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6443 帖子 6166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南瓜娃子

南瓜娃子

LV1 3个月前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作者:南瓜娃子

作品简介:我喜欢在院里的花园散步,坐在长长的板凳前,问每一个经过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119162 票
共167条回复
  • 南瓜娃子

    南瓜娃子

    楼主 LV1 3个月前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那天早上,我梦到,薛琪宣不见了。


    有人说,他自杀了。又有人说,他被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接走了。接去哪了呢?没有人知道。我站在曾有过薛琪宣生活气息的屋子,鼻子仿佛还嗅到了几年前呛人的烟味和香水味,有人在收拾屋子,试图人为地把薛琪宣存在过的痕迹一一抹去,梦中的我感到害怕感到兴奋。梦外的我在洁白的病床上陷入沉睡,浅浅地皱起了眉头。


    早起晨光熹微之时,我睁开了眼睛,盯着被厚厚的蚊帐所遮挡住的白乳漆成的天花板,呢喃了一句:薛琪宣是谁?


    我起身,刷牙,吃早餐,然后呆呆地坐在院里小长凳上,面带微笑问每一个经过的人: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半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


    我叫阿轩,我来自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家里有爹妈和弟弟,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我是我们村里读书最厉害的人,通过家里四处举债和我本人的努力,终于来到了这个据说可以让一个人飞黄腾达的城市,它是多么的繁华和温情,到处都是亮彻黑暗的霓幻灯,我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我很努力工作,早出晚回,住在破旧老城区里的房子,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空间。一房一厅一浴室一小厨房,同事们总是嫌弃我身上有股恶心的油烟味,那是因为我的衣服只能晾在厨房那边,我忍受着很多人的白眼和鄙弃。老城区旧小区的房子便宜但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一到晚上我躺在床上,耳边听到的是楼下夫妻的吵骂声和楼上情侣的叫床声,微薄的薪水只能够我住在这种世俗气息很浓厚的地方,我只能拉高被子捂住耳朵,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第二天起来,太阳照常升起,我照常去上班。


    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人叫做“薛琪宣”。他住在我对门,我还记得在跟房东敲定租期跟租金时,我多嘴问了一句“隔壁住的是怎样一户人家呀?”只记得房东那会儿表情很古怪,不愿意多说,只警告我有事没事都不要去招惹隔壁那家。我爹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想也是这个道理,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远亲不如近邻”吗,我没有远亲,但是可以去结交近邻。于是出于礼貌,我在搬家那天摁响了对门的门铃。门开了,这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


    “你好,我是新搬到你隔壁住的邻居,我叫‘阿轩’。”


    “哦,你有事吗?”


    “啊没事,邻里邻舍的,以后大家就好好相处吧,我就住在你对面,有事喊我一声就行。”


    “啊?你是维修工啊?”


    “不是啊,我是xx公司的推销员。”


    “原来是个小推销员啊,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哎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以后喊你什么好?”


    “啊?本大爷叫薛琪宣,记住了吗?记住了就给我滚,别扰了大爷我美梦。”


    我没有想到我的邻居竟然是个这么冷漠的人,我尴尬地站在原地,鬼使神差地我把耳朵附在了他家门上,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还听到了浅浅的呻吟声。真是个浪荡的败坏社会青年。我想道。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跟他处于一种游离于朋友之外包含于陌生人之内的复杂关系。


    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二个人叫做“玄奇”。他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我跟他的相遇也挺戏剧化的。那天下午,薛琪宣家门在我面前无情关上,我附耳听房内动静以后,我转头就看到了她,她就站在楼梯间,黑漆漆的双瞳好奇又天真地看着我,我开始感到慌张,我好像看到了这个小女孩跑去告诉他妈妈,说我是个变态,然后我被这个社会所抛弃,然后我走投无路只能回家,面对的是双亲们愤怒的眼睛。


    “大哥哥,你在干什么呀?”


    她用稚气未脱的声音问我。我从幻想的泥淖中脱身出来,我为我的行为而感到羞愧,我不断在内心说服自己:我只是好奇而已,我要让这个小孩子对我产生好感。


    “小朋友,大哥哥在找住在这里的朋友噢,好像他不在家呢!”


