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35956 帖子 6133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陆地流沙

陆地流沙

LV1 2016-08-10

【白小姐的书】

作者:陆地流沙

作品简介: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5635 票
共98条回复
  • 陆地流沙

    陆地流沙

    楼主 LV1 2016-08-10

    1、 

    生而在世,我很抱歉。

    当看到这八个字的时候,白小姐已经死了,死了将快三个小时。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血色,面容紫绀,一丝稀疏的头发挡在脸上,一抹红唇黯淡无光,早已消殆了昔日灼人眼目的美艳与精致,冰冷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桌子的电脑上暂停了一部很久以前的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画面上的台词是松子的作家男友彻也死前留下的一句话,他是想表达对松子的愧疚之情和对松子爱的遗恨。可白小姐想对这个世界说什么,无从知晓。

    窗外清冷的树枝上一只黑幽幽的乌鸦在呜鸣,一声接着一声,延绵不止,空远而凄凉,令人毛骨悚然。

    在白小姐家中,警方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整洁的房间,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一切平静如死水。

    一时之间,疑云密布,人心惶惶。

    白小姐突然的死亡,左邻右舍都吓了一跳,唏嘘不已。

    我做了一点桔子皮,想着白小姐喜欢吃,就送些过去,敲她的门,里面没有应声。门没锁,于是我打开门,就发现白小姐倒在地板上,已经死了。中午一点钟左右,白小姐的男友来找过她,小伙子个头儿一般,长得蛮英俊的,一双明亮的眼睛。两个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他匆匆离开,慌里慌张的样子。报警的邻居难过地叙述出这些情况。

    她回忆起上午,从白小姐房间里传来的那些声音,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你有拿我当过你男朋友吗,我只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佣人。

    你给我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我们分手!

    我早就想和你分手了!

    邻居说完,轻叹口气,摇摇头,接着又嘀咕了一句,白小姐说话是难听点,可是人还是很好的,她不该就这样死去。

    景陵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面对转瞬失去挚友,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难以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忍住血液里分崩离析的悲痛,拿着手中的相机对着尸体拍照片,寻找指纹,对现场作一番勘察。

    与景陵一起来的小林四处检查了一下房间,并没有发现丝毫可疑的线索。然后他走到景陵身边,难掩一脸惋惜的说,看这样子,像是自杀啊。

    不可能是自杀,她前几天还跟我说我生日要送我一份大礼的。景陵的声音发抖而坚定,浓眉拧成一团。

    她是你的朋友啊?小林吃惊地问。

    景陵一边沉思,一边点点头。

    死者白小雪,二十六岁,畅销书作家,性格孤僻,喜静,敏感。她的作品里面充满了悲观与现实,淡薄的人情,破碎的爱情,疏离的亲情禁锢在拒绝沟通的枷锁中,内心深处痛苦的挣扎到无尽可悲的痛恨。

    第一部长篇《一丝不挂》首印六万册不到三天就已销售一空,她一举成名,成为青春文坛上一颗炙手可热的新星。

    新书《一丝不挂》系列二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

    跟白小姐熟稔的人都把她比喻成自带武器的刺猬,暴躁易怒,竖起浑身的棘刺与人对恃。她说话总是一招制敌,以口为武器,以言为利器。她的嘴巴简直就是一把锋利的刀,让人张口结舌,难以应付。

    她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大家都被她的恶言冷语搞得人仰马翻,连主编也对她敬而远之。

    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白小姐人缘极差,没什么朋友,平时都是深居简出。脾气上来了,就连与她密切往来的责编都不能幸免。

