做,目的达到。

“双儿妹妹,青云山庄怎会有意外呢?这可是司马如丞相的密探基地,赵王作恶多端,我看是赵府有意外才对!”李向天皱皱眉头,不解地道。

面部表情如此正经,只是他的眼睛却紧紧盯着杨双儿胸前,原来杨双儿急忙跑出,身上水渍尚未擦除,桃花般的容颜,再加上徐徐而来的处子之香,让李向天差点就此晕眩过去,如此美景,不好好瞻仰瞻仰,岂非辜负上天美意?

“赵王势力很强,司马丞相虽然是皇上身前红人,可和赵王比起来,也显得孱弱,李大哥有所不知,这次调查得知,赵王所属黑江,兵力竟然快及上大华。”杨双儿说到此,猛然一惊,这可是机密,怎的就此和李大哥说了,赶紧住口,又道:“刚刚和你说的都是机密,莫要在外胡言乱语。”

然而她发现,李向天的注意力哪在机密之上,分明在自己胸前,于是羞怒道:“李大哥,眼睛若再不老实,妹妹绝不和周雷说调动之事!”

相处十几年,杨双儿对李向天秉性极为了解,大声责骂对此等厚颜无耻之人无用,要想让其听话,必须用利益相胁,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此佳人,只要是个男子都怕会多看两眼,更何况此刻的她仅穿一件纱衣,春光微露?

听到不能调动,李向天那双肆无忌惮的眼睛立马老实起来,扫向假山旁的一池碧水,面部表情极为无辜:“双儿妹妹,不是大哥想看,是你穿成这等模样,若是不看,我还是个男人吗。”

杨双儿双腮更红,气道:“若不是怕你伤心,我怎能匆匆而来?你这人,从小就欺负我,现在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此事被人知晓,我还有脸见人吗?”

李向天淫荡一笑:“妹妹说错了,大哥心疼你还来不及,又怎会欺负你呢,这件事被人知晓怎就无脸见人了,大不了咱们成亲,小两口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谁有资格风言风语?”

你心疼我,你不折磨我便好了!杨双儿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谁要你心疼,谁要与你成亲?”

“笑话,你不和我成亲,和谁成亲?”李向天转身,盯着眼前一张绝美秀面,笑道:“记得曾经,我说不娶你,是哪个哭鼻子哭了整整一宿。”

“那是少不更事!”杨双儿翻眼瞪着李向天强调道,心下却是一阵甜蜜,然而这甜蜜不久就要变作苦涩。

李向天摆摆手:“好好好,少不更事,现在长大了,曾经的戏言也就不算数了。”

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一支翠玉簪,递到杨双儿手中:“小时是戏言,现在长大了,说话应该算数了吧,再加上这支玉簪,我的事你一定要办成。”

以往办事,莫说玉簪,就是茶水也没捞着一杯,今晚李大哥莫不是转性了,杨双儿将翠玉簪翻来覆去地看,笑道:“什么时候学会贿赂了?看成色,也不是贵重之物,你就会拿些便宜货糊弄我。”

便宜货?李向天翻翻白眼,将大手伸到身前,没好气道:“若是不喜欢,就还给我,这便宜货可有一堆美女等着要呢。”

“送人的东西岂有收回之理?”杨双儿背负双手,不屑地道:“一堆美女等着要,你以为自己是谁?顶天立地的灵法高手,还是英俊潇洒的公子哥。”

李向天清咳一声,大言不惭地道:“灵法高手不敢当,不过用英俊潇洒形容在下,未免有点太小看大哥我了,咱可是玉树临风,貌似潘安啊。”

杨双儿吐了吐舌头,笑道:“英俊潇洒你谈不上,这厚颜无耻你倒当得起,好了,天色已晚,不和你饶舌,明日我便和周雷组长说,请他跟许总管打声招呼,想必问题不大。你也早些回去歇息,精神好些,给大厨师留个好印象。”

“别啊,咱们很久没好好说说话了,算来算去,有十年了吧,这十年你不是闭关修行,就是执行任务,一年之中,回到青云山庄的日子真的不多,今天这样被你打发走,不知何时才能见面。”李向天的眼睛又开始在杨双儿胸前端详,不过面上却是一本正经:“双儿,你可知道,过了今天,你已经十八岁了。”

