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8308 帖子 6336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逸多

逸多

LV1 2016-11-22

【铸剑师:七星龙渊篇】

作者:逸多

连载最近更新:         “什、什么证据?”                镂月抚摸着怀中山风的头:“山风,乖,吐出来。”山风听话地张开口,吐出一物——这是一截被咬下的袖口,边缘已被烧焦,黑色布料,看上去显得十分厚实。&

作品简介:【古风推理】
一柄七星龙渊,
二位铸剑奇才,
三宗诡谲命案,
四家相剑名门,
五次直言明谏,
六位良师益友,
七重传世宝剑……

看到掌阅征文大赛不过数日,及至今日(截稿的最后一天,23日),仍在写作中,因此将“写完”作为第一要务,投票已不奢求,非常感谢大家的浏览与支持,以及未曾谋面的投票者……谢谢你!

12.5分割线————————————————————————————

今天登录后看到有很多新增的票与点赞,衷心感谢!

其实自己很清楚,如果时间充裕、写成长篇的话会更好一些,大纲中很多梗还未来得及添加,镂月的形象也会更加饱满,总之对掌阅、对大家满满的都是感谢^^我会好好加油的

24576 票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2016-11-23

            依秦溪山,傍剑池水,晨有莺啼,暮有炊烟,这便是镂月自小长大的家乡,也是铸剑鼻祖欧冶子铸成七星龙渊剑的地方。还未等走到近前,早已看到翘首以盼的家人们,钟弘毅用粗糙的大手抚着镂月的头,浩昌的母亲欣慰地接过了小文茵,大家说着集市上的见闻,向着饭菜的香气走去。

            

            “山风!”镂月笑着蹲下身子,接受山风热烈的迎接,“今天有没有乖?”这只叫做“山风”的小猎犬虽不满一岁,已经像它的父母一般训练有素,镂月接过山风衔来的木棍,向前掷去,一条雪色的闪电瞬间激射而出,山风衔起木棍,骄傲地等候着下一个指令。

            

            “做的好,咱们开饭了!”钟弘毅笑呵呵地招呼着,端出了热气腾腾的饭菜,镂月一边帮忙摆盘,一边说道:“师傅,吃过饭后我想再去一趟夜市,还有些东西没有买全。”钟弘毅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随即慈爱地笑了:“难得有这样大的市集,要去便去吧,一定注意安全!”

            

            他顿了顿,又郑重地开口:“镂月,你不仅是我的弟子,更像是我的孩子,你的铸剑天分有目共睹,我希望你的目标并非仅限于这次铸剑大会的第一名,而是……”

            

            “滴答——”

            

            钟弘毅和镂月俱是一愣,扭头看去,山风歪着小脑袋认真听着,浑然未注意滴落的口水出卖了内心的想法。钟弘毅笑着道:“罢了罢了,快吃饭吧!

            

             

            山风高兴地跟在镂月身旁,每家每户都已结起灯火,不时飘出欢声笑语,蕴成一片橙色的温暖。景云和浩昌他们既然未曾出门,也不必打扰,镂月这样想着,和山风一起向着夜市的方向走去。

            

            沿途经过一片熟悉的密林,镂月吃过的野果、山风猎过的野物,皆属于它的馈赠。此时,林中反常地亮着几处影影绰绰的光,山风警惕地竖起了耳朵,镂月侧身走入林中——借着月光看去,那个被击翻在地却依然嘴硬的家伙,正是燕巧颜。

            

            “你也清楚,燕家用的是禁术,我早已将陨铁藏起,绝不会交给……”燕巧颜没说完的话伴着一记拳头埋进了土地,出拳的人以黑衣蔽体,黑布蒙面,他察觉到镂月的临近,迅速离去。

            

            镂月走上前,扶起摔倒在地的燕巧颜。“呵,打一拳还要给个甜枣?”燕巧颜艰难地站直了身子,回头看到镂月,声音陡然拔高:“怎么是你!钟镂月,你是又来看我的么!”

            

            镂月替他摘掉身上的叶子,捡起他掉落的随身物什,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始终未发一语。“离我远一点,要是被人看到,又会传些风言风语!”燕巧颜躲闪着,不经意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痛的浑身一颤。镂月浑如未听到一般,取出随身携带的水替他清理伤口,又施上药膏,仔细检查伤势后,确认并无大恙,转身离去。

            

            “喂!”刚走出三五步,就听到燕巧颜在背后说话。镂月惊讶地回头,燕巧颜侧着脸,有些看不清表情:“今天是月圆之夜,去我那里喝酒吧。”说罢立刻转身,僵硬地拖着步子,都未回头看镂月的反应。

            

            镂月哑然失笑,看向身旁的山风,小家伙也正在用黑宝石般湿润的眼睛看着自己。“那就走吧,也是时候坐下来谈谈了。”

            

             

            行了一段路后,镂月看着眼前的小木屋,惊讶地问燕巧颜:“你在这林中竟然建了一个家?” 

