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6453 帖子 6166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老吴的杂货铺

老吴的杂货铺

LV1 2016-10-16

【猜不透的药】

作者:老吴的杂货铺

作品简介:一个时代,一个家族,一段阴谋,一对情人,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却隐含着巨大的风暴。捉与被捉的背后又是怎样的感受。就算做得再滴水不漏,背后都会有一双闪着亮光的眼睛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117751 票
共59条回复
  • 老吴的杂货铺

    老吴的杂货铺

    楼主 LV1 2016-10-16

           19131217日,狂风大作的傍晚,田中昭嘴角扬起微笑地走出了宋家大门,他想,估计这是他最后一次从宋家大门走出来了,因为明天过后,就不存在宋家了。

    (一)

    田中昭的真名叫田中一郎,日本三大财阀,田中家族的长子,从小肩负起家族使命。为了能在三大财阀中占领龙头地位,田中一郎的父亲田中谷茨自儿子出生就把他和妻子送到中国东北一个隐蔽的地方,也没有向外界透露过这个儿子的一丁点消息。

    每年的盂兰盆节,田中谷茨就会借着祭祖的机会到东北,和妻子儿子同住半个月。当然,对于心机颇深的谷茨来说,与妻儿同住并不是为了简单的团聚,只是为了一步步实行他策划已久的阴谋。每次去东北,他都会带去大量的鸦片。他一直灌输一郎,日本有三大家族,但是现在根本没有田中家族的地位,另外两大家族为了夜长梦多决定把田中家族诛杀掉,所以他不得已才把妻儿送来东北。他告诉儿子,两大家族做的都是药品生意,最大的出口地就在中国,只有能把中国最大的出口商宋氏搞垮,就有复兴的机会。

    至于如何把宋氏搞垮难度实在太大了,毕竟宋氏经营的是全国军队的药品生意,谷茨已经做好了长期战的准备。

    谷茨每次去东北都会教一郎如何配药,当然配出来的药实在太可怕了。待到一郎17岁的时候,他终于把自己的真正计划告诉了儿子。

    谷茨要儿子想进各种办法打入宋家内部,收集关于军队药品的信息而且把配置好的药混入其中,让整个中国的军队都离不开他的药。

    二十岁的田中一郎,长的清秀英俊,高挑的身材也让他在人群中不禁令人多看两眼,当然,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初入江湖的小子心怀不轨呢。经过多方打听,他知道宋氏不是那么随便让外人进入了,就连有嫡亲关系的人进入宋家大院都要脱光衣服进行检查,怕的就是有人把不应该带的东西带进大宅。

    到底该如何才能成功进入宋家又不被怀疑?田中一郎惆怅地在宋家大院外的小路上逛了一次又一次。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奇怪,长那么好看竟然不带眼睛。”,姑娘的一声惊叫把田中一郎的魂招了回来。身材浮肿,满脸斑点,田中一郎眉头一皱,但很快便舒展开来,抬起头微微一笑,“这位姑娘,真的不好意思,可能因为姑娘长得太漂亮了,把我的魂魄勾走了,不知是否把姑娘撞伤了。”

    宋子美一听,娇羞地低下了头,身边的两个仆人也低下头抿着嘴忍笑。

    “姑娘都能笑了,那就是没事了,既然这样,我是否有幸请姑娘到附近的茶庄喝杯茶当是赔礼道歉呢。”“正好下午我也没什么事。”,宋子美的爽快更是让田中一郎喜出望外。

    待到月出山岗,两人归家后,都掀起了一片不小的波澜。

    田中一郎坐在书房里,嘴角微微上扬,想不到切入点竟然在这里,原来他在听她讲话的同时看到她腰间系的玉佩,上面刻有“宋”字,是宋氏的特制玉佩,也是家族的象征,根据田中收集到的资料来看,这一辈宋氏的子嗣只有女孩,现在二十出头,如果没错,那么今天他遇到的就是宋家大小姐,宋子美。只要把她控制在手里,把宋氏拉拢过来的问题就应该不难了。田中一郎兴奋得毫无睡意,决定一气呵成,今晚就把计划修改完美。

