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本尊不是乌龟

镜湖边,芳草萋萋,斜晖脉脉,波光粼粼。夕阳下小小的男孩对小小的女孩说道:“我一定会娶你的。”

女孩稚嫩的小脸微微扬起,叹了口气道:“可惜你不是我们魅离教的人,不然我就可以求教主帮你解毒了。”

男孩摇了摇头,捏了捏拳头说:“干爹说过,在南方纵情海的一座小岛上,有个叫做跃星渊的地方。那里的人们每个人都是魂师,而且他们修炼的魂技,能够起死回生呢。”

女孩微微一笑道:“那你一定要学会那里的魂技,好解掉你身上的毒。然后,来魅离冰川找我。我会等你。”

男孩有些不舍的道:“嗯,最多十年。十年后我一定会去魅离冰川找你的。”

女孩看了看快要消失的夕阳,颇为遗憾地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中原了。虽然我很舍不得你。可是我必须回去,陪着我的母亲。再见了,云逸闲。”

“再见了,岚夕颜。”男孩挥了挥手,目送着女孩离开。过了今夜,他必须加快脚步,只有到了跃星渊,自己身上的奇毒才有可能被解掉。

而岚夕颜,则必须回到北方的魅离教,努力修行。只有成为下一代的教主,她才能够换回母亲的一线生机。

鼎魂大陆,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人们从事各行各业,而最为受人尊崇的,无疑便是魂师。六岁觉醒魂鼎之人,便可修行,而能不能成为魂师,则要看机缘造化了。如果一个人生来没有魂鼎,那么就注定平庸一生了。

偏偏云逸闲直到十岁都没有觉醒魂鼎的迹象。而那个收养了他的人,叫做云星。是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每日在深山中打猎为生。云逸闲本以为这个男人的肩膀,可以让他再依靠几年。可偏偏在他十岁生日那天,云星去世了。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也就是从那天起,云逸闲的命运就必须要牢牢的攥在他自己的手里!

云星的遗物很少,但很有用。一个装满各种妖兽晶核和奇珍异宝的盒子;一把漆黑无比却削铁如泥的三尺长剑;一本打不开的书云逸闲知道,这是云星的日记。只要云逸闲的魂力觉醒,并且凝聚了魂鼎,就可以打开这本书。

穿过镜湖南方的晨雾森林,就离开了大熙王朝的皇城天都的范围。云逸闲的脚步一刻都不敢停留,如果他再耽搁几天,那么性命很可能就不保了。云逸闲恨!他恨那个对他下毒的人。在他出生的那一刻,这毒就决定了他只有十三年的寿命!

如若此生不灭,我云逸闲必加倍奉还!

晨雾森林的早晨,淡淡的薄雾中有着沁人心脾的湿气。鸟语莺啼花香满地,整个森林显得春意盎然。云逸闲拿出了那本云星留下的书,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自己的魂力才会觉醒呢?干爹说过,我是有望成为魂天圣的体质啊。可是如果没有魂力,连魂师都当不了。更不要说魂天圣了!

边走边想,云逸闲发现这晨雾森林的迷雾,虽然让人觉得身心舒畅。但又让人摸不到方向。不由得头疼了一阵。他只知道,自己只要一直向南走,总有一天能够到达纵情海,忘忧岛的宗派跃星渊。

可是现在他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而晨雾森林又是人迹罕至,在迷雾中他又没办法辨认方向。懊恼的吐了口气,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闻着清香,吸着水汽,听着莺啼,竟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这是一个他经常会做的梦。烟雨楼台,琴音缭绕,一个美丽女子宫装抚琴,而一个威严的男子在一旁侧耳倾听。两人就有如神仙眷侣一般。只是一曲终时便有一声凄厉的惨叫发出,而后一片血雾笼罩。最后,那座青山间的楼台凭空消散,独留青山。

他不懂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有当他觉醒了魂力,成为魂师,知道了那些他出生前的往事,才可以真正读懂这个梦吧。

风拂过,晨雾散去,艳阳高照。云逸闲发现自己仍然在晨雾森林之中,只是周围变得清明爽朗,而且方向也容易辨认了。树木繁密,各种野兽妖兽映入眼帘,看到云逸闲之时却是纷纷避让。云逸闲挠了挠脑袋,心想以前去打猎之时,这些野兽可是没头没脑的就扑上来了,今天怎么反而躲着我了?

