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初始

“如果说,有谁能把它给射下来那就好了……”

半仰着脸的辛火姒,抬着头望着天空,心里泛起这样的想法。除开懒散的云朵,就别无他物的天空,圆盘一样的悬挂着三个太阳灸烤着整片大地。

那中央的被称为“华昼”,左边的辅日为“郁仪”,而右辅的那颗则名唤作“莫宣夜”,金乌化三相!华昼、郁仪、莫宣夜!

这也是只有在这片名为东庭中陆才能看到的天文奇观。除了正中央的华昼,左右二辅则是光晕黯淡,可能只是某种天体折射到太阳的光芒罢了,否则有三个太阳整天飞在空中,恐怕连大地都要能烤干了。不过纵是如此,白天的日照程度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伸着脖子的他仰着头盯着太阳看了一会,眯着眼凝视着远方天空那道黑线,如果目光敏锐甚至能看到那些浮在高空之上的古墟。

不过相隔的实在太远了,再加上次刺眼的阳光,他也只能看到那稀疏的黑点,那里成片成片碎裂成碎片状的。

浮动在天空之上古墟,那些浮空岛屿,承载着空荡的古址,也有废墟,水脉、荒林的痕迹。

只不过所有的古墟里全部都空无一人。

有人说,那是诸天崩坏之际,从那天壳外散落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听那些坐过虚空艇的人说过,再小的墟市也有十个原陆城那么大,它们分布在罡风层中。中陆大大小小的空域中都有它们的痕迹……”

他听人说过,那些浮在高空中墟市都是仙人所居住的地方。据称,在很久远的年代里,那些古墟浮动在天壳之外,至到那个没有记载在史书之中的黑暗时代的降临后,才坠落到东庭中陆的空域中。

辛火姒伸长着脖子抬着头盯着太阳看了一会,有些无奈的翕了下嘴,这才把把脑袋缩了回来。不过他的嘴边套着黑色铁面罩,把半张脸遮住,而他的装扮也很奇怪,他身上包的像是个粽子一样,一件披风式的斗篷披在身上,要是冬天也就算了,可在这样的三伏天了,换其他人早就受不了了。

虽然觉的嘴唇干渴的过份,可是,辛火姒也不敢,把套在嘴上遮住口鼻的铁面罩从脸上摘下来。这铁面罩名叫叫做“息囊”。铁面罩有一根经由浑脱兽肠做成的通气管,这根通气管很长,一直垂到腰间,跟一个虫壳一样的圆球相联,这个整体的外形宛如虫壳的圆球气囊,里面能够贮存气体,能够挂在辛火姒的腰上。

大概是又热又累的关系,他坐在宛如山丘般高的废墟上,罩着铁壳下的脸,正暗自喘着气。

他的这副息囊也用了不少年头了,颜色有些污黑,不过关键处不在于模样,这东西只要耐用就行了。

北泽丘属于原陆城的汤环地域,其境内除了暴烈的日头外,还有贫瘠无法生长稻谷的土地、还有成天刮着的风沙、和充斥在空气中的无形毒瘴。

这“汤环”原先是原陆城的属地,可是大半部分都暴露在西陲废土中。

在这种的地势是没有办法立起空桑之柱。没有空桑之柱的保护,也就失去了的幻海古阵支撑,那么,这赤漠废土蕴含的瘴气就不是常人可以能承受了的。

所以,大部份出城的人都必须带副“息囊”,而且,整个身子也要包的严严实实,瘴气就算是透过皮肤也能腐蚀人体。不过只要注意防护,大部份情况下瘴气腐化还是能止的住。

北泽丘是一处巨大的弃荒地,堆弃的众多废弃物像是一座座小山似的,仔细瞧的话才发现这些很多都是机关物件的损坏部件,或者是一些说不上名字的破铜烂铁,都乱七八糟的堆挤在一起,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垃圾山。

大部份都是些破损的过分的部件,不过偶尔运气要是不错的话,普通人也能从这里淘到一些有用的部件,在一些机关术师手里也能换点钱,不过更多的都是些一文不值的垃圾货。

到底这个弃荒地是那里来的了?

性子好奇的辛火姒普经去问过一位流浪的墨者,从他口中得到的答案是。

北泽丘这一带古代是山都人的地域,这些废弃物是“山都人”利用龙伯国人的尸骸制造出来最为巨大的机关--晏师人形。

龙伯国的子民大多都为巨人,所以这种以龙伯巨人的尸骨制作的“晏师人形”庞大无比。

这座北泽丘相传就是一个废弃的“晏师人形”的躯体残骸。

赤色的西陲废土,除了高温、灾兽、异种、风沙、毒瘴之外,最为可怕的就是在荒土之中流浪的巨魔人。巨魔人性情残暴,它们只有独眼,多以人为食,可是其中身形最高也不过七八米,但是也没有像是龙伯国制人这般夸张。你再想想看,如果说部份残骸就有半座湖泊大小的北泽丘,那这个晏师人形到底有多大了。

辛火姒知道这是个一个充满着无尽末知之迷的世界,太多无人能解释的事物活生生的存在这片大地上,只等着他踏上寻找它们的旅程,没次想到这里,脑海里都是这样的暇想。

“啪啦!”一阵小动静,打断他的暇想,他低下头,发现脚边一个大小不过巴掌大小的机关兽还正在拼命的把脑袋钻着乱七八糟的废墟。没多久,模样像只小型犬类的“嘟嘟”把显得有些笨重的脑袋从废墟里拔了出来,它嘴里衔着一个圆环似的零件,献宝一样的递了过来。

