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7435 帖子 6216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i10****9679

i10****9679

LV1 2016-10-18

【杀死小兰】

作者:i10****9679

连载最近更新: 三 杀死小兰过了一个星期,离二十号还有几天了,小兰找到工地来,一脸喜气地说,她已经把东西都买全了,一人两套新服,花了一千多块。小兰想到西江岛玩一天,快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这一回去,农村女人家,结了婚就不好往外跑了,这辈子说不准也没机会再来了。李小飞听小兰一提西江岛,心里突然一动,马上点头答应下来。李小...

作品简介:民工李小飞在城里干活的时候跟一个城里的女人有了艳遇,这让李小飞的城市梦看到了希望。为了成为一个城市人,李小飞不惜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小兰。然而他发现,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45931 票
共46条回复
  • i10****9679

    i10****9679

    楼主 LV1 2016-10-18

    一 民工的艳遇
    从工地出来不远,拐个弯,在街角处有一幢二层小楼,一楼是个小卖部,卖些生活小用品和冷冻饮料。老板娘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得很漂亮,在工地干活的民工都喜欢来这儿买东西,就是不买东西,也爱往小卖部跑,一根雪糕吃上两个多小时,眼光像带有胶水一样,牢牢地沾在女人丰满的身体上。
    老板娘叫刘芬,非常好说话的一个城里女人,不像大多数城里的女士那样,一看见满身臭汗的民工就皱眉头扇鼻子。这也是民工们喜欢往她这儿跑的原因,这些远离了老婆的男人们,每天能够看几眼漂亮的老板娘,甚至放肆地说上几个黄段子,就可以获得一种望梅止渴的满足感。刘芬见谁都亲亲热热地喊大哥,只有见到李小飞,她才改口叫后生仔。而且脸上的笑容也似乎与众不同。
    李小飞是这个工地上最年轻的,才二十出头,不过出来打工的年头却不少了,也跑过好几个大城市。这天夜里,李小飞在工棚打牌,散局后,其它工友都睡了,他才想起自己还没洗澡。打好水,脱光衣服一摸,发现香皂没了。
    李小飞比较爱清洁,每天都要洗香皂才行,不像其它工友把水往身上一泼就完事。一看时间,正好十二点钟,往常小卖部正是在这个时候收摊关门。李小飞急急忙忙穿上衣服,一路小跑,看见小卖部还亮着灯光,刘芬正要把最后一页门关上。
    李小飞闪身挤了进去,说:“老板娘,等会,来块香皂!”刘芬瞧了一眼他,轻轻一笑:“后生仔,干什么好事去了?半夜买香皂洗澡!”
    李小飞往自己身上一瞧,不由得脸一红,来得急了,光记得穿了裤子,上身光条条的,露着一身黑黝黝的肌肉块子。他一摸裤子,不单忘了穿衣服,连钞票也忘拿了,就不好意思地说:“先记个账,明天拿钱给你。”
    “几块钱记什么账哟,后生哥,大姐信得过你!”刘芬嘻嘻笑着,进柜台里拿香皂。找了半天,说:“哎呀,真对不起,香皂早几天就没了!”
    李小飞一听,转身正要走,刘芬把他叫住了:“这样吧,你就在我家洗算了。”李小飞慌忙摇手:“不用了,不用了。”
    “不就是洗个澡嘛,没啥要紧的,上去吧!”刘芬说着,呯的一声,把最后一页铺门关了,对李小飞招招手,自己先走了上去。李小飞挠挠头,似乎觉得这位好说话的老板娘有点热情过度了,可他也没空细想,厚着脸皮跟老板娘上了楼。
    刘芬一指卫生间说:“进去吧,洗发水、香皂都有,随便用!”李小飞转战过好几个城市,也接触过不少城市人,可还没有一个城市人对他这么优待的,心里顿时觉得热乎乎、暖洋洋,又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只想快点洗完走人。
    马马虎虎洗完了,走出来一看,只见刘芬换了一套半透明的睡衣半躺在沙发上,女人成熟丰满的胴体隐隐可见。李小飞顿时脸红耳热,眼睛居然忘了收回来。刘芬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也是红朴朴的,笑着问他:“看什么,姐的身材好看吗?”
    “好、好看!”李小飞赶紧扭转头,往门口走。走了几步,忽然感觉后背趴上来一个柔软发热的肉体,刘芬在他耳边问:“后生哥,想不想老婆?”
    李小飞脑袋轰地一下,口干舌躁:“我、我没有老婆……””那,让姐给你做老婆吧,好不好?”
    李小飞的血一下冲上头顶,一转身,也紧紧地搂着刘芬……
    一阵疯狂过后,李小飞慌慌张张爬起来,四处找他的裤子。刘芬拉了一把他:“在这睡吧,没人知道!”
    “不,不,我还是回去!”李小飞套上裤子,贼一样溜出了小卖部。摸回到工棚,他一头倒在床辅上,睁着两只眼睛,怎么也睡不着。激情过后,他有点后悔,又有点害怕:自己把第一次给了比他大十岁的女人,怎么向小兰交待呢?
    李小飞虽然还没有老婆,但已经在家里订了亲,未婚妻是邻镇梅子村的,叫小兰。去年六月定的亲,两人回家见过几次面,后来又各自出去打工了,没想到居然走到了同一个城市。小兰在一家制衣厂当女工,离李小飞的工地也不算远,两人还结伴到公园玩过几回。他们彼此都觉得很满意,就等着家里替他们择好吉日回去成亲了。
    第二天,李小飞来到小卖部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刘芬火辣辣的眼光,以及心照不宣的暗示,他低着头,不敢跟刘芬正面“交锋”。晚上,他躺在床上,心里一个劲地命令自己,千万不能再犯错误了。可到了半夜,在狭窄的床辅上翻了几百个来回后,他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偷偷摸摸出了工棚,向着小卖部走去。
    二 李小飞的幸福生活