不过并不多想,加快脚步。他答应过干爹要好好活着,并且帮他完成他最后的心愿。那个心愿写在那本书上。所以云逸闲努力地向南方走着。到了跃星渊,至少他能够看到更大的生机!

跃星渊,多么遥远的地方啊!想到这里,云逸闲不由得跑了起来,越跑越快,甚至开始不看脚下的路。

“蹦!”一声脆响,云逸闲知道自己踢到了什么东西,随后便一个极不优雅的姿势向前方载了过去。鼻子嘴巴在一刹那吃了许多的泥巴和野草,随后一股腥咸的鲜血流进了嘴角。顿时不安分的味蕾开始抱怨了。

吐掉嘴巴里一口污血,云逸闲恶狠狠地说道:“哪个缩头乌龟躲在角落里暗算!有本事出来跟我单挑!”

回过头去,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不由得全身一个激灵,握住了那把黑剑。

“小子哎!是你走路不看路,踢到了本尊!本尊还没向你问罪,你却恶人先告状了!”一个如洪钟般的声音悠悠响起。

“本……本尊?”云逸闲将脑袋旋转了一圈,发现还是空无一人。便试探着问道:“好吧。我刚才急着去南方跃星渊,冒犯了你,我在这里道歉。不知道你能不能出来让我看看啊?”

“急着去跃星渊?跃星渊离这里起码还有三万里!你个白痴,就凭一双脚,何时才能到?”那声音显得颇为不满。

“三……三万里。”云逸闲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应该用不了三年,就能到了。或许,自己的毒还是有办法解掉的。

“算了算了。既然你已经道过谦了,本尊也懒得跟你一个小孩子计较!我就在你脚下,如果你要去跃星渊,带上本尊一起!”那个声音似乎抱着一点点的期待。

云逸闲听了这话,便立刻蹲下。拨开一堆杂草,吃了一惊!那竟然真的是一头乌龟!这乌龟正昂着脑袋,血红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而那颗乌龟脑袋后面的部分,全部被杂草给覆盖住了。

“你是……乌龟?”云逸闲没有碰那乌龟脑袋,而是蹲在原地,仔细打量着那红的妖异的双瞳。

“你才是乌龟!你全家都是乌龟!”那乌龟脑袋并没有动,如同死物一般,只是声音却的确是从哪乌龟脑袋中发出的:“小子你听好了!本尊就是六千年前的血魂天圣的魂鼎!”

“啊……”云逸闲不知道“血魂天圣”是谁,但是一听这只乌龟竟然已经活了六千多年,着实被吓了一跳,问道:“那,你怎么变成乌龟的?”

“本尊不是乌龟!”那乌龟脑袋恶狠狠地说道:“你把我拔出来!仔细看看我到底是什么!”

云逸闲双手颤抖着抛开了周围的土。碰到了一股寒气,鼓起勇气摸了上去,竟然如同铁块一般。随后,两只手将那东西抱了起来。开始觉得颇为沉重,到后来却轻如无物。

原来真的不是乌龟!云逸闲兴奋的想到。那是一尊鼎,四足像是龟的四肢,而两只耳朵则分别是龟首与龟尾!当云逸闲将鼎举起来的时候,那鼎便缩小到了巴掌大小。

“真神奇!”云逸闲不由得感叹一声,随即问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自然是叫前辈了!”那鼎的声音嚣张无比!

“不行不行,既然是我把你挖出来的,那我就是你的主人!”云逸闲兴奋地挥了挥手,道:“我以后就叫你小乌龟好了!”

“你!”那龟型鼎怒了,但却无奈的摇了摇头,谁叫当初那个血魂天圣好死不死的把它给化成了龟的形状。

“你总有名字吧!”云逸闲显然也看出龟型鼎的不满了,将它别在腰带上。

“你可以叫我血妖。”

妖鼎 - 第一章 本尊不是乌龟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