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6472 帖子 6168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逸多

逸多

LV1 3个月前

【铸剑师:七星龙渊篇】

作者:逸多

连载最近更新:         与两位尚书大人作别后,镂月按照出行前与景云和浩昌的约定,前去客舍一叙,随后各自回房,为次日的铸剑大会养精蓄锐。                是日,丽日当空,车马塞道,观者云集,传闻圣上或将亲临铸剑大会,因此特将平日观测气象、研究天文的洛阳灵台...

作品简介:【古风推理】
一柄七星龙渊,
二位铸剑奇才,
三宗诡谲命案,
四家相剑名门,
五次直言明谏,
六位良师益友,
七重传世宝剑……

看到掌阅征文大赛不过数日,及至今日(截稿的最后一天,23日),仍在写作中,因此将“写完”作为第一要务,投票已不奢求,非常感谢大家的浏览与支持,以及未曾谋面的投票者……谢谢你!

12.5分割线————————————————————————————

今天登录后看到有很多新增的票与点赞,衷心感谢!

其实自己很清楚,如果时间充裕、写成长篇的话会更好一些,大纲中很多梗还未来得及添加,镂月的形象也会更加饱满,总之对掌阅、对大家满满的都是感谢^^我会好好加油的

24576 票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章和二年,扬州刺史部,龙渊。


            “七月流火,亮石霜寒,欧冶宗师曾用,制得七星龙渊……”


            叫卖吟唱之声忽的停住,商贾轻轻拽住了行人的袖角:“这位少侠,我这块亮石独一无二,用它磨剑,包您在铸剑大会上拔得头筹!”


            被称作“少侠”的人微微回首,眼前这售卖亮石的商贾葛巾布衣,倒有三分像是读书人。然而此人眼色有异,时时飘向自己腰间的佩玉,求财之心切切,可见这叫卖吟唱、穿着打扮的书生气不过是特意为之。


            正想着用哪套说辞脱身,就听见“镂月、镂月”的喊声越来越近。


            “镂月,那边有人在卖陨铁,人多的很,咱们快过去瞧瞧!”钟镂月看着自己的发小一路小跑而涨红的脸,随他离去,不由得一笑——倒也省了口舌麻烦。

     

            此地名曰“龙渊”,因战国时欧冶子所铸七星龙渊剑而得名。龙渊作为宝剑之乡,近来分外热闹——为了即将举办的铸剑大会,当今圣上特许在龙渊设下集市,集市期间不禁盐铁,可自由交易铸剑所需。一时间四方云集于此,珍玩奇物,琳琅满目,吹笛唱曲,招徕宾客,商贾如云,行人如织。欧景云一面喊着“镂月”头前带路,一面防着被人流拥倒,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镂月,景云!”刚挤到售卖陨铁的摊子前,还未容歇息,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景云不顾整理狼狈的衣襟,惊喜地抬头看去:“浩昌,你和小文茵也来啦!”


            都说欧浩昌是十里八乡皆有闻名的兄长之表率,集市人多且杂,他便将自己年幼的妹妹擎在肩上,此刻兄妹二人眨着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向着镂月、景云挥手致意。


            镂月笑着向小文茵挥了挥手,小家伙登时手舞足蹈起来,想要离镂月更近一些。镂月向景云递了个眼神,景云立时领会:“浩昌你看好小文茵,我们这就过去!”浩昌忙点了点头,他照顾幼小的妹妹已属不易,眼下更是难以移动,若不是小文茵喜欢热闹,也不会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多作停留。


            售卖陨铁的摊前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有讨价还价之声不绝于耳,指手画脚之人阻碍去路。镂月和景云朝着浩昌的方向费力挪过去,小文茵早已张开两只小手,开心地抱住镂月,咿咿呀呀地说起谁也听不懂的话来。景云与浩昌聊着集市上的见闻,四人在周遭嘈杂的环境中,和乐融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正在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尖酸声音插了进来:“既然来了我的摊子,还装什么不认识,要问价就直说,何必假装清高,我说的对吧、钟镂月钟公子?”


            四下霎时一片寂静。


            镂月按住景云已蓄势待发的拳头,缓缓开口:“燕巧颜,咱们照约行事,若是知你在,我定不会趋近分毫。”说罢拂袖离去。


            “别走啊,长了一张女人祸水的脸,偏偏还有男人的剑眉星目,迟早做了兔儿爷,不若同我快活快活?”燕巧颜迅速拽住钟镂月的袖子,嘴上说着侮辱之词,眼中却不带一丝淫邪,只有满满的嘲讽和压也压不下的痛苦。


            “放开!”欧景云一把扯开燕巧颜,“你每次见镂月都迁怒于他,莫要把自己的错归于他人,何况镂月对你还再三礼让!”


            “哈哈、哈哈哈哈!”燕巧颜忽的仰天大笑,“我何错之有?若不是……”他扫视周围窃窃私语的人群,“对,就是这般……人言可畏!”


            “这唇红齿白的小公子就是钟镂月?名字好似女子!”