    此时的宋家就没有那么风平浪静了,作为宋家的独女,担负的不仅是声誉更有责任。都说红颜祸水,宋老头对现在社会的人是很清楚的,他明白很多人都想从他的独女身上入手,偷窃宋氏的资料,所以他已经做好把女儿一辈子都养在家的准备了,平时也禁止她外出,需要什么直接吩咐下人。

    这一次宋子美是趁着门卫换班的空隙偷偷溜出去的,这又怎么能逃得过宋家严密的监控了。从她刚走出家门,就已经有密报送到了宋老头手上了。爱女心切的宋老头知道自己平时把女儿管得太严了,所以就闭一只眼让女儿放纵一次,但谁会猜到还是有男的靠近自己的女儿。

    虽然这男的看起来刚出社会,好像没有心机的样子,宋老头依然觉得不安。

    “子美啊,你看,我们这么大的家业,爹又只有你一个女儿,我不望你能把它发扬光大,就怕它就这样毁掉啊。”

    “爹,你怎么又来了,你不要把所有男的都想得同一个样子,而且我只是交个朋友,田中昭也是真心想跟我交朋友啊。”

    宋老头一听,心想糟了,忙问女儿,“你刚才说他姓什么?”,“田中啊,他是东北人,家里世代都是教书的。”

    “真的只是书生?”宋老头还是放不下心,早就听说日本的田中家族想造反,如果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后果就大了。

    “真的,真的,真的,如果不信你可以去查啊。”宋子美一脸不耐烦地答道。

    宋老头带着一脸愁容,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对管家吩咐道。“老封,这几天好好照顾小姐,不要让她到外面乱跑,现在时局动荡,很危险的,小姐出了什么事,你们都不会好过。”

     

    ()

    半个月后

    “小姐,有人给你送了一幅画来。”,被禁足半个月的宋子美,天天百无聊赖地呆在房间里,为此她在父亲面前又哭又求的,依旧没办法“撼动”父亲,听到有人送东西给自己,立马弹起来,“快拿来给我看看。是谁送的?”,“不知道,是门卫送进来的,说是一个年轻人。”

    宋子美把平时老师教的礼仪全部抛到九霄云外,一手拿过画作,手脚并用,粗鲁地打开。刚看到里面的内容,她就痴痴地笑了起来。

    画作上一对男女微笑以对,男的风流倜傥,女的清秀可爱,两边的景物点出了所处的地方,就在宋家大院外的小路上,原来这正是半个月前,她和田中一郎相遇时的场景。

    宋子美保持同样的姿势呆呆地看着画作,“小姐,你看,这里面还有一封信。”听到声音的宋子美反应过来,拿起掉在桌子上的信封,打开。

     “姑娘,那日与你一别,未能好好赔礼道歉,特作此画作,望姑娘笑纳。田中昭献。”

    “原来是他,就知道没猜错,想不到他还记着这件事,小莹,别把我收到画的事情告诉我爹,不然他又乱想了。”“是。”

    晚饭时分,父亲在饭桌上还是问起了这件事,果然,躲谁都躲不过他啊,“子美啊,听说今天有人给你送来一幅画,你平时朋友不多,是谁那么有心思啊?”

    “就是我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田中昭,我都说他只是个书生,你看,他送礼物都是送画的。”宋子美知道不能瞒父亲,只好实话实说。

    “这么久没联系了,怎么突然给你送画呀?”宋老头早就嗅到不寻常的味道了。

    “我怎么知道,可能他想要赔礼道歉吧。爹,别问了行不行,不就是一幅画吗?哪有这么多问题啊,人家一个书生哪有你这么有心机啊。”宋子美早就不耐烦了。

    晚饭后,宋子美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回想和田中昭的相遇,越想越烦躁,她恨不得马上去见他,但是父亲的一直限制她出门,她连门口都出不了,又怎么可能见到他呢。

          自从收到画作后,宋子美就变得越来越奇怪,动不动就砸东西,责骂下人,连宋老头都看不下去了。

          “子美啊,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不开心的事?