    她动不动就怒斥责编,你是猪脑子吗?你怎么不去死啊。

    这样尖锐而刺耳的话让责编难以招架,只好气急败坏地说一句,猪没养肥怎会轻易去死呢。

    那也要看这头猪值不值得养肥吧。她冷冷地回敬。

    白小姐和责编像是前世有不共戴天的仇一样,一见面就擦枪走火,争锋相对。

    很快,警方取得了白小姐所在的楼道监控摄像,视频里显示这一周之内共有三个人来过白小姐的家,报警的邻居,吵架的男友,还有与她关系不合的责编。

    2、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到处都是激情洋溢,寂寞的客人,整个酒吧都弥漫着喧嚣的气息,空气中漂浮着烟酒的混浊味道,令人恶心。

    景陵找到白小姐男友许故的时候,他正醉生梦死地与穿着暴露的女人纠缠在一起。

    我是警察。景陵亮出了自己的证件说,你涉嫌一起杀人案,请你跟我走一趟。

    警所内。醒完酒的许故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神情疑惑地注视着景陵。

    景陵冷冷地扫视一下许故,神情严肃地问道,白小雪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她的死是否和你有关?

    许故的穷凶极恶在于,他根本不爱白小姐,他只是把她当成长期的饭票,因为好吃懒做,不思进取。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无业游民,他所有的生活来源都是白小姐给他的补给。于是,他巴结她,讨好她,奉承她,赞美她的才华,虚情假意地为她鞍前马后,动用身体几十万亿细胞去征服她。

    玲珑剔透的白小姐其实很明白,他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全心全意待她,断然也不值得托付,恰恰有人作伴才不知寂寞滋味。

    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滑稽又可笑。

    什么?她死了。许故震惊地说,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却很快恢复了自然。他抱有一丝希望地问,是谁杀了她?

    请回答刚才的问题,不要左顾而言他。景陵有些气恼,可是职业习惯让他立刻抑制住内心的愤怒。

    跟我没有关系。许故沉吟了一下,脸上有一种无法掩饰的不安。

    他以推测的语气补充了一句,也许是自杀吧!她曾患有中度抑郁。

    有人看见你出现在犯罪现场,而且与死者大吵一架,慌张离去,很明显是一种内心发虚的可疑行为。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案发当时我在酒吧喝酒。酒吧的酒保小林可以为我作证。

    那你们为什么吵架?

    我在外面养了女人,她吵着要和我分手。我早就想和她分手了,她简直就是头冷酷凶暴的狼,怎么捂都捂不热。谁不想自己的女友像只温顺贴心的小绵羊,许故恬不知耻地说。

    景陵觉得有点绝望。他又问了几个问题,也没有多大收获。思维一片混乱,脑子膨胀得快要爆炸。

    许故抬起头偷偷瞥了一眼一无所获的景陵,微微上扬的嘴角隐匿着一个幸灾乐祸的暗笑。

    就在这时,小林走了进来,陵哥,白小姐的责编已经带过来了。

    景陵站直身子怔了一下,回头望了许故一眼,露出一丝略带疑惑的表情,你先回去吧。

    景陵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他料到许故不会轻易承认。许故是一个聪明的人,不会在害怕的人面前有慌张之色。人的本性是无法掩饰到滴水不漏的,以在酒吧作为不在犯罪现场的托辞,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他的动机,再加之自己的精心策划,可以称之万无一失。

    可是,人往往就会败在下意识的言行举止上。

    许故一定隐瞒了什么,景陵吩咐小林跟踪他,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小林把责编带进审讯室,她身材修长,身穿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短发裹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精神而漂亮。

    说说,你对白小姐死的看法?景陵面色严厉地问。

    她罪有应得。责编满含讽刺地说,声音里带着痛恨。

    景陵强抑住即将爆发的怒火,厉声呵斥道,据我所知,你和死者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不是我杀的,尽管我可能会,她死了我真高兴。

    你最后一次见到白小姐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我给她送新书样书。景陵注意到她说话的时候,垂在两侧的手指有点儿发抖。