    这以后,李小飞就像一只跑熟路的老鼠一样,半夜里溜出来,偷了东西得手后,又连夜摸回去。在床上的短暂时间里,他慢慢地了解了刘芬的一切。她的老公在三年前遇车祸死了,留给她这幢小楼和一个五岁的女儿元元。没了老公后,她才开起了这间小店,收入足够她们母女俩开销了。元元放在幼儿园全托,到星期五下午才接回家过两天。这小家伙长得可爱又聪明,而且不认生,店里来的民工,妈妈让她喊佰佰就喊佰佰,叫喊叔叔就喊叔叔,民工们都喜欢逗她玩儿。
    一次李小飞离开时,刘芬叫他明天下午收工后,来她这里吃饭,她给他做汤。李小飞犹豫了一下,答应了。第二天收了工,他说到外面找个人,不在这吃饭了,走着走着,一看身后没人,一闪身拐进了小卖部。
    刘芬熬了一锅上汤等着他,从锅里捞了半天,挟出两段杆子一样的东西,笑咪咪地放到他碗里:“吃吧,这是狗鞭,可补哩!”
    李小飞一笑,刚把东西放进嘴里,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他的名字,一听,这不是小兰的声音吗?他立马就慌了,把嘴里的狗鞭一下吐了出来,指指外面紧张地说:“我那个没过门的老婆!”
    刘芬拉了一把他:“慌什么呀,吃顿饭不犯法!”李小飞一想也是,就大大方方走出去,一看小兰站在小卖部门前,正探头往里面张望。李小飞问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小兰说:“我去过工地了,他们都说你在这,我就找来了。”说着,看了两眼正从里面走出来的刘芬。
    李小飞做贼心虚,忙走到她跟前轻声说:“你别误会,我帮了她一点忙,人家请我吃顿饭。”小兰微微一笑:“谁误会你了,看你比我还多心。”
    李小飞见她不像说假,松了口气,问她找他有什么事,小兰告诉他,昨天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家里已经定好日子了,就在下个月二十号,她准备这个月底就辞了工作,结了工资后,去给他们买几件像样的衣服。
    小兰说完,很快就走了,临走时又瞧了一眼刘芬。李小飞乍一听到这个喜讯,先是一喜,接着莫名其妙的就有点烦躁了。刘芬走到他跟前,笑了笑说:“你老婆挺漂亮的啊!你这傻小子,艳福真不浅呢!”
    李小飞看着小兰秀美的背影,突然又感到一阵茫然,一扭头回了屋。
    刘芬第二次叫他来喝汤时,李小飞很痛快就答应了。他知道,其实工友们大概都晓得了他和刘芬肯定有什么事,所以什么也没说,收了工径直就往刘芬家走。
    过了两天,到了星期五,刘芬叫他代她去幼儿园接元元回家。李小飞刚要走,刘芬又把他叫住了:“回来,看你这身打扮,丢了我家元元的面子不说,老师说不准还把你当坏人呢!”说着,找了件老公的衣服让他换上去。
    李小飞换了身衣服,走在大街的时候,果然感觉有些不一样。到了幼儿园,元元一眼就认出他来,挥着小手大喊:“爸爸,爸爸来接我!”
    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满脸诧异地盯着他,李小飞尴尬极了,红着脸从女老师手中把元元接走。元元嚷着要骑马,李小飞说:“好,骑马就骑马!”把元元放到肩上,让她骑着自己的脖子。元元乐得手舞足蹈,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引得旁边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显然把他们当作了一对幸福的父女。
    李小飞问:“元元,你刚才为啥喊我爸爸?我是李叔叔啊,你不认得我吗?”元元天真地说:“你穿我爸爸的衣服,就是爸爸!爸爸也让我骑马,李叔叔也让我骑马,李叔叔,你当我的爸爸吧,好不好?”
    李小飞哈哈一笑。回到刘芬家,刘芬正在做饭,叫他和元元玩一会,待会一块吃饭。李小飞和元元玩起了捉迷藏,把元元逗得乐不可支。吃饭时,元元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看妈妈,又看看李小飞,忽然大声对妈妈说:“妈妈,让李叔叔做我的爸爸,好不好?”
    刘芬一听,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嘻嘻哈哈笑个不停:“这孩子,怎么乱认爸爸!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哈哈……”
    李小飞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嘿嘿笑了笑,埋头大口大口往嘴里扒饭。从刘芬家出来,李小飞心里一阵烦躁,刚才元元叫他爸爸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有一种冲动让他真想马上答应。
    大喜的日子已经定好了,可李小飞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一旦回去娶了媳妇,这辈子就离不开那块田地了,直到老死。李小飞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更确切地说,是爱上了这种城市人的感觉。他真希望每晚都睡在一张宽大舒适的床上,每天像城里的人一样,去上班,去接孩子,去公园……
    过了两天,李小飞的父亲千方百计把电话打到了工头的手机,说的也是他结婚日子的事。父亲在电话里喜气洋洋地说,家里房间都装修好了,床辅蚊帐什么也都买回来了,亲戚朋友也已经通知到了,就等他们回来。
    李小飞听了电话,心里更觉得闷,跑到外面的小饭店喝起了闷酒。离下个月二十号不远了,早两个月前,李小飞还每天都在盼着这一天,可现在,他却十分不情愿看到这一天到来,真恨不得永远没有下个月二十号。
    从饭店出来,李小飞喝得两眼通红,浑身酒气,摇摇晃晃走到刘芬家,一把抱住她就往床上走,动作十分粗野放肆。刘芬被他吓了一跳,嗔骂了几句,也心甘情愿由着他。完事后,刘小飞睁着两眼,默默地盯着天花板,头一次没有立即穿裤子走人。
    “怎么,不走了?”刘芬嘴角带笑地瞧着他。“不走了!”李小飞低沉着说了一句,转身把刘芬紧紧搂在怀里……