          “爹,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整天呆在家里,我都快疯了。”

          “为什么一定要出去,以前你也可以一个月都不出去的呀,是不是外面有什么人在等你啊?”宋老头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爹,我想去找田中昭,我想见他。”

    又是这个名字,“为什么一定要见他,你们才见过一次,没有什么好见的,不许。”宋老头的火慢慢大起来。

    “专制!这些年你一直限制我交朋友,我都二十岁了,除了那些表兄妹,一点自己的朋友都没有,现在有人想真心跟我交朋友,你就一直阻挠。我不管,如果你不让我见他,我就不认你这个爹。”宋子美几乎吼了出来。

    此时的田中一郎正捧着一杯陈年的黄酒,抿一口皱一下眉,再舒展开来,说不出的畅快,现在的他,在等宋家的人主动找上门来。

    他从小就跟着父亲学习如何配制各种药,他特意配制了一种没有气味的药粉撒在那幅画上,一旦长时间接触画,药粉就会被吸入人体,对人的神经产生麻痹的功效,也带有一种类似催情的功效,会让人在短时间内对近期出现的人产生一种依赖感和渴望感,如果得不到心理上的满足,就会一日比一日感到烦躁。

     

    ()

    宋老头即使经历过再多的江湖风雨都忍受不了女儿的软磨硬泡,再这样下去家里的古董都会被她砸碎,想到这里宋老头就觉得心痛。

    老封啊,那天我让你查的那个年轻人有结果了吗?宋老头单手扶着沉重的额头。

    回老爷,这个叫田中昭的年轻人的确是个书生,早年丧父,从小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是以前的大家小姐,由于战乱,家族散了,带着儿子到了东北和朝鲜边境生活,生活很清苦。管家把收集到的资料详细地禀告宋老头。

    “他父亲呢?田家时代是做什么的?

    “他父亲早死,但是我们的人问过附近的人,都说他们以前都是读书人,祖父那辈还有人考上过状元,在朝廷当了一段时间的官,看不惯官场的腐败就下来了,身世应该非常干净。”

    但是这些在宋老头看来,是太清白了,战乱时代还有人的身世竟然如此清白,真得令人有点怀疑。

    “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老封啊,你看能不能把那个年轻人请到家里来吃顿饭,也缓解缓解小姐的情绪。”虽然觉得可疑,宋老头还是退了一步。

    第二天晚上,田中昭就和宋老头一起出现在饭桌边上。

    “年轻人啊,真是麻烦你过来一趟了,上次看了你送给小女的画作,就觉得你画工了得,想要找你交流交流,但是一直忙到现在,你看,我一停下来就请你过来了。”宋老头笑嘻嘻地对田中昭说到,为了顺利把他请过来,管家就编了这样一个理由。

    “小生不才,承蒙老先生的欣赏,能得到您的赞赏是我的荣幸啊。”

    “好好好,那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研究,老封,小姐呢,怎么还没来,有客人来到,怎么这么无礼呢,还要让客人就等,真的不像话。”宋老头皱起眉,故作生气。

    宋子美这时才慢吞吞地走向饭厅,自从父亲禁止她去见田中昭以来,她就很少准时出现在饭桌上,也没有给过宋老头好的脸色。想着今天不是有客人来,好,她就大闹一场,让父亲低头。

    正当宋子美走近座位,准备坐下时,抬头瞥了一眼那个父亲请来的“客人”,瞬间觉得好像被雷劈了一下,浑身的血液的凝固了一样。

    你,你,你,怎么是你?”宋子美一脸惊吓地望着田中昭。

    田中昭一脸无辜地转头望向宋老头,是爹见他画工不错,想跟他交流交流,所以就把他请来了,快坐下来吃饭吧。”

    “哦。”宋子美像丢了魂魄一样坐了下来,内心掀起了狂风巨浪,心中的激动让她好几次不自觉地望向田中昭。

    “田先生啊,你觉得小女怎么样?”

