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杜康

宋国,一个拥有大型城池百余座,中型城池两百余座,小型城池千余座的超级大国。

与代国、明国、赵国三国并存于“众生之地”,在几百年前形成四国鼎立的局面。

国家是一个强大的组织,维持着“众生之地”的和平与安宁。

凤阳城,地处宋国的南方,地势险要,为宋国的中型城池,是商业文化交流的中心。

凤阳城东有一处老宅叫做天阳宅,因为地势高,位置好,常年都能够得到阳光的沐浴,所以被杜康称之为天阳宅,可不要小看了这栋宅子,他的前一任主人可是这凤阳城有名的大善人。

他不仅有钱还有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八年前的一场变故,使得一家两百零八口人全部葬身火海之中,最后烧的是尸骨无存,这件事曾在凤阳城轰动一时,称之为“两百零八案!”

而至于火海的真相,无人得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也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线。

两年前,杜康无意之中来到此处,看着恢弘的古宅,竟然喜欢上了这里,虽然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光辉但是却也遮挡不住那古朴的气势,所以微微将古宅整理一下就住下来了。

杜康,一个十八岁的小伙,无父无母孤独的生活在凤阳城,要说对他最好的一人,那就是凤阳城城东的一处茶馆的老板,是一个看似是五六十岁的老者,面色和善,茶艺极好,人称福伯。

福伯在凤阳城生活将近二十年,来此开了一家名为“好常来”的茶馆,因为福伯的茶艺好,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品尝,茶甘苦而香甜,常常让人回味无穷,于是就得到了茶客的一致好评,而随着众人的,不少大官贵族也闻名而来,因此“好常来”在凤阳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说到福伯与杜康之间的关系,着实有些复杂,福伯曾经告诉杜康:“杜康是他在店外捡到,看杜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心肠一软就收下他了。”

自此杜康就留在好常来帮福伯招呼客人,这一过就是十八年,中间虽有些小打小闹,却也算是过得安稳。但是,就在前天早晨杜康外出为福伯收集甘露,却不料被人一掌击伤昏死过去了。

福伯赶到的时候,杜康已经奄奄一息仅仅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生死不知!

自从杜康出事,福伯就暂时关闭了茶馆,专心的为杜康治疗,此时一处小院子之中站着一位身穿粗布,双手握着一根木棍,浑身散发着冷寒之气的青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那扇门。

此青年就是杜康的小跟班林战,而杜康则是林战心中尊敬的大哥,杜康受伤昏迷他一直守着。

嘎吱!房门被拉开了,一位老者穿着一身灰色长袍,蓄这一小撮胡子,满脸皱纹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只是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担忧,面部表情也是相当的凝重,看来杜康的病情很不乐观。

林战疾步跑到老者的身边,右手紧紧的抓住福伯的长袍:“康哥怎么样?有没有苏醒过来?”

福伯面露为难之色,随后摇摇头:“难!非常的难!杜康本身身中剧毒难以修炼,身子本就虚弱,此时一掌已经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同时也震碎了他的灵魂,神仙也难救啊!”

林战猛的跪地乞求的看着福伯:“福伯,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救活康哥的,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福伯的脸上露出一丝的欣慰之色,虽然杜康此时陷入昏迷,但是林战这孩子却是对他不离不弃,人品不错,福伯双手拉起林战语重心长的说道:“福伯如果有能力救活他,就是舍去自己的老命也会去做,可是这一次福伯真的是无能为力,只能看天意了!”

林战的双眼忽然有了一丝的湿润,蒙上了一层雾气,他能够从福伯的眼神中看出福伯的真诚,他相信只要福伯能救,他真的会为康哥舍去自己的性命,看来,现在只能看天意了。

林战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木棍,强悍的指力在木棍之上留下五道痕迹,抬头看向天空,眼中射出寒光:“等我查出来伤害康哥之人,我定将其挫骨扬灰为康哥报仇。”

此时房间之中,一张木床横列在那里,木床上方挂着帷幔,床上则是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眉目清秀之人,此人正是出于生死一线的杜康,自从被救回来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福伯细心熬药,精心照料,可是最后药还是被杜康吐出三分之二,情形着实让人担忧。

虽然杜康被重创,几乎死掉,但是仅仅凭借着这最后一口气杜康一直支撑到现在,难道这真的是因为杜康的生命力旺盛吗?其实不是,反而正是恰恰相反,身中剧毒的杜康,他的身子一直都很软弱,根本无法承受如此的摧残,可这一切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杜康还留有一口气呢?