    回复
  • i10****9679

    i10****9679

    楼主 LV1 2016-10-18

    三 杀死小兰
    过了一个星期,离二十号还有几天了,小兰找到工地来,一脸喜气地说,她已经把东西都买全了,一人两套新服,花了一千多块。小兰想到西江岛玩一天,快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这一回去,农村女人家,结了婚就不好往外跑了,这辈子说不准也没机会再来了。
    李小飞听小兰一提西江岛,心里突然一动,马上点头答应下来。
    李小飞向工头请了一天假,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和小兰坐车直奔码头。西江岛和市区有一江之隔,是一处风景区,还没有建起大桥,要到西江岛只能坐渡船。
    两人在西江岛玩了整整一天,又是拍照留念,又是买纪念品,玩得很开心。直到夜幕降临,小兰仍玩兴十足,没有想回去的意思,李小飞巴不得她不提,也就强打精神陪着她。到了晚上十点,两人才坐上渡船回市区。
    这时正是最忙的时刻,渡船上挤满了人,后面还停着两辆大货车。李小飞悄悄一拉小兰的手轻声说:“这儿人多,我们到后面去。”带着小兰走到渡船一头,有两辆汽车挡着,这儿十分清静,只听得见渡船轰隆隆的发动机声。
    小兰伸出一只手让李小飞牵着,兴致勃勃地站到船舷外,举目看着两岸点点灯光,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双臂:“啊,这儿真是太好看了!”
    李小飞没有回答,四处看了看,一咬牙,猛地将手一抽,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在小兰的后背轻轻一推。小兰连晃也没晃一下,直接掉到了江里,来不及喊出一句呼救,顿时就消失在黑茫茫的江面上……
    李小飞怔怔地看着小兰掉下去的地方,半响,他才回过神来,紧张地四处一看,擦了一把汗,悄悄地走回到了渡船前面。
    站在人群中,李小飞不禁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他真不情愿杀死小兰,可为了他的城市梦想,他又不得不这样做。没有了小兰,他就不用回家结婚了,就用不着一辈子呆在山沟沟里,做一辈子农民了。他知道现在提出退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双方的父母以及亲戚都不会答应,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啊。惟一的办法,就是让小兰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一会靠了岸,李小飞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在人群中寻找着小兰,大声叫着小兰的名字。然后,他惊慌失措地大喊起来:“不好了,有人不见了!”
    般上的工作人员赶忙过来问:“谁不见了?””我未婚妻,她刚在说到后面去小便,一定是掉下去了,小兰啊……”李小飞悲痛欲绝地哭喊着。
    工作人员一听,急忙一面报警,一面开动船返回寻找,用按照灯在江上找了一遍,什么也没看到。后来警察也赶到了,问明了情况,也派出小船搜救,可忙乎了一晚,仍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其实,只有李小飞自己清楚,小兰掉下河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就是不死,也恐怕在十里之外了。
    这条江宽达一百多米,况且现在水流湍急,即使是一个游泳好手,也未必有信心能游到对岸去,一个女孩子掉下去,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希望。警察叫李小飞留下地址姓名,说:“你未婚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等以后发现尸体,再请你去认领。”
    李小飞长松了一口气,回到工地,他失魂落魄地说小兰失足掉到河里去了,工友们都感到很震惊,纷纷好言安慰他。
    第二天晚上,李小飞一个人出了离开了工地,买了些香烛纸钱,来到江边一个少人到的地方。他默默地凝视了一阵江面,然后双膝跪下,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喃喃说着:“小兰,你别怪我狠心,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谁让你是我老婆呢?你千万别怪我,以后我每年都给你烧钱财,让你在阴间也过得好好的……”
    天亮后,他到小兰的厂里收拾好小兰的东西,一个人回了家乡。喜事一下变成丧事,两家父母都十分悲痛,尸体没找着,只好把小兰的一套衣服葬了,做了一个衣冠坟,待日后找到尸体,再重新安葬。
    四 失望的初恋
    李小飞在家呆了几天,想着城里刘芬家的幸福日子,一等事情完了,立即就返回了工地。未婚妻刚死,为了不让工友们说闲话,李小飞克制着自己,没有天天往刘芬家跑了,就是去了,也绝对不过夜。
