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科幻类别圈
成员 27928 帖子 2357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Anly

Anly

LV2 2016-11-23

【消失的图腾】

作者:Anly

作品简介:寒冷的冬天,奇怪的井盖,诡异的图腾,曾经的朋友,家族的传说,还有算不尽的人心。口腹易实,人心难平。这是一场因欲望而起的欺瞒与利用。所幸的是最后有了希望的的结局。不想说物欲横流,只是这越来越冷的天,还有这变化莫测的人,着实让人害怕。
我看不到你的陌生,相信你的相信,最后敌不过你的欺骗。
如果,我真的是那个人,你是不是会真的杀掉我。

0 票
  • Anly

    Anly

    楼主 LV2 2016-11-23
    消失的图腾
    (一)暗潮涌动 意外卷入
    “今年的冬天比以前冷多了!这才刚立冬晚上就下这么大的雪,还让不让人活了!”韩澈一边搓着冻僵的手,一边在冷得凝固的空气中小声咕哝着。雪夜中路上静的出奇,韩澈下意识的环视一下周围,路两旁只有零零星星几家关门的店铺,还有几棵在黑夜笼罩下变得乌黑的松树。雪越下越大,只有那几家店铺门前挂的灯笼,能让韩澈感到一丝温暖。可偏不巧,一阵寒风吹来,几只灯笼被风吹的左右乱晃,投出的光影也随之凌乱起来。好像这几只灯笼无形中被一只巨大的黑手揪住一般,而那些凌乱的光影像是它们的呻吟。寒风夹杂着雪花给韩澈的耳边带来了一种低沉的呼啸声,这使得他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裹紧衣服,快速向家走去。路前方的窨井盖半开着,里面似乎还有光透出来。韩澈眼镜片上沾满了雪花,没看见前面半开着的井盖,一脚踩了进去,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韩澈睁开眼,模模糊糊的看见自己好像躺在一个低矮潮湿的屋子里,脑子却昏昏沉沉的。“你终于醒了!我等你半天了!”一个低哑又沉稳的声音在韩澈额头上响起。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韩澈挣扎着囫囵起身,“给,你的眼镜。”韩澈的眼镜被递过来,他赶紧带上。韩澈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人,这位有着深陷的眼窝,左眼尾处有一颗巨大黑痣的高瘦男子居然是自己的中学室友,欧阳黎!韩澈惊呼:“啊!怎么是你啊!欧阳黎!”韩澈这位中学室友,平日里爱独处,交友不多,喜欢做些奇奇怪怪,异乎寻常的事情,只有韩澈对他弄的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于是整天粘着他。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他们之间也慢慢断了联系。这次竟以这个方式见面,韩澈又意外又惊喜。“没想到我会用这个方式和你见面吧!”欧阳黎深陷的眼睛带着笑意看向韩澈,像与他开玩笑一样。韩澈哭丧着脸说:“想我就直说呗,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打个电话不就找到我啦,我知道,像你这种人,才不屑于给我打电话,那你,那你再不济给我寄封信也行啊.....”干嘛拉开窨井盖让我掉下来见你啊…”欧阳黎噗嗤一笑,拍了拍韩澈的肩膀说:“兄弟,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最近遇上大事了,只能来这里。为了防止暴露,只好委屈你了,还请见谅!”韩澈一脸茫然:“什么大事?”欧阳黎正色道:“这得要从一个图腾说起。”说着就拉起韩澈到内室,书桌上放这一本像家谱一样的册子,但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奇怪的符号,可惜的是这本册子时间太久,纸页发黄、破损,已经无法清楚的看出上面符号的具体形状。