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的江湖
成员 936 帖子 21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黄*阳

黄*阳

LV0 2013-02-04
百变的江湖,不变的情怀    ——尤凤伟的《百合的江湖》简析    滕学钦       著名作家尤凤伟先生本是写中短篇小说的高手,在文坛上享有极高的声誉,但自本世纪以来,在不忘中、短篇小说创作的同时,却一部接一部地写起了长篇小说,并且出手不凡。其中的《中国1957》更是享誉海内外,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百合的江湖》是他新近推出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如果说之前的四部长篇,主要是对历史的深刻反省和对现实生活的忠实描述的话,这一次却别开生面,描写的对象是民国乱世的江湖。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前不久他有一部获几家杂志奖项的中篇小说,叫《相望江湖》,写的也是江湖,看来他对写江湖情有独钟。也许有人会问:何为江湖?依我看,江湖就是社会,往大处说,出了庙堂就是江湖,往小处说,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江湖。如此说来,尤凤伟毫无疑问就是一位专为江湖立传的作家。近四十年的写作史,发表的文字约有五百万字之多,形形*的江湖他的确写了无数,内容几乎涉及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不过《百合的江湖》写的却是一个由社会边缘人物、灰色人群汇成的另类江湖,是本真意义上的江湖。在这个江湖里,有响马的传奇、女人与土匪的爱恨纠缠、人鬼恋情、生存与欲望的挣扎、闭塞农村的宗法暴力以及正与邪的互换与碰撞,种种离奇事件令人神摇目眩。而贯穿这一切的是一位年轻貌美名叫百合的小女子。她天生丽质,惹人爱怜,本是富人家的儿媳,却不幸遭灭门之祸,落入匪人之手,随后几经辗转,饱受欺凌,终落得一个不知所终的悲惨结局。她的命运就像一片被狂风任意吹卷的树叶,翻滚着,呻吟着,在男人和强权者手中苦苦挣扎却一直难逃厄运。我们在为他的命运“唏嘘不已”的同时,不禁要问:难道这本书仅仅是“反正好女命薄”这一古老话题的重演么?不是的,这应该是一部“丑”毁灭“美”的历史悲剧,是一曲令人欲哭无泪的生命悲歌,更何况百合的命运在那个时代远远不是女人的个例。   掩卷之后我们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叙事技巧和心理学素养,他像一位高超的魔法师一样,七弄八弄,就把一些看似不搭的元素揉到一起了,把常人眼中的诸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在这里头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他得天独厚的丰富想象力。正缘于此,才使他能想别人之不能想,写别人之不敢写的东西,是想象力补足了经历的不足,所以他的笔自如地穿行游走在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江湖之间,也就不足为奇了。   凤伟是一位很会讲故事的作家,他的小说,不管是中短篇还是长篇,不管是历史题材、现实题材、还是感情题材几乎都包含一个或几个精彩故事的内核。故事的构思精巧别致,往往有奇思妙想甚成是魔幻的色彩,但不论如何奇幻,却一切皆在情理之中。他能把故事讲得有滋有味,运匠心于无形,使人不知不觉坠入彀中,就像是书中那位匪首二爷,仅凭三寸不烂之舌,连吓带哄,硬生生地把一个掳来的、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女子给说到床上去。凤伟小说的说功真可谓炉火纯青,令人啧啧称奇。除此而外,在他作品的诸多特点中,我最想提到的是他对复杂人性的深刻认识。以《百合的江湖》为例,书中再不堪、哪怕是干尽凶事恶行的人物身上,也具有不可泯灭的亮点。如卑劣的驹子害了百合一家后痛心疾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百合救出匪巢的情节;如匪首二爷虽作恶多端,却为人聪明豪爽;并且对百合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恋情;为了满足她不必要的心愿,宁愿冒犯山规,无视不祥之兆,亲自陪她下山省亲。甚至死到临头,仍不忘为百合请命的种种举动;更值得一提的是本书《三爷,曲路》一章中那个四处寻花问柳的戏子曲路,此人一副油腔滑调的嘴脸,一生以勾引良家妇女为乐事,四乡八村着了道儿的年轻女人不计其数,为他留下后代的也不在少数,这其中也包括百合。论说此人是一个叫人恨得牙根痒痒的角儿,但小说中仍为他留了个“光明”的尾巴。当他恶病缠身,自知已到末路时,竟变卖家产,把所得钱财全部扔进那些为他生养了后代的人家院里,最终冻死于大雪天。死前,塑了大大小小二十四个小雪人列于身前,这二十四个小雪人应该就是他留下的后代的替身。读到这里,我们不禁为之一震,原来再邪恶的人也是有人性的。当然,这不是凤伟的新发现,我们为之惊叹的也不限于这一点的本身,而是他表述“这一点”的独特方式。这种独特性,正是他的小说的魅力所在。《百合的江湖》一书中此等神来之笔不胜枚举。它们就像镶嵌在一位美女衣服上的闪闪发亮的珠宝,摄魂夺魄,耀人眼目。凤伟对小说中的人物的人性之所以如此回护,我想大概不单单是他的对人性的洞若观火,很可能也出于作者本人宅心仁厚的善良愿望。   在广大读者心目中,凤伟一直是一位纯文学作家,他的作品多些严肃、多些忧郁,与市场上流行的通俗性、娱乐性读物格格不入。《百合的江湖》的传奇色彩极浓,且不免有些与情节有关的*描写,也许这是他探索转向的一种牛刀小试或者竟是一种自我放松。我们发现,不管他写什么,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他悲天悯人的情怀和作为一位真正的作家的良知,他憎恨和鞭挞的对象永远是邪恶,他关爱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些受到各种不公正待遇的人身上,尤其是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处在社会底层的人身上。《百合的江湖》再次向我们证明:凤伟笔下的江湖可能千度万化,他心中坚守的那份道义却毫未动摇。
赞  
举报举报 收藏收藏

圈内热读榜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