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武侠类别圈
成员 41293 帖子 9682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LV18 2016-09-18

【护花使者】

作者:咖啡鹤鹤

连载最近更新: 今天才感觉到写这个故事的快乐,没有什么比读者支持更让我感动的,点赞也好,投票也好,收藏也好,分享也好,留言也好。满满的都是爱,处处都是歌。 参赛之初,本没想要如何如何。兴趣,爱好,加上偶然看见这个赛事。有一个机会,泰然自若。 还想写一个故事,一个我认为历史中有错的故事。

作品简介:中篇完结,一个不一般的人,干了一件最无语的事情。没有人能看明白他到底为什么,却很多人羡慕他有这样的才华。江湖不太平,战事频繁,,还有多少……
才子佳人有约,何苦今生不知命。有苦才是真人生。投票吧,心情老重翻山岳,看尽生活万点清。
图片1

105335 票
共139条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8
    一,护花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雨后湿滑的山道上,一个小童牵着一头牛。慢慢的走着,牛背上坐着一个青衫公子,样貌儒雅,弱冠年纪,清秀的面容,带着一丝灵气。牛的两侧跨着两个书箱,牛犄角旁边却挂着个鹿皮套十分醒目,露出金灿灿一截。
    “公子,不是我说你,人家进京应试骑马,坐轿,你弄头牛,这么慢,什么时候能到”小童嘀咕了一天了,鼓了鼓勇气说
    “雨童啊,你是人如其名啊”青衫公子,慢慢道来,“出门有龙王相随,接着就脑子进水,屈原大夫告诉我们路漫漫,慢慢走才金榜题名,去的早的都名落孙山。”
    “哼,公子,你这是歪解,早到休息的好……”雨童话还没说完,却被一只手拉向一旁。紧接着“嗖”的一声,一只金镖擦着面门钉在路边的大树上。“好险”雨童惊魂未定,傻愣愣的呆立着。
    “愣什么,把镖拿过来”,
    “噢,噢,谁这么下三滥,让我知道,把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雨童嘟嘟囔囔发着狠。
    青衫公子无奈摇摇头。“公子,这镖上带着张纸,上面还有字。”
    公子接过来,看上面写道“花言乔宇过青山,速来金沙一线天”没有其他。这是要闹哪样呢,乔宇心中狐疑起来。
    青衫公子名叫乔宇,自幼读书练武,文可安邦,武能定国,花言镇首屈一指的人才。
    适逢新皇登基,开科取材。乔氏一脉也是望族,奈何没一个当官的。乔太公派乔宇无论如何要取的功名,光耀门楣。
    乔宇走到青山脚下,一支飞镖打来,这是谁让赴约一线天呢,
    回复
  • 文哥