            “呵,燕巧颜不更是女子之名!身为燕家最小的儿子,偏要出来寻山挖矿,今次倒是好运气找到陨铁,不知往后这薄身子骨还吃不吃得消……”  


            “这钟镂月不也身形……哦?之前铸成镂月剑的,莫非就是他?”


            “正是!燕巧颜怎比的上钟镂月,怪不得燕家不喜他,还私下做出那种事……啧啧!”


            燕巧颜站在议论纷纷的人群正中,面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青,刚说出一句“我定要钟家好看”,便摇摇欲坠几欲昏倒。


            “果不其然,不仅名字、长相像女子,身子骨也像女子!”此前发问的人点头称是,随即悄悄打探:“听闻燕家一直想生一个女儿,好嫁给宫中的那位,最后却还是生了这个小子,气的将早已备好的名字给了他,不知是真是假?”


            “侯爷到!”另一人还未来得及回答,就被周围的人带的屈下了膝。

     

           来者正是燕巧颜之父——折奸侯燕广,他身着官服,神色匆匆地骑行而来,显然是刚听说自己的小儿子又闹出了事情。燕广面色阴沉,目光在钟镂月身上稍作停留,随从们急忙搀住燕巧颜,不由分说将他带走,任燕巧颜反抗呼叫,生怕再生事端。


            “何事如此喧哗,若有寻衅滋事者,一概治罪!”


            围观人群应声分开,一行华服者缓步而入,当中一人以云纹刺绣锦袍加身,威势赫赫,余者皆小心翼翼察其颜色,较之众星捧月更甚。


            “卑职办事不力,恳请窦大人恕罪!”太末县县令季东平此刻惶惶不安,龙渊历来由太末县管辖,窦大人贵为皇后兄长,现下既然已扫了他的兴致,就算是拿下刁民治罪,也已是回天乏术。想至窦大人一向作风,不由得两股战战,正欲再度赔罪,就听得窦大人开了金口:“哦?原来是燕侯在此,别来无恙否?”


            燕广不露痕迹地舒开眉头,下马回身见礼:“承蒙窦大人厚爱,犬子顽劣,多有得罪,来日定登门致歉,燕某先行告退!”


            季东平暗自叫苦,听闻窦大人与燕侯一向不和,眼下燕侯执意离去,窦大人定会将怒火全撒在自己身上。


            “且慢。”直到燕巧颜被燕家随从们带到身旁,窦宪才悠悠开了口:“方才燕侯爱子正展示一块陨铁,并无不妥之处,恰逢今日四方之士云集,何不让我等开开眼界?”


            当今天下谁人不知,窦宪最为青睐的后辈族人、被誉为“天生铸剑奇才”的窦凌恒,也将参加铸剑大会,若是有了这块陨铁,夺下魁首自不必说,还可觐见圣上加官进爵,百利而无一害。然而燕家长子燕秉德同样是铸剑大会的参赛者,燕家定不会允许陨铁易主。


            “窦大人有所不知,犬子向来有妄言之症,这不过是块寻常矿石,只是外表生得不同,便说其是陨铁出尽了风头,燕某定将严加管教!”燕广回头对自家随从大声喝道:“还不快带他回去看病!”随即向窦宪行了一礼,这才算真正离场。


            窦宪一声冷笑,随行者见其不悦,赶忙上前说道:“窦大人息怒,这燕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过是个靠揭发他人上位的小喽啰,若没有窦大人,他……”


            “住口!”窦宪大怒,扬长而去,随行者陪着笑跟上,一行人渐行渐远。众多围观者终于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各自散去。


            “镂月,”景云和浩昌异口同声地发问:“你有没有被他伤到?” 镂月笑着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如此默契,还担心什么,走,我们也回家!”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依秦溪山,傍剑池水,晨有莺啼,暮有炊烟,这便是镂月自小长大的家乡,也是铸剑鼻祖欧冶子铸成七星龙渊剑的地方。还未等走到近前,早已看到翘首以盼的家人们,钟弘毅用粗糙的大手抚着镂月的头,浩昌的母亲欣慰地接过了小文茵,大家说着集市上的见闻,向着饭菜的香气走去。

            

            “山风!”镂月笑着蹲下身子,接受山风热烈的迎接,“今天有没有乖?”这只叫做“山风”的小猎犬虽不满一岁,已经像它的父母一般训练有素,镂月接过山风衔来的木棍,向前掷去,一条雪色的闪电瞬间激射而出,山风衔起木棍,骄傲地等候着下一个指令。

            

            “做的好,咱们开饭了!”钟弘毅笑呵呵地招呼着,端出了热气腾腾的饭菜,镂月一边帮忙摆盘,一边说道:“师傅,吃过饭后我想再去一趟夜市,还有些东西没有买全。”钟弘毅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随即慈爱地笑了:“难得有这样大的市集,要去便去吧,一定注意安全!”

            

            他顿了顿,又郑重地开口:“镂月,你不仅是我的弟子,更像是我的孩子,你的铸剑天分有目共睹,我希望你的目标并非仅限于这次铸剑大会的第一名,而是……”

            

            “滴答——”

            

            钟弘毅和镂月俱是一愣,扭头看去,山风歪着小脑袋认真听着,浑然未注意滴落的口水出卖了内心的想法。钟弘毅笑着道:“罢了罢了,快吃饭吧!

