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仙道何处觅,反手问苍天

蓬莱山巅,迎着第一缕阳光,一个人影孤独的矗立着。这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貌,仿佛世间所有赞美的语句也无法形容她的容颜。缕缕青丝在她的脑后披散着,随着风儿舞动。她一身白衣在风中猎猎鼓舞,衣袂飘飘,在朝霞的映衬下好像九天仙子下凡。此山、此云、此情、此景,和她完美地融为一体,恍若她生来便是这自然的主人。

“蓬莱山巅欲求仙,孤苦千年弹指间......”这女子轻声念道。她的声音如清风吹过竹林,若露珠滑过荷叶。只是,在这如天籁般的声音里,流露出的却是无尽的无奈与惆怅。是什么,让这样一位九天仙子如此失落?是什么,让这样一位月宫仙娥如此伤感?没有人知道,就如同月宫中的姮娥,唯有广寒相伴,却无市井人情。

“瑶宫寂寥无人问,不若逍遥天地间。”一个朗朗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这声音如化雪的阳光,让月宫姮娥看见了一缕希望。

听到这个声音,女子连忙转头循声望去,见着来人,她的心底忽然涌起阵阵暖意,好像千年的寒冰也会被融化一样。她深情的望着来人,眼中是深深的情意。她秋波微转,面色微红,低声道:“师兄......”到后来,声音更是小的厉害,估计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了。

郎才配女貌,宝剑赠英雄。来的这名男子剑眉星目,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双手背在身后,也是个意气风发的人。他也是一身白色的装束,从天而降时,就如同一朵白色的云彩。两人都是一身白衣,说不出的般配。男子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声响。他看着女子时,脸上是淡淡的笑意:“云梦师妹,你日日来这里看朝霞,不嫌闷得慌么?”

被唤作云梦的女子点点头,道:“劳烦傲剑师兄操心了,虽日日都有朝霞,但这朝霞却日日不同?”

傲剑踏步上前,轻轻抚摸着云梦的肩头,道:“哦?倒是如何不同了?”

云梦答道:“晴朗之日有晴朗之日的特点,阴霾之日有阴霾之日的风景,又怎么相同了?”

傲剑满意的点点头,他踱到云梦身边,极目远眺,目光随着清风扶摇直上,飘向那极远的远处:“云梦说的确有道理。那你说说。我们修仙论道几百年,为的是什么?这世间真有"道"么?倘若有,那这个"道"又是什么?难道,真如掌教仙尊所说,抛却世间友情、亲情、爱情,就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大道么?难道,这种"大道"便是世间的唯一么?”

云梦凄然一笑,应道:“师兄所言,却也是云梦心底所想。一百二十年前,云梦被掌教仙尊渡化上山,成了蓬莱一员。本以为修仙便能够长生不老,凌驾于众生之上,那是所有凡人的梦想。但是,又有谁知到,在这长生不老、神通广大背后,却是无尽的孤苦?修仙的高深莫测,早已在云梦心头荡然无存。这些年来,云梦虽然依旧是每日清修,却再也没有初来时的心情。云梦甚至觉得,这三百年的光阴完全是虚度,比起凡间清贫如水的生活都要不如。这些,都是云梦平日里心底所想。时至今日,也不曾想出个名堂出来,也从不曾告诉过别人。今日与师兄闲聊,谈及此事,还望师兄不要说出去啊。”

“我自然不会说出去的。”傲剑顿了顿,加重语气说,“好一个"比起凡间清贫如水的生活都要不如",想不到云梦你修行虽然谈不上高深,但这番道理都能够悟懂,单单是这一点,就比门中那些直至死板教条的书呆子要强上许多了!”

“云梦愚钝,师兄过奖了。倒是师兄你,资质超群,假以时日修行大成之时开宗立派,将这千年不变的教条打破,岂不是很好?”