    “这样呀……大哥哥你陪我玩吧。”小孩子好像很容易糊弄呢,我想道。


    “哎,小朋友你一个人跑出来玩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的爸爸妈妈都工作去了,好嘛好嘛,大哥哥你陪我玩呗。”


    “今天可能不行呢,哥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这样吧,哥哥先带你回家好不好,有空哥哥一定陪你玩!”


    “那我们说定啦!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的,你告诉哥哥你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我叫‘玄奇’…….”

     


     

    那天真是有趣又惊慌的一天,自那天过后,我就没怎么再遇到过薛琪宣和玄奇,他们或许跟我是不同的。在妇人家碎碎化的交谈中,我知晓了我这两位朋友的身世。


    薛琪宣,是个纨绔堕落的富家子弟,他爸爸是城里某位成功的企业家,因为跟家里闹翻了,所以才会搬来这个老城区里居住,虽然大家都住在一个小区里,但是据说他家门是用指纹开锁的,房间里全是一些高档的用品和家具。至于他的工作,有人说他是要继承家里的祖业当公司的总裁,也有人说他是卖的,理由就是他家从不缺少形形色色打扮地风骚或是成熟的男男女女,还有人说他是黑社会收保护费的,脾气难以捉摸是个狠角色。


    玄奇,是个被放养的城市女童,父母整天忙着赚钱,8岁的玄奇是由家里的老奶奶带大的。她很听话,也很有礼貌,老城区里的老妇人家们都很喜欢逗她,给她拿糖吃,因此她的兜兜里总会充满了各种口味的糖果,但是从来没有人看到玄奇背起书包去上学。玄奇生日那天,有人问她:玄奇呀,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呀,阿姨送给你好不好?玄奇说:“我想要爸爸妈妈带我去游乐场玩儿。”


    故作深沉的薛琪宣,天真烂漫的玄奇,在我将来的生活中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当我来到这座城市,认识了他们以后,我对于夜晚是没有任何记忆的,不管我如何回忆,我都想不起来昨晚的一事一人。


    薛琪宣就是在我某个忙碌的夜晚来找我的,我唯一记得的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我忙着处理一大堆明天需要用到的数据性的文件,到了头都懒得抬的地步,迷糊间好似听到了有人在敲门,一开始我以为是风吹的,后来我发现那是一种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一下两下,停顿三秒,又是一下两下。我心有点犯怵了,害怕是那些入室抢劫的人在试探屋子里面的人是否已熟睡。


    我走到门边,用了这辈子最爷们的语调说了一句话:“你是人是鬼啊,有事说话成吗,敲个屁啊敲!”


    “我是隔壁的,半夜睡不着,看你门边有亮光,做个伴吧。”


    我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薛琪宣。微弱的楼梯灯光下,他穿一双大号的男士拖鞋,一条膝盖故意破烂开洞的紧身牛仔,一件深色的套头卫衣,衣服右下角还印着“SUPREME”的字样,脸上苍白双瞳间布满密密的血丝,好似几天没有合过眼睡过觉一般。


    我想起了一句话“要主动与人交好啊,于人于己都有一条退路”,无奈地摊摊手对门外小伙子说:“我在加班加点工作,陪你聊天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你可以在我屋子里自寻乐点。”他笑着说,“哥们谢啦!”然后他把右手抬起来,向我晃了晃两瓶罐装的金威牌啤酒。


    那天晚上,薛琪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我工作,间或跟我搭几句话,而我那天晚上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赶那份重要的文件上,也记不太清薛琪宣问过我什么,我又回答过什么。我把工作全部完成是在离早上7点的闹钟仅有3个小时那会,我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薛琪宣一个人喝完了两罐啤酒,正静静地蜷缩在狭窄的沙发上睡觉,屋子里似有若无地还弥漫着啤酒味,苦涩的气泡,侵蚀舌头的感觉,像领导的责骂,像父母冰冷的身躯,难以忘记。


    担心薛琪宣那单薄的小身子承受不住夜间渐冷的气温,我决定好心拿个毯子给他盖盖。我向薛琪宣走近,几乎就站在沙发旁边了,可我就是够不到他,毯子每次都会掉落在地上,我发现我并不能够感知到他这个人的存在,他就好像被一团挥散不去的迷雾所笼罩。