            

             

            山风高兴地跟在镂月身旁,每家每户都已结起灯火,不时飘出欢声笑语,蕴成一片橙色的温暖。景云和浩昌他们既然未曾出门,也不必打扰,镂月这样想着,和山风一起向着夜市的方向走去。

            

            沿途经过一片熟悉的密林,镂月吃过的野果、山风猎过的野物,皆属于它的馈赠。此时,林中反常地亮着几处影影绰绰的光,山风警惕地竖起了耳朵,镂月侧身走入林中——借着月光看去,那个被击翻在地却依然嘴硬的家伙,正是燕巧颜。

            

            “你也清楚,燕家用的是禁术,我早已将陨铁藏起,绝不会交给……”燕巧颜没说完的话伴着一记拳头埋进了土地,出拳的人以黑衣蔽体,黑布蒙面,他察觉到镂月的临近,迅速离去。

            

            镂月走上前,扶起摔倒在地的燕巧颜。“呵,打一拳还要给个甜枣?”燕巧颜艰难地站直了身子,回头看到镂月,声音陡然拔高:“怎么是你!钟镂月,你是又来看我的么!”

            

            镂月替他摘掉身上的叶子,捡起他掉落的随身物什,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始终未发一语。“离我远一点,要是被人看到,又会传些风言风语!”燕巧颜躲闪着,不经意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痛的浑身一颤。镂月浑如未听到一般,取出随身携带的水替他清理伤口,又施上药膏,仔细检查伤势后,确认并无大恙,转身离去。

            

            “喂!”刚走出三五步,就听到燕巧颜在背后说话。镂月惊讶地回头,燕巧颜侧着脸,有些看不清表情:“今天是月圆之夜,去我那里喝酒吧。”说罢立刻转身,僵硬地拖着步子,都未回头看镂月的反应。

            

            镂月哑然失笑,看向身旁的山风,小家伙也正在用黑宝石般湿润的眼睛看着自己。“那就走吧,也是时候坐下来谈谈了。”

            

             

            行了一段路后,镂月看着眼前的小木屋,惊讶地问燕巧颜:“你在这林中竟然建了一个家?” 

            

            燕巧颜语气中难得地多了些自信:“这是我亲手建起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走,进来坐吧。”

             

            

            自从说出那句邀请,二人间的关系缓和了许多,镂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山风好奇地这里嗅嗅,那里瞧瞧,等到转了个遍,就乖巧地回到镂月身边坐下。

            

            “久等了。”若说这屋中最为精巧的东西,就是这套青瓷酒具。镂月仿效燕巧颜席地而坐,道了一声“多谢”,拿起一盏青瓷酒杯——镂月惊讶地发现,这美酒中竟有一轮圆月。

            

            镂月抬头,这才发现头顶是一扇天窗,今夜的月亮圆满而明亮,洒下一片清辉。

            

            “你发现了?”燕巧颜笑盈盈地抬头,漂亮的桃花眼中蕴着一汪湖,映出天上的明月,“每当月圆之时,我总爱自斟自饮,今夜这里多了一位客人……”他猛然停口,向镂月看去——他又想起了那一天。

            

            

            “巧颜果然好手艺,小小年纪就做成一对绿檀木梳,是送给谁的?”

            

            “是、是我和镂月的,今晚月圆吃酒时,我想送给她。”

            

            “钟师傅的那个徒弟吧?……咦,怎么有一把是女梳?”

            

            小小的巧颜登时慌了,想起镂月说漏嘴时惊慌地叮嘱自己,万万不可透露她是女子的秘密,瞬间脱口而出:“那是我的!”

            

            “你的?!”燕广勃然变色,“名字是女子,长相似女子,自己还把自己当成女子!”他重重地抡下巴掌,大声怒喝:“好啊,你是喜欢上了这个姓钟的小子是不是!迟早做了兔儿爷,我燕家就不该有你这个儿子!”

            

            燕巧颜跪在地上,长长的睫毛不堪泪滴的重量,颤颤地压弯了腰。     

            

            “少爷,你怎么伤的这般重!”燕巧颜任书童为自己上药,随即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少爷,您不能再去钟家了!外面风言风语,说、说……”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一路向钟家走去,顶着整条街坊的异样眼神,燕巧颜朝钟镂月扔下那把他亲手制成的绿檀木梳,道出二字:“断交。”

            

            此后的那些年,二人几乎未见,仅见过的几次,燕巧颜总是粗蛮以对,每次也都遭人阻拦,因此时间短暂,如同未见。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镂月看着燕巧颜,月光下他的神情时而欣喜,时而悲伤,便知道他也如自己一般,想起了那件事。燕巧颜终于回过神来,他啜了一口酒,定定地看着镂月,刚欲开口,就听到山风一边“汪”地叫着,一边跑出了门。

            

            镂月有些担忧,山风一般不会开口,除非有人窥探。

            

            “巧颜,我去看看!”

            

            燕巧颜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怔怔出神——这称呼,多年未听到了。

            

             

            

            “山风!”

