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6870 帖子 6176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i10****9887

i10****9887

LV1 2016-10-15

【肥猫瘦狗】

作者:i10****9887

作品简介:新来的县令遇到采花大案,破案心切,竟然把一个快要死的乞丐认定为采花大盗,却又好菜好饭地招待,最后竟把乞丐养成了一个大胖子,而事实的真相也随之而出。

11965 票
共13条回复
  • i10****9887

    i10****9887

    楼主 LV1 2016-10-15

    白州新来的县令姓金,此人有个僻好,一旦稍有空闲,便片刻也坐不住,穿上便服大街小巷乱钻,对手下名曰考察民情。

    来后不到一年,白州城出了个采花大盗,一时成全城谈资。这一日,金县令带着几个衙役上街,走到城门口社庙前大街,看见那儿一溜儿躺着一排乞丐晒日头。

    金县令忽然咦了一声,脸色一变,悄悄拉住杨捕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瞧见那个饿死鬼没有?”

    杨捕头眯着眼一扫,果然发现乞丐中有个饿死鬼一般的乞丐,真真是骨瘦如柴。他此时正拿着衣服在捉虱子,仿如一具骷髅一般,乍一看能吓人一跳。

    杨捕头点头说瞧见了。金县令又道:“你瞧瞧他可有何不同?”杨捕头瞪大眼,只见别的乞丐捉到虱子,随即便丢进口中。那饿死鬼捉到虱子,却没有吃,恨恨地丢到地上,除些之外,与其它乞丐并无二样。

    金县令微微一笑,吩咐道:“把他带回去,不要声张。”

    杨捕头一愣,大人咋对这个饿死鬼感兴趣?但也没有问,带着手下走到乞丐跟前,说了句:“跟我们走一趟!”

    那乞丐见了公差,大惊失声,叫道:“干什么?我不去!”

    杨捕头哪管他?伸手抓着他胳膊一拉,那乞丐整个人便被他提了起来。杨捕头自己倒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乞丐竟然如此没有份量,轻重就如一个三岁小孩一般。

    当下,他把乞丐提在手里,像提着一只鸡似的,径直大步回了衙门。

    金县令随即升堂,把惊堂门一拍,冲下面的乞丐喝道:“采花贼,你可知罪?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此话一出,不单是堂下的乞丐,就连一班手下也都大吃一惊。

    乞丐大喊冤枉,哭诉道:“老爷,你要冤枉人也得找个像样的啊!你看我都快饿死了,怎么还能去犯案?”

    金县令喝道:“休要狡辩!你以为本大人是白吃饭的么?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已有受害女子认出你来了,你还是快快招了吧!”

    乞丐闻言一怔,大哭一声:“六月飞雪啊!”

    杨捕头见大人言之凿凿乞丐便是采花贼,肚子里也不禁嘀咕。看这乞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咋能翻墙入室作案?陈大人莫非是睡梦中见过乞丐?

    陈大人口口声声要乞丐认罪,那乞丐开头还喊替自己分辨几句,后来索性闭上嘴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乞丐不开口不认罪,金县令似乎也有些犹豫起来,沉吟半晌,说道:“采花一案,你有最大嫌疑,在我没有抓到真凶前,先委屈你在此住一段日子了。”

    乞丐被带下去后,金县令招手叫杨捕头过来,细细吩咐:把乞丐关在后院那个闲置的小院子里,多派人手日夜看守,倘若疑犯走脱,便拿他是问。又叮嘱好生对待疑犯,给他新衣新鞋,让他吃好睡好,一日三餐四菜一汤,三荦一素。

    杨捕头听罢,半晌回不过神来。金县令拍拍他肩膀,自顾走了。

    杨捕头心下好生不痛快,这陈大人行事,太邪门了!尽管不乐意,可一切还得照大人的吩咐做。他带人烧了一桶热水,硬把那乞丐剥光,扔进了桶里。换过几次水,直到桶里的水见白后,捞出来换上新衣裳。一看,乞丐居然有了几分人样。

    尔后,厨房做好饭菜端到屋里,果然是四菜一汤,三荦一素,且有上好白酒一壶。杨捕头几个看得眼里冒火,这些伙食他们做公差的还吃不上哩!

    杨捕头没好气地喝叫乞丐:“这是你的,吃吧,别噎死你!”

    他以为乞丐会像饿狼一样扑上去,谁知乞丐只是瞧了一眼,便把眼光移开。也不知他是害怕酒菜有毒,还是心中愤怒,说道:“我不吃,你们还是拿走吧。”

    杨捕头一听,火顿时来了:“好你个采花贼,还真把自己当老爷了!你爱吃不吃,饿死不干我事!”说罢率众人出去关上门。

    第二日,手下人来找他喝酒。原来乞丐坚决不吃送去的酒菜,他们怕变馊,便端了回来自己享用。

    杨捕头走去一瞧,端回来的酒菜果然是纹丝不动。他又怒又奇,这乞丐还真有些与众不同,怪不得陈大人做出如此荒唐怪异的举动。

    想了想,他便叮嘱手下,不管疑犯吃不吃,一日三餐按时送去。

    那乞丐也真经得住,一连两日都不肯吃一口,只是偶而喝几口茶,却也不见他饿晕。直至第三日,他才拿起一碗饭来,草草扒拉了半碗便罢,那菜和汤竟是丝毫不动。杨捕头越发惊疑,赶紧找陈大人汇报。

    金县令眉头一皱,说道:“他这样下去,只怕早晚会饿死在县衙里,传出去不妥。”

    杨捕头不高兴地说:“他自己不肯吃,又不是我们不给他吃!”

