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7591 帖子 6225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沐子寒MZH

沐子寒MZH

LV2 2016-11-03

【老宅】

作者:沐子寒MZH

作品简介:一座民国时候留下的老宅,一个流传在当地小镇的恐怖传说。
为了解开近日来发生在老宅里的闹鬼现象,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程铭亲自去老宅探秘,没想到却是一个不一样的经历。

28741 票
共22条回复
  • 沐子寒MZH

    沐子寒MZH

    楼主 LV2 2016-11-03

    (一)

    七月的季节,阳光安静地穿过繁密的槐树叶的缝隙,零零碎碎地洒在地面上,这不烈的阳光带着浓浓的暖意透过窗照射进屋里,让坐在木椅上的程铭心头间的忧愁淡了些许。

    他所在的冠石镇近些天居然发生了恐怖的闹鬼事件,一时之间镇上的百姓是众说纷纭,之后便四处流传起了灵异传说,弄得整个镇上是人心惶惶,甚是不安。

    作为镇上政府工作人员的程铭,是有义务破除这种封建的迷信思想,去消除大家的恐惧心理。

    将夹在手指间的烟卷上的烟灰掸进烟灰盒中,程铭深深地吐出了个烟圈,决定明日一早就带上新考上冠石镇的选调生刘晨,一起去解开镇上闹鬼的真相。

     

    (二)

    这是一座民国时期的住宅,站在不远处的程铭一眼望去,这宅子少说也得占地三百多平米,修建得很大,程铭走到大宅前摸了摸墙上的石头,修砌得相当的工整,做工很是精细。

    虽然这宅子荒废了许久,但建造得十分考究,站在大门前的程铭不难想象昔日这宅子的气派和宅主人的阔绰,不过让程铭心头不解的是这宅子离镇上也就几百米的距离,与镇上热闹的情景相比,这地很是荒凉,甚至可以说是阴森。

    “程哥,程哥。”刘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程铭转身看去,戴着一副普通黑框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刘晨跑到了自己的跟前,喘着气说:“程哥,那刘小田的家打听清楚了,就在前面不远。”

    “走,去了解了解情况。”程铭顺着刘晨指的方向走去,刘晨抬头看了大宅一眼,偌大的地方却是有些凉飕飕的感觉,见程铭走了不远,他急忙跟上去为他指路。

    这刘小田可是冠石镇上小有名气的一个人,从小就跟人学了些武术,又好打抱不平,而他则是在这荒废的民国宅子里撞见了鬼。

     

    (三)

    “那个宅子有古怪,去不得啊!”说这话的正是刘小田,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健壮的身子看得出他是练过些把式的,只是他双眼涣散无神,精神萎靡,似乎在害怕些什么。

    坐在刘小田对面的程铭轻声询问:“具体有些什么古怪,老乡你可以和我们说说吗?”

    刘小田眉头微皱,犹豫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坐在一侧的刘晨听到他开口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赶忙记录下他所说的。

    “那天晚上我参加完朋友家的宴会,回来的时候经过那座老宅,听到宅子里有声响。前些日子那宅子遭过贼,我以为那些贼又来了,仗着自己会些功夫不怕就冲了进去。”刘小田说这话的时候很是激动,不过很快他又蔫了下去。

    “进去之后,我才发现大院里面没人,但是一直有声响,那声响好像是从里面传出了来的,我就朝里屋走去,想看看究竟是咋回事。进到里屋用手电筒照了照,发现也没人,那声音也没了,当时我就以为可能是自己在宴会上喝大了,听错了,就准备离开。”

    说到这,刘小田戛然而止,见程铭和刘晨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刘小田无奈只好继续说了下去。

    “我刚要走,那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旁边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白色的影子,那影子忽大忽小、漂浮不定的,着实吓了我一跳,正准备撒丫子就跑的时候,那团影子和声音突然又没了。我定了定神,想知道那究竟是啥玩意,就上去在那出现影子的墙上仔细摸了摸,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那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转身一看,白色的影子竟然跑到了对面的那堵墙上,我听了听那声音,细细的活像个女的哭声。想起镇上的那个传说,我是头也不敢回的就往外跑,我感觉到那声音跟着我就跑了出来,一直追着我,最后也不知怎么就跑回了家。”

    “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小命肯定丢在那。”刘小田心有余悸地说。

    听完,程铭的双眉轻皱,沉思了一会才问:“镇上的那个传说是什么啊?”