            

            找到山风时,它呜咽着瘫在地上,镂月焦急地检查着它的伤势,曾经柔顺的雪白色毛皮如今被烧焦了一大片,镂月触了触伤口,还有些烫手,对山风下此狠手的人应该还未走的很远。镂月快速包扎好山风的伤口,抱起它小小的身子,打算将伤重的山风先交给巧颜,然后马上回来寻找贼人的下落。

            

            一步一步前行,镂月的心跳有如擂鼓,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木屋的门无法打开,镂月绕到侧面,从窗中看去——

            

            “巧颜!”

            

            月光下,一柄烧的赤红的剑坯直插在燕巧颜的腹部,创口周遭血肉模糊,他仰面倒地,那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至死都不曾瞑目。

            

            镂月以手掩口时,才发现自己早已流下了眼泪。

            

            “呜……”山风突然挣扎着叫出声来,努力向镂月示警,镂月四下环顾,只见一道黑影迅速掠过树丛,镂月立时跟上——这个对山风下毒手的黑影,极有可能也是杀害巧颜的凶手!

            

            镂月一直追至密林深处,顾及山风的伤势,未能全速追赶,终究是让那黑影逃掉了。镂月紧握拳头,未有片刻停留,匆匆向现场赶去。

            

             

            

            小木屋前,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人来人往,纷纷忙忙。镂月始一露面,就听到一声大喊,一个燕家随从冲到镂月面前,忿忿不平地叫嚷道:“钟镂月,你杀了少爷,还敢逃走!”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于此,神态百般,各有意味。

            

            “我没有杀巧颜。”

            

            “当我是眼瞎了吗,你身上还有血污!” 

            

            “血污是我怀中受伤的山风所留。”

            

            “哟,你是专程来这里找狗的?”

            

            “是巧颜邀我至此。”

            

            “还说不是你!“对方大笑,似是抓住了把柄,“方才我们怎么试都打不开门,叫来开锁匠才知晓,这里是被反锁的密室,也只有你来过!”

            

            镂月向前一步:“既是反锁的密室,我又是如何出来的?”

            

            这随从瞠目结舌,登时说不出话来。

            

            “我倒要问问你,”镂月步步紧逼,“这屋中有无出口,若是有则不称其为密室;若是没有,那么凶手还藏在这密室中,或是……”镂月环视一圈:“在门被撞开后趁乱潜出,现下就在你们当中!”

            

            对方冷汗潺潺,被镂月的威势所吓,不由自主地回答:“并、并无其他出口,所有窗户也都不能容人通过……”

            

            燕广再也看不下去,铁青着脸上前正待发作,那验尸的仵作突然自木屋中逃出来,惊恐地喊着:“血铸!”

            

            凡听说过“血铸”的人,皆脸色煞白,其余人不明所以,议论纷纷。血铸之法,系月圆之夜,烧红剑坯,将其用力贯入人体,随后拔出,相传以此法铸成的剑,效用非凡,然而血铸之法罪孽深重,比之祭炉更甚,因此被列为禁术,一经发现,必是死罪,故而人人谈之色变。

            

            “钟镂月!”燕广动了怒,“修习禁术,血铸杀人,你该当何罪!来人,给我拿下!”

            

            “慢!”

            

            燕广额头青筋直跳,莫非今天不宜出门,处处被人干扰,限制行事。饶是这般,他回头看到出言制止者,也不由得一惊:“陈尚书?”

            

            “ ‘惟敬五刑,以成三德’,我曾上疏谏言,圣贤之政,应以刑罚为首;血铸之事,更是干系重大。此子被指为疑凶,依然进退有度,从容得体,依我多年治狱经验,理应验看查证之后,再做定夺。韩尚书以为如何?”

            

            “‘勿误庶狱’,陈尚书所言极是,素闻陈尚书治狱周密,此次奉圣上督查之令同赴龙渊,幸能亲眼得见。”

            

            陈宠陈尚书,韩棱韩尚书,两位总揽朝中要务的重臣引经据典,相谈甚欢,燕广和窦宪被晾在一旁,却又不好发作。

            

            “这话怎只说了一半”,韩棱拊掌自怨,“燕侯及窦侍中有何见解?”

            

            二人尴尬不已,这分明是故意为之。窦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燕广骄奢淫逸、挥霍无度,一向为人所诟病,依旧我行我素。然而眼下两位尚书齐至,只能如哑巴一般自吃黄连。

            

            陈宠颔首:“好,既是如此,待我查问一番。钟镂月,你方才曾说,是燕巧颜邀你至此,所为何事?”

            

            镂月感激地施了一礼:“回陈大人,巧颜曾说,每每月圆之时,他都会自斟自饮,今夜又逢月圆,邀我同吃酒,共话年少时。”

            

            陈宠道:“你方才所说密室一事,我已核实停当,门是由内反锁,窗则狭小逼仄,不可容人通过,且无其他出入之法;至于破门而入时,我已特意留神,未有异常之处,死者也确实已然死去。”

            

            燕广忍不住多嘴:“那这钟镂月是怎么出来的?”