    “他不肯吃,你们不会想办法让他吃么?”金县令不容分辩地说,“我不管,疑犯倘若再不肯吃饭,再瘦了一两肉,我便罚你的俸银!”

    杨捕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委委屈屈地掉头要走。金县令把他喊住,微笑道:“他不用吃饭,想是吃了什么药,不吃饭也饿不死。你不会去药房找找么,有什么药让他吃了想吃饭的。”

    这话提醒了杨捕头,直接就奔城内最大的药房去。那掌拒听他一问,呵呵一笑:“有!但这药却伤人!”

    杨捕头把手一挥说:“不管,只要他吃饭就行!”

    掌拒便利索地捡好一单药给他,笑道:“只须一口,你就是端一锅牛屎上来,他也会给你吃光!”

    杨捕头大喜,拿回去煎好,舀了些许混入茶中给乞丐送去,亲眼见乞丐喝了两口。然后命人送来酒菜,瞪着乞丐恨道:“也不知大人脑袋犯了什么浑,对亲爹也没对你这么好!”

    过了一阵,他回去在门外窥探,只见乞丐坐在椅中,一手抚着肚子,眼冒绿光,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酒菜,尖尖的喉结一上一下地快速滑动,显然是一副饿狼的模样。

    杨捕头暗喜:这药果然厉害!

    但乞丐虽然食欲大动,却没有上前去吃,嘴唇紧咬,青筋突现,显是在拼命抵挡。过得一会,他嘴角竟慢慢流出一丝血来。

    杨捕头暗暗心惊,这狗日的真能忍得!

    又过一阵,乞丐终于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桌前,两只枯柴般的手慢慢伸了出去。杨捕头正自高兴,却见他猛地怪叫一声,双手一掀,把酒菜全掀翻到地上。跟着双脚乱踩,一边嗷嗷大叫。

    杨捕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无可奈何走了。哪知过了一会,一个手下面露喜色地跑来报告:“那饿死鬼吃东西了!”

    杨捕头急忙跑去,打开门一瞧,那乞丐正趴在地上埋头猛吃,嘴里被塞得满满的。这些饭菜都是他刚才掀翻在地又一通乱踩过的,可此时他却全然不管了,抓起来就往嘴里塞。也不见他怎么咀嚼,嘴巴一闭,咕咚一声,便是一大口吞下肚去。抓不起来,便直接把嘴巴凑到地上,像狗舔食一般。

    眨眼之间,地上的饭菜便被他吃得一点不剩,比扫过还干净。杨捕头他们直看得目瞪口呆,又奇又疑地退了出去。

    金县令听了杨捕头来报,十分高兴,连说:“好好好,你以后就天天让他喝那种药,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管他吃个够!”

    哪知第二日,那乞丐想必晓得了茶中有药,那药又厉害无比,就再也不沾滴水了。杨捕头去向金县令报告,金县令想了想,说道:“他不肯喝,便灌他喝下去!”

    杨捕头得了令,兴冲冲率了众人,把乞丐按倒,硬是灌了半壶茶进去。这一回药过头了,那乞丐如疯了一般,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仍不饱,又四处去啃那些桌椅。杨捕头忙喊人送饭菜来,乞丐一连吃了三日的伙食,这才过瘾,那肚子涨得犹如十月的孕妇一般,煞是惊人。

    如此几日,杨捕头如法炮制,日日强迫乞丐喝药吃饭,甚是顺利。有一日他来到乞丐房外,忽然听见里面一阵怪声。

    凑近去一瞧,大吃一惊。那乞丐刚吃完早饭,此时正用手使劲抠着喉咙,一边哗哗地往外吐。

    杨捕头看得傻了眼,这是何苦啊!

    向陈大人一说,金县令怒了:“以后等他吃了饭,你把他绑在椅上,派两个人守着!”

    杨捕头挠挠头皮,听令而去。晚上他给乞丐灌了药,等他狼吞虎咽完毕,一招手,拿了绳索把乞丐绑住,一边还站着一个捕快,拿刀看护。

    第二日早上,待乞丐吃饱喝足,正要拿绳索捆住。乞丐忽然摆手道:“且慢!我要去见大人,我认罪了,我便是采花贼。”

    杨捕头大喜,铐上他带去。谁知金县令一听,笑道:“你莫急着认罪,再过两日,真正的采花贼便会落网。”招手命令带回去。

    果然过了两日,前阵作案的采花贼被逮住了,供认不违。杨捕头急忙问:“采花贼已经归案,把那个乞丐放了罢?”