    一晃过了月余,一个星期六,元元吵着要去动物园,还说要李叔叔一块去。刘芬顿了一下,看一眼李小飞,似乎有点勉强,但也没说什么。李小飞很兴奋,特意打扮了一下,三个人一块去了动物园。
    玩了半天,两人走累了,就坐下来歇歇脚,元元自个跑去玩了。李小飞看着眼前穿着光鲜,举止悠闲的游人,两个一对,三个一家,一种城市人的感觉油然而生,突然转身一把将刘芬抱在怀里,大声嚷嚷:“我们结婚吧!”
    刘芬吓了一跳,满脸通红,使劲把他推开,小声嗔骂道:“你疯了!我一个老太婆,你一个青头后生仔,搂搂抱抱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李小飞乐呵呵地笑了,放开了手说:“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结婚?你别开玩笑了!””真的!我是说真的!””你别傻了,我们年龄差了十岁,再过十年,我真的变成一个老太婆了,到时你会后悔的!”刘芬嘻嘻一笑。
    李小飞急了:“不不不,我绝不后悔!我会一生一世对好,给元元当一个好爸爸,像亲生女儿一样疼她,我发誓,如果有半句假话,叫我不得好死!”
    “行了行了,别乱说了,我知道你的心还不行!”刘芬轻轻打了他一拳,站起来跑了出来,原来元元在前面草地跌倒了。
    刘芬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这种态度让李小飞干着急。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们母女俩,忽然心底升起一阵不祥之感,刘芬这些天似乎有什么事瞒着他似的,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感觉跟以前有一些微妙的不同了。这一段,刘芬有好几天没有开店,人不知去了哪儿,李小飞问起来,她就说去母亲家。但有一次他刚巧碰到她从外面回来,闻到她嘴里的酒气,脸上化了很浓的妆,当时他也没怎么在意,现在一想起来,不由得心里一惊:她到底去干什么?
    从动物园回来后,李小飞多了一个心眼,时刻留意着刘芬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一天中午,他想到刘芬家拿点东西,走到拐弯处,刚好见刘芬正在关上大门,身上穿得很漂亮,带了个小包,看样子又要出去了。李小飞心里一动,缩回墙角处,等刘芬走后,远远地跟了上去。
    刘芬打车来到一家茶庄,径直走了进去,扫了一眼,微笑着在一个男人对面坐了下来。李小飞躲在外面,看得很清楚,那个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戴一副眼镜,看起来像个干部。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了起来,听不清聊的什么,但看他们满面笑容的样子,话题肯定很轻松。李小飞满肚子疑惑,真想走进去问刘芬在干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转身闷闷不乐往回走。
    一整天,李小飞眼前总浮现着刘芬和那个男人谈笑的情景,干起活来没一点劲。好不容易收了工,他饭也没有吃,跑到刘芬家一看,大门紧锁,刘芬还没回来呢。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李小飞睡不着,又一次起身走到刘芬家,只见楼上总算亮起了灯。
    李小飞马上过去敲门,敲了一遍,上面没反应。照往常,一听到他熟悉的敲门声,上面马上就会咳一下回报,接着就会开门的,这次是怎么了?李小飞敲了一遍,并且加大了力度,等了一会,门“吱呀”一声开了,刘芬从里面往外看了一眼,说:“我今晚不舒服,你回去睡吧!”
    李小飞肚子里的疑问更大了,生硬地说了一句:“我睡不着!”说着人已经挤了进去,抬腿就往楼上走。刘芬有些慌了,追着他说:“小飞,姐今晚真的不舒服,明晚好吗?”
    可李小飞已经大步上了二楼,瞪大眼一瞧,刘芬的床上坐着一个光膀子的男人,再一细瞧,不正是白天茶座里那个男人吗?
    李小飞像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时一样,脑袋顿时轰的一下,怔怔地瞪着床上的男人。那个男人见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也是吓了一大跳,两个男人就这么对视着。刘芬这时走了上来,轻声叫了一句:“小飞……”
    李小飞一指床上的男人,回过头大声问刘芬:“他是谁?”
    “他、他是一个朋友……”刘芬支支吾吾。“朋友?”李小飞冷笑一声,“有你这样的朋友吗?”
    刘芬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李小飞怒气冲冲地喝问她:“你说,他到底是谁?”
    李小飞还没敢这么大声跟刘芬说过话,刘芬脸色一变,冷冷地说:“他是谁又怎样?你管起我来了吗?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什么人,我干什么有自己的自由!”
    “你、你……”李小飞气得浑身发抖,怒不可遏地骂了一句,“贱货!”
    这时,床上的男人穿好衣服,走了过来,伸出手冲着他指指点点,厉声说道:“喂,打工的,你怎么可以乱骂人?你再不离开,我马上就报警!”