    责编所说的时间与监控显示的基本吻合,说明她没有撒谎。可是,她又在紧张什么,害怕什么。

    调查工作陷入了僵局,景陵茫然不知所措,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一向坚定地认为所有的犯罪都是有其动机,显然许故不正常,但是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谋财害命,可财产受益人不是他。难道他心中对她积怨已深,一时冲动杀人。在这些毫无依据可寻的动机面前,这样的假设终究胎死腹中。

    景陵将对许故的假设推翻。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是自杀,可是找不到动机,由此可见她也不是自杀的。

    哪怕有证据指向自杀这个可能,他始终都无法相信她是自杀的。他的直觉告诉他,白小姐不可能自杀。

    根据许故所说白小姐曾患有中度抑郁症,景陵去了医院,找到白小姐的心理医生咨询了一下情况。

    医生说,半年前,白小姐的心灵受过极大的打击,精神崩溃。也曾在愤恨、绝望、破碎的孤独中,一口气吞下半瓶安眠药,决心一死了之。不过,后来经调理已经渐渐明朗起来。

    唯一一条值得探究的线索也在瞬间破灭。

    3、


    翌日上班,尸检报告出来了,在白小姐的血液中发现了积累已久的金属元素,是汞中毒,不过汞不是致命的关键,关键的是死者生前吃了一种不能与汞混合的食品。

    景陵仔细地看一下报告,眉头不由地紧锁,一张疲倦的脸上显出阴霾而绝望的表情。

    在组里讨论完,景陵带着重重疑惑再一次的去了犯罪现场,一切东西都原封未动。

    景陵一进入房间,便开始地毯式搜查,检查地板,墙壁,书架,家具以及窗户。

    景陵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就连阳台的那盆绿植都在劫难逃,正是因为他放大镜的调查方式,使得他在盆底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线索。

    他找到了一张照片,相片上有两个小女孩,模样相似,很小的年纪,却笑得光彩照人。相片的背面写了一句话,渴望的不一定会实现,白天鹅终于变成了黑乌鸦。要怪就怪自己悔悟得太迟。

    景陵认识这隽秀的笔迹,出自白小姐之手。

    他正想打电话给小林,小林却打电话过来,陵哥,许故果然有问题。他小子终于按耐不住了,拉着行李箱准备潜逃出国,人已经抓回来了。

    许故的这一举动却让整个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云里雾里。

    听到这个消息,景陵不由地紧锁眉尖,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张照片一定有问题。他匆忙挂掉电话,火急火燎地回了所里。

    景陵很快就回到所里,他把照片给了小林,让他去查。小林仔仔细细地向他汇报最近线索,他说,白小姐的工行账户在死的那天,被人转走了二十万,而那人正是许故。还有白小姐死亡的前两天去过快递公司,寄了一本书,收件人不明。

    景陵拍了拍小林的肩膀,示意他都知道。接着,他站在审讯室外以困惑及掺杂着不满的眼光,观察了一下默默地坐在那里的许故,他的脸显得非常害怕而又气愤。

    景陵突然握紧拳头,气势汹汹地走进审讯室。

    他们怒目相视。

    许故,你最好尽快说出实情。景陵正襟危坐,紧蹙眉头,抿着嘴显得坚定而严肃。

    我是清白的。许故极力地为自己辩解,眼神比谁都无辜。

    你出国干什么?景陵不再故弄玄虚,声音略带忧伤与悲切。

    我……我出国散心。许故支支吾吾地说。

    不做犯法的事,看到警察,你跑什么?

    没有,真的没有。如此地步,许故还显出一种清白无辜的神情。

    景陵沉思了一下,说道,白小姐的账户少了二十万,就在她死的当天。

    听到景陵的话,许故的心跳猛然加速,他明白偷卡的事情包不住,若再抵抗下去,对自己绝对白害无一利。他终于开始坦白,她的卡是我偷的,可我只是想拿到一点可以生存的财产,甩掉她的折磨。但我没想到,她会突然死掉,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景陵仔细打量许故,人模人样,实际上他总喜欢不劳而获,总是轻而易举地占有别人的财产。