    “咳,咳,咳。”宋老头猝不及防的问题把宋子美吓了一下。

    “宋小姐温婉大方,跟其他刁蛮任性的大家小姐很不同。”田中昭当然要抓紧机会讨好宋老头。

     哈哈哈,好好好,读书人看事情就是不一样,我老了,将来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小女脾气不好,难得喜欢你这个朋友,你就帮我教教她。宋老头顺着田中昭的话说了下来,想看看这个年轻人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谢谢宋老爷看得起小生。”田中昭想不到接近宋家竟然如此容易,越发感到兴奋。

    宋子美听到两人的对话,害羞地底下了头,脸好像烧着一样热。

    饭后,宋老头以有急事为由走开,把大厅留给了两个年轻人,暗地里派人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宋小姐近日可好?怎么在街上都没有再遇到你了?”田中昭首先打破了沉默。

    “啊?这个,是因为我近期身体有点不适,不想出门了。”不能让他知道父亲曾经怀疑过他,所以宋子美要想一个理由推搪过去。

    宋小姐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身体应该养好了吧,原来宋小姐是大家的小姐啊,我还以为只是普通人家的小姐,真是失敬。为了以最快的时间收获她的芳心,田中昭把虚伪演绎得淋漓尽致,嘴边扬起一丝狡诈,瞬间恢复,虽然这个小动作没有被宋子美看到,但是宋老头安排的人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宋子美又不争气地低下了头,“你就不叫我宋小姐了,我可当你是朋友呀,你还是叫我子美吧。

    咦,子美啊,你们家这么大是做官的吗?

    “不是,我们世代都是做生意的,当官的要顾忌的东西太多了。”

    “做生意啊?不像啊,我都没看见你们这里摆着有货物?”田中昭为了套出更多的信息又不引起怀疑就从最基本的问话开始。

    我们家是做药品生意的,但是听说不是一般的药品,一直放在后院的仓库,我也没见过多少次。宋子美毫无戒心地回答着所有的问题。

    原来存放药物的地方在后院,难怪刚才借着去厕所的机会看了一下院内都没发现。田中昭知道不能一下子问太多,只要宋子美在手,以后宋家的大门就可以随便出入。

    “子美,这个现在太晚了,我要先回去了,免得我母亲担心。”

    “啊?不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明早再走?

    还是不了,母亲从小教我,无论有什么事,都要归家,况且只有母亲一人在家,我也不放心。田中昭俨然一副孝子模样。

     

    ()

    老爷,刚才田中昭和小姐只是聊了一下就离开了,聊的都是一些平常的内容。宋老头安排的人手在田中昭离开之后马上去到他跟前汇报。

    “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自从田中昭出现后,宋老头就觉得不安,隐隐约约觉得将有什么事会发生。

    “他们聊的都是一些很生活的东西,但是有一点很奇怪的是,一方面田中昭对宋家的生意很感兴趣而另一方面,小姐在说到我们的生意情况的时候他又显得很淡定,好像已经知道了一样。”

    我就猜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宋老头叹了口气,眼睛开始有点难睁开,头痛的老毛病又犯了。

     回到家中的田中昭,脱下大衣,急匆匆走向电报机,把今晚的情况详细地打下来发给远在日本的父亲。现在已经成功进入到了宋家大院,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接近存放药物的后院,又要用什么方法才能逃过严密的检查,把药带进去呢?

    田中昭关上电报机,散漫地拿起墙边放着的半埕黄酒倒进碗里,清黄的酒液顺着碗延留下,溅起几滴酒花,暗黄的灯光映照下,碗中倒映出田中昭烦躁又惆怅的面容。

    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宋家心狠手辣的程度在中国是出了名的,如果这次失败了,不单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连自己的老底都会被扒出来,父亲也难逃一劫,田中家的光复就真的没希望了。进去宋家都要脱衣检查,怎样才能把药物带进去,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田中昭双手扶着头,双眼迷离望着前方,在长期配药的过程中吸入了不少药粉,令他每次喝酒后都会出现幻觉。

    东北的深秋显得别样的萧瑟,两旁已经没有落叶,斑驳的树枝插进暗沉的天空,仅剩的几只不愿飞去南方延续生命的斑秃才发出哀怨的叫声,预示着这个冬天将发生大事。

    三天后,田中谷茨冒着深秋的第一场雨带着一个行李箱赶到了东北。现在情况怎么样?办法想到没有?还没来得及踏入屋内掸走大衣上的雨滴,田中谷茨就急着问来为自己开门的儿子。

    还没有。”田中昭伸手接过父亲手上的行李箱,有气无力地回应道。

    这三天,他都把自己关进实验房里想办法,他根据原来的配方,把一些味道重的药物换成味道轻的替代药品,但最后配出来的药功效却大大减弱。他想过先把衣服放进衣服里面泡一晚再穿把药物带进去,但是药物的味道实在太浓了,还没到检查的环节就会被人发现。

    田中谷茨拍拍儿子的左肩,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走进客厅,在太师椅上做下来,顺手拿起装有茶水的杯子,缓缓地喝起来,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让田中昭更觉得心里不舒服,是不是父亲已经对自己很失望了?