    “报你妈的警!”李小飞像头发怒的狮子,向他扑了上去,两个人滚到了地板上。那个男人自然不甘挨揍,奋起还击,两人就在地板上撕打起来,从卧室打到客厅,又从客厅打到厨房。刘芬吓坏了,拉又拉不开,眼看着两人真刀真枪干上了,一眨眼已经见了血,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无奈之下只好打了电话求助警察。
    警察来后,这才把扭作一团的两个男人强行拆开,一打量,好家伙,敢情两败俱伤,都挂了彩,于是又用警车送他们去了医院。
    五 城市不相信眼泪
    两人被安排进了同一间病房,李小飞伤在脑袋,挨了狗日的一啤酒瓶。旁边那位伤在鼻梁,中了李小飞一记重拳。打了一架,彼此的底就摸得七七八八了,两个陌生的男人成了一对情敌,虽然间隔不够两米,一天过去了,可谁也懒得瞧谁一眼,偶而打个照面,也是怒目相向。
    过了一天,这对冤家才被分隔在两个病房。刘芬每天提着一罐鸡汤来,一个房间送一碗,不偏不倚。李小飞再三追问,刘芬这才很不情愿告诉他,那个男人果然是什么局里的一个小干部,离过婚,他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也就半个月时间,那天晚上,她第一次把他带回家,因为男人没有房子,可没想到让李小飞搅了局,所以好事就没办成。
    听刘芬这么一说,李小飞心里才稍稍平衡一点,不过他却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难令人捉摸了,他实在想不通,刘芬为什么还要找另外一个男人。那个家伙不单比他要老十几二十岁,而且长得也不如他,刘芬凭啥看上他?
    过了几天,那个男人率先出院了,而李小飞还要多住两天。男人离开时,特意走到他病房门前瞧了一眼,讥笑地说了一句:“臭打工的,你算什么东西?想找老婆,回乡下去找吧!”说罢,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李小飞一听,居然发不起火来,心里不由得一惊,难道刘芬会因此嫌弃他么?情敌走后,李小飞禁不住胡思乱想,刘芬还会不会来看他?一天到晚,他伸长了脖子朝窗外看。天快黑时,他终于看见了刘芬熟悉的身影。
    “你、你来了!”李小飞又惊又喜,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刘芬舀了一碗鸡汤出来,脸上露着迷人的笑容:“你是我的男人,我怎么不会来!”
    李小飞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急迫地说:“求求你,别离开我!”
    刘芬说:“好好好,我答应你,行了吧?先喝汤吧!”李小飞捧起碗,又放下:“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他来往了!”
    刘芬没有马上回答,想了想,慢慢摇了摇头。
    “为什么?”李小飞的声音大了。刘芬淡淡地一笑:“我要找个老公呀!””老公?我难道不能做你的老公吗?我保证一辈子对你和元元好!”
    “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呢?”刘芬嘴角带着笑。看到她还不相信,李小飞急了:“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真的不在乎我们差多少年龄的,别人说什么,我也不会在乎!”
    刘芬说:“小飞,你别说了,我和他已经决定要结婚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带他回家……”刘小飞一听,顿觉得一盆凉水迎头浇下,眼神死死地盯着刘芬:“为什么?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唉,”刘芬摇摇头,“小飞,你难道非要我说出来吗?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一块生活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只能做朋友,你懂不懂?”
    刘小飞脸色一白:“我懂了,因为我是个农民!”刘芬没有说话,等于默认了。瞬时,李小飞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原来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这个误会却害得他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他绝望地盯着刘芬,喃喃地说:“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又这样对我?”
    “不,小飞,我是爱你的呀!”刘芬低下头轻声说,“我虽然结了婚,可我还会给你留着门,他不在,你就来……”
    李小飞心里一阵悲哀,这个女人仅仅是把他当作满足性欲的工具罢了。他看着眼前这张毫无羞耻的脸孔,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一扬手,只听“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扇了刘芬一巴掌。