            

            燕巧颜语气中难得地多了些自信:“这是我亲手建起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走,进来坐吧。”

             

            

            自从说出那句邀请,二人间的关系缓和了许多,镂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山风好奇地这里嗅嗅,那里瞧瞧,等到转了个遍,就乖巧地回到镂月身边坐下。

            

            “久等了。”若说这屋中最为精巧的东西,就是这套青瓷酒具。镂月仿效燕巧颜席地而坐,道了一声“多谢”,拿起一盏青瓷酒杯——镂月惊讶地发现,这美酒中竟有一轮圆月。

            

            镂月抬头,这才发现头顶是一扇天窗,今夜的月亮圆满而明亮,洒下一片清辉。

            

            “你发现了?”燕巧颜笑盈盈地抬头,漂亮的桃花眼中蕴着一汪湖,映出天上的明月,“每当月圆之时,我总爱自斟自饮,今夜这里多了一位客人……”他猛然停口,向镂月看去——他又想起了那一天。

            

            

            “巧颜果然好手艺,小小年纪就做成一对绿檀木梳,是送给谁的?”

            

            “是、是我和镂月的,今晚月圆吃酒时,我想送给她。”

            

            “钟师傅的那个徒弟吧?……咦,怎么有一把是女梳?”

            

            小小的巧颜登时慌了,想起镂月说漏嘴时惊慌地叮嘱自己,万万不可透露她是女子的秘密,瞬间脱口而出:“那是我的!”

            

            “你的?!”燕广勃然变色,“名字是女子,长相似女子,自己还把自己当成女子!”他重重地抡下巴掌,大声怒喝:“好啊,你是喜欢上了这个姓钟的小子是不是!迟早做了兔儿爷,我燕家就不该有你这个儿子!”

            

            燕巧颜跪在地上,长长的睫毛不堪泪滴的重量,颤颤地压弯了腰。     

            

            “少爷,你怎么伤的这般重!”燕巧颜任书童为自己上药,随即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少爷,您不能再去钟家了!外面风言风语,说、说……”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一路向钟家走去,顶着整条街坊的异样眼神,燕巧颜朝钟镂月扔下那把他亲手制成的绿檀木梳,道出二字:“断交。”

            

            此后的那些年,二人几乎未见,仅见过的几次,燕巧颜总是粗蛮以对,每次也都遭人阻拦,因此时间短暂,如同未见。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2016-11-23

            镂月看着燕巧颜,月光下他的神情时而欣喜,时而悲伤,便知道他也如自己一般,想起了那件事。燕巧颜终于回过神来,他啜了一口酒,定定地看着镂月,刚欲开口,就听到山风一边“汪”地叫着,一边跑出了门。

            

            镂月有些担忧,山风一般不会开口,除非有人窥探。

            

            “巧颜,我去看看!”

            

            燕巧颜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怔怔出神——这称呼,多年未听到了。

            

             

            

            “山风!”

            

            找到山风时,它呜咽着瘫在地上,镂月焦急地检查着它的伤势,曾经柔顺的雪白色毛皮如今被烧焦了一大片,镂月触了触伤口,还有些烫手,对山风下此狠手的人应该还未走的很远。镂月快速包扎好山风的伤口,抱起它小小的身子,打算将伤重的山风先交给巧颜,然后马上回来寻找贼人的下落。

            

            一步一步前行,镂月的心跳有如擂鼓,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木屋的门无法打开,镂月绕到侧面,从窗中看去——

            

            “巧颜!”

            

            月光下,一柄烧的赤红的剑坯直插在燕巧颜的腹部,创口周遭血肉模糊,他仰面倒地,那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至死都不曾瞑目。

            

            镂月以手掩口时,才发现自己早已流下了眼泪。

            

            “呜……”山风突然挣扎着叫出声来,努力向镂月示警,镂月四下环顾,只见一道黑影迅速掠过树丛,镂月立时跟上——这个对山风下毒手的黑影,极有可能也是杀害巧颜的凶手!