“这是什么?”韩澈一头雾水。“这是古虿族部落传下来的巫蛊占卜册子。这上面的文字可能是蝌蚪文。祖父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把这个给了我,并告诉我说这本册子最大的价值是记载了这个部落的图腾,据先辈传说这个图腾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这可能是关系到我们这些后人。祖父一生都在研究这个册子,希望能找到一些关于图腾的线索,但很可惜这本册子只是残缺的一部分,有关图腾的记载文字很少,需要找到另一半才有可能找到线索。但祖父至死也没有找到另一半册子。他把这个托付给我,希望我能替他完成这个心愿。”“这既然是你祖父嘱托你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个外人?”韩澈插话道。欧阳黎看了韩澈一眼,继续说:“不久前我看到报道,外国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卖了一样宝贝,仔细一看那宝贝不是别的,正是这本册子残缺的另一半,而且很快就被一个外国富商拍走了。我想尽快找回那半份册子,并且要在他们之前找到图腾,以免图腾落入外人手里。前几日,凤凰山虿族部落古墓群被盗,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找这半册子的下落了。与其被动还不如先发制人,必须抢在他们之前拿到另一半册子,就但仅凭我一人很难办到,所以想到了你。”“想拉我入伙!”韩澈十分意外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厨师,除了做菜啥都不会。以前和你倒腾些奇门遁甲还可以,这真让我做些有生命危险的事,我可不敢!我上有老下有小,现在就想做个安安稳稳拿着固定收入的人…”“难道你以为你现在的处境就是安稳的?昨天我有意跟着你到宏祥饭店,结果发现除我之外还有一人在跟踪你,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好像把你和那上面的东西做比对,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反正看样子像是跟踪你很久了,我想你现在也不安全。”“你居然跟踪我!”韩澈大叫,但转念一想前几天似乎也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说不上来,就好像背后有一双眼睛,想到这心里一阵发毛。“就问你一句,行不行?”欧阳黎问。“好吧,我答应帮你,但有一条:一定要确保我的生命安全!”忖度良久后韩澈终于开口。“这你就放心吧!相信我!”听到这,欧阳黎松了口气,微笑的拍了拍韩澈的肩。
    (二)行动开始 暗藏玄机
    这天宏祥饭店门口突然来了几辆黑色吉普车,“哎呦,陈老板!您大驾光临!里面请,里面请!”张三祥一面弯腰陪笑,一面亲自引着从后座下来的陈豹到祥福阁包厢。这位有着麒麟臂,全身都文满了刺身的光头胖子就是A集团的董事长陈豹。在张三祥这位小饭店老板的眼里,陈豹不过就是一粗人,公司的打理全靠他手下人的精明。这次他怎么会大张旗鼓的下驾只做家常菜的饭店,张三祥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敢怠慢。“去,把阿弘叫过来,我有事找他。”陈豹用不可违抗的口吻让张三祥把饭店的传菜生阿弘叫来。“是是是,您先用着菜,我马上为您叫来!”张三祥顶着压力不敢多想,一路小跑找到了阿弘。阿弘刚推开祥福阁包厢的门,陈豹立即低声呵斥让所有人都退出去。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陈豹乜斜着眼问。“头儿,查的差不多了。这两天我一直在跟踪那个韩澈,不仅是他的身世,尤其是他身上的那块至阴虿形玉佩,我都查过了,这些都符合古虿部落大祭司后裔的特点。”“嗯,如果他真是大祭司的后裔,我们就能用他的血让古册显现出图腾。