            

            韩棱看了燕广一眼:“这便是要留下钟镂月细问的理由。”

            

            燕广吃了一记闭门羹,悻悻地闭了口。

            

            镂月道:“我与巧颜在屋中饮酒时,我的猎犬山风察觉屋外有人窥探,一边叫着一边跑出了门,我便出门去寻,找到它的时候,它已遭受了严重烫伤,方才已经说过,我身上的血污就是在救治它时所留,”镂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抱着山风走回木屋,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只得走到侧面,从窗中看去,巧颜已经……被害身亡。”

            

            “这般说来,”陈尚书思索着,说道:“木屋密室的形成,只有一种可能。”

            

            镂月点了点头,沉声说:“是巧颜……是被害人自己亲手反锁了门,制造了密室。”


            四下俱静。


            燕广难以置信地打破了沉默:“这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就算如此,疑凶依然是你!”


            “燕侯爷,我有一样证据。”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什、什么证据?”

            

            镂月抚摸着怀中山风的头:“山风,乖,吐出来。”山风听话地张开口,吐出一物——这是一截被咬下的袖口,边缘已被烧焦,黑色布料,看上去显得十分厚实。

            

            燕广不屑一顾:“笑话,这又能说明什么!”

            

            镂月不置可否,掀开黑色袖口,原来并不是布料厚实,而是其下方另有一层:“诸位请看。”

            

            这是一截被咬下的丝绸袖口,拥有精巧的金线刺绣图案,不仅如此,就连缝线也是用金子制成的,熠熠夺目,美中不足的是,边缘同样已被烧焦。

            

            众人大惊:“这、这不是燕家独有的金线衣吗,衣如其名,号称所有的线都由金子制成!”

            

            “如此奇巧奢侈,也只有燕家能想得出了!”

            

            众人一面议论,一面看向燕广。燕广惊愕失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金线衣不但是燕家独创,而且为数不多,只有亲近之人才可拥有,先前自己还出言嘲讽,这下无异于引火烧身。

            

            镂月环顾四周,众人立刻停了议论,静听镂月开口:“这是山风与黑衣人搏斗时咬下的袖口,请诸位细观,两层袖口的边缘均已烧焦,不知诸位是否记得,山风和巧颜受的都是烧伤,凶手正是因为要借血铸之名行事,所以才用烧红的剑坯作为凶器!”镂月看了一眼燕广,“凶手在金线衣的外面,加穿了一层黑衣,想必是为了掩人耳目;至于这珍贵的金线衣,众所周知,正是来源于燕家!”

            

            矛头直指燕广,众人纷纷侧目,燕广汗出沾背,强作镇定:“巧颜是我的儿子,他的死怎会跟燕家有干系!”他话锋一转,“就算金线衣出自燕家,也说明不了什么,既然你说是巧颜亲手制造了密室,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韩棱与陈宠互看一眼,随即对镂月说道:“现场已经查勘完毕,如有不明之处,你可前去验看。”

            

            镂月再施一礼:“两位尚书大人于我恩重如山,钟镂月感激不尽,没齿难忘!”

            

            “不过是爱惜良才,为国分忧而已!快些去吧!”

            

            

            再次回到这里,已然物是人非。燕巧颜被验尸官带走,木屋失去了主人,有些空落落的,月光清冷,就在刚才,巧颜还笑盈盈地看着月亮……等等,天窗是何时打开的!

            

            镂月迅速走到天窗下方,细细寻觅着蛛丝马迹,模拟着巧颜打开天窗的动作——“原来如此!”镂月自语道,“要完成这个作案手法,凶器须得……”镂月回身向尚书请示:“希望大人能容我查看凶器!”

            

            “可!”

            

            “果然如此……”看过凶器后,只剩最后一个问题,镂月询问仵作:“被害人腹部中的那一剑,是否就是致命伤?”

            

            “正是。”

            

            “诸位,请听我一言!”众人依言进入木屋,镂月朗声道:“我已知晓凶手的作案手法!”

            

            镂月站在天窗下,以手指着天窗窗框:“请看此处,这是窗框被烧灼后留下的痕迹,说明凶器正是由此进入的!”

            

            窦宪摆了摆手:“你倒说说,凶手是怎么进入、又怎么离开的?”

            

            镂月一字一句地说道:“凶手从未进入过现场!”

            

            窦宪眼中寒芒一闪:“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燕巧颜是腹部中剑仰躺在地,且无拖拽痕迹,只有正面行凶,才能造成这样的现场!”

            

            “若是窦大人没有打断,此刻我已经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镂月伸手关上天窗,“请诸位看好我接下来的动作。”镂月一面拉开天窗,一面向后倾倒——正正好好地躺在了与被害人相同的地方!

            

            众议汹汹,一片哗然!

            

            “如诸位所见,凶手正是利用这向内打开的天窗,达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作案!” 

            

            “等一等,”燕广扶着额头问道,“为什么巧颜会主动打开天窗?”

            

            “凶手了解巧颜的习惯,知道他每逢月圆,必会对月自饮,便故意将天窗遮住,巧颜定会打开天窗查看,这就是凶手等待的时机,”镂月继续说道:“还有一事,要保证剑入腹部且能一击致死,对剑尖的锋利程度要求非常高,刚才我特意查验凶器,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

            

            “燕侯爷,”镂月直视燕广道:“有如此铸剑技术,既了解巧颜月圆夜会自饮,又知道天窗的构造,还穿有金线衣,这样的人,只有一个——燕家长子燕秉德!”