    喝完茶水,稍稍坐了一会,田中谷茨站起来,往实验房的方向走去,“把行李箱拿进来。”田中昭如梦初醒般地提着行李箱跟在父亲后面。

    进入实验房后的田中谷茨看到了田中昭这几天做实验的药,田中谷茨拿起烧杯闻了闻,“不错,会用功效相同的药物代替重味道的药,只是药效低了。”田中谷茨扬起了一丝笑容,父亲这样的行为更让谷茨感到莫名其妙了。

    “宋家是出了名的老油条,在这个地位上这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还年轻,不是他的对手。”

    “是,父亲,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急不来,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一点时间吗?”田中谷茨的笑容更深了。

    田中谷茨把行李箱打开,带上手套,从里面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用药匙舀出一勺,倒进田中昭之前做的药物中,药水底部开始冒气泡,原来红色的药水逐渐变成淡红色,最后红色消失了,只剩下一杯透明的液体。

    闻一下。”田中谷茨把烧杯递到儿子面前。

    田中昭用手扇了一下,惊讶地抬起头望着父亲,怎么会这样,竟然没有味道了,到底白色的药粉是什么,竟然如此厉害。

    “哈哈,连我儿子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来老了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田中谷茨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望着一脸无知的儿子。

    “其实你想到替换重味道的成分,十年前我就想到了,只是味道还是有而且药效又大大降低了。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在日本和中国不断走访民间的制药家,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改进。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到了中国的云南,在那里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植物,只要把它的茎用几种药材去熏,然后用火把里面的粉烤出来,就能得到刚才的粉末,它不但不会降低药效,还能把气味去掉。”

    原来父亲早就想到了方法,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儿子呢?

    “如果我一早告诉你,你能想到改造药这一步吗?我需要的是能自己想办法的人。”

    “是。”田中昭一扫心中的郁闷和疑惑。

     

    (五)

    接下来的两个月,在父亲的叮嘱下,为了避免引起怀疑,田中昭没有向宋子美问关于宋氏的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田中昭在说自己的学习经历和童年趣事。

    宋老头似乎也放下了戒心了,不再安排人暗中观察他跟子美的交往了。

    两个下来,田中昭在宋家的自由度也大大提升,尽管每次去宋家大院还要进行例行的检查,但是他在大院里走动已经不会再有人寸步不离地跟着。

    这天晚上,田中昭照常到宋家吃晚饭,陪宋子美聊天,11点多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父亲已经在门口坐着等他。

    父亲,怎么突然了?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去接你?”田中昭对父亲的到来很是疑惑。

    进来再说。”父亲抬起阴沉的脸,站起身走进屋内。

    田中昭紧跟着父亲的步伐,关上门,走进去。

    三天后,宋家就要出货了,这次的货是直接供应给中央军队的,只要这次我们能顺利把药混进军队的药品里面,宋家就会在一夜直接垮掉。”

    田中昭也知道这是个机会,但是到现在,他进去宋家大院还是要进行脱衣检查,根本逃不过他们的检查。

    现在什么情况了?”“我已经摸清了他们放药品的地方了,也进去过,但是他们现在依然对我进行脱衣检查,我没有办法把配制好的药带进去。

     田中谷茨转头望着儿子,眉头一直皱着,“他们会让你去洗澡吗?”“这倒没有,估计是看我穿着比较整洁吧。”,“你准备一下,明天就行动。”田中谷茨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看来宋老头对自己儿子的信任程度这么高了。

    三十年前,田中家是试过搞垮宋家,那个时候进行任务的就是田中谷茨,为了取得宋老头父亲的信任,他不惜在宋老头父亲面前断指,以表忠心。可惜还是得不到信任,直到最后一次进入宋家,除了要脱衣检查外还要洗澡才能进入大院。所以任务一直不能拖着没有完成,最后只能放弃。