            

            镂月一直追至密林深处,顾及山风的伤势,未能全速追赶,终究是让那黑影逃掉了。镂月紧握拳头,未有片刻停留,匆匆向现场赶去。

            

             

            

            小木屋前,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人来人往,纷纷忙忙。镂月始一露面,就听到一声大喊,一个燕家随从冲到镂月面前,忿忿不平地叫嚷道:“钟镂月,你杀了少爷,还敢逃走!”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于此,神态百般,各有意味。

            

            “我没有杀巧颜。”

            

            “当我是眼瞎了吗,你身上还有血污!” 

            

            “血污是我怀中受伤的山风所留。”

            

            “哟,你是专程来这里找狗的?”

            

            “是巧颜邀我至此。”

            

            “还说不是你!“对方大笑,似是抓住了把柄,“方才我们怎么试都打不开门,叫来开锁匠才知晓,这里是被反锁的密室,也只有你来过!”

            

            镂月向前一步:“既是反锁的密室,我又是如何出来的?”

            

            这随从瞠目结舌,登时说不出话来。

            

            “我倒要问问你,”镂月步步紧逼,“这屋中有无出口,若是有则不称其为密室;若是没有,那么凶手还藏在这密室中,或是……”镂月环视一圈:“在门被撞开后趁乱潜出,现下就在你们当中!”

            

            对方冷汗潺潺,被镂月的威势所吓,不由自主地回答:“并、并无其他出口,所有窗户也都不能容人通过……”

            

            燕广再也看不下去,铁青着脸上前正待发作,那验尸的仵作突然自木屋中逃出来,惊恐地喊着:“血铸!”

            

            凡听说过“血铸”的人,皆脸色煞白,其余人不明所以,议论纷纷。血铸之法,系月圆之夜,烧红剑坯,将其用力贯入人体,随后拔出,相传以此法铸成的剑,效用非凡,然而血铸之法罪孽深重,比之祭炉更甚,因此被列为禁术,一经发现,必是死罪,故而人人谈之色变。

            

            “钟镂月!”燕广动了怒,“修习禁术,血铸杀人,你该当何罪!来人,给我拿下!”

            

            “慢!”

            

            燕广额头青筋直跳,莫非今天不宜出门,处处被人干扰,限制行事。饶是这般,他回头看到出言制止者,也不由得一惊:“陈尚书?”

            

            “ ‘惟敬五刑,以成三德’,我曾上疏谏言,圣贤之政,应以刑罚为首;血铸之事,更是干系重大。此子被指为疑凶,依然进退有度,从容得体,依我多年治狱经验,理应验看查证之后,再做定夺。韩尚书以为如何?”

            

            “‘勿误庶狱’,陈尚书所言极是,素闻陈尚书治狱周密,此次奉圣上督查之令同赴龙渊,幸能亲眼得见。”

            

            陈宠陈尚书,韩棱韩尚书,两位总揽朝中要务的重臣引经据典,相谈甚欢,燕广和窦宪被晾在一旁,却又不好发作。

            

            “这话怎只说了一半”,韩棱拊掌自怨,“燕侯及窦侍中有何见解?”

            

            二人尴尬不已,这分明是故意为之。窦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燕广骄奢淫逸、挥霍无度,一向为人所诟病,依旧我行我素。然而眼下两位尚书齐至,只能如哑巴一般自吃黄连。

            

            陈宠颔首:“好,既是如此,待我查问一番。钟镂月,你方才曾说,是燕巧颜邀你至此,所为何事?”

            

            镂月感激地施了一礼:“回陈大人,巧颜曾说,每每月圆之时,他都会自斟自饮,今夜又逢月圆,邀我同吃酒,共话年少时。”

            

            陈宠道:“你方才所说密室一事,我已核实停当,门是由内反锁,窗则狭小逼仄,不可容人通过,且无其他出入之法;至于破门而入时,我已特意留神,未有异常之处,死者也确实已然死去。”

            

            燕广忍不住多嘴:“那这钟镂月是怎么出来的?”

            

            韩棱看了燕广一眼:“这便是要留下钟镂月细问的理由。”

            

            燕广吃了一记闭门羹,悻悻地闭了口。

            

            镂月道:“我与巧颜在屋中饮酒时,我的猎犬山风察觉屋外有人窥探,一边叫着一边跑出了门,我便出门去寻,找到它的时候,它已遭受了严重烫伤,方才已经说过,我身上的血污就是在救治它时所留,”镂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抱着山风走回木屋,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只得走到侧面,从窗中看去,巧颜已经……被害身亡。”

            

            “这般说来,”陈尚书思索着,说道:“木屋密室的形成,只有一种可能。”

            

            镂月点了点头,沉声说:“是巧颜……是被害人自己亲手反锁了门,制造了密室。”


            四下俱静。


            燕广难以置信地打破了沉默:“这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就算如此,疑凶依然是你!”