    “你、你敢打我!”刘芬捂着半边脸,不敢相信地指着他。李小飞一掌把桌上的鸡汤扫到地上:“淫妇!不要脸的臭女人!你给我滚!算我瞎了眼……”
    刘芬又羞又怒,一张脸白了红,红了白,终于恼羞成怒,撕下脸皮冷笑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也不照照镜子去,不就是个卖力气的农民吗?哼哼,还想和我结婚,做梦去吧!哈哈,你还以为我真的爱你吗?傻瓜,像你这样的男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刘芬轻蔑地看了他最后一眼,走了。李小飞呆呆地看着刘芬的背影毫不留情地消失在门口,就是这个女人害了自己,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恨她了。刘芬刚才说的话,就像一把把刀子,每一刀都深深地剌中了他的要害。刘芬没有错,错的是他自己,忘了做人要本分的祖训。
    李小龙像根木头似的在床上坐着,一会儿嘿嘿地傻笑,一会又抱着脑袋呜咽几声。后来,他下了床,走出了病房,木然地爬上了医院大楼四楼天台,坐在护栏上,两只脚吊在半空,重心稍有不稳,就会掉下去摔成肉饼。
    他这个自杀的造型刚一亮相,立刻就被楼下的人发觉了,不一会,楼下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一个个仰起脖子翘首以待。几个医院地领导气急败坏地跑上来,苦口婆心劝他别跳,凡事有商量,没钱可以给他治病,没病可以送他回家。李小飞翻起眼皮瞧了他们一眼,没理会。有个领导急了,说:“兄弟,你行行好吧!你要跳就跳,但你总得给我们个明白,到底为啥跳的,别又让人们以为我们医院有啥问题!”
    李小飞听了这句,心里一动,对啊,我不能让留个迷让人家猜。这时,街上警笛声大作,院里停了几辆警车,警察和消防队也赶来了。谈判专家迅速出现在李小飞的眼前,提出要跟他谈判。李小飞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我想见记者!”
    很快,警方就给他找来了一位报社的女记者,李小飞让她离自己三米外坐下,然后认真地问她:“我跟你说的话,能不能发到报纸上?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
    女记者肯定地点点头,说行啊,绝对可以。
    “其实,我是个杀人犯……”李小飞要了瓶矿泉水,清清嗓子就说了起来,从他被刘芬邀请到楼上洗澡说起,一直说到刚才病房里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述说了一遍。女记者拿笔在本子上飞快地记录下来,脸色越来越凝重。
    李小飞说完了,女记者问他还有啥补充的没有,他歪着头一想,说:“我希望下辈子生在城市。好了,谢谢你,请你下去吧,我准备要给自己偿罪了!”
    等女记者离开后,李小飞默默扫视着楼下一张张千奇百怪的脸孔,突然间泪流满面:“小兰,我给你偿命来了!”
    六 死者回归
    两眼一闭,正要往下一跳,猛然又睁大双眼,在楼下的面孔中搜寻着,眼光停在一张年轻秀丽的女孩脸上,啊,小兰!
    没错,是小兰,不然,天下哪有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他以为自己见鬼了,使劲一揉眼睛,可当他再次睁开眼时,那个女孩似乎知道他发觉了自己,慌慌张张地低下头,挤出了人群走了。
    “小兰——”李小飞喊着跳起来,所有的人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却见他稳稳当当落到了天台上,旁边立刻冲上来几个人,抱手抱脚把他控制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现在不死了!”李小飞大声喊着。那些人不理会,把他架到楼下,几个警察硬把他塞上了警车。李小飞用力挣扎:“为什么?我又没跳楼,犯什么法?”
    一个警察扬起手中的一个本子:“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李小飞脸色一白,随即拼命喊着:“是、是真的,可是,小兰并没有死,我刚才看见她了!是她,绝对是她!”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没有理他,把车径直开回了公安局。一审,李小飞老老实实地承认,他对记者说的话都是真的,没有一句假话,是他亲手把小兰推下河的,但在医院,他却看见了小兰,所以,他并没有真正杀死人。
    警察认出李小飞来了,他就是一个月前在西江岛说自己的未婚妻失足掉下河的那个男人,没想到,原来这竟是一桩谋杀案!可警方对李小飞的也是半信半疑,因为在这一个月里,河里并没有发现无名女尸。警方开始怀疑这个谋杀案是李小飞编造出来的,实地一调查,却证实那天李小飞确实同一个女孩一块上的船,而到对岸后那女孩却不见了,也就是说,李小飞的谋杀行为是存在的。
    不管小兰是否还生还,李小飞还是被警方关了起来。警方立刻展开搜寻遇害者尸体的工作,可十多天过去了,一无所获,尸体想必早被鱼虾啃光了。然而李小飞却发誓赌咒,斩钉截铁地说他在医院见到了小兰,警方慎重起见,又开始寻找活着的小兰。
