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别来惹我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

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只能陪你到这里毕竟有些事不可以,

超过了友情还不到爱情,

远方就要下雨的风景。

“又躲在这儿偷窥谁?”身后传来一句冷嘲热讽,于婕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面无表情地继续盯着楼下,心里却冷哼起来,管得还真宽,也不看看这是谁家。

身后的阴魂不散却贴得更近,他的脸从她耳侧慢慢贴近她的,整个身体全绷起来,她厌恶地用力朝左边闪开,她超级不喜欢与别人这么亲密地接近,那种贴近总会让她鸡皮疙瘩直起。

他的脸贴靠在她的右脸,眼顺着她的方向朝楼下望去,嘴角慢慢扬起来,“小孩子一个。”

于婕翻了个白眼,人家是小孩子,你就是中年人。不理他,打算越过他,回房间去。

可是,一只粗实的手臂突地横在她眼前,拦住她的去路。她不是早该习惯吗?他哪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她轻咬牙,微斜瞧他,冷冷地看他又想如何?

“这么快就走?一点不想我?”晋宣完全不怕她的冷眼,嘴角的笑却越来越浓,小野猫越长越有味了。

于婕轻哼一声,想?她想不想都不行,于琳每天都会报告他的最新消息,真想不通于琳最近的伤春悲秋为哪般,天天就会哀号这男人要被人抢走了。根本就是放屁,他最近的女人看来太弱了,肯定没把他喂饱,居然让他还有心思来烦自己。

“走开。”她可没空理他,每次碰上他就没好事,她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为什么他就是感觉不到她有多讨厌他。

他放下手臂,手一摆,轻笑着示意让她过去。

算你识相,于婕横了他一眼,径直往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闪身进去,正要关门,眼前人影一晃,晋宣却也挤进了房间,并顺势把门一压,合上了门。

“你进来做什么?”于婕气愤地低吼起来。

“怕你无聊,来陪你。”晋宣露出得意的笑,眼睛微眯地轻眨,闪出狡猾的绿光。

“你马上给我闪,不然我叫人了。”看到他脸上得意的笑,却让于婕心里更是生恨,这人看不出别人的讨厌吗?

“叫谁?于琳?”他不以为然地错身走向她的床,坐在床上,全身的黑衬在她纯白的床罩上是那么的强烈地突兀,那双细长的眼微闪,“我不介意代劳。”

于婕努力深吸口气,按下所有的怒气。她知道他打什么算盘,于琳要是知道他进了她的房间,一定又要闹得天翻地覆,爸妈一定又认为是她缠着晋宣。

虽然她想不通,却不想让于琳又有机会借题发挥。于琳没本事去和他身边的女人抢,只会每次拿着自己了不得,只要让她看到晋宣和自己说一句话,她就能闹上三天,非逼得她连家也不想回了。不值得,与其要面对于琳的歇斯底里,她情愿忍受晋宣的骚扰。反正他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她决定不理他,走向书桌,拿起桌上的《红楼梦》,打开夹着书签那页,把MP3的耳塞塞进双耳,低头无语地看起来。

晋宣双手反撑在床上,看着于婕就在眼前,完全把他当个隐形人,捧起书就看起来。

他轻笑起来,小野猫居然懂得收起爪子了,放松地向后一倒,舒服地躺在床上,侧脸望着她静静低垂的侧脸。她总是有办法让他感兴趣,他喜欢她被挑起怒火时伸出的小爪子,那张倔强的脸上写满了不服输。想不到,才几个月不见,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在他面前收敛,居然不再上他的当,被他激怒。

这床还是这么舒服,整个被子都带着专属于她的香味,淡淡的薰衣草味,从小,她就专爱这种香味,书签,香精,护肤品,沐浴露,甚至她的衣厨都充满薰衣草的味道。

晋宣舒服地闭上眼,享受着被这淡淡的香味包围,一直都是这样,每次逗弄她之后,却莫名地能在她身上找到一丝平静。他喜欢她在身边的感觉。

于婕抬起头,转转脖子,心里纳闷,晋宣怎么没骚扰她?居然让她看了一整页书?回头一瞧。

不是吧?昨晚操劳过度了,居然在她床上就这样睡着了?于婕轻哼一笑,男人,果然是比动物还动物。

她撑在椅背上仔细地瞧他,他很帅吗?为什么她没感觉?眼睛是挺细长的,眉毛挺好,总算不是两条毛毛虫,鼻子也不算最挺的,郑峰就比他的挺直,皮肤还可以,不像一般男生那样粗糙,也不长痘,唯一能让她称赞的,可能就是那张嘴了,完美的唇形,总是滋润,坏笑时总会划出一抹摄人的性感,让人很想狠狠朝他嘴上送上一拳,哪有男人的嘴这么漂亮的。

男人不需要帅,一样能当泡妞高手,这是于琳的论调。

于琳就喜欢每天把晋宣捧上天,还天天细数他一个月内换的女友次数来标榜他的人气指数。

愚蠢的女人,花心就是花心,什么人气指数。

想不通那些女人难道非要争来抢去就开心了吗?他身边围绕得越多,她们就越争得起劲吗?居然还以能在他身边呆的时间最长为最大的赢家。

这种男人,根本就该毁容,长得又不是绝顶帅气,就得意忘形,凭一张臭嘴,一副臭皮囊把那些女人迷得神魂颠倒。

她从小就不喜欢家里这种派对,不过,于琳喜欢,每次过生日非要搞得像过年一样,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请来,当然,每次都少不了这只狼!