            “燕侯爷,我有一样证据。”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2016-11-23

            “什、什么证据?”

            

            镂月抚摸着怀中山风的头:“山风,乖,吐出来。”山风听话地张开口,吐出一物——这是一截被咬下的袖口,边缘已被烧焦,黑色布料,看上去显得十分厚实。

            

            燕广不屑一顾:“笑话,这又能说明什么!”

            

            镂月不置可否,掀开黑色袖口,原来并不是布料厚实,而是其下方另有一层:“诸位请看。”

            

            这是一截被咬下的丝绸袖口,拥有精巧的金线刺绣图案,不仅如此,就连缝线也是用金子制成的,熠熠夺目,美中不足的是,边缘同样已被烧焦。

            

            众人大惊:“这、这不是燕家独有的金线衣吗,衣如其名,号称所有的线都由金子制成!”

            

            “如此奇巧奢侈,也只有燕家能想得出了!”

            

            众人一面议论,一面看向燕广。燕广惊愕失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金线衣不但是燕家独创,而且为数不多,只有亲近之人才可拥有,先前自己还出言嘲讽,这下无异于引火烧身。

            

            镂月环顾四周,众人立刻停了议论,静听镂月开口:“这是山风与黑衣人搏斗时咬下的袖口,请诸位细观,两层袖口的边缘均已烧焦,不知诸位是否记得,山风和巧颜受的都是烧伤,凶手正是因为要借血铸之名行事,所以才用烧红的剑坯作为凶器!”镂月看了一眼燕广,“凶手在金线衣的外面,加穿了一层黑衣,想必是为了掩人耳目;至于这珍贵的金线衣,众所周知,正是来源于燕家!”

            

            矛头直指燕广,众人纷纷侧目,燕广汗出沾背,强作镇定:“巧颜是我的儿子,他的死怎会跟燕家有干系!”他话锋一转,“就算金线衣出自燕家,也说明不了什么,既然你说是巧颜亲手制造了密室,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韩棱与陈宠互看一眼,随即对镂月说道:“现场已经查勘完毕,如有不明之处,你可前去验看。”

            

            镂月再施一礼:“两位尚书大人于我恩重如山,钟镂月感激不尽,没齿难忘!”

            

            “不过是爱惜良才,为国分忧而已!快些去吧!”

            

            

            再次回到这里,已然物是人非。燕巧颜被验尸官带走,木屋失去了主人,有些空落落的,月光清冷,就在刚才,巧颜还笑盈盈地看着月亮……等等,天窗是何时打开的!

            

            镂月迅速走到天窗下方,细细寻觅着蛛丝马迹,模拟着巧颜打开天窗的动作——“原来如此!”镂月自语道,“要完成这个作案手法,凶器须得……”镂月回身向尚书请示:“希望大人能容我查看凶器!”

            

            “可!”

            

            “果然如此……”看过凶器后,只剩最后一个问题,镂月询问仵作:“被害人腹部中的那一剑,是否就是致命伤?”

            

            “正是。”

            

            “诸位,请听我一言!”众人依言进入木屋,镂月朗声道:“我已知晓凶手的作案手法!”

            

            镂月站在天窗下,以手指着天窗窗框:“请看此处,这是窗框被烧灼后留下的痕迹,说明凶器正是由此进入的!”

            

            窦宪摆了摆手:“你倒说说,凶手是怎么进入、又怎么离开的?”

            

            镂月一字一句地说道:“凶手从未进入过现场!”

            

            窦宪眼中寒芒一闪:“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燕巧颜是腹部中剑仰躺在地,且无拖拽痕迹,只有正面行凶,才能造成这样的现场!”

            

            “若是窦大人没有打断,此刻我已经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镂月伸手关上天窗,“请诸位看好我接下来的动作。”镂月一面拉开天窗,一面向后倾倒——正正好好地躺在了与被害人相同的地方!

            

            众议汹汹,一片哗然!

            

            “如诸位所见,凶手正是利用这向内打开的天窗,达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作案!” 

            

            “等一等,”燕广扶着额头问道,“为什么巧颜会主动打开天窗?”