            

            燕广气焰全无,颓然问道:“秉德现下在哪里?”

            

            家仆赶忙上前搀扶:“回老爷,大少爷怕误了铸剑大会,已然前往咱们在洛阳的府邸……”

            

            陈宠道:“既是如此,我们便也在次日启程,前往洛阳,捉拿此人归案!”

            

            镂月补充道:“除去搜查证据,还可看他的手上有无烧伤的痕迹,两层袖口的边缘均已烧焦,看来他在铸成凶器时,心中并不平静……”

            

            韩棱摇头叹道:“何以至此,一个铸剑之才,竟杀害了自己的弟弟!这作案动机,就交由太末县调查吧。”

            

            镂月闻听此言,顿时一惊,想起初入密林时听到巧颜对黑衣人说的话,几乎可以认定,那黑衣人便是燕秉德。

            

            “不知巧颜将那块陨铁藏在了何处……”镂月走到木门前,最后回眸看去,这一眼,泪便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我想送她一个惊喜。”

            

            木屋的主人锁了门,将陨铁放在正对门的架子上,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把女用的绿檀木梳,珍而又重地放在了一起。

            

            镂月将它们放进胸口的衣襟,仿佛还残留有他的温度。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章和二年,京都洛阳。


            《东都赋》有云:“增周旧,修洛邑。扇巍巍,显翼翼。光汉京于诸夏,总八方而为之极。”建武元年,光武帝定都于此,及至今日,繁华更盛往昔。


            自龙渊一案后,钟镂月与韩棱、陈宠两位尚书同行,星夜兼程,舟车劳顿,始至洛阳。适逢铸剑大会, “牛马车舆,填塞道路,游手为巧,充盈都邑”,王侯世家,皆聚于此。


            “此子何德何能,竟能与两位尚书大人同行!”


            “尚书大人素来不徇私情,此子如此亮相,把相剑世家薛烛薛家的风头都压了下去!”


            “少见多怪!他就是宝剑之乡龙渊的钟镂月,前些日子在两位尚书大人、窦侍中以及燕侯的面前破获一案,还曾铸得镂月剑,依我看来,此次铸剑大会,钟镂月魁首有望!”


            “不过是山野小户,怎比得上铸剑天才窦凌恒!”


            “可敢一赌?”


            “有何不敢!”


            有人嫉恨,有人艳羡,作为当仁不让的焦点人物,钟镂月却无心于此,自入洛阳地界以来,不祥的预感又笼上心头。


            “报!”一官差打扮的人疾行而来,下马见礼:“属下无能,前去捉拿燕秉德时,他已然死去……”


            韩棱眉头微蹙,本是奉督查之令,却遇多事之秋,与陈宠对视一眼,道:“事不宜迟,速速前往!”


             

            “下官见过两位大人!”到达现场时,洛阳的验尸官正在记录验尸报告,看到韩棱和陈宠,急忙上前见礼。


            “不必多礼,查案要紧,你将所验伤情说来听听。”


            “是。死者燕秉德,被发现时悬于梁上,舌微外吐,疑为自缢,然而查验尸体后,发现其颈中有两条走向不同的索沟。下官认为,凶手很是狡猾,将死者勒死后吊起,伪装成自缢现场,然而已被下官识破……”


            “容我打断一下,”正在查验尸体的镂月一手扬起, “各位应该知晓,勒死施力均匀,因此索沟深浅一致;缢死则因体重,因此索沟深浅不一。”


            “卖弄口舌,这些谁人不知!”验尸官面色涨红,显然是因为镂月的打断不悦之极。


            “既是知晓,这又如何解释?”镂月指着死者颈中的索沟:“请看此处,这条勒痕整体轻浅,断不足以致死;反而是这条缢痕,着力处深已入肉,再观死者,面色青紫,喉头出血,眼球上翻,舌尖外吐,均符合自缢而死!”


            验尸官想要反驳,然而镂月所说一切属实,只得闭口不言。镂月继续说道:“我认为,真相恰恰相反,是死者自缢前用绳子勒了自己的脖颈,以伪装自己是被人所害!”


            陈宠颔首:“不错,以现场来看,确是自杀伪装他杀。”


            镂月心下思忖:“自杀伪装他杀,常常是为了嫁祸他人,不知燕秉德的意图是……”


            “命案现场,为何交头接耳!”韩棱见验尸官与他人窃窃私语,大为不悦:“若有瞒情不报,按律处置!”


            验尸官面有难色:“回禀大人,燕秉德留有一封信,经笔迹鉴定后,所言不实,故此……”


            “你有何权利擅自决定证据的真伪?!”韩棱怒斥道:“信在何处?”


            验尸官吓得战战兢兢,急忙将信呈了上来。韩棱与陈宠看过后,示意镂月过来,将信递予她看。


            信中所写的竟是燕巧颜一案的详细作案手法,落款处赫然写着二字:“窦宪”!