“云梦,话虽这么说。但,修仙之法,却是前辈历经上千年总结出来的。绝非你我之力所能抗衡。你我,终究只不过是这茫茫众生中的一粟,犹如芥子之于须弥。而我们,亦只有听天由命。什么我命由我不由苍天......”傲剑说到“我命由我不由苍天”时,语气中充满了凄凉。的确如此,自古以来,修仙之人自诩掌握了天地奥秘,拥有了强横力量,便口口声声说“我命由我不由苍天”然而,他们是真的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么?非也,纵然掌握了强横力量又如何,能够开山裂石又如何,在天地面前,人不过是如蝼蚁般的存在。在强大的力量,寿命也有终结的一天。此之谓“仙人五衰”。然而,纵然如此,世间修真之士却依然照旧。这,倒也是修真界的一大悲剧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许多,傲剑与云梦具无语,只是看着朝阳慢慢升起。良久,傲剑打破了沉默,嘿然一笑,道:“不谈这个了,云梦,今天我找你来是有另一件事相商。”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这是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瓷瓶,瓶身上画着朵朵云霞。

“这......这是......仙气云霞?”云梦端详了这个瓶子半天之后采用将信将疑的口气说道。

“没错,就是仙气云霞。”傲剑点头道。“仙气云霞”相传乃是远古时期一位仙尊,红霞仙子的法器。这红霞仙子来历不明,乃是远古时期的一尊散修,无门无派,云游四方。一日,红霞仙子见东方天空有万丈霞光照耀,顿时兴起,运用无穷法力采天空之云霞炼为法宝,装在这青瓷瓶中。“仙气云霞”是红霞仙子的法器,其上自然加持着红霞仙子的大神通。据说,“仙气云霞”一经祭起,会散出万道霞光如天际云霞,使敌人看不清自己。同时,这云霞虽乃无形之物,却锋利如刀,触敌如被千万利刃同时划割,端的是厉害无比。当年,红霞仙子运用着“仙气云霞”杀蛮荒凶兽无数,在修仙界立下大功德。这是被修仙各界历代流传的佳话。

只是,红霞仙子羽化之后,“仙气云霞”已不知所踪,如今傲剑又是从何得来?

像是看出云梦心底的疑惑,傲剑解释道:“这是我前些年在铲除一伙山贼时得到的,那伙山贼不识法宝,又不会仙法道术,无法运用。只道这是什么古董,把这宝贝当做花瓶来用,当真是糟蹋!云梦,再过几天就是一甲子一届的论道大会了,届时修仙各界的仙尊、长老以及杰出弟子都会来我蓬莱参加这次大会。云梦你作为我蓬莱蓬莱仙尊坐下十大关门弟子之一,也是论道大会上的焦点人物。只是,你至今仍没有一件称手的法宝,到了那天难免要在众人面前难堪。且不说丢蓬莱的脸面,便是你自己,只怕也会被别人笑话。这件仙气云霞于我没有什么用,便赠给你作为法宝吧。”

云梦脸色一红,羞得低下头去,硬是不肯接过法宝,推辞道:“多谢师兄关心,只是这"仙气云霞"太过贵重,只怕云梦受用不起。”

傲剑偏把青瓷瓶朝她手里塞去:“云梦,怎么说你也是我师妹,自你入门以来,我这个做师兄的从来没没有关照过你,更不用说赠你法宝了。这个就当是我的补偿吧。”

云梦面上一惊,忙道:“师兄的好意,云梦心领了,这法宝云梦是万万要不得的!”虽然嘴上如此,但她心里却是欢喜的不得了,这是师兄第一次送自己东西,而且还是如此贵重的“仙气云霞”。

傲剑见她不要,长袖一挥,“仙气云霞”便自动飞入云梦袖中,随即,他立刻转身御剑离去。只留云梦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傲剑远去的背影,耳畔传来奥见得声音:“云梦,这"仙气云霞"是为兄的一点心意,望你收下且好好运用,来日再现当年红霞仙子的风采。”

傲剑已经离去,不知为何,云梦心中却如同石子投入湖中一般,荡起层层涟漪。云梦知道,这个师兄外表看似不慎开朗,甚至有些冷漠,实则却是处处关照自己。比如这次,他知道自己尚无法宝,却不惜把“仙气云霞”送给自己。傲剑在蓬莱是首座弟子,按理说他有许多的法宝,其中好的也有很多,可他偏偏送自己这么贵重的仙气云霞。也许,在他的心中,这位师兄已经变得比什么都重要了吧。也许,为他抛弃一切,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吧。问世间情为何物,又有谁能有明了呢?

良久,云梦仍站在山巅,任凭狂风猎猎吹着,她从袖中取出“仙气云霞”,紧紧地攥在手里,贴在胸口,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只听她用小的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师兄......”

觅仙道 - 第一章 仙道何处觅,反手问苍天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