    金县令仍是不露声色地说:“谁晓得采花贼有几个?还是先关着,老样子,好好招呼他。”

    杨捕头老大不满,过去一看乞丐刚好吃完一桌酒菜,就恶狠狠地抖出绳索,想把他捆牢。乞丐却摇头长叹一声:“公爷,别来了!你们这样搞,我虽每日吃好的喝好的,却是生不如死啊!罢了罢了,以后我便自己好好吃饭,也不呕出来了。”

    杨捕头一怔,恨道:“这样便好,若敢耍花招,老子喂你喝一壶药,让你饿到吃屎!”

    这之后,乞丐果然老实了。每天自己喝一口药,然后便风卷残云地大吃特吃一顿。吃饱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睡醒后,接着又吃又喝。这还不算,他还吃出派头来了,要求吃这样,指定吃那样。杨捕头他们按金县令的吩咐,由着他吃。

    乞丐敞开肚皮吃喝后,三天便长一圈肉,比猪还长得快。那肚皮一日不同一日,仿佛随时都在长肉似的,速度十分惊人。如此一月有余,乞丐越活越滋润,像个养尊处优的老爷一般,一身油水。

    忽然一日,陈大人率了众手下来到房里,看了一眼乞丐,仰头哈哈大笑。乞丐见了他,却叹了口气:“唉,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杨捕头早就厌极,闻言问:“大人,我们要把他放了么?”金县令一笑:“杨捕头,你仔细瞧瞧,看他可是否眼熟?”

    杨捕头诧异地盯着乞丐那张胖乎乎的脸,经金县令一说,忽然也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猛然间想起什么,指着乞丐喊道:“你莫非是肥猫?”

    “他不是肥猫是谁?”金县令厉声喝道,“肥猫,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衡阳刘大财主灭门惨案,价值连城的财宝黄金,埋在哪里了,从实招了吧?

    说罢一抖手中的画轴,露出一张画像。画中人肥头大耳,油光水滑,活脱脱就是眼前的乞丐。

    原来画像上的人乃鼎鼎大名的江湖大盗,绰号肥猫。十年前犯下衡阳刘大财主灭门一案,便连同不计其数的金银财宝一并消失。官府通辑追拿十年无果,至今尚未结案。金县令来白州前,已接到密报,肥猫已在白州落脚,并极有可能易容改装。金县令便常常暗中查访,终有发现。

    乞丐望了一眼画像,长叹一声,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两片胖脸蛋,恨道:“不错,我便是肥猫。事到如今,我愿招。只是我不明白,大人是如何发觉我的?”

    金县令大笑摇头:“肥猫啊肥猫,你为了躲避追捕,竟将自己瘦成一个饿死鬼模样,这番毅力,可敬可叹!可你扮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扮乞丐呢?乞丐有不吃肉的吗?”

    金县令说道,他有一次在社庙前大街,刚好看见一户人家在施舍,所有的乞丐都围上去抢食物,惟有一个极瘦的乞丐依旧懒洋洋地躺在地上不动。一个丫环以为他饿得动不了,便过去塞给他一个肉包子。哪知这乞丐居然把包子一掰,趁人不备把馅扔掉,尔后一口吃掉半个包子,剩下半个塞进了怀里。金县令大感奇怪,自此盯上了他。

    肥猫听罢,黯然长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话是对的!”

     

    (完)

    回复
  • 瞳

    LV19 2016-10-17
    不错,加油噢。
    回复
  • 一心一意

    一心一意

    LV13 2016-10-19
    。。。。。。。。。
    回复
  • 丫慈

    丫慈

    LV11 2016-10-19
    荒唐至极
    回复
  • 艹魂灬巔峰

    艹魂灬巔峰

    LV12 2016-10-22
    nb
    回复
  • 心砚心愿

    心砚心愿

    LV5 2016-10-23
    好!
    回复
  • sss

    sss

    LV17 2016-10-24
    故事会里看过
    回复
  • 小书虫

    小书虫

    LV12 2016-10-24
    搞好了
    回复
  • 我们啊

    我们啊

    LV5 2016-10-25
    xui
    回复
  • 久病成欢

    久病成欢

    LV4 3个月前
    不错
    回复
  • 手心的蔷薇

    手心的蔷薇

    LV16 3个月前
    非常不错,可是真正的采花大盗并没有出现。
    回复
  • 梨浣

    梨浣

    LV12 3个月前
    凑活
    回复
  • 伤了初冬白了城

    伤了初冬白了城

    LV14 3个月前
    采花大盗去哪了?让楼主你吃了吗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垃圾桶的故事

    商博良

    20485

    作为一名小区清洁工,夏洛克有翻看垃圾的坏习惯。在对秦家和楚家的垃圾翻看过程中,他有了独特的发现,何文代消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垃圾桶究竟能告诉我们什么?

  • 2
    侦探小说

    ALEX

    19445

    本人钟爱雷蒙德·钱德勒、伊坂幸太郎,迷恋硬汉派、新本格。本文是某种幼稚的组合与尝试。不求牛逼只求有趣。短篇小说,不写废话,望您笑纳。

  • 3
    白小姐的书

    陆地流沙

    72234

    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