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逐出山门

玄风城西南,华秀峰之上,层峦叠嶂,云气缭绕,乃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六合门所在。

六座巨大的宫殿耸立其间,宛如六条神龙盘踞,在此开宗立派,深得风水之理,上抱寰宇以瞰八方,下踞奇峰而通六合,故得其名。

“站立如松!出拳如风!腰马合一!意守丹田!”

黎明刚过,寂静的山林中,传出一阵沉重的拳响,其他弟子还在酣然大睡,庄然已开始修炼。

简单的修炼基理,实践起来却不那么简单,庄然发出的每拳每掌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身体崩张如弓,拳风呼啸,汗如雨下。

这套“万壑松风拳”,在庄然手中,明显更加刚猛有力,豪迈雄浑,换作是其他的弟子,绝对打不出这种劲道和意境。

庄然三年前还是个在路边乞讨的孤儿,是六合门的掌门雪奔雷收留了他,供他吃住,传授武艺,情如父子。一饭之恩尚要铭记千年,庄然时刻都想练得一身好武艺来报答雪奔雷。

虽然资质不佳,但凭借着极大的毅力和感恩之心,庄然日夜苦练,也在三年间修炼到了“刚勇”境界的顶峰,现在只要门派传下一门内功修炼心法,细细参悟,必可突破,达到“内力”境界,到时候就可晋升为执法弟子,掌管着上百的普通弟子。

“掌门说过,只要我修炼到真气境,就会收我为义子,我苦练了三年,才有希望达到内力境,离目标还很远,一定不可以懈怠!”

蹦蹦蹦!

庄然不停地挥舞着拳头,一丝不苟,打得衣袖飞舞,空气颤动,心想有朝一日可以达到那强大的真气境。

刚勇境,就是锻炼身体,修炼外功,单纯以肢体作为武器,拳头越硬力气越大,就越厉害,当然还要讲究招式变化和攻防技巧。

内力境,身体中产生了内力,灌于四肢百骸,一拳一掌都会有莫大的威力。

到了真气境,那就可以称之为武林高手了,真气催发,可伤敌于十步之外,甚至可以为人疗伤续命,隔空点穴等等,非常强悍。

再到之后的境界,就是武林中的翘楚或者神话了,通脉境、浑圆境、神武境……那是庄然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咚……咚……咚……

忽然之间,远处传来三声悠长的钟声,庄然立即停了下来:“这钟声是从上苍殿中传来的,要召集所有弟子宣布重大的事,难道是……”

庄然在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命也不要地朝上苍殿冲了过去。

上苍殿,六合门六大殿之首,是商议门派大事的地方。

此时如黄玉般的地板上,密密麻麻的人,少说也有两三千,不管是普通弟子,还是执法弟子,都严正站立,神情肃穆,庄然也在其中。

大殿的最前方,站着几名略显苍老的男人,个个精气内敛,不怒自威,浑身散发出一种凌厉霸道的气势,都是六合门中地位高超的长老,有执法长老,传功长老,录事长老,护门长老,弹劾长老,等等等等,至少都是真气境以上的高手!

在长老们的背后,一袭白衣的女子非常吸引眼球,面如白玉,肤如凝脂,五官精巧,身材曼妙,竟然是掌门雪奔雷之女雪如妃!然而她此刻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气氛非常安静,护门长老贺全寿突然站了出来,看了身后的雪如妃一眼,嘴角挑起一个轻蔑的弧度,高声道:“众弟子听着!我们的掌门雪奔雷与仇万剑比武,不幸身死!我对此深感哀伤,但我六合门如今群龙无首,所以必须要选出新的掌门来主持大局!本来掌门身死,照理应由其女雪如妃继承掌门之位,但我与众长老思前想后,认为掌门人选,必须武功卓绝,否则一旦有人上门挑衅,便会丧失威严,如妃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的确天资聪颖,但修为尚浅,不适合担当大任,所以掌门之位,由我暂代!”

“什么!掌门都已经达到了浑圆境界了,还会输给仇万剑?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你知道什么!听说那仇万剑会使用法术!虽然只是通脉大成的境界,比不上掌门,但却胜在手段诡异!”

“掌门一死,如妃师姐就孤掌难鸣了,难怪会被护门长老架空,夺取大位,真是可惜。”

“如果我有长老们的修为,我也可以站出来争取掌门大位了,说不定还可以得到如妃师姐的青睐!可惜啊,我太弱了!实力啊……”

护门长老贺全寿的话一出,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弟子都在议论纷纷,可是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话,大多的弟子只是为雪奔雷的死感到惋惜,还有相当一部分倾慕雪如妃的男弟子在埋怨着。

“掌门,掌门竟然死了,不,不会的!我不相信!”

人群之中,庄然双手紧握,捏出咯咯咯的响声,脸色气得发青,明显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来时他已经猜到了三分,现在又经护门长老证实,由不得他不信。

贺全寿挥了挥手,大殿内立马安静下来,道:“我贺全寿在此许诺,我只是暂代掌门之位,待我杀了仇万剑,如妃也修炼到通脉境,我就会将掌门之位传出来,终生守护六合门!不知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说完,贺全寿用眼睛扫了一遍下方,见并没有人敢吱声反对自己,心中冷笑:“杀仇万剑,需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并不急在一时,而如妃这丫头才真气境初期的修为,等她到通脉境,又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我大可安坐掌门之位!”