十八岁?杨双儿娇躯一震,恍然大悟,原来李大哥送自己翠玉簪哪是什么贿赂,分明是生日礼物,自己的生日自己都已忘记,偏偏他记得如此清楚,由此可见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杨双儿笑容绽放,不过若桃花的姣颜紧紧维持片刻,脸色便阴沉下去,若是没有十年前的灭门惨案,想必此刻的自己已经身着红衣,和心爱的男子共结连理,成百年之好。

李向天见她如此模样,知道她又想那些深仇大恨,便握住她柔荑,笑道:“过生日都是一张苦瓜脸,往后日子还不苦死啊!双儿妹妹,如果咱们生活的不快乐,双亲泉下有知,也不能合眼啊。”

背负血海深仇的人能快乐得起来吗?也只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才能整日欢颜,杨双儿叹了口气,不过转念一想,李向天这般,不正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吗,他天生灵脉闭塞,不能修行灵法,如果沉浸在仇恨之中,对复仇又不能出力,这该是怎样的煎熬,与其两人都痛苦的活着,不如让他永远幸福快乐,于是便苦笑道:“李大哥说的有理。好,今晚就陪大哥说说话,不过,你要在此等会,我先回房换件衣裳。”

李向天不失时机地在杨双儿胸前猛看两眼,方才微笑应允,杨双儿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脑中想得什么,多少能猜得几分,见其如此模样,骂道:“幸亏是我,若是换作其他女子,你眼珠子都被挖了。”

说完,白了李向天一眼,羞涩离去。

不多时,一身绿装的杨双儿欣然而至,那婀娜身姿,较美容颜,恬淡气质,让李向天有些发晕。

“看够了没?”杨双儿拉着李向天坐下,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叮嘱:“李大哥,你今年也十九岁了,秉性可要改改,天下女子,最讨厌的便是轻薄厚颜之徒,若你这般,我看难有女子肯嫁你,那时你李家的香火断送,百年之后,看你怎么和泉下的叔叔交代!”

不就多看你两眼,犯得着每次都咒我老李家断子绝孙?李向天狂咽一口唾沫,笑道:“我李家的香火永远不会断送,实在找不到老婆,娶你不就得了。”

杨双儿狠掐李向天一下,羞道:“再胡说,我便回房,不和你说话了。”

“我没胡说啊!双儿妹妹你温柔美丽贤惠,又习得一身灵法,真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若是能娶到你,可是上天的造化。”李向天大大咧咧道。

“李大哥莫要说了,双儿一直将李大哥当亲生哥哥看待,至于其他,没有去想。”她说完就要起身离去,眼眸闪过的一丝痛苦让人心碎。

李向天连忙将其拉住,呵呵笑道:“和你开玩笑呢,别当真啊,好了,那些话大哥保证今后一定不说,今晚是你的生日,应该开心,这样吧,咱们就说些青云山庄日常趣事。”

好一番劝解,杨双儿才肯陪他坐下,看着滔滔不绝妙语连珠的李向天,杨双儿心中如万刀在绞,李向天心中所想,何尝不是她内心渴望,只是现实不允许啊,血海深仇要报,必须做出牺牲,这种牺牲是多方面的,包括她一生的幸福。

若是李大哥有周雷周组长的能力和地位,那该多好,将李向天送走后,杨双儿坐在闺房,泪水从眼眶轻轻滑落,半个月后,她就要嫁给周雷,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和李向天亲密无间的杨双儿了。

对于这一切,李向天可谓是一无所知,此刻的他正走在月光照耀下的山路。

每到子时,他都会拿着那把捡来的一尺生锈短刀,前往西山,十年来,从未有一天懈怠。

全身灵脉禁闭,难道注定就是一个废人?不!绝不!李向天不是一个认命的人,他一直相信命运永远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不修习灵法,一样可以成为强者。

这个想法若是被他人知晓,肯定会引来一阵嘲讽,灵脉禁闭还想成为强者,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三岁的孩童都知道,灵法才是修炼的正统,才是成为强者的唯一途径!

修灵法者,凭先天资质,感悟天道,借助苦修和灵丹妙药淬炼身体,胸腔成灵丹,集灵晶元素,驾驭天地之力,天地之力啊,这玩意说出来都惊天地泣鬼神,那要是施展,简直和神仙无异,而修武者,即便千古难寻之才,累死累活辛苦半辈子,其实力连一名二级灵法士都及不上。

强者!修武者永远不配!

那么除了灵法和武术,能让人变强的法门,迄今为止尚未有人见到,李向天那句“不休习灵法,一样可以成为强者”只能说是天方夜谭。

异界刀神 - 第一卷第一章千古废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