            细细看来,落款的“窦宪”二字确与前文字迹不同,但是,此信为杀人案出谋划策,怎会署名,显然这“窦宪”二字是燕秉德自行加上的。然而燕秉德一案,比之燕巧颜一案,其复杂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加之燕秉德故意伪装他杀,这信的内容,并不一定为假……


            思及此处,镂月心中暗道,以窦宪的老谋深算,定不会亲笔书写此信,现下证据不足,且待日后再算。看来两位尚书大人与自己所想一致,三人俱是不动声色,离开此地。


            他们刚刚离去,燕广才匆匆赶来,涕泪纵横,老态横生:“秉德,巧颜刚走,你竟然也走了,上苍为何对我至此!”燕广颓然坐倒在地,喃喃道:“窦宪,我燕广曾为你尽心竭力、舍生往死,不过想为子孙留得福祉,你却行事至此!既然当今圣上保你,换下一个日月青天,再看苍天饶过谁!”


    回复
  • i10****6321

    i10****6321

    LV1 3个月前

    然后呢!!!求更啊!!!!!!!

    回复
  • 逸多

    逸多

    楼主 LV1 3个月前

            与两位尚书大人作别后,镂月按照出行前与景云和浩昌的约定,前去客舍一叙,随后各自回房,为次日的铸剑大会养精蓄锐。

            

            是日,丽日当空,车马塞道,观者云集,传闻圣上或将亲临铸剑大会,因此特将平日观测气象、研究天文的洛阳灵台作为铸剑大会的会场。灵台气势恢宏,高九仞,分作两层,下有内室,皆已备好铸剑所需的炼炉、铁砧等物;上平无屋,光线充沛,用于相剑实在是再好不过。

            

            剑者,百兵之君,入鞘蕴温良,出鞘吐锋芒,君子武备,所以防身。上至皇帝王侯、文武百官,下至平民商贾,皆腰悬佩剑,蔚为成风,人人都对宝剑渴慕不已,因此铸剑师很受器重。

            

            “快看,那是昔年的天下第一相剑大师薛烛所在的薛家,如今已是相剑世家,此次隆重请出了年过花甲的薛纯均,相传他比起薛烛,已是不遑多让!”

            

            “依我看来,还是相过龙渊、泰阿、工布、湛庐的风胡子风家更为辉煌!”

            

            “曾从子曾家也到了,但我更看好徐家,毕竟徐夫人既可铸剑,也可相剑,其功力可见一斑!”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 ,万岁,万万岁!”

            

            传言非虚,当今圣上果然来了!但见他龙行虎步,气度不凡,被前呼后拥着于龙椅落座,随后礼部尚书登上灵台上层,大声宣读道:“此次铸剑大会,在诸多铸剑师中,遴选出五十名佼佼者,为保证公平公正,这五十位参赛者将在洛阳灵台中,从零开始锻出一把宝剑,在前期准备、熔炼、锻打、灌钢等一系列的工序中,大会将在相剑世家的主持下,不断淘汰不合格的铸剑师,最终决出胜者!大会为期一月,请诸位铸剑师全力以赴!”

            

            不少参赛者皱起了眉头,铸剑本是至少需要二月有余,大会为期一月,难度陡然提升。

            

            薛纯均虽年过花甲,依然精神矍铄,声若洪钟:“经过与其余三家相剑名门的研讨,将剑分为七个品级,一品最佳,七品为末。一品曰七星龙渊,二品曰芙蓉纯均,三品曰天赐腾空,四品曰蛟分承影,五品曰镇岳尚方,六品曰孤绝胜邪,七品曰霜锋巨阙。自开国至今,曾有一剑气运昌隆,位列三品,已是所见最佳,至于一品与二品,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此次铸剑大会,若是得见宝剑出世,可谓国之幸事!诸位铸剑师,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你们!”

            

            铸剑大会,正式拉开序幕!

            

            洛阳灵台下方的五十间铸剑室中,立时响起铁锤挥舞特有的韵律,绚烂的火花四下溅射,观众们兴致勃勃,评头论足,相映成趣。

            

            锻打一把好剑,首先要做好前期准备。第一步是选料,龙泉特产的铁英与松碳,历来为世人所称道。镂月将铁英溶化,铸成块铸铁,随后将块铸铁烧透,此时块铸铁已是瑰丽的樱桃红色,然而镂月却轻轻一叹——面对此景,怎能不记起怀中绿檀木梳的主人……正在此时,突然听到隔壁一声响亮的嘲讽:“有何必要准备铁砧,既然是铸剑必需,理应自行携带!”他取出的铁砧上,刻有“凌恒”二字,显然不是凡品。

            

            “虎父无犬子!”听着夸赞窦凌恒以及自己的恭维声,窦宪洋洋自得:“凌恒果然与众不同!”