但你要是弄错人了,整个古册就毁了!所以你务必给我弄清楚!”“明白,头儿”阿弘镇定的回答。“还有,我想另一伙人也在找他。即使你确定他就是大祭司后裔也千万别动他,留着他放长线钓大鱼,钓到另一半古册。”“阿弘明白!头儿还有什么吩咐?”“你自己要小心点,别让他或者另一伙人发现了,接下来你还要继续潜藏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离开。事成了,艾伦老板肯定会好好犒劳你的!”“阿弘不需要奖赏,只想回报艾伦老板的救命之恩。”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欧阳黎把韩澈拉上车。“什么地方啊?”韩澈不情愿的坐在副驾驶上。“到了你就知道了!”凤凰山里刚下过雨,山路曲折盘旋路面又滑,车子勉勉强强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一个幽密的山洞前。韩澈累的瘫在车上,半天缓不过劲来。欧阳黎掀开后备箱从后面拿出一套登山装备扔给他,“把这些都穿上,接下来我们还有一段路要走。”说着,又从后背箱里拿出一套刀具和一把小型自动手枪。在一切准备完毕后,两人拿着手电筒进入山洞。“咱们到底要去哪啊?”韩澈紧紧地抓住欧阳黎的背包,小心翼翼地淌着坑洼积水的小路。空旷的山洞就像一个巨大的扩音器,他们一深一浅踩在水涡里的声音就像众人鼓掌声,而且时刻在他们周围拍打,绵延不绝。韩澈瑟缩在欧阳黎身后:“你说过,会保护我的安全!”欧阳黎扭过头安慰他:“放心吧,有我在……”欧阳黎还没说完,韩澈突然用手捂住他的嘴,同时迅速关了两人的手电筒并发出“嘘”。“你听,山洞里除了我们两个人的脚步声,怎么还多了一个人的脚步声?”韩澈轻声说。欧阳黎仔细一听,果然山洞里远远的回荡出另一种声音,似乎是叮铃叮铃的响声。韩澈小声咕哝说:“这荒山野岭应该不会有游客来玩,要不然就是山民挑水的声音,除了这难不成被那个人跟踪了?”正说着,那声音却突然消失了。“不会那人发现我们了吧!”韩澈懊恼道。这时欧阳黎却兴奋的说:“是管彤来了!”“管彤?是谁?”韩澈盯着欧阳黎说。欧阳黎说:“忘了告诉你,她是我在国外留学的同学。上次我也把古册一事告诉了她,拜托她在国外找找关于另一半古册的线索。昨天她回国约我们在这里见面详谈。”“噢,那你早不说。她人在哪呢?”韩澈舒了口气。“我们约在山洞外的竹林里,快走吧。”欧阳黎催促道。两人于是加快脚步,出了山洞。
    山洞外是一片开阔的竹林,竹林外有一条清澈的溪流。雨后天空放晴,棉絮般的白云缓缓的游走在澄澈的天空中,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自山腰间升起雾蒙蒙的青烟,幽静的竹林中还有嘤嘤成韵的鸟叫声以及溪流滑过鹅卵石的潺潺声,这一切凤凰山恍如幽静的世外桃源。韩澈不禁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感叹着自己整天为了挣钱在厨房被油烟熏的头昏眼花,却不知道亲近大自然,好好享受一下生活。正当韩澈沉浸在呼吸新鲜空气的惬意中,欧阳黎满脸忧虑的推了推韩澈:“怎么管彤不在竹林里?刚才我明明听到她的暗号!”“是呀,怎么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刚才是不是你听错了啊!”听到欧阳黎的担心,韩澈赶紧收了收神,赶上他。“不会的啊,我不会听错的……”欧阳黎正说着突然手指向竹林外的那条小溪:“那是什么?”韩澈顺着手指的地方想水里看去,清澈见底的溪水里有一个上下浮沉的瓶子。“这是馆彤的漂流瓶,走,去看看!”欧阳黎一面说一面拉着韩澈向溪边走去。
    费了好大劲,才把漂流瓶捞上来。“看样子漂流瓶是从对岸送过来的。”欧阳黎分析道。打开瓶子,里面有一张揉皱的信纸,上面有斑斑血迹还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艾伦 帐篷 血祭”韩澈看了感觉莫名其妙便说:“这是她写给我们的吗?”欧阳黎紧蹙着眉说:“这的确是管彤的字,看来她遇上危险了。我们到对面去!”