     

    (四)

    “镇上那个传说其实流传了很久。”刘小田的妻子端着一盘的花生米来招呼程铭和刘晨,接过话。

    程铭和刘晨都不由地望着李莲,期待着她的下文。

    “在离那老宅一百米的地方有座断桥和一条河,你们来的时候应该有看见吧。”李莲对着程铭和李晨问。

    见程铭和李晨点了点头以示回应,李莲才继续说:“断桥叫扬武桥,在沙河的上游,是以前村民外出或者远行的必经之地。”

    “据镇上的老人说,很久很久以前,桥的对面一个美貌如花的少女和那富宅家的子弟相恋,两人是如胶似漆啊,很快就到了那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地步了。”

    “可惜啊,天公不作美,两家是仇家,两方的父母是拼了命的反对这门婚事,也是想尽了办法阻止他们俩的往来。没过多久,那富家子弟就被强制迁到了外地读书,又被迫结婚生子,再也不准回到这座老宅。”李莲说到这是止不住地摇头,惋惜不已。

    一旁听着的刘晨心中是好奇不已,忍不住追问:“后来怎么样了?”

    李莲想了想,说:“后来那少女是每天都坐在他们约会的地方,就是那扬武桥,天天是以泪洗面,痴痴地等待着爱人的归来。有一天,那少女正伤心欲绝的时候,天上是风驰电掣、雷电交加,少女站的桥面突然就断裂开了,这个时候身心俱疲的少女想都没想,直接就从断口处跳了下去。”

    “最后连尸首都没找到,可惨了。”李莲忍不住砸了砸嘴,很是同情地说。

    听完李莲的话,刘小田叹了口气说:“很多年以后,这里的村民组织起来重修这座桥,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桥刚被修好不久就又断了,这样反复了很多次最后还是断了。”

    刘小田话音刚落,李莲就急忙接嘴道:“你们说这事邪不邪,所以大伙都说是少女的魂一直在桥上苦,那修好的桥就是被她哭倒的。”

    李莲又凑近程铭和刘晨,压低了声音,“那少女的魂就一直留在老宅里等着自己的爱人,那老宅里啊,有鬼!”

     

    (五)

    七月这个时节,午后已然是颇为炎热了,但是站在老宅大门前的程铭和刘晨却丝毫不这样觉得,因为这里似乎还有点凉。

    自从听完刘小田的经历和李莲的故事后,程铭就决定下午和刘晨一同去老宅里看看,探一探究竟。

    陈旧的大门发出“吱呀”的声音被推开,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凉风。

    程铭带头走在前面,刘晨紧随在其后。

    荒凉的古宅,幽深的小巷里布满了杂草,破旧的墙壁上满是绿色的苔藓,屋檐的蜘蛛网随着偶尔拂过的风在微微晃动。除了残垣断瓦之外,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顺着宅子里的小巷,两人是小心翼翼地向前探索。可是越往里走越是觉得阴森恐怖,凉气*人。

    刚毕业的刘晨虽然受过高等教育,坚定的无神论者,可终究是阅历太浅,心中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所以他每走一步都会小心仔细地察看四周,确定没有异常的情况。

    走着走着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小厅堂,两人走进去一看,这里面竟然摆放着一口棺材!