    可是还没有想到怎样把药物带进去啊?田中昭知道父亲求胜心切,但是办法还没想出来绝对不能贸然行动,否则近大半年的努力就浪费了。

    “你今晚洗澡的时候把头发洗干净,然后在头皮里涂一层蜡。”田中昭听到这里,顿时恍然大悟,真是绝啊,把药藏在头发里,到时候只要甩一甩头就能把药混进去,而且检查的时候不会被发现。

     第二天,大雨毫无预兆地到来,田中谷茨小心地把配制好的药粉一点一点撒在儿子的头皮上,“等下去宋家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让雨水滴到你的头上,药粉药性强烈,遇水即溶,到时候你也会有危险。”

    田中昭右手撑着伞,左手紧握着父亲给他的分解药,一步都不敢走错。因为配制的药腐蚀性太强,一定要用最快时间把药撒进宋家后院摆放的军队用药中,然后涂上分解药,不然残留在头皮的药会腐蚀掉上面的一层蜡,继而腐蚀头皮。

    雨越下越猛,把树枝都打落下来,明明还是中午,天竟黑得如同泼了墨一般,接连不断的闪电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一路上,田中昭不断在脑海中模拟将要进行的行动,计划设计得很是完美,但是他的内心却有一点说不出的味道。

    车子缓缓使近宋宅门口,要来的还是要来,田中昭睁开紧闭的双眼,把一直握在左手的分解药塞进雨伞的骨架上,深吸一口气,推开车门,向宋家大院走去。

    不出意料,门口的人只对他进行了脱衣检查。

    令他意外的是,今天宋老头并没有出去办事。宋老头老奸巨猾,很容易就会看出破绽,所以田中昭一定不能紧张,也不能着急。

    你来了,今天正好,下大雨了,我也不用去办事,你就陪我下盘棋吧。”宋老头似笑非笑地望着田中昭。“好的,宋伯伯。”

    田中昭自幼就跟邻居的老人下象棋,深得象棋的精髓,但是他知道对着宋老头该怎么做的。

    3盘过后,宋老头摘下眼镜,“哈哈哈,人老了,不中用了,要年轻人让着才能赢。”“宋伯伯别这样说,是你棋艺高超,晚辈只能望你项背了。”“好,那再来一盘看看是不是正如你所说。”宋老头一脸认真。

    正摆好棋局,管家老封匆匆忙忙跑进来,低头对着宋老头低声说了几句。“小昭啊,我有点事,要先去处理一下,你等我一下。”话还没说完,宋老头就拄着拐杖快步走了出去。

    田中昭暗喜,天助我也,正想着要用什么办法支开宋老头,这不,自己就走了。

    田中昭站起身,走到一个下人面前,“你好,请问能告诉我厕所在哪吗?我今天喝的水有点多。”,为了营造对大院内结构的不熟悉的假象,他在下人面前演了这样的一幕。

    这里出去,右转,一直走到尽头就是了。”“好的,谢谢。

    田中昭跨出大厅门槛,右转,他知道存放药物的地方在左边尽头的房子里,衬着仆人不注意的情况下,绕过宋老头的房间来到了“货仓”,他再三确认周围没有人,然后推门进去,快步走到一缸药水前,掀开盖子,把头上的药粉使劲甩下去,再盖上盖子,走出房间关上门。

    过程的顺利完全超出了田中昭的想象,可能今天下大雨,连天都帮我,货仓周围竟然连一个看守的都没有。只要军队服用了这些药,出现大面积病毒感染,死亡,宋家想不垮都难。

    田中昭回到大厅,宋子美已经坐在刚才宋老头的位置上了。

    你回来了,我都等你这么久了。”宋子美娇嗔到。

    不好意思啊,可能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肚子有点不舒服,宋伯伯呢,不是说好继续跟我下棋的吗?