    技术部门解锁了白小姐的手机,她的聊天很简洁,景陵,责编,读者群,从聊天记录看得出来,她很珍惜这群喜欢她的人,语调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因为是公众人物,她的微博很少说一些激烈愤懑的话,几乎状态都是在宣传作品,还有一些矫情的文字。

    私人博客就不同了,每一条都是她的心愿与悔过。

    她说,我可真想做个无忧无虑的婴儿,被人捧在手心里。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只有伤心,痛苦和愤怒。

    她说,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对不起很多人很多事。

    照片上的人已经查到了,名叫徐天天,是一名精神科医生,在市中心一家有名的医院工作。

    回复
  • 陆地流沙

    陆地流沙

    楼主 LV1 2016-08-10

    4、

    徐天天住在一个华丽的公寓里,景陵把车停好,就沿着一条鹅卵石的小道走过去。

    三楼二零二室。

    景陵敲开门。一看到景陵,徐天天带着友好的微笑,还有眼里的疑惑打量他,问道,你找谁?

    你是徐天天?

    没错,我是。她故作轻松地说,眼神掠过一丝焦虑与不安,你找我有事?

    景陵作了自我介绍,我想跟你谈谈白小雪的事。

    一提起“白小雪”三个字,徐天天的笑容顿时从她的脸上消失了,她的嘴闭得紧紧的,显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双眼很明显流露出一种忧伤的神情。

    我不认识她,她的事我没什么可说的。她很不客气地说。

    她死了。景陵向她宣布。

    景陵凌厉的目光笔直地投向徐天天。她站在那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其亡故没有过分的悲伤,只是皱了皱眉,问道,她死了?

    是啊,照片上的人你认识吧。景陵从口袋里掏出照片,扬到她眼前。

    徐天天避开景陵锐利的目光说道,我和我姐。

    这张照片从白小姐家里找到的。

    徐天天两眼冒出怒火地说,那又怎样!

    景陵赶紧清清喉咙,轻声问,你是医生?

    徐天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她目光牢牢地注视着景陵,虽然面无表情,但思绪却非常紊乱。

    白小姐的心理医生说她的药一直是你在负责。

    人是我杀的,药是我换的。我在她的药里注入了汞,每次注入一点点,神不知鬼不觉。白小雨长舒了一口气,涣散的眼瞳直盯着景陵,面色平静给人一种终于解脱的感觉。可想她这些时间忍受了多少良心与道德的煎熬。

    这个叫徐天天的女孩,她是白小姐的双胞胎妹妹,叫白小雨,不过那是以前。父母病死之后,她就改名换姓,企图将过去从自己的记忆里抹除,一干二净。

    小时候,白小雨因为乖巧懂事深得父母的宠爱,而白小姐被长期遗忘在冷僻的房间里,大厅内常常传来欢声笑语,与她孤僻的世界格格不入。她像是被诅咒了,挣扎在死一般的寂静里头,因长年累月被父母冷落,仇恨积攒成了无孔不入的怨恨,脾气越来越坏,性格也越来越极端。

    接着,她对白小雨的痛恨便开始日益暴露出来,比如她会趁机将白小雨推进河里,然后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说她不是故意的。比如她抢她的任何一样喜欢的东西,得手之后当着她的面毁灭掉,心满意足地看着白小雨声嘶力竭地说不要。比如她会找人群殴白小雨,直到打到鼻青脸肿,才会善罢甘休。

    在懵懂的青春岁月,白小雨就尝到了破碎的滋味,而这些苦不堪言的痛都来源于她最亲近的姐姐,白小雪。

    白小姐的城府很深,早已涉足世故与虚伪,不同于同龄人的思想。她会耍心机,会装,会哭,只可惜她高超的演技瞒不过生她养她的父母。她的那些花花肠子,他们一切看在眼里,多次都想与白小姐沟通,都被她强硬地拒绝。