    “你一直跟着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别以为你是个女的,老子就手下留情!”陈豹一边在帐篷下悠闲地摩挲把玩着手里的紫砂壶,一边听着手下阿图在审问管彤。阿图是个混血印第安人,生猛结实,见管彤仍然咬牙不说,立刻用手枪给她一记狠狠的耳光,管彤瞬间从耳朵到嘴角生出一条长长的渗着血丝的红印,但她仍闭口不言并狠狠地啐了阿图一口。待阿图再要举起手中的枪,一边的陈豹发话了:“行了阿图,我累了先回去了。把这女人给我牢牢的绑在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她的同伙肯定回来救她。你,阿干,阿德留下,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从他们身上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否则我和艾伦老板不想见到你们任何人。”正说着,山林里突然想起两声枪响,紧接着现在陈豹旁边的阿德应声倒下。阿图慌忙举起枪混乱中放了两枪,这时从帐篷背后冲出两个人来,一左一右让陈豹他们猝不及防。管彤以为是欧阳黎他们来了,急忙扭动着身体想挣脱束缚,并向四周大声呼喊:“阿黎,你在哪?我在这!”正喊着,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边快速为她解绳索,边在她耳边说:“阿彤,没事吧!”管彤回头一看,原来是元道。管彤冷冰冰地说:“大哥把人带来了吗?你们元氏兄弟怎么这么不靠谱,现在才来?”这时,在对岸欧阳黎和韩澈听到了枪声,“是元氏兄弟去救管彤了!”韩澈正想问欧阳黎怎么又冒出个元氏兄弟,结果旁边的欧阳黎早已淌过小溪奔到了对岸。韩澈摇了摇头,赶紧跟上去。
    等到韩澈他们到了帐篷处,欧阳黎看了一眼管彤,似乎与她对了对眼神。韩澈看了陈豹,阿图被子弹打穿的的尸体,感到阵阵恶心和害怕。欧阳黎撇了一眼在一旁犯呕的韩澈,于是将管彤拉到一边说:“这两个人对我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留着也是费钱,你们做的很好!”“谢谢艾伦老板”管彤恭敬的说。“他毕竟是强悍的古虿族部落后裔,对他还是要有所防范,别让他起疑。”“是!”
    (三)阴谋败露 图腾现世
    凤凰山中有一处“回”字型地形,这里原来是古虿族祭祀的场地。韩澈一行人找到了这里,“哇,这荒山野岭的还有一个这么奇怪的地方啊!怎么没有人把它开发成旅游风景区呢!”说着韩澈沿着小路下到了“回”字的中心。奇怪的是越往下走,土壤越黏颜色也越深,还有一种刺鼻难闻的气味。韩澈刚想转身回来,结果欧阳黎他们都下来了。欧阳黎一边走一边碎碎念,神情严肃,像是在念些经文。韩澈正想嘲笑他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管彤从斜后方冷不丁将韩澈捆起来。“你要干什么!”韩澈一边挣扎一边惊吓的大喊。“为了能找出图腾,我们老板费尽心血,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今天你栽在我们手里,只好委屈你,用你纯正的血来请出图腾!”说着拿出了那块古虿型玉佩摆在“回”字中心的小祭台上。“你们老板是谁?为什么?你们要干什么?”韩澈惊恐的问。“老同学,谁让你是古虿族大祭司的后裔呢?传说古虿族为了保护他们的图腾,把图腾藏在了这块玉佩里,让部落里最有名望的大祭司掌管,因此只有大祭司的血才能让图腾显现。我想这你应该听说过吧!”欧阳黎慢慢踱步来到韩澈的面前。“什么?原来你才是所谓的老板!我真是太傻了,竟被你这个卑鄙的小人骗了!还说什么古册,真他娘的给我扯淡!我根本不是什么大祭司后裔!”韩澈气的发抖。欧阳黎听了,看着韩澈说:“少费话!管彤,元道开始吧!”管彤接到指令立即从欧阳黎先前准备的刀具中抽出一把小刀,来到韩澈面前。
    正当管彤要下手时,一个飞镖快速旋转径直打掉了她手里的刀。接着阿弘和阿干从后面跑来。“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虿族大祭司!”阿弘说着向阿干点下头,阿干立刻会意,把腰间挂的小瓷瓶全部摔在地上,阿弘拿出玉笛不紧不慢吹出旋律。瓷瓶里源源不断的爬出毒蝎直奔欧阳黎,管彤和元氏兄弟的方向快速爬去,几人一看连叫不好准备逃走。结果在他们身后警察将他们抓个错手不及。阿弘见状,停下吹笛,成群的毒蝎却乖乖的回到了瓷瓶里。
    一切都归于平静,韩澈在惊鄂中问阿弘这是怎么回事?阿弘笑到:“我就是虿族大祭司的后裔,所谓的图腾就是蝎子。但这伙人为了获得我族大祭司饲养和控制毒蝎的方法来称霸所有的部族,想方设法甚至杀死了许多无辜的人,他们势力太大,连警方对这伙人都没办法。偶然间我得知了你与艾伦的关系,于是悄悄地在你身上藏了一块假的虿型玉佩,来让你做诱饵,我和阿干潜伏在他们内部,然后编造图腾背后藏着秘密宝藏的话,让他们上钩,从而一举拿下他们。”说到这,阿弘感激的握着韩澈的手说:“我们这样做实在是因为没有办法了,对不起!但真的感谢你帮助了我们,你是虿族的大恩人!”韩澈愣了几秒,猛然清醒,狠狠拍了阿弘一掌:“真*跟梦一样,老子差点就以为死这了,吓死老子了。”阿弘笑着拍拍韩澈的肩,“对不住啦,兄弟,谅解谅解!”
    “行了,这也算我功德一件了。再说你还救了我了。走吧,喝酒去!”
    “好,走!”