    我越想看清楚,迷雾就越浓,到最后那团迷雾向我袭击而来,包围。都是迷雾,我逃不开。


    “……死亦不恸,无人窥城,我死焰飞腾;生亦翻涌,喃语呓梦,我生跌入空……”充满禅意念语的歌词将我从迷雾中扯拉出来,这是所设置的音乐闹钟的歌词。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晨光熹微已透过窗帘投射到客厅里面,投射到站立在小茶几的啤酒罐,沙发上并没有任何人。


    原来又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


    自那以后,薛琪宣总是会在晚上来敲我的门,有时候小玄奇也来凑热闹。可是第二天,我还是想不起昨晚我们交谈的话题或是玩耍的游戏,仿佛大脑并没有义务去储存这一切发生的故事。有一次,我无意间抬起头看薛琪宣和小玄奇的时候,发现他们都跟某个人长得好像啊,至于是谁,我也完全没有头绪。我感到困惑。


    我甚至开始觉得,刚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令我困惑而难以解释。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或大或小地失去对时间感的认知,丢失一些人,抑或跟丢一些人?我在想,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发现一些东西,但想不起自己买过,或是花掉了钱,但想不起自己怎么花的?是不是每个人都会闯入人群中,然后失落地发现他们的名字和面孔不知道如何匹配?


    我还发现,每当薛琪宣或是小玄奇身上出现一些伤痕的时候,我的身上在同样的位置也会出现同样张牙舞爪青紫色的伤痕,我想,我们在茫茫宇宙中或许是有联系的个体吧。


    我还记得那一年的圣诞节,城市的街道上喧闹无比,绚烂的灯光势要将黑夜都吞噬,寒冷的天气并没有阻挡小情侣们在树下私许誓言的热情,我和薛琪宣外加小玄奇三个人坐在小区的天台,一人一罐啤酒,小玄奇因为年纪的问题我给她买的是饮料,酒入喉,醉似真,我渐渐有点喝高了。


    “你们想听我唱什么歌曲不,哥给你们唱!”


    “我就唱.....somebody that i used to be,好不好啊!”


    “好。”


    “好!”


    “Now and then I think of when we were together

    (我时不时就会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

    Like when you said you felt so happy you could die

    (那些你曾说你幸福得要升天的时光)

    Told myself that you were right for me

    (我告诉我自己你很适合我)

    But felt so lonely in your company

    (但我跟你在一起时常觉得很孤单)

    But that was love and it's an ache I still remember

    (但那就是爱,是我刻骨铭心的痛)

    ……

    I guess that I don't need that though

    (我想我也根本不需要去管那些事)

    Now you're 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现在我们不过萍水相逢罢了)


    我越唱兴致越高,到最后摇晃着身躯站起来,对着楼下街道反复唱那句“Now you're 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一遍又一遍,好像在回答谁的问题一样,然而并没有谁向我提问。一瞬间,我看着细如蚂蚁的人群、远处纤细苗条的楼层、忽明忽暗的万家灯火,突然很想家了。


    “你们,想家吗?”


    他们看着我,脸上充满了迷惘与不解。


    “你喝多了吧,我家就在城里,要回去很容易啊!”


    “是啊是啊,大哥哥你都喝糊涂啦!”

     



    我曾幻想,勤勤恳恳地工作总有一天会得到上司的赏识从而获得晋升的机会,我会遇到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然后结婚、生子,慢慢地我们的生活逐渐富裕了起来,我就把家里的爹娘都接到这个城市里,带他们去看从未接触过的风景。


    “可是,如果我那天没有冒失失地冲进他屋子,没看到那些场面,或许这些幻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吧。”


    那天,我刚领到一个月的工资,想出去小小地挥霍一番,但是思来想去也没从脑子里搜刮出多少我在这座城市里的亲朋好友,后来我想到了我的朋友——薛琪宣和小玄奇。


    下午五点,我按响了薛琪宣房门的门铃,一声又一声,像极了他来找我第一天夜里的节奏,可是没人应也没人来开门。我再一次把耳朵凑在门边听里面的动静,独独听到门铃声。我想,可能他出去了,等会再过来吧。