    无论对错在谁,父母眼里,白小姐永远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他们的天平总是倾向白小雨,动不动就赏白小姐一记响亮的耳光。

    面对父母的偏袒,白小姐用自己认为理所应当的方法对抗,她开始针对那个样样都比自己强的妹妹,她把对父母的怨恨一分不落的转移到白小雨身上。

    她暗暗发誓,要让她尝尝心里支离破碎的感觉。

    于是,她凭着两个人长相相似,故意去惹怒别人,然后理直气壮地撂下狠话,我白小雨才不怕你们,她故意败坏她的名声。不惜一切去伤害她血浓于水的亲人,甚至不顾良心的谴责。

    白小雨对白小姐有意无意的挑衅都毫无招架之力。于是她每天除了忍气吞声之外,还要绞尽脑汁地去编织一个又一个谎言,在父母面前为她开解。

    白小姐离家出走过,可是外面没她想象的那么好,远比家里可怕。不过几天的时间,她紧绷的心理防线一瞬间崩塌。

    她不得不狼狈不堪地回家,因为身无分文的自己饥饿交迫,那时正值寒冬,在冰天雪地里,她眼中噙着泪花,不停地敲打家门。

    父母料到她会回来,对她偷钱离家出走的事情失望透顶,索性惩罚她的任性妄为。于是,他们不顾白小姐的苦苦哀求,毅然决然地把她锁在门外,在那个冰天雪地,呵气成冰的冬日,白小雨不忍心姐姐遭受那种苦,于是她偷偷开门,决意放她进来。

    可没有想到的是,白小姐已经不争气地晕倒在地上。

    就这样,白小姐越来越恨白小雨,她觉得自己所承受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她心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膨胀,直到疯狂地去实行,她带领一群混混,扒光了白小雨的衣服,在她肚子上用刀刻上醒目的刺眼的两个字:贱人。

    也是从那一刻起,单纯善良的白小雨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在内心深处扎根。

    我们终需为自己闯的祸付出惨重的代价。于是,白小姐被父亲拳打脚踢,满地打滚,无处藏身,她就顶着那一身残破不堪的伤痕,一个人孤身走在春寒料峭的街道上。

    从此,白小姐再也没有出现在那个她恨之入骨的家。

    白小雨说起白小姐那些罄竹难书的事情,整个人都一副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恨不能亲手将她挫骨扬灰,生吞活剥一样。

    是的,她恨白小姐,亦如白小姐恨她一样。

    可景陵却在她眼神里读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他能想象到白小姐那些年对她所做的缺德事。

    景陵不再问了,他看见早已崩不住的白小雨,瞬间泪流满面。

    为何人们总要紧紧拽住陈年旧事不放,仿佛不将毫无保留的恨挥发到无边无尽,痛就不能自救一般。

    5、

    四月一日,愚人节,也是景陵的生日。

    景陵收到了一个礼物,寄件人让他目瞪口呆。

    如你所想,正是白小姐死前寄出的那个邮件。

    里面是白小姐的新书样书,书的扉页有一段文字。

    景陵,生日快乐!凶手抓到了吗?我笃定你肯定没抓到,因为你一定不会相信我是自杀的。我早就发现小雨在我的药里下了汞。于是,我查了汞与什么食物相克。

    我有罪。我该死。可有些人正在犯罪,需要一个警醒。

    哈哈,愚人节快乐!

    当景陵一字一句地把白小姐的新书读完,他敏锐地嗅到了这本书上异常的味道,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审理责编时,她会下意识地紧张。

    白小姐的书有一个好的结局。

    主人公慢慢走在通往天堂的阶梯上,一直没回头。踏着阶梯向上望去,阶梯尽头是柔和的光芒,光芒里面是两个小女孩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嬉笑打闹追赶。