    “爹突然收到电报,说要马上把药送到北京,现在在书房安排人手。”田中昭知道自己的计划将要成功了。“那我们两个下棋吧。”“好呀。”

    应付宋子美又怎么能难得倒田中昭了,还没到两局,宋子美就对他“俯首称臣”了。

    子美啊,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过几天再过来。”田中昭看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告诉父亲情况了。

    “那你过几天记得过来。”天真的宋子美还对他依依不舍。

    田中昭在门口接过下人递来的伞,在不起眼的地方把伞里的药粉倒进手上,顺手洒在头皮上。

    踏出门口的一瞬间,他深深地舒了口气,20年的准备,今天终于成功了,鬼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有时候真的生不如死,他现在恨不得马上飞回家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

    但是他猜不到,宋老头已经带着一行人去到了他家,把他的父亲绑了起来,现在正等着他回家。

    从田中昭送画给宋子美之后,宋老头就怀疑他,一直暗中派人查,在他家附近蹲点了三个月,终于被他们发现父亲田中谷茨的身影,原来田中昭不姓田,而姓田中,日本三大家族之一,田中家族的长子。

    螳螂捕蝉,却没发现黄雀在后啊。

    狂风已经吹倒了不少了房子,估计下一栋就是田中大宅了。

    回复
  •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LV4 2016-10-21
    不错
    回复
  •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LV4 2016-10-21
    不错过ibf
    回复
  • 多啦A梦

    多啦A梦

    LV9 2016-10-21
    好看
    回复
  • 荼蘼

    荼蘼

    LV5 2016-10-21
    沙发~
    回复
  • sjj1

    sjj1

    LV4 2016-10-21
    嗯嗯嗯
    回复
  • 艹魂灬巔峰

    艹魂灬巔峰

    LV12 2016-10-22
    ??
    回复
  • 5117

    5117

    LV17 2016-10-22
    很好的故事开端…
    回复
  • 王友存

    王友存

    LV6 2016-10-22
    写的不错
    回复
  • 理想

    理想

    LV12 2016-10-22
    回复
  • 梅

    LV8 2016-10-22
    这个挺好看的
    回复
  • 少年不拽不

    少年不拽不

    LV6 2016-10-22
    Hh
    回复
  • 岩宝

    岩宝

    LV4 2016-10-22
    好看吗
    回复
  • i55****749

    i55****749

    LV7 2016-10-22
    推理
    回复
  • 云中心

    云中心

    LV6 2016-10-22
    真历害
    回复
  • 相遇时光

    相遇时光

    LV5 2016-10-22
    好看
    回复
  • 浅笑

    浅笑

    LV22 VIP 2016-10-23
    很好
    回复
  • gw

    gw

    LV10 2016-10-23
    回复
  • 挥手告别

    挥手告别

    LV4 2016-10-23
    ……
    回复
  • ^逆伤灬莫小帅

    ^逆伤灬莫小帅

    LV3 2016-10-23
    哈哈
    回复
  • 眼镜妹

    眼镜妹

    LV4 2016-10-23
    好看,有潜力
    回复
  • 注定孤生

    注定孤生

    LV3 2016-10-23
    挺好看不错不错
    回复
  • 王臻

    王臻

    LV9 VIP 2016-10-23
    不错
    回复
  • 无聊

    无聊

    LV14 2016-10-23
    不错
    回复
  • 少之又少

    少之又少

    LV18 2016-10-23
    回复
  • 芳草离离

    芳草离离

    LV7 2016-10-23
    还行
    回复
  • 红尘シ寂寞

    红尘シ寂寞

    LV3 2016-10-23
    不错。加油 继续努力
    回复
  • 豹哥

    豹哥

    LV15 2016-10-23
    好的
    回复
  • 哥稳

    哥稳

    LV11 2016-10-24
    hao
    回复
  • 丫慈

    丫慈

    LV10 2016-10-24
    慢慢的悄然无声的进入了剧情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垃圾桶的故事

    商博良

    18069

    作为一名小区清洁工,夏洛克有翻看垃圾的坏习惯。在对秦家和楚家的垃圾翻看过程中,他有了独特的发现,何文代消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垃圾桶究竟能告诉我们什么?

  • 2
    侦探小说

    ALEX

    19350

    本人钟爱雷蒙德·钱德勒、伊坂幸太郎,迷恋硬汉派、新本格。本文是某种幼稚的组合与尝试。不求牛逼只求有趣。短篇小说,不写废话,望您笑纳。

  • 3
    白小姐的书

    陆地流沙

    71801

    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