    傍晚六点,我听到了隔壁门开了的声音,我猜想他肯定回来了,于是我随便套了个拖鞋就过去找我的好邻居了。果然没错,薛琪宣回来了,确切的说,应该是他终于开门了。


    薛琪宣和一个我不认识却感觉到一阵恶心感的中年发福男站在门前,旁若无人地亲吻,我的口腔里毫无预警地传来一股酸臭的味道,中年人的手不断摸索着薛琪宣的身体,我仿佛也感觉到了无数只手抚摸着我的躯体,我感到迷茫感到厌恶。


    他们结束了亲吻,他们开始互道别并相约再次相见的时间,薛琪宣这才看到我,“哎呀,你都看到啦。”


     “你应该也从那些八婆口中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怎么还跟刚知道一样,懦弱,没意思。”薛琪宣倚在门边戏谑地看着我。


    “你明明四肢健全,为什么非得选择这种赚钱的方式。”我质问他。


    “哈哈哈你不能否认,这种方式来钱最快啊。”他骄傲地向我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


    “你瞧,这里面有多少钱你知道?十万!”他在笑。


    “多好赚啊,跟人睡一觉就有十万了!比你每天工作到凌晨2点,第二天跟狗一样去舔上司鞋子的生活,好太多了。”


    “我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


    “干净?什么是干净?”他又在笑。


    “你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羞耻心的吗?你明明不愁吃不愁穿的,干嘛非得去走这种职业?!”


    “够了,你这些话我从我们家老头子嘴里听到了不下一百次,耳朵都长茧了。我还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大思想会比较开放呢,没想到也是个老古董,切!你还有事没啊?没事我就进去了。”


    “你有考虑过你们家里人的感受吗?你爸爸妈妈该是多么伤心啊,外面的人该怎么看你们家里人,这些,你都想过吗!”仿佛受伤的猛兽,哭着咆哮。


    “啊?他们的想法??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感受!如果不是为了让我家老头子多活几年,我都直接在家里搞了,我搬出来就是为了不碍着他们的佛眼,那个家容不下我这种人,我还不乐意在那个家呆呢!”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的父母,他们多么辛苦你知道吗!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起了还在家中为了生计发愁的爹妈。


    “切,你有什么资格说本大爷,你还不是用着你爸舔人鞋子赚来的钱在这里生活下去的。狗的儿子也就只能生出狗了。”他再次大笑,咧开他那张被涂抹地乱七八糟的嘴巴。我看着眼前陌生化的薛琪宣,他在狰笑,手舞足蹈好像提线的木偶。


    这个不知道满足的丑陋的城市人啊,你的行为是多么恶心的,你们压根不知道,庄稼人要活到你们的高度,需要几代人付出努力才能够争取得到,可你们的心,你们的欲望,就好像无底洞。


    “闭嘴!你个疯子!!给我闭嘴!!!我跟你是不一样的,对,是不一样的。”


    我冲过去,双手紧握成拳挥向眼前不真实的薛琪宣,他不闪躲也不反击,就咧着嘴笑我,那是一抹带着讥讽的笑。


    我要撕烂他的嘴。


    我要割了他的舌。


    我要杀了他。


    我要……


    大脑发出了命令,四肢开始忠实地执行命令,等我回过神来,我惊愕地发现,玄奇就站在我身边,双目睁大惊恐地看着我。他看到这一切了吗?不过也是个无人怜惜的弃子,杀了也没关系吧,我机械地站起身,向玄奇慢慢走去,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我用手去擦眼睛,却发现自己落泪了。


    “大哥哥,你在干什么?”


    “玄奇想活下去吗?”


    “玄奇还想要看到爸爸和妈妈,爸爸昨天说,我要有一个弟弟了,大哥哥你替我开心吗?”


    玄奇,我不会杀了你,我的双手已经沾染了鲜血,那种腥臭味让我作呕。我是一个不容许在这个城市立足的人了,你就陪着我吧,小玄奇。我把颤栗的玄奇抱在怀里,她的身子是多么地弱小,多么惹人怜爱。


    然后我的梦就醒了,身边是刺眼一般的白被子、白床单、白天花板、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人。


    他说:“你有吃今天的药吗?”