晋家和于家是世交,从父辈开始就是发小,晋宣是晋家的独子,而于家却只有两个女儿,所以晋宣理所应当成了两家的儿子。他得宠的程度从他在外面制造的麻烦不难得知,晋爸每次气得要对他动粗时,他就会飞窜地冲进她们家,只要躲到爸爸身后,就能逃过一顿爆打。

晋宣今年26岁,于琳22岁,于婕21岁。

自从于婕懂事以来,晋宣就是她的恶魔,却是于琳的天神。

也正是由于于琳对晋宣的崇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于婕的劫难莫名其妙地延续至今。

于婕从小就很怪,怪到于家父母都觉得她是基因突变的,性格完全没有接到父母的,不像于琳,不仅接了他们优良的外貌,还有他们乖巧可人的甜腻性格,当然这种可人只限于于婕消失的范围,只要于婕出现,于琳就会忘记所有淑女风范,挑剔于婕的一切。而于婕不仅性格乖张,长相也只能算清秀。

照理来说,有这样一个姐姐,再加上一对视自己为异类的父母,于婕应该比后妈的孩子还后妈,可是,她偏就生得更个性了。

无所谓的态度,让她总是冷冷的,淡淡的,不是她不和于琳争,是她懒得动嘴皮子。父母的偏帮在她眼中也很可笑,她总是有办法能在自己的世界中找到一丝清静。甚至有时她的无所谓,让父母都觉得她是不是有些自闭。

当然,于琳会视她为骨刺,和晋宣这只狼当然脱不了关系。

从小三人行,于琳总是会扯下晋宣恶作剧勾住于婕头发的手,于婕一开始还会狠狠甩开晋宣的手。后来,她就习惯了,她知道晋宣的恶作剧根本不需要她动手,于琳总会跳出来替她把晋宣扯走。

她早就习惯了看着于琳摇晃着晋宣地手,抱怨地说他只理自己不理她。

而她这种哈巴狗的姿态却让晋宣更得意地逗着她玩,这男人也不知道什么心理,好像超喜欢看两姐妹争执一般,可是,于婕偏不上当,不掉入他的陷阱。

可惜,不是姓于就有同样的智慧。

晋宣的把戏,于琳却每次都会上当,他不当着她的面作弄于婕,只私下偷偷地激怒于婕,然后又故作无意地在于琳面前提起。于琳这个单细胞的动物,一撩就上当了,就会愤羞成怒地跳到爸妈面前,指责于婕纠缠晋宣,说于婕让晋宣不理她。

幼稚!

还好,于婕今年终于争取到住校了。在本市上高校就有这点不好,不能半年不回家,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什么怕在外面学坏了,非让她在家里住。今年父母看她都大三了,一切都安好,才同意她搬到学校里体验一下住校的感觉。她也终于可以躲避这两个瘟神。

于琳今年就要毕业了,早就开始忙着实习了。

于婕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只想进晋宣的公司和他当同事。

让这两人远离她吧,让她快活地过完自在的大学生活。

好不容易消停了半年,今天于琳生日,还是没躲过,又遇上这只狼。

他想睡到什么时候?楼下那些女人现在一定找疯了。

于婕瞪着床上恬静熟睡的晋宣,心里突然窃笑起来。他想清静,她偏不让。

她走过去,用脚踢踢他垂在床沿的脚。

没动静,她呼口气,这人还睡得这么香?这是她的床耶!

她再用力地一踢,脚大幅地荡了荡,她抬眼看向他的脸,居然还没有动静。她就不信他能睡得这么沉。

她正准备给他来个致命一踢时,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勾住,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身体摇晃地向床上倒去,吓得她尖叫起来。

天眩地转地整个人压到了晋宣身上,背后被一只手紧紧地揽着。他醒了!

她刚想叫他放手,晋宣已经身形一翻,她被他整个压在下了。“你……”

于婕的话还没来得及,已经全被他压下的脸吓得忘了冲出口。

条件反射地,于婕把脸一偏,他的唇压在了她光滑的侧脸上。他居然偷袭她!