    这棺材的尺寸似乎是成年男人的大小,棺材之上用长长的布条覆盖住,里面也不知是不是放了尸体。

    程铭在镇上工作了将近二十多年,镇上以前也发生了一些闹鬼的事,他也调查过,无非是人为的闹剧或者是自然现象。所以面对着这口再普通不过的棺材,程铭没有丝毫的害怕,因为镇上死人都讲究入土为安,不会让自己的亲人的尸体留在外面。

    因此程铭认定了棺材里什么也没有,而且还打量了起来,倒是刘晨有些不安,生怕有什么从棺材里爬出去,不停地催促着程铭,“程哥、程哥,我们还是快走吧。”

    看到刘晨脸上害怕的神情,程铭顾及到他的感受,还是离开了这厅堂。

    两人加快了步伐,不停地往里走,很快就到了刘小田遭遇到“鬼”的恐怖地点,宅院里那座破旧的小屋。

    这小小的屋子里除了角落里摆放着一堆杂草,什么都没有,程铭和刘晨把四处看了个遍,什么也没有找到。

    看到周围一切再正常不过,刘晨不由地对程铭说:“程哥,这很正常的一间屋子,没什么奇怪的,我看刘小田那晚准是喝多了出现的幻觉,要么就是在撒谎吓唬人。”

    看了看四周,程铭沉思了片刻便说:“大白天却是看不出有什么奇怪,我们晚上再来一趟。”

    听到程铭的话,刘晨忍不住惊呼出声,“晚上来!”

    见到刘晨惊愕的表情,程铭笑了笑道:“如果你怕,我一个人来也没事。”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怕。”刘晨很是嗤之以鼻。

    程铭上前拍了拍刘晨的肩膀说:“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的。”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刘晨苦丧着脸,内心深处是哀嚎不断,不过他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快步上去跟着程铭。

     

    (六)

    夜幕降临,四下是一片漆黑。

    两束由手电筒发出的光芒在老宅前随意地晃着,似乎更为这地添加了些诡异,此刻站在大宅前的程铭和刘晨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周围的阴森和寂静,不禁让他们两汗毛直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他们两毕竟是来找寻真相的,所以是不得不进去啊。

    程铭和刘晨在老宅里缓步走着,偌大的宅院除了两人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安静得非常诡异。

    程铭和刘晨走了一会,墙上突然出现了诡异的亮点,这亮点的出现把两人着实是吓了一跳,程铭和刘晨强忍着心里的恐惧,顺着诡异的蓝光向前慢慢探索,倏地一声,一只大黑狗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在黑夜之中用泛着绿光的双眼静静地看着程铭两人,偶尔也吠一两声。

    慌乱和害怕之中,程铭和刘晨是不禁退后,直直退到了大宅的门口。

    人的精神越紧张就越容易受到惊吓,还好只是虚惊了一场,惊魂未定的刘晨不停地拍着自己胸脯,喘着气说:“有点——吓人啊!”年长的程铭还是处事沉稳,只是长长舒了口气。

    两人缓了缓心神,决定重新进去一次,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微弱光芒,他们在老宅里小心翼翼地搜索着。

    漫漫黑夜似乎把时间拉长了,两人已经搜索了好一会,并没有什么怪声,偶尔吹来的夜间冷风虽然让人打颤,但是那所谓的诡影根本是无稽之谈。

    “看来刘小田那晚只是被那只黑狗,或者误入宅子里的其他的动物吓到了,程哥,这里没什么奇怪的,我们还是走吧。”刘晨用手电筒随意地晃着,口里嘟囔着。

    程铭觉得刘晨这话在理,点了点头决定要撤退。就在这时,空荡荡的大宅里突然就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呜、呜。”

    这声音一阵接着一阵,就如同少女般凄厉的哭声,程铭和刘晨脸色皆是大变,两人急忙拿着手电筒朝着四周照去,想要找出声音的来源,可是照来照去根本什么也没发现,反而照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院子里斑驳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飘忽诡异的影子,而声音似乎,也是从那个角落里发出来的。