    她们穿着洁白无瑕的白色连衣裙,梳着两个小辫子,眼睛黑白分明,一字一顿地唱着永恒的童谣,无知无觉的天真。

    童谣之巅,哀伤无限。

    回复
  • 书之迷

    书之迷

    LV8 2016-08-20
    好可怕
    回复
  • 悠然见南山

    悠然见南山

    LV20 VIP 2016-08-20
    仔细看了
    回复
  • summer

    summer

    LV8 2016-08-21
    不错
    回复
  • 译路青春

    译路青春

    LV14 2016-08-21
    这叫杀人无形呐
    回复
  • 乔懒

    乔懒

    LV22 2016-08-21
    好心酸啊,
    回复
  • i9085慷慨解囊

    i9085慷慨解囊

    LV6 2016-08-22
    哈哈哈哈
    回复
  • 军四爷

    军四爷

    LV22 2016-08-22
    大浪淘沙!
    回复
  • i744363181美妞

    i744363181美妞

    LV14 2016-08-22
    好看
    回复
  • 111

    111

    LV3 2016-08-22
    了8哦哦5句回来了
    回复
  • 心灵之舞

    心灵之舞

    LV14 2016-08-22
    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否则就生活在痛苦中!
    回复
  • 阿谷

    阿谷

    LV10 2016-08-22
    ^_^
    回复
  • 兔子爱吃书

    兔子爱吃书

    LV25 VIP 2016-08-23
    好看
    回复
  • 刘皇书

    刘皇书

    LV22 2016-08-23
    耽美
    回复
  • 怀cc

    怀cc

    LV5 2016-08-23
    男人越是有钱就会变得越快
    回复
  • 夏樱

    夏樱

    LV7 2016-08-23
    我檫
    回复
  • 醉人心

    醉人心

    LV20 VIP 2016-08-23
    还行
    回复
  • 20140413登录

    20140413登录

    LV14 2016-08-23
    切中当下热点,看看吧。
    回复
  • THinker

    THinker

    LV14 2016-08-23
    事情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了
    回复
  • 龙弄空

    龙弄空

    LV7 2016-08-23
    巴巴爸爸巴巴爸爸巴巴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 怎么能这么帅

    怎么能这么帅

    LV9 2016-08-23
    回复
  • angel

    angel

    LV22 VIP 2016-08-23
    生则生勿忘死
    回复
  • i9422874

    i9422874

    LV11 2016-08-23
    看不了
    回复
  • 黄河的

    黄河的

    LV18 2016-08-23
    很好看
    回复
  • 南风微凉

    南风微凉

    LV13 2016-08-23
    我觉得父母还是有点错的,毕竟都是亲闺女,就因为性格就把白小雪冷落,如果是我,可能早就坚持不住了,任谁被这样对待谁能坚持?而且不管错与对父母总是先入为主是觉得是白小雪的错,其实她还是挺可怜的,其实冷言恶语都是她保护自己的方式。
    回复
  • Ring

    Ring

    LV20 2016-08-23
    这个短篇写的不错,刚才看了几个,不知所谓
    回复
  • 乱来

    乱来

    LV11 2016-08-23
    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回复
  • 轮回

    轮回

    LV10 2016-08-23
    心思细腻,结构好
    回复
  • 林绿

    林绿

    LV21 2016-08-23
    很好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垃圾桶的故事

    商博良

    15197

    作为一名小区清洁工,夏洛克有翻看垃圾的坏习惯。在对秦家和楚家的垃圾翻看过程中,他有了独特的发现,何文代消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垃圾桶究竟能告诉我们什么?

  • 2
    侦探小说

    ALEX

    19282

    本人钟爱雷蒙德·钱德勒、伊坂幸太郎,迷恋硬汉派、新本格。本文是某种幼稚的组合与尝试。不求牛逼只求有趣。短篇小说,不写废话,望您笑纳。

  • 3
    王小姐变美了

    弓月

    48223

    (4000字短篇)一觉醒来,王小姐拥有了美丽的容貌,自此之后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现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因为,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 风格简单,清新,寓言式童话,一口气可读完。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