“起来。”她使劲地蹬着腿,试图把他翻到一边,挣脱他的压迫。

“你叫醒我,不是想来个热吻吗?”晋宣略一用劲,就牢牢地控制住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他的身更用力地压在她身上,把两人之间的空隙全挤出去了。

“去死。”于婕真想给他的笑脸来一拳。这么多女人挤破脑袋要投怀送抱,他还嫌不够,还要来招惹她。

“小野猫的爪子还是这么利。”晋宣满意地看着她脸上浮现的怒气。还以为她收敛得很好了,原来还需要磨练啊,有意思,他就是喜欢看她脸上盛开的怒气,像朵带刺的玫瑰。

“起来。”不习惯与人贴这么近,而且他整个身体压在身上,呼吸都有些困难了,那薄薄的衣料根本隔不住他身上的体热辐射在她肌肤,那热源不断在升温,烫得她浑身不舒服。

“75B。”他像完全没听到一样,嘴里低声道,眼睛却瞄着她的领口。

接收到他眼中的讯息,于婕顿然明白他脑中在想什么。大色狼!

她猛然用力推开他,趁着他翻滚到一边,赶紧挣扎着起身想要逃离这可怕的床。可是,还不等她的脚离开床边,腰又被他用力一揽,整个人再次倒在他怀里,他轻轻一用劲,又把她锁在了怀里。

“我很怀念小时候的你。”晋宣手锁得更紧,丝毫不想让她离开。

“你再不松手,我会咬人的。”皱脸瞪着他,当然怀念了,被他欺负无路可逃的小时候,被他陷害得被爸妈罚站的小时候,还有于琳疯狂地嫉妒,都是因为他,这个千年祸害。

“很乐意让你咬。”他轻笑起来,那笑像只狐狸,看到一只上当的兔子,已经站在它诱惑的圈套边上,就要往里跳时那种得意的奸笑。

“晋宣,你再不起来,我叫于琳了。”于婕咬牙切齿地威胁他,他也怕于琳的歇斯底里,她比谁都知道。

他压低脸,贴在她面上,热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燃烧一路,她努力地咬着牙不让身体颤抖。

“这个时候叫她就不好玩了。”晋宣笑眼在她眼前眨呀眨,黑密的睫毛晃得她有些发昏,还没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她的眼前一片黑压。

他的唇完全封住了她的心里的惊呼!

于婕吓到般发狂地拍打着他的肩背,双手发狠地扯住他的发,想扯离他的脸他的唇,可是,他却纹丝不动,手拨下她的手,压在身侧,唇用力地吻着她的唇。

全身滚烫燃烧了她的理智,她只知道她绝对绝对不能松牙齿。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焦急心慌的她,只感觉唇畔的湿与热,眼里刺刺的让心里好难受,绝对不能示弱,她狠狠地咬紧牙关,紧闭着眼,却加剧了那股刺痛在眼里打转,眼眶生痛,她的手也更用力地推着。

死晋宣!有种别让我起来,不然,一定要你后悔!

晋宣显然不满意她的抵抗,用力地她腰间一拧,痛得她失声尖叫,嘴里突然的张开,顿然被他侵袭填满。他终于满意她的缴械投降,深深吻上她的唇,用力纠缠着她的舌。

被完全堵住的嘴,充斥着属于晋宣的男性气味,强烈地夺去她所有呼吸。她用力地摇着头,却始终摆脱不了他的纠缠,心一发狠,牙齿一合,用力咬上他的唇。

腥咸的血腥味充满口腔,终于阻止了他的掠夺。

沾着血丝的嘴角,于婕偏着头,努力地呼吸着,嘴里吐出愤恨,“脏!”一想到他身边那么多投怀送抱的女生,她心里就厌恶地反胃,他不是向来喜欢你情我愿吗?为什么却非要逼她。

晋宣冷冷地瞪着她,半天才在她头顶勾起一抹笑,轻哼道,“你会习惯的。”

低头狠狠用染着血的唇压在她唇上,直到那血也染红了她的嘴角,流入齿间,触及舌头上的味蕾,勾起浓浓的咸滋味。

“咚咚咚咚。”

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于婕猛然推开晋宣。终于找过来了,怎么不早点。

于婕狠狠地瞪着唇上挂着血的晋宣,他看向门外,冲她一笑,只有于琳才会在这个时候来骚扰她。

晋宣抬起手轻抹嘴角的血丝,瞅了一眼,舌头一伸轻舔唇畔,把余下的残红收入口中。

于婕瞪向门外,现在让于琳进来,今晚一定不用睡了,算了,还是早点回校吧。反正于琳的生日每年都一样,她也不在乎这种逗留。

她起身要走开门,手被一攥,身子再次被他扯回他身前。她刚想怒斥他,他的手指已经轻抚过她的唇,抹去残留在她嘴角的他的血,她瞪着他,甩开他的手。

一把扯开门,门外的于琳显然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发火,于琳已经发现从于婕身后走出来的晋宣,嘴顿时像被塞下了鸭蛋般,张成了O型。

于婕心里低哼,1,2,3,尖叫。

果然,于琳高八度的尖叫开始发作。

“晋宣,你怎么会在她房里!”

于婕侧身让晋宣出去,最后接收到他眼里的轻笑,她狠不得踢他一脚,让他把于琳也给带下楼去。

她重重地摔上门!阻绝了门外于琳的尖叫和晋宣的花言巧语。

暧昧(忽然之间著) - 1 别来惹我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