杜康曾经是一无所有,但是唯有一块“幸福锁”是一直伴着杜康的,在杜康遇险生命遭到巨大的威胁时,一股清纯力量直接从幸福锁中激射而出护住了杜康的心脉,与此同时这股清纯的力量散发到杜康的骨肉之中,正在缓慢的修复那难以修复的伤势。

至于越来越弱的灵魂正在宣告着杜康即将死亡,就在这时候从天际滑落一颗流星,在天际留下一道绿光,随后直接没入杜康所在的房间之中,随后径直射入杜康的脑海之中。

嘶嘶!一丝丝的痛苦之声从杜康的口中发了出来,而刚刚不能动弹的手指此时已经开始出现异动了,而那紧闭多天的双眼也在此时缓缓的张开,面露迷茫之色扫了一眼房间。

“好疼!”杜康的嘴巴还是微微的张开了,轻微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只是没人听见罢了。

杜康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现状,或者感应到自己很迷茫,他又重新闭上眼睛,像是在整理记忆!

福伯自从给杜康喂完药之后,脸上的凝重之色就没有消失,站在窗前看着远处,萧瑟的冬天已经过去了,*的树木已经开始长出绿芽,像是在迎接着春天的到来。

“萧瑟的景象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可惜遮挡住了远处的风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啊!”

“只有经历寒冬的冷冻,冷风的摧残,才能长出新的枝叶,才能焕发新的生机。”

福伯看向杜康的房间,想到杜康昏迷不醒微微叹了一口气:“哎…肯定能渡过难关!”

福伯转身整理了几件衣服将其打包,此时立于小院中的林战走了进来,看着福伯整理衣服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脸色微变道:“福伯,你这是干什么?你不会扔下康哥不管吧?”

福伯微微一笑看着略显紧张的林战,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康哥在此危难生死存亡之际,你这个小跟班都没有舍弃他,而我又怎么会舍弃他呢?你康哥的伤势已非常人所能医治,老夫要带着他另访名医医治。”

林战点点头,激动的说道:“福伯我也去!我一路好保护你们!”

福伯摇摇头拒绝道:“林战,非福伯不带你去,而是这一路上艰险之极,老夫照顾杜康一人还算是勉强,如果再加上你老夫肯定会感到力不从心的,再说这好常来也需要人守着,怎么说这里也是我们的家。你说是不是?”

林战明白福伯说的是实话,自己去了也是一个累赘,于是用心点点头:“放心吧福伯,我一定将家看好!你就放心的为康哥寻找名医,一定要将康哥的伤医好!”

林战拱拱手,随后继续开口道:“福伯打算什么时间动身?”

“本来是越快越好,奈何还有一些事需要准备,老夫准备明天动身。你前去照顾好杜康。”

福伯发白的头发随风起舞,昭示着他苍老的容颜已经经不起岁月的摧残。林战点点头,握着木棍转身就离去了,轻轻推开房门来到杜康的面前静静地看着他。

杜康迅速的整理着记忆,记忆如涌泉纷纷涌进脑海之中,一丝刺疼让杨浩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床沿,新新的绿花大被在杜康的手中变得褶皱起来。

恩?林战忽然向前一步,看着紧紧握着床被的康哥,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欣喜:“康哥你醒了?”

此时的杜康正在消化着众多的记忆,哪来的时间搭理林战,林战见自己唤不醒杜康,心中顿时大急,这康哥不会出事吧?对,找福伯!林战的速度顿时发挥出来了转眼间就到了刚刚那一房间。

“福伯,康哥动了!康哥动了!你快来看看!”林战钻入房间之中拉着福伯的右手就像着杜康的房间赶过来,福伯来到床边,此时的杜康已经缓解下来了,但是双手还是紧抓这被子。

福伯皱着眉头右手握着杨浩的手脉一探,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怪哉怪哉!真是怪哉啊!”

“福伯,怪什么?康哥是不是有救了?”林战急切的询问道,很想听到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福伯将杜康的手放进被子之中并将被子盖好站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的疑惑:“杜康的伤势已经得到了缓解,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这不是好事吗?”林战反问道。

“这肉体上的伤势能够恢复还可以理解,可是这灵魂上的创伤怎么可能这么快恢复呢?更奇怪的是杜康的灵魂竟然比以前还要强大,这是怪事一桩!”

林战大大咧咧很是高兴的说道:“管他呢!只要康哥能够好就行!”

福伯此时也难以解开这迷惑,微微点头,说得对,只要杜康能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代武帝 - 1 杜康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