“掌门死了,如妃师姐肯定非常伤心,现在又要被贺全寿这老贼夺取掌门之位,不行!我不能让他得逞!”

就在贺全寿心中得意的时候,庄然站了出来:“掌门尸骨未寒,身为六合门的弟子,理应将掌门的尸骨找回来厚葬,而贺长老却在这里张口闭口说掌门大位,未免太过了吧!”

“庄然!”

贺全寿爆喝一声,气势如同洪水般喷泄出来,几乎令人窒息!用眼睛死死地盯住庄然:“我知道你与掌门感情深厚,但这是我们六合门掌门传承的大事,如果六合门群龙无首,被敌人有机可乘怎么办?这个罪责你担当不起!”

“这是你们六合门的大事!”庄然冷笑:“难道我不是六合门的人吗?现在贺长老还没有当成掌门,就已经开始排除异己了,如果真的当了掌门,诸位长老跟众多的弟子还有立身之地吗?”

“此话不无道理!”

“但就算贺长老当上掌门,我们也可联手牵制他,庄然所说,不必忧虑。”

“可是贺长老武功高强,得势之后,恐怕难以驾驭啊!”

“那我们暂且静观其变,若是贺长老有什么利害动作,我等当齐力抵抗!”

闻言,执法长老、传功长老、弹劾长老等诸多长老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搅乱人心的畜生!”

贺全寿修为深厚,耳朵一动,竟然将长老们的话听了去,一口真气喷出,整个人飞了起来,脚下的地板顿时塌陷,一下跃出十几丈的距离,肉掌朝庄然印了下去,带起了强烈的气爆之声。

“糟糕!老贼要杀人灭口!”

感觉到一股劲风逼面而来,庄然自知不是敌手,早就准备好了逃跑,当下极力施展出了“蛇游功”的身法,向大殿外游去,周围的弟子被吓得纷纷退开,让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贺全寿一掌拍出不中,又连续爆发出三股真气,封锁住了三个方向,将庄然给逼了回去。

“拿命来!”

贺全寿冷笑一声,手掌间真气翻腾,狠狠朝庄然抓下,如同狮子搏兔般,要将庄然撕碎。

“老贼好强的手段!”

庄然退无可退,心想拼死也要给贺全寿来记硬的!“破风掌”随心而出,恍如一口锋利地尖刀,朝贺全寿的掌心划去。

“不知死活!”贺全寿毫不在意,烈爪的势头根本没有丝毫阻碍,直接破掉了庄然的“破风掌”,在空气中擦出一道浓烈的水汽,继续轰击下来。

“啊!”

庄然刚勇境的弱小修为,在贺全寿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自知必死无疑,绝望地念头瞬间涌上了心头。

谁知!

就在这时,庄然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仿佛雪地中的梅花般独特清新!随后就是一道洁白的身影从他身前飘过,一声略带娇柔的厉喝响起,就抵挡住了贺全寿的攻击。

庄然没死!

是雪如妃救了他!

“师姐……”庄然感激地看着雪如妃,顿时又有些语塞起来。

“什么都别说了。”雪如妃淡淡道,轻轻用手捂住了胸口,似乎是刚才抵挡贺全寿的攻击,被他的真气侵入了体内,竟然是受了内伤。

雪如妃半路杀出来也使得贺全寿措手不及,竟然将他击退,不过贺全寿是通脉境大成的高手,周身经脉穴道畅通无阻,真气雄厚,就算在不防间被击退,也让雪如妃讨不了好。

“如妃!我念在与你父亲的交情上,还认你这个侄女,你若是还帮着这个叛徒,就别怪我辣手无情!”贺全寿恶狠狠地看着雪如妃和庄然两人。

“若是贺师叔还记得与我爹的交情,就放过庄然,父亲生前待他如义子,这您是知道的!”

“可是他在此挑衅我们的关系,你也是看到的!”贺全寿哪里肯放过庄然。

雪如妃叹了口气,转身将嘴凑到庄然耳边轻声道:“保住性命,我们才有机会!”

“我们!”庄然点点头,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雪如妃一眼,他此刻并不想让雪如妃难做,尤其是面对贺全寿这种大高手。

“既然如此,师叔不如卖我个面子,将庄然逐出六合门,以后您也好安心暂代掌门之位,如妃年纪尚浅,功力又弱,需要人来替我管理门派!”雪如妃用一种凌厉地目光看着贺全寿,似乎话里有话。

被雪如妃这么一看,贺全寿倒有些心虚了,心道:“庄然此子,无关痛痒,我也是一时气愤才想杀他,倒不如卖雪如妃一个面子,叫她服服帖帖地当我的傀儡!”

打定主意,贺全寿道:“好吧,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庄然这小子,我不想再在六合门看到他,否则杀无赦!”

“贺老贼,我会记住今天!”庄然冷冷地瞪了贺全寿一眼,冲出了上苍殿。

惊动天道 - 第一章 逐出山门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