    文哥

    LV12 2016-09-18
    叶总我来了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8
    “公子,这个事情来的好突然,怎么办,嘿嘿,咱们到狼窝抓个狼崽子玩玩。”雨童一脸坏笑。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还说大话,呲,”乔宇一眉头一挑,计上心来。“哈哈,小雨啊,委屈一下你,我们这么办,附耳过来”
    乔宇交代完事情,就让雨童准备一下过会儿再过去,顺手摘下鹿皮套,朝山下金沙湖畔一线天飞去。怎么会飞!乔宇的师父白玉真人是玉虚观的掌教,有一套绝世轻功'挥挥衣袖',其实以他的脚程要去应试,不费吹灰之力,就是为了看看沿途的风景找了一头慢牛。乔宇刚才没觉察到发镖的人在哪,可见离的很远,飞镖又差点打到人,身份确实不好猜测,自问没有仇人呀。
    一线天其实就是湖边的一个小亭子,相传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题的字。乔宇速度很快,来到凉亭边上见有几个乞丐在亭子里戏耍。难道就是他们找我吗?看他们邋邋遢遢不像武林人士。能发金镖的人,武功不会太弱。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大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之感。乔宇驻足湖边静待事情发展。
    没多久从山上下来俩人,一个老头,一个姑娘,老人花白须发,一脸疲倦。姑娘远看倩影就知道是一个绝代佳人。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8
    乔宇背对着一线天亭,耳听着四周动静。
    老者先于那姑娘走到亭下,像是一个老仆。这个老人可不简单,江湖人称病天王,于海风。一脸病态,却是身手不凡。老人看看亭中的人,说道“几位能否行个方便,暂停嬉戏,我家~”
    “什么方便不方便,我们正开,开心,你一边呆会儿,你来了我,我倒不方便了,你一边,边待会儿”这是个乞丐头,说着就往外推于海风。于海风一看来了气,几个乞丐在亭子里胡闹,让停一下够给面子了,要不是他们早来一会儿,靠近亭子都别想。于海风抓住乞丐的手,顿时乞丐眼泪就下来了,“饶饶命啊,”于海风声音沙哑“你结结巴巴的,还挺横,我数到十,叫他们把这收拾干净,滚,要不然都把命给我留下。”
    “你们听,听,听见没,快干,干,干呀”那家伙越疼越结巴,乔宇差点笑出声,就这时他听到一声牛叫,还有雨童的喊声,乔宇嘴角一挑,好戏开锣了。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8
    “是谁发的镖,把小爷的耳朵扎到了,快出来赔罪认错,小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要把我家公子约到这来,有什么阴谋快快说出来…”乔宇正听的带劲突然没声了,就回头看看,这一看正好看到那个姑娘站在他身后,两人对视在一起。乔宇自问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倾国倾城恰如仙女下凡。怎么夸赞都不为过,乔宇一时语塞。看看那几位一个个目瞪口呆,怪不得雨童不说话了,换谁也说不出话来。于海风大喝一声,大喊也没多大声音“你们几个滚吧”几个乞丐悠悠的回过神儿来,倒退着走了,有两个差点摔倒。美丽少女噗嗤一笑,雨童也是醒了过来。“啊,是你们吗,那个老头,肯定是你干的,说怎么补偿小爷啊,”“呵呵,小兄弟装的蛮像的,镖是我发的,不过要在乔公子面前伤到你,怕没这么容易吧,”美丽少女眼望乔宇,
    乔宇本想自己先去,隐藏个地方,谁知到这一看没地方藏,只有站在湖边,雨童后面跟来假装兴师问罪,谁知一说话就被人发现了。也是这姑娘长的太漂亮了,谁都得露馅。
    乔宇把鹿皮套交给雨童,拱手道“乔某鲁莽了,不知二位怎么称呼,找乔某有什么事呢。”
    于海风欠身道“小姐,亭子收拾好了,还是和乔公子坐下说吧”,美丽少女点头,冲乔宇一笑,伸手相邀“乔公子,请”乔宇也是一愣神,太美了这是人间女子吗。很快缓过来“姑娘,太客气了,”
    几人到亭中落座,收拾完看着亭子,古朴典雅,还有几句文人留下的诗句,别有一翻风趣。
    “想必乔公子也想知道我们是谁,这位老者叫于海风,你应该听过,小女子名叫明月,江湖上叫我绿萝仙子,”美丽少女,轻启贝齿,声音都跟银铃一样好听。
    “广寒宫主,明月仙子,今日能见真容,三生有幸,只是”乔宇见眼前这位,不足二十岁,可是听说明月仙子已经六十有遇,难道传言不实。又不能冒昧想问,是以迟疑一声。
    明月仙子看了一眼乔宇,知道他没问,是怕多有不便。“广寒宫其实是一个门派,历代掌门都叫明月,弟子多是女孩,只有于叔是我师父的亲弟弟,才被师祖收留。又长在江湖行走,若不是这次又要事,我们爷俩也不会碰面,还以主仆相称。”
    “想来这是你们门派的秘密吧,就这么被我们主仆二人听去,你不怕”乔宇眉眼一横,嘴角上翘。
    “我们这次找你是有事要跟你合作,自当坦诚相待,言行无虚。这个事很重要,关系到很多人的生死,马虎不得,”明月仙子,很真诚,很严肃“我考虑了很多人,但能办好这件事的怕只有你了。”
    乔宇不明白这女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报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仙子你太看的起我了,乔某才疏学浅,武功低微,还是另请高明吧,至于你们要办的事我也不想知道,也是没能力考虑别人的生死,更决定不了谁的生死,至于你们今天所说的门派之事,乔某保证不和任何人提起,告辞了。”
    乔宇说完,要起身。却看到雨童还痴痴的看着美少女,“呆子,走了”一个暴力的响指打在他的耳边。
    “乔公子,请听小女子一言,听完决定,我也无憾了,好吗?”明月面露祈求神色,乔宇也非铁石心肠,但是听听可以,下决心听完也不帮。可是万事不由人,乔宇就这么对明月动了真心。
    回复
  • 恶魔的眼神