    眼前的这一幕让程铭和刘晨瞬间丧失了理智,什么少女亡灵和老宅阴魂一下子全部印入了脑海之中,还等什么,跑啊!出于本能的心理反应,两人是转身就朝着大宅外跑去,头都不敢回。

     

    (七)

    夜半老宅,诡影怪声。

    不是亲身经历,程铭怎么也不会相信,难道那少女的亡灵真的在老宅里。不可能,程铭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可能,因为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鬼。

    就这样程铭一个晚上是翻来覆去也没有睡着,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夜未睡,天边刚刚露出了鱼肚白,程铭就起床出门,决定再去老宅四周再转转,看看能不能再知道点什么。

    由于昨晚太晚,两人就并未回到镇上自己的家,而是歇在了老乡的家里,这次程铭并没有去叫刘晨随着一同前往,毕竟刚工作的小年轻肯定因为这事吓得够呛,让他去肯定不愿意,强求他人的事程铭也干不来,毕竟被迫做自己不愿意的事的感受很不是滋味,程铭当年也是很有体会。

    清晨的小镇,四处弥漫着淡淡的水雾,宁静而祥和。

    新鲜的空气被吸到肺中让一夜未眠的程铭精神上好受多,在镇上走了一会,程铭竟然见到不远处有一只大黑狗。

    程铭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那只黑狗,发现有些眼熟,想了想才知道它就是昨夜出现在老宅吓了自己一跳的那只。“这只狗怎么会在这?它是从哪来的?”见大黑狗要跑,程铭心中带着疑惑急忙跟了上去。

    一路小跑,程铭跟着这黑狗竟然再次来到了老宅大门前,而黑狗则是小身影一闪,直接进了老宅。

    昨晚的事让程铭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不过为了知道昨晚为什么会发生奇异现象以及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程铭是一咬牙也是冲了老宅里,紧紧地跟着大黑狗的后面。

    大黑狗竟然直接从老宅的后门跑进了老宅旁边的一户人家。

    “这老宅的边上竟然还有户人家,这户人家知道这老宅里面闹鬼吗?他们会不会知道点什么?”程铭心里带着这些疑惑决定去这户人家里询问下。

    屋内的主人似乎是刚起,正在烧着热水准备洗漱,见有陌生男人进屋,这屋的主人是个大约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当即对程铭喝道:“你谁啊?”

    程铭当下是把自己的来由和前因后果是详细地叙述了一遍,同时还询问这老乡知道些什么。

    这老乡的眼神闪烁不定,连连摇头说什么也不知道,工作了这么多年的程铭一眼就看出他在撒谎,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虽然他的态度不太好,但程铭还是很耐心地跟他解释,让他明白自己来的目的,“老乡,我真的是镇上政府的工作人员,我来是真的想了解这老宅闹鬼的缘故,镇上的百姓很是害怕,我希望可以帮到大家。”

    “你真的是镇上的工作人员?”屋主人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程铭。

    见到程铭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屋主人直接说:“你们是不是在那老宅里听到怪声,看到诡影?”

    程铭听到这话,大惊了一下,急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屋主人只是傲然地一笑,“你们害怕的那些场景啊,其实都是我做的。”

     

    (八)

    经过一番详谈,程铭才知道这屋的主人叫罗建军,是这老宅子罗氏家族的后裔,看到程铭的满脸都是困惑不解的模样,罗建军是点了支烟,缓缓地说:“这事要从一年前说起了。”

    “一年前镇上来了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人,他啊,在老宅附近转转悠悠,还时不时地查看了下老宅上的砖砖瓦瓦。后来他就直接找到了我,说他是个文物贩子,知道这宅子里有不少上了年岁的东西,值几个钱,就向我提出收购这宅子里的东西。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我能卖吗?二话不说我就是拒绝了他。”罗建军很是愤愤然地说。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宅里是陆陆续续发生了盗窃事件。整个冠石镇上,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镇上的都是些老人和孩子,所以那些贼是越来越猖獗,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罗建军说到这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反而让他对面的程铭面有羞愧,文物保护不力确实是镇上工作人员的失职。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决定用自己小时候和小伙伴玩过的游戏来保护自己家的老宅。”

    听到这,程铭脸上甚是好奇,忍不住问:“你究竟是怎么做的呢?”