            

            镂月将块铸铁置于铁砧之上,反复捶打,密如疾雨,力道均匀,附着饱满,听之悦耳。通过反复挤压铁中的杂质,性能逐步提高,方可从生铁演变为可以锻剑的钢材,这便是“百炼成钢”。

            

            这一步骤十分艰辛,加之锻剑时间从常规的二至三个月,变为一个月,时间紧迫,不得不增加每日的工作量,不过几日,数名被家族特意送来的娇惯子女已纷纷选择了退出。

            

            再看镂月,她已完成普通锻打,开始下一步的折叠锻打。镂月用特殊的铁刀在需要折叠的位置横切,紧接着捶打折叠,将其置于炉火中烧煅,接着再继续捶打,使折叠好的部分完全密实粘连在一起。多次折叠后,钢材层层相加,最终将会在剑身的表面形成一层奇异的花纹,龙渊、泰阿、工布等剑,皆因其钢花而得名。

            

            折叠锻打这道工序,十分讲究技术,落锤稍有偏差,甚至会危及铸剑者本身的安危。洛阳灵台之中,不时传来惊叫,又有人技术不精,铁屑飞至身上受了伤。这其中,有些主动选择退出,有些被相剑世家评判后淘汰,计算下来,竟足足淘汰了二十人之多。

            

            又是一日清晨,镂月开始下一道工序——灌钢。钟师傅曾经教授过镂月,“以柔铁为脊钢做刃”,用两块经过折叠锻打的钢材,夹住一块柔性的钢材,然后置于炉火中,此时的炉火必须为紫色,只有这样的温度,钢材之间才会粘合,最终通过锻打,使三块特性不同的钢,完全粘合为一体。这,便是“刚柔相济”。


            日复一日,镂月浑如入了迷,在渗碳这步中,镂月使用了钟家的不传之秘,又将钢条捶打延长达到所需宝剑的长度,接着再打出剑的形状。手劲的拿捏,心灵的感觉,这二者镂月皆不缺少。经过铲、削、挫的整形后,剑的外观更加明显了。


            随后,就是至关重要的淬火,将宝剑置于特别带来的龙泉七星井水中,剑的表面变得异常坚硬,再用亮石磨砺宝剑,在此之下,千锤百炼的宝剑终于焕发出夺目的剑光!镂月爱惜地为宝剑制成装具,剑格、剑鞘、雕花皆有,终于剑成!


            铸剑大会一月之期已到,受伤者、淘汰者、未完成者均垂头丧气,洛阳灵台再次人满为患,等候相剑师的最终登场。


            接下来,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薛纯均远远地向镂月奔过来,竟急切到头发散下也浑然不知,从镂月手中接过宝剑,肃然道:“今日见一品七星龙渊,死而无憾矣!”


            满场肃静,接着是潮水般的欢呼,席卷了整个洛阳城。


            章和二年,洛阳南宫,却非殿。


            “皇帝诏曰:韩棱渊深有谋,赏钟镂月所铸之剑,赐名龙渊;郅寿明达有文章,赏燕映明所铸之剑,赐名汉文;陈宠敦朴,善不见外,赏欧景云所铸之剑,赐名椎成。钦此!”


            “臣等领旨,吾皇万岁 ,万岁,万万岁!”


            下得朝堂来,韩棱严肃地望着钟镂月,道:“我有一嘱托,万望你凝神静听。”


            “大人请讲。”


            “窦宪一日不除,国一日不安。你……”


            “大人放心!有钟镂月在此,窦宪不足为惧!”


            《后汉书·韩棱传》:


            和帝即位,侍中窦宪使人刺杀齐殇王子都乡侯畅于上东门,有司畏宪,咸委疑于畅兄弟。诏遣侍御史之齐案其事。棱上疏以为贼在京师,不宜舍近问远,恐为奸臣所笑。窦太后怒,以切责棱,棱固执其议。及事发,果如所言。宪惶恐,白太后求出击北匈奴以赎罪。

            

            自此,天下传唱。


            【完结】


    回复
  • i10****3200

    i10****3200

    LV1 2个月前

    我喜欢


    回复
  • 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LV11 2个月前
    逸多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清道夫:暗黑天才的救赎

    张嘉骏

    63572

    ——生活中遇到突发事件怎么办?比如突然出现了一具尸体。 ——我把它看作一个机会。任何一个好朋友遇到这种事都会伸一把手。 我的自白 ……………………………………………… 一个孤僻内向的年轻人去见女友,打算挽回二人的感情,却在女友家的厨房发现一个陌生男人被菜刀杀死。女友和其父母请求他帮忙处理尸体,他毫不犹豫答应了。在转运尸体途中,女友怀疑有人窥见了,并在随后的事态发展中,不断遇到各种危机、遭遇各种陷阱。为了彻底消

  • 2
    第四层伪装

    木头人

    36328

    一场报复引起的命案,因为爱情而有的现身,因为嫉妒而产生的终结 男孩报复的初衷,也随着对她的了解而一点点改变。

  • 3
    湘南尸影

    湘南子

    76672

    【湘南尸影】(完结):这是一部带有浓厚湘南瑶族淳朴生活气息特色的悬疑小说,通过一个进入瑶乡的女性视角,带你审视一个湘西之外鲜为人知的湘南世界。明清之际,当战争波记整个中原的时候。偏远的湘南瑶乡青山绿水,民风淳朴。僵尸的传闻却打破了这个世外桃源的平静,而且慢慢蔓延开来、、、、、、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