压下头上的护目镜,辛火姒细致大量的手中的物件。镂空的花纹,错金银的鎏金,这是一只“凤鸟”形态的玉饰,像这样的奇异物件,在整个北泽丘里也不多见。

这是一个薄玉细环,纹络错金,圆环上系有五缕银链,银链下端垂着轻薄的长条玉片,虽然是玉制的,但是辛火姒还是能看出它是小件的机簧,只不过造型独特,样式精细。

特别是这种看上去没有什么损坏的完整物件,看上去十分精美,不过说不准是山都人设计机簧物件。

要是拿到城中的机关师那里,说不准能凑到三个金铢,辛火姒最大的一笔收入,就是有一次淘到一个古怪的金字塔似的小玩意,在一个路过的公输家学徒手中换来了六个金铢。

“成色不错,希望能买个好价钱……”

辛火姒乐呵呵的拍了拍嘟嘟的脑袋,把东西收进身上的贮物袋里。

这时候太阳已经渐渐变成二个,辛火姒连忙抱起嘟嘟,把他放在头顶上,然后急急忙忙的冲进自己放在一旁倒在地上的行鳞皮舟里,特征是如同蛇腹一样布满细鳞的船底。

皮舟的船桅只是用简单的木杆做的,上面有一面白帆。

辛火姒把沙舟的白帆坚立了起来。

推着走出去没多久,废土上经久不息的强风把白帆吹的鼓胀起来,像蛇腹一样的舟身蜿沿的在沙地上推动着。

随着辛火姒刻意掌控着白帆,他娴熟的支起白帆,让沙舟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一艘在水里真正的泊行的小舟一样,在沙地上流畅的滑行着。这里之所以被称其废土,完全是因为这片红色流沙诡谲异常,不仅植株也无法种植,其地域间更是充斥着一种名为“蚁砂”的剧烈瘴气,除了少数生物,废土地段根本没什么东西能生存下来。

驾驭着皮舟的辛火姒眼中,沿途上遍眼都是红色的沙地。远处的太阳,那三日之中的名为郁仪的飞精,早已消逝。

按时间算已经到了下午时段,辛火姒急促的想要赶回去,也是因为再迟一些,城中的一些以机关具的店铺难保不会关门。原陆城日落则关闭城门,一入夜就进入宵禁,城中居民大多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朴素生活。

东庭中陆之上,驻城的形式大多独具特色,其中心被称为殷环,内围称为离环,外围区域则则是汤环。

殷环为城市中心之地,除了诸多坊市,中央的位置就是城主府,城主袁空啼常年深居府内,闭门不出。传闻这位城主是一位武道强者,常年闭关一直在寻求突破。殷环、离环的外层都高筑城墙。这种城墙极为高耸,用青石砌成,都有七八十米高;环绕殷环区域所建,其形态巍然巨硕,与其说是一栋城墙,不如说是岸堤巨坝一般。

整个原陆城,是由殷环、离环、汤环,构成的犹如毂辐轮轴之相,而城池则是四四方方,古之贤人认为,天圆地方,是天地的本质,自古大兴土木都是如此。

另外,比较显眼的,则是城外离环上立起的,八根刻满符文的石柱,它看是谤木,又像华表,这就是原陆城能在这废土之上立城的缘故。

空桑之柱;这八根空桑之柱犹如承天八极,拱卫四方。八柱能以离环处所驻的第二道城墙为限,形成规模巨大的幻海古阵,这是原陆城能在此地扎根的安身之本。

而汤环的幅圆极广,原本在这一区域内也有修筑巨大无比的城墙,可是眼下已经看不到半点残檐断垣了。掸眼所至也只是红色流沙化作的大片“废土”。

遥望着远方,不难看见那八根空桑之柱,比那城墙还要高耸,渐入云端。

“轰轰。”

就在此时,有什么东西从远处缓缓前行,它巨大的脚步似乎让地面都震动一般。

“哈,这是……”

在他眼前,一座巨型的石砌雕堡正从地平线的一端朝着这里移动着,它拥有蜘蛛似的八支脚,每一根都是庞大无比铁柱,那上面布满褐色的金属锈迹。这些金属蛛脚的腹面镶着铜色的柱形物上下做成活塞动作。

八只蛛脚以独特的运动规迹前行,不过这样的行动却是利用功率庞大的“风胃”所推动。

其高度五十米左右,十几米高的蛛脚之上背负着七八层楼高的巨大建筑,从辛火姒的角度可以看到楼层的顶端似乎还生长着一些植株。

连山战楼,原本是用于战争的攻城机关,不过战楼侧面清晰可见的陈国商会徽章。

可以得知这是一艘退役后被商会收购的战楼,只有依靠这样的巨型机关才能穿越废土地域,去前往东庭中陆之处的域土,来到这里想必是为了停下来进行补给吧。

原本也只在书本中描绘和出现的东西,第一次出现在辛火姒眼前。

“比想像的还要大的多……”

辛火姒发出感叹,不仅仅是眼前的事物的原因,更多的感慨来自对外面的世界果然比想像的还要更加广阔的内心憧憬。那些只有在书中描绘的事物,也只有在外面才能看的见吧,辛火姒脑中浮想连翩。

不过他可没忘记操作沙舟,而是驾驭着它向原陆城的方向驶去。

壶天 - 第一卷 第一章 初始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