    我没有病也不用吃药。但是我主动地拿起了药,就着水,一口吞下。


    他说:“因为你经常在睡梦中喊自己的名字,并且对自己进行无意识的自残行为,为了保证其他病人的生命安全,院里决定把你单独看管治疗。必要时我们会给你穿上束身衣。”


    喊自己的名字,然后自残?其他病人??可笑至极,有谁会不爱惜自己身体的。


    他说:“我现在要给你进行诊断病情,为了进一步了解你的内心,我们将会对你进行一次深度催眠吗?同意的话麻烦在这边签名。”


    我叫阿轩。但是我的手却动了,落款名是:薛琪宣。


    他们说:“他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周边住家的日常生活了,他现在是自残,保不齐以后会拿刀砍我们,麻烦你们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吧。”


    我想要呐喊,我没有病!可是我却主动上了那辆载我前往未知地点的白色面包车。


    “您好,薛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您的主治医生,我姓席。”


    “你知道吗?我杀了一个人。所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把我送到这个鬼地方来。因为我杀了我自己。因为我杀了薛琪宣。我想要跟他说‘对不起’,我无心的。”我开始挠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我们会给您先打个镇定剂,您先睡一觉,睡醒就好了。”


    我看着细尖的针筒抵着我的手臂的血管,感受针筒的推入,一点一点,微凉的液体在我的血液里一起流动,被送到各个部位,到达大脑。身体开始下沉、坠落,我看到了一个人,他在远方微笑地看着我。


    席榕看着病床上的男子,他想起了刚向患者家属了解到的情况,时而像个富家青年,时而像个社会奋斗人,时而又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不知道现在陷入睡眠中的,是薛琪宣呢还是阿轩,或者是玄奇?席榕一边想着,一边低头在病历表写上今天查房的结果:依旧混乱。病历表被席榕挂在床尾,人为地晃动几下便定住了。噢原来“他”叫“薛琪宣”,病状初步诊断为DID(分离性身份认识障碍)。


    门在枕边人身后重重地关上了。



     

    尾记:


    我来这里有半年时间了,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的好朋友,但是我总会认错人,因为他们都穿着同样的蓝白条纹的衣服,在这里,他们的名字就是1号、2号。他们喊我56号,因为我是第56个来这里的人。


    刚来那会的晚上,我拿着澡盆去洗澡,当我脱光了衣服以后,发现我一个身子都是伤痕、伤疤,是那种仿佛用刀一点一点划伤的,不会因为流过多的血而死亡。粉红的、略带皮皱的一条条的伤痕,摆设是不规律的,遍体都是,站在大镜子前看我自己,有一刻我觉着自己是不真实的,反而倒像是拿胶布跟纸糊成的纸人。


    我还记得有一天,7号来找我,神经兮兮地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他说他有办法可以帮助我离开。我问他,什么方法。他说死了就可以离开了,然后哈哈哈大笑跑出门,我望着他的背影,突然为他感到一阵悲伤。我其实是可以离开这里的,因为我比他们都正常,我没有那些现世人还无法接受的观点,我比他们更懂得如何生存在这个社会上。


    可我不想走,因为这里不愁吃不愁穿,我唯一觉得不好的就是想家。那天我跟席医生借了手机,拨打了老家的电话,想告诉爹妈我可能这辈子都出不去了,听筒里只有机械般的女声反复说: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我感到一股气闷,仿佛自己才是那个被抛弃的人,我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屏幕碎成了一朵花。等席医生想起来他的手机在我这里,并向我拿回手机时,我说:“医生,我送朵花给你。”然后我好像听到了席医生心碎了的声音,是一朵花的模样吧。


    我喜欢在院里的花园散步,坐在长长的板凳前,问每一个经过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吗?