    后来,韩澈回想起欧阳黎,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真的是所谓的大祭祀的后裔,是不是真的会被曾经的兄弟杀掉,毫不留情。
    人心难测。



    注:本文已经作者同意代发。原作者,WF.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林动vs萧炎

    今昔往矣

    1.萧炎是炼药师 可以边打边嗑药 恢复能力超强 而林动没有 2.萧炎的玄重尺是绝对的神器 别的武器碰上都被敲成渣 谁都打不坏 放在地底岩浆世界里都没被陨落心炎给烧了 林动没有 3.萧炎王霸之气恐怖如斯 建立了什么组织都不用自己管理 没多久就所向披靡 成为了第一的大势力 林动都没创建过势力 4.萧炎运气无人能敌 要异火就碰上异火 要残图就碰上残图 要药材就碰上药材 想升级就来天材地宝 斗圣的时候都不用自己修炼 林动的运气不能比 5.萧炎背景一流出身好(远古种族,有个NB的先祖) 萧家没落了都是乌坦城的大家族 林家不过是个分家 青阳镇的小家族 6.萧炎人缘一流 一到了危急关头打不过一定会有人出手来救 不管萧炎认不认识 林动苦逼 只被救过两回 7.萧炎基友众多(林修崖,柳擎,林焱等) 后宫无数(不一一细数) 非林动可比 只有兽类为伴(小炎,小貂) 8.萧炎斗破里那啥过3次 就有了一个女儿 林动那啥了2次 什么都没 可见林动或许有隐疾 面对萧炎的强攻只能默默地做小受 9.萧炎的猪脚光环远强于林动 无论是范围还是强度 他把外挂带给了斗气大陆上几乎每一个人(吴昊小医仙青鳞紫妍等不包括悲催的苏千大长老)而林动却不行 10.最后一点 也就是最关键的 萧炎是死后穿越的 这份功力 林动怎么比得上!! 十四方面,林动Vs萧炎 一、背景: 萧炎乃远古萧族唯一血脉传承者,而林动只是个普通少年。但他们最后都是凌驾于天地。萧炎就算有者各种背景才勉强和林动媲美。由此可见,林动胜过萧炎。 二、天赋: 萧炎是地球穿过去的,两世为人,还有隐藏的血脉,这才成奇才。而林动只是个普通少年,却也为一代妖才。萧炎各种开挂才勉强和林动媲美。由此可见,林动胜过萧炎。 三、血性: 萧炎对付各种人,都要药老出手。包括杀个乌坦城的炼药师菜鸟都得叫药老。这类型,双手都数不清。甚至在后面杀个人都不敢认账。而林动,虽然有小貂,但无论小貂强弱,至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抗。面对敌人,素来信奉斩草除根,敢挑战各种强者挑衅各种势力。如,不靠别人,涅盘战转轮,设计古剑门,还有各种生死反虐,再后来又定冰主为目标。 由此可见,林动胜过萧炎。 四、毅力: 萧炎吞噬异火还要药老炼各种丹药,苦修也要各种丹药,跟别人打架之前还得先往嘴里塞几盒丹药,受了伤也要吃丹药。反正干什么都离不开丹药。

  • 2
    买卖

    笙雨

    她卖出了她的记忆,换来了愚昧的知识。友情没有了,亲情没有了……她忘了邻居家哥哥给她的奶糖,忘了妈妈小时候给她的五彩风车,忘了与她成长的事物,甚至,她忘了自己的名字。

  • 3
    邪王志愿者

    落黎鹿

    柳清欢,你的志愿是当什么?老师,我的志愿是成为邪王!那你成功了!现在就开始邪王魔鬼训练!!!一起为做邪王而努力吧!!!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