            

            “凶手了解巧颜的习惯,知道他每逢月圆,必会对月自饮,便故意将天窗遮住,巧颜定会打开天窗查看,这就是凶手等待的时机,”镂月继续说道:“还有一事,要保证剑入腹部且能一击致死,对剑尖的锋利程度要求非常高,刚才我特意查验凶器,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

            

            “燕侯爷,”镂月直视燕广道:“有如此铸剑技术,既了解巧颜月圆夜会自饮,又知道天窗的构造,还穿有金线衣,这样的人,只有一个——燕家长子燕秉德!”

            

            燕广气焰全无,颓然问道:“秉德现下在哪里?”

            

            家仆赶忙上前搀扶:“回老爷,大少爷怕误了铸剑大会,已然前往咱们在洛阳的府邸……”

            

            陈宠道:“既是如此,我们便也在次日启程,前往洛阳,捉拿此人归案!”

            

            镂月补充道:“除去搜查证据,还可看他的手上有无烧伤的痕迹,两层袖口的边缘均已烧焦,看来他在铸成凶器时,心中并不平静……”

            

            韩棱摇头叹道:“何以至此,一个铸剑之才,竟杀害了自己的弟弟!这作案动机,就交由太末县调查吧。”

            

            镂月闻听此言,顿时一惊,想起初入密林时听到巧颜对黑衣人说的话,几乎可以认定,那黑衣人便是燕秉德。

            

            “不知巧颜将那块陨铁藏在了何处……”镂月走到木门前,最后回眸看去,这一眼,泪便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我想送她一个惊喜。”

            

            木屋的主人锁了门,将陨铁放在正对门的架子上,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把女用的绿檀木梳,珍而又重地放在了一起。

            

            镂月将它们放进胸口的衣襟,仿佛还残留有他的温度。

    回复
  • i10****6321

    i10****6321

    LV1 2016-11-23

    然后呢!!!求更啊!!!!!!!

    回复
  • i10****3200

    i10****3200

    LV1 2016-11-30

    我喜欢


    回复
  • 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LV12 2016-12-06
    逸多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梦魇

    丶予惘

    13268

    [梦魇](原创,已完结) #浅吟# 『一』 D校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任何人只要在凌晨两点时分走进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那间破旧的解剖室,就会被木偶的灵魂附身,陷入梦魇中无法自拔。 安叶,洛熙和伊琪就是这所学校同一个寝室中的三名学生,她们刚刚来到D校便听说了这个传说。第二天,热爱冒险的洛熙对其他三人提议道:“哎,你们相信那个传说吗?我们去解剖室看看吧!” “啊?”安叶说,“我不敢,万一那个传说是真的怎么办哪。” “对呀对呀,你别异想天开了。”伊琪轻声附和着。 “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没事的,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儿看看吧。” “嗯,好吧。” 『二』 深夜,凌晨两点,解剖室 洛熙,安叶,伊琪三人来到了这

  • 2
    恐怖段子

    蓝晴末代皇后

    2070

    还有一些在帖子回复里,慢慢找 第一节 食慌者 我慌忙的穿过一片草丛,迎面对上了一道目光,我顿时警惕性生起,问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一边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一边回答我"我是拾荒者。" 他的话让我放松了一点,但是,我满脑子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半夜三更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什么会冒出一个拾荒者来?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恶意,应该不会伤害我吧!思及此,我便和他攀谈了起来。他拿出了许多食物来给我吃。正好,赶了一天的路,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忽然,对面的拾荒者拿起一把叉子,看着我,像看见一份美食,啪嗒啪嗒的滴着口水,用叉子扎向我,吞食了我。 过了一会儿,草丛那边又有一个人惊慌失措的穿过了,看着

  • 3
    路过

    轻捻花颜

    662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话说昔时有个六目村,山明水秀,风水甚佳,先人避乱迁居至此,男耕女织,能人也多,较其方圆百里诸他村镇,都好上一筹。 忽有一日,雷雨骤袭之后,村民们瞧见地上凭白多出许多散碎银两,不由得喜出望外,妇孺老幼都跑出来捡钱,这些碎银洋洋洒洒,遍布六目村,村民们沿银迹踩着泥泞小道,来到山中。 见山中那无名坟墓缺了一角,散银至此绝迹,众人推测,此乃昨夜雨急风高,天雷炸开此墓,将里面的陪葬银器击碎,而后被风卷到半空,下洒到六目村。 村民们都眼巴巴地瞅着这坟墓。 这坟墓,曾被先人们叮嘱,千万莫动,昔时,先人们迁居六目村时,当夜同做一梦,梦到一白衣仙翁警告,此处安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