    “每天晚上午夜过十分,我就会把自家的那条黑狗放到宅子附近,只要有人靠近老宅,黑狗就会跑和叫,这个时候我就开始行动。拿上手电筒从迅速后门进入老宅,然后把手遮挡在手电筒,前面在墙上制造变化的怪影,用来吓跑那些盗贼。”

    “这么说我们是被你误以为是盗贼而被你吓到的?”

    罗建军再次抽了口烟,点了点头来回应程铭。

    程铭又不禁皱起眉头,“那老宅里的怪声又是怎么来的?”

    “这个简单,我在镇上的商店买了个录音机,录了段女人的哭声,每次我在墙上制造怪影的时候就会放这段哭声。”

    “原来是这么回事,咦,不对啊,为什么我们在老宅里仔细察看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啊?”程铭很是不解地问道。

    罗建军不答反而对着程铭说:“你跟我来。”

    罗建军带着程铭来到了那间破旧的小屋,只见他到了角落处的,用身体撞墙,不一会,墙竟然缓缓动了,露出一个不小的空间。

    “夹层!”见到这种情景的程铭忍不住惊呼出声。

    “老祖宗的时候很有钱,建这宅子花了很多钱,担心以后会遇上危险或者突发情况,所以就修这个夹层,很隐蔽的,人可以躲进去。小的时候玩捉迷藏,我就经常躲在这,小伙伴们根本就找不到我。”罗建军摸着墙上被时光侵蚀的石块,眼中满是怀念之意,站在不远处的程铭可以深切地感受到罗建军那颗爱宅和护宅的心。

     

    (九)

    很快,程铭就带着镇上的文物工作人员来到大宅里了解这里的文物价值,同时也向镇上的老人打听到了这座宅子的历史。

    这宅子修建于上个世纪30年代,距今已有90年的历史了,是民国时期国民党的一位地方大员修建的,据说宅主人相当阔气,在当时可是有良田将近二百亩。不过修这宅子的时候还是耗费了主人的一番心血,他花了高薪请了当地最有名的工匠,要求他们每天之砌八口砖,多砌了一块都不要,而且每块砖都是磨出来的。

    可见当时修这宅子时所耗费的人力和物力,不过后来因为文革,宅子的主人被打死,这宅子也就渐渐地荒废了下去,之后才会引来文物贩子的觊觎和罗建军护宅的一系列行为。

    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同事对这宅子露出的满意神情,程铭知道这宅子肯定会被保护起来,由于这宅子的故事和历史,它都是这冠石镇上的无价之宝。

    “程哥。”不知何时来到程铭身旁的刘晨拍了拍他的肩膀。

    知道了老宅闹鬼的来龙去脉之后,刘晨是强烈要求跟随程铭再来一次老宅,为保护老宅也尽一份力,看着大家忙碌的景象,刘晨忍不叹道:“搞了半天这闹鬼居然是场人为的闹剧,这罗建军也真的是很聪明,我们都会被他吓到,不过程哥,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程铭笑了一下,“有啊!”

    从不信鬼神的程哥居然说有鬼,刘晨赶忙问:“在哪啊,程哥?”