    李小飞在医院对女记者说的话很快就见报了,引起了不少市民的强烈关注,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被害人身上——小兰到底是生是死?
    李小飞心里也是疑惑重重,那天夜里,他亲眼看到小兰掉到了河里,一个农村女孩,虽然也会点水性,但那河这么宽,河水那么急,根本就不可能自己游到岸上。退一万步说,小兰那晚侥幸获救,可为什么一个月来却没有丝毫音讯?家里和厂里,凡是小兰到过的地方,警方都派人去找过,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小兰在这些地方的活动记录,正好在她去西江岛的前一晚停止,这个女孩就像一滴水珠一样,莫名其妙地从这个城市蒸发了。可那天李小飞在医院看得很清楚,那个女孩千真万确就是小兰,除非世界上有第二个小兰。
    想到这,李小飞后背一凉,他看见的难道是小兰的冤魂?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小兰仍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李小飞对自己的信心一天比一天少,他越来越相信那天看见的是小兰的冤魂,知道他要偿命,所以赶来接他一块到阎王爷哪儿报到。于是,他每天都问警察什么时候宣判,希望能快点判他死刑,一死了事。
    这天一早,警察把他带了出去,说有个人要见他。警察让他在一间屋子里坐着等,过了一会,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一看,原来是上次那个女记者。
    李小飞苦笑着摇头:“我的话都说完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女记者在他对面坐下,从包里掏出一张相片递给他:“我今天不是来采访的,我是请你看看这张相片。”
    李小飞疑惑地接过相片一看,失声大叫:“小兰!是她!她就是小兰,她真的没有死!你快说,她在哪儿?”
    女记者等他情绪平静下来,才告诉他,小兰真的还活着,而且她昨天见过小兰。原来,昨天她在报社接到一个读者打来的电话,叫她一个人到西江岛来,找一个叫小兰的人。她放下电话,立即赶到西江岛,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一会,终于等来了一个年轻女孩。
    李小飞迫不及待地问:“她、她怎么了?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这么久她在哪儿?”
    女记者说道:“那个女孩对我说,她恨你,为什么她死了,你还不放过她,让她不得安心!””我、我……”李小飞一愣,“她为什么这么说?她明明没有死啊!”
    女记者点点头:“是啊,我也感到奇怪,问她既然活着,为什么一直不露面,她说,她就是想变成一个活死人,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死了。没想到,那天却被你无意中发现了她,而且,现在闹得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找她。”
    李小飞深深地低下了脑袋:“她、她一定很恨我!我知道,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不,你当时推她下河,她一点也不恨你,她还说,谢谢你的一推!”
    李小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痛苦地闭着眼,好半天,他才颤抖着问:“她、她是怎么得救的?”
    “我也是这样问她的,”女记者说,“她告诉我,其实在前一天,她就去了一趟西江岛,并且在渡船的船舷外,悄悄系了一根绳索,打了一个套。当你们夜里乘渡船返回时,她站在船舷外,一只脚刚好踏进打好的套里。你把她推下河后,并不知道她其实一直被渡船拖在水里,靠岸后,她就游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悄悄上了岸……”
    李小飞听到这,如雷轰顶一般,两眼瞪得直直的:“她、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自己听吧!”女记者从包里拿出一个录音机,放在桌上,轻轻一按,里面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李小飞只听了一句,心里猛地一颤,这声音正是小兰的:“……很简单,我不想回去结婚,因为结了婚,我这辈子就完了。可是,我又无法逃避,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我决定冒一个险,让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死了。那时,我是准备假装站不稳失足掉下去的,可是我没想到,他会在我后面推了一把。嘿嘿,真该谢谢他推我的这一把,让我更有决心消失了……”
    “你、你……”李小飞面如死色,艰难地吐出一句,“究竟……为什么……”
    这时,录音机刚好传出小兰的话:“……像他一样,我也喜欢这个城市,我想留在这儿!永远永远也不要回去!……” 