    一个星期后,他们就算远远地看到我,不等我问出口都会跟我说一句:不认识,也没见过。


    两个星期后,他们开始对我的这个问题感兴趣,开始询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三个星期后,他们开始对我的理由感兴趣,问我找到了以后要干什么。


    一个月后。他们仿佛忘了一切,问我: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吗,非得要找到他。


    我微笑着说,很重要啊,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我在哪。




    回复
  • 南瓜娃子

    南瓜娃子

    楼主 LV1 3个月前
    可怜的po主自己消灭零回复
    回复
  • i34****512

    i34****512

    LV1 3个月前

    给你投票的手机旁边放了一把水果刀,空气里都是百香果的味道。

    回复
  • i34****512

    i34****512

    LV1 3个月前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注册了。

    回复
  • i34****512

    i34****512

    LV1 3个月前

    写得挺好的,就是用手机看这个不方便,没看下去。

    回复
  • 甜心

    甜心

    LV12 3个月前
    还不错
    回复
  • 南瓜娃子

    南瓜娃子

    楼主 LV1 3个月前
    谢谢喜欢~

    甜心:还不错

    回复
  • 99K

    99K

    LV13 3个月前
    文章出彩。
    回复
  • 雨暮浮屠

    雨暮浮屠

    LV13 3个月前
    ???
    回复
  • corrine00

    corrine00

    LV11 3个月前
    好看
    回复
  • 小静

    小静

    LV10 3个月前
    主题不太喜欢
    回复
  • liuning

    liuning

    LV9 3个月前
    回复
  • 似非

    似非

    LV6 3个月前
    我蛮喜欢你这种题材的
    回复
  • 似非

    似非

    LV6 3个月前
    你喜欢爱伦坡的小说吗?
    我很喜欢他的小说,探讨精神、心理、恐怖、扭曲等
    还有岩井俊二的电影《梦旅人》,讲了一个精神失常的女孩的故事。
    回复
  • 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

    LV13 3个月前
    求拉嗯我
    回复
  • 陌上桑

    陌上桑

    LV7 3个月前
    还行吧
    回复
  • 007

    007

    LV9 3个月前
    这本书非常好,看大家快来看!
    回复
  •  我是坏女人

    我是坏女人

    LV8 3个月前
    欢送
    回复
  • 喵了个咪的

    喵了个咪的

    LV6 3个月前
    果然是蛇精病吗,精神分裂
    回复
  • i749197339小花

    i749197339小花

    LV10 3个月前
    是你的她跑不掉
    回复
  • 安七

    安七

    LV6 3个月前
    不错不错 很好很好 很喜欢的 互关吧
    回复
  • LLL

    LLL

    LV6 3个月前
    好的
    回复
  • 似梦似醒

    似梦似醒

    LV17 3个月前
    精分啊
    回复
  • 南瓜娃子

    南瓜娃子

    楼主 LV1 3个月前
    对啊~

    似梦似醒:精分啊

    回复
  • 羿绝城

    羿绝城

    LV1 3个月前
    侦探和哥特之父嘛,我很喜欢的

    似非:你喜欢爱伦坡的小说吗? 我很喜欢他的小说,探讨精神、心理、恐怖、扭曲等 还有岩井俊二的电影《梦旅人》,讲了一个精神失常的女孩的故事。

    回复
  • 羿绝城

    羿绝城

    LV1 3个月前
    卧槽你是怎么拉这么多票的
    回复
  • 我在征途

    我在征途

    LV6 3个月前
    鬼知道了
    回复
  • 随风而去

    随风而去

    LV7 3个月前
    呵呵
    回复
  • i18****659

    i18****659

    LV11 3个月前
    ,,,,,
    回复
  • 誓言

    誓言

    LV7 3个月前
    。。。。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垃圾桶的故事

    商博良

    18006

    作为一名小区清洁工,夏洛克有翻看垃圾的坏习惯。在对秦家和楚家的垃圾翻看过程中,他有了独特的发现,何文代消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垃圾桶究竟能告诉我们什么?

  • 2
    侦探小说

    ALEX

    19347

    本人钟爱雷蒙德·钱德勒、伊坂幸太郎,迷恋硬汉派、新本格。本文是某种幼稚的组合与尝试。不求牛逼只求有趣。短篇小说,不写废话,望您笑纳。

  • 3
    白小姐的书

    陆地流沙

    71784

    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