    程铭指了指刘晨的胸口处,“在人的心里。”

     

    回复
  • 心所有

    心所有

    LV7 2016-11-10
    好怕!谁写的?
    回复
  • 天才与白痴

    天才与白痴

    LV21 2016-11-11
    可以看看
    回复
  • 九容

    九容

    LV10 2016-12-02
    好恐怖
    回复
  • i46****127

    i46****127

    LV16 2016-12-05
    现在老有人装神弄鬼
    回复
  • 喜欢你的背影

    喜欢你的背影

    LV14 2016-12-14
    没有看过
    回复
  • 茶蘼未了

    茶蘼未了

    LV5 2016-12-14
    回复
  • 猫咪

    猫咪

    LV16 2016-12-14
    回复
  • 公里处

    公里处

    LV8 2016-12-14
    都很好不知道怎么说
    回复
  • 栩如生

    栩如生

    LV16 2016-12-14
    写的真好赞一个。我朋友家也有一栋上个世纪30年代造的老洋房,后来折迁他们就写了连名信,老宅保住了,修路还绕了道。小时候会去玩,很多老照片老家俱,就算住了人也挺吓的。
    回复
  • 新凤A

    新凤A

    LV1 2016-12-14
    投你一票,加油!我是新凤。
    回复
  • 龙的xm

    龙的xm

    LV12 2016-12-15
    lz
    回复
  • i64****294

    i64****294

    LV6 2016-12-15
    好看
    回复
  • 沐子寒MZH

    沐子寒MZH

    楼主 LV2 2016-12-15

    因为写完就没管忙其他事了,看到你们喜欢我很开心,希望你们继续支持,以后我也可能不止一部作品,你们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栩如生:写的真好赞一个。我朋友家也有一栋上个世纪30年代造的老洋房,后来折迁他们就写了连名信,老宅保住了,修路还绕了道。小时候会去玩,很多老照片老家俱,就算住了人也挺吓的。

    回复
  • 沐子寒MZH

    沐子寒MZH

    楼主 LV2 2016-12-15

    统一回复下,看到你们喜欢我很开心,希望你们继续支持,以后我也可能不止一部作品,你们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茶蘼未了:好

    回复
  • 逐水留情

    逐水留情

    LV5 2016-12-15
    慢慢拜读
    回复
  • 后天零下一度

    后天零下一度

    LV3 2016-12-16
    警院来赞一个
    回复
  • xy

    xy

    LV4 2016-12-16
    ffg
    回复
  • 独自一人

    独自一人

    LV13 2016-12-16
    不错
    回复
  • 和碧

    和碧

    LV14 2016-12-17
    风驰电掣是形容速度快的吖~不过情节很吸引喔~
    回复
  • 七味

    七味

    LV12 2016-12-20
    写的很好,环环相扣,文笔简练,口吻冷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觉得最欠缺的一点就是关于恐怖场景和揭秘的情节描写过于简单,相信你以后会有更好的作品。
    回复
  • 小毛驴

    小毛驴

    LV8 2016-12-27
    语言不拖泥带水,情节流畅,呼吁保护文物的意义深远,不足的是,写好文章最重要的是塑造人物形象(除非是散文和诗歌)可能是篇幅不长的原因,重要人物的特点不是很突出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南瓜娃子

    182911

    我喜欢在院里的花园散步,坐在长长的板凳前,问每一个经过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 2
    梁枕

    宁缺

    362

    梁枕 一 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在登机飞回北京之前把这些东西写下来。 本来这些东西过去也就过去了,我也不想被后人贴上一个故弄玄虚的标签。但我这一周反复做着同一个梦的经历使我意识到,这些东西并非是吉隆坡古董商为了急于脱手货物而杜撰出的一个故事,而是真正真正的存在过。 二 公元196年,洛阳城郊 刘协眼里噙着泪看着残破的洛阳城不发一言,他在杨奉、董承的护卫下逃离长安东归时,心里已对洛阳的衰败有所准备。无奈触景生情,他想起数年前被迫从洛阳西走

  • 3
    雪夜琥珀光

    陌上人

    150322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 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每个人心中好像都有一篇荒芜的夜地……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