    (完)


    回复
  • 落纷飞

    落纷飞

    LV7 2016-10-22
    写得挺好的
    回复
  • 金小鱼

    金小鱼

    LV18 2016-10-23
    百感交杂,失望,痛心,城市真的那么好吗?
    回复
  • 神之指纹

    神之指纹

    LV7 2016-10-24
    nice
    回复
  • 落泪不哭

    落泪不哭

    LV6 2016-10-25

    哈 结尾真是出乎意料 原来俩人目的一样啊

    回复
  • i29****656

    i29****656

    LV10 2016-10-27
    挺喜欢这篇文章的!
    回复
  • 微微一笑

    微微一笑

    LV8 2016-10-27
    这篇文章不错,我有点喜欢
    回复
  • 祥歌

    祥歌

    LV7 2016-10-28
    好看
    回复
  • 曹建永

    曹建永

    LV11 2016-10-30
    真好
    回复
  • 帅哥

    帅哥

    LV19 2016-10-31
    接尾,两个人想法都一样。
    回复
  • 你好

    你好

    LV15 2016-10-31
    很真实的小短篇。
    回复
  • 书迷

    书迷

    LV14 2016-11-01
    很喜欢
    回复
  • 一路有我

    一路有我

    LV15 2016-12-06
    很深刻
    回复
  • 来自星星的你

    来自星星的你

    LV13 2016-12-15
    挺好的
    回复
  • 月玉

    月玉

    LV7 2016-12-15
    城市到底有什么好的,难道家里不好吗?真搞不懂她们
    回复
  • 爱阅读者

    爱阅读者

    LV10 2016-12-15
    好好人也有好报,坏事如下场社不是好好的了吧
    回复
  • 殇

    LV7 2016-12-15
    可以的
    回复
  • felix88818

    felix88818

    LV15 2016-12-15
    写得很好
    回复
  • 快乐美男子

    快乐美男子

    LV6 2016-12-15
    好看
    回复
  • ∮ 开心果こ♥

    ∮ 开心果こ♥

    LV4 2016-12-15
    重来一次,望不后悔
    回复
  • 咦个大肉丸

    咦个大肉丸

    LV5 2016-12-15
    回复
  • 书痴

    书痴

    LV10 2016-12-15
    很喜欢这个故事
    回复
  • 尔等莫贯朕。

    尔等莫贯朕。

    LV11 2016-12-15
    一白痴迷
    回复
  • 筽路

    筽路

    LV5 2016-12-15
    回复
  • 前前前世

    前前前世

    LV8 2016-12-15
    很现实
    回复
  • 阿杰123

    阿杰123

    LV9 2016-12-15
    回复
  • G等待绽放

    G等待绽放

    LV9 2016-12-15
    作者,写得好!
    回复
  • 洁儿wxt131206

    洁儿wxt131206

    LV14 2016-12-16
    此处应该有掌声

    月玉:城市到底有什么好的,难道家里不好吗?真搞不懂她们

    回复
  • 龙的xm

    龙的xm

    LV12 2016-12-16
    ssxl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梦魇

    丶季杳

    12570

    [梦魇](原创,已完结) #浅吟# 『一』 D校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任何人只要在凌晨两点时分走进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那间破旧的解剖室,就会被木偶的灵魂附身,陷入梦魇中无法自拔。 安叶,洛熙和伊琪就是这所学校同一个寝室中的三名学生,她们刚刚来到D校便听说了这个传说。第二天,热爱冒险的洛熙对其他三人提议道:“哎,你们相信那个传说吗?我们去解剖室看看吧!” “啊?”安叶说,“我不敢,万一那个传说是真的怎么办哪。” “对呀对呀,你别异想天开了。”伊琪轻声附和着。 “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没事的,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儿看看吧。” “嗯,好吧。” 『二』 深夜,凌晨两点,解剖室 洛熙,安叶,伊琪三人来到了这

  • 2
    恐怖段子

    蓝晴末代皇后

    1673

    还有一些在帖子回复里,慢慢找 第一节 食慌者 我慌忙的穿过一片草丛,迎面对上了一道目光,我顿时警惕性生起,问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一边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一边回答我"我是拾荒者。" 他的话让我放松了一点,但是,我满脑子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半夜三更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什么会冒出一个拾荒者来?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恶意,应该不会伤害我吧!思及此,我便和他攀谈了起来。他拿出了许多食物来给我吃。正好,赶了一天的路,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忽然,对面的拾荒者拿起一把叉子,看着我,像看见一份美食,啪嗒啪嗒的滴着口水,用叉子扎向我,吞食了我。 过了一会儿,草丛那边又有一个人惊慌失措的穿过了,看着

  • 3
    路过

    轻捻花颜

    256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话说昔时有个六目村,山明水秀,风水甚佳,先人避乱迁居至此,男耕女织,能人也多,较其方圆百里诸他村镇,都好上一筹。 忽有一日,雷雨骤袭之后,村民们瞧见地上凭白多出许多散碎银两,不由得喜出望外,妇孺老幼都跑出来捡钱,这些碎银洋洋洒洒,遍布六目村,村民们沿银迹踩着泥泞小道,来到山中。 见山中那无名坟墓缺了一角,散银至此绝迹,众人推测,此乃昨夜雨急风高,天雷炸开此墓,将里面的陪葬银器击碎,而后被风卷到半空,下洒到六目村。 村民们都眼巴巴地瞅着这坟墓。 这坟墓,曾被先人们叮嘱,千万莫动,昔时,先人们迁居六目村时,当夜同做一梦,梦到一白衣仙翁警告,此处安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