    恶魔的眼神

    LV8 2016-09-19
    文总,还是你好,谢谢,每周都来啊

    文哥:叶总我来了

    回复
  • 鸠行歌

    鸠行歌

    LV8 VIP 2016-09-19
    开文了呀,支持一票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谢谢,凑热闹嘿嘿,月初旬我喜欢

    鸠行歌:开文了呀,支持一票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乔宇武功不弱,单轻功就可算上乘,练到顶级凭虚御风也未可知。俨然得到白玉真人的倾囊相受。然而明月仙子远距离发难,似有考校乔宇之嫌,又有显露武功之意。武功也算不弱,能有什么事非要自己帮忙。“且听她如何娓娓”乔宇稳坐凉亭,
    明月仙子未开言先落泪,“明月是”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个孤儿,自小孤苦无依,遇到师父才感到温暖。一直也不知父母为何人。三个月之前师父遇袭重伤。弥留之际给我一个玉佩,是我从小带着的。上写有明月二字,师父说我们有缘份就把我收留了。现在给我并让我接任宫主之位。师父让我带着玉佩去京城找吴岳大学士,还要找个人作伴。月儿江湖阅历浅,想来想去不知道找谁作伴。就只身上路,三天前遇到师叔,他说'乔公子,为人正派,白玉高徒,又进京应试,不防一道同行,相互照应。'还望乔公子不要拒人千里之外,”
    乔宇一听,看她梨花带雨,只是结伴同行而已吗。“乔某应试,路途无忧,可是仙子所说人命是怎么回事,乔宇不怕事,既然答应也不反悔。可否细细说说呢?”
    明月仙子轻拭眼泪,恰似带泪的海棠擦去了蒙尘。乔宇又是一呆。“这个事情确实有些棘手,吴岳大学士,身染沉疴,不久于人世,家师曾为其医治,留有灵药。他一身系天下,所以不容有失。”
    乔宇这才听明白,原来被这姑娘绕进去了。说是陪她进京,事实是要保护她,确切说是要保护她身上的药。一个干系重大的人物生死会有多少人惦记,这水不该趟。一线天真的让乔某命悬一线了。乔宇心里说,这么个大美女已经够招眼了,还有良药。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呀,是福是祸乔某认了,“雨童,准备上路了”。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二,进京
    青山绿水人环顾,金沙湖面情悠悠。离开一线天亭,天色已晚。“仙子,你知道吗?传言说金沙湖底有一层金子,说是当年黄巢起义,走到这里,出来一条吃人的怪鱼。多少人都能吞下去,军营里有个道士说这是金沙鱼,用金子把这里的水面撒满,就可以通过。黄巢那有那么多钱,找来泥沙镀金,边往水里扔,一边帅军士赶路,就这样骗过金沙鱼。这样踏出一条山路,留了一湖金沙。”
    “这倒是头一次听说,呵呵,你讲故事还挺有意思的!”明月掩口微笑,“叫我月儿就好,别叫仙子。”
    乔宇秀眉一挑“原来我们这么熟了,也好,嘿嘿,看来得找个地方住下了。明天再给你找一匹马,姑娘家骑牛不雅啊。最主要是我走了一路,体会到风尘仆仆的滋味了。雨童,”
    “公子,前面有家店房,我去看看。一会儿你们再来。”雨童撒脚跑去。于海风从一线天就有事离开了,所以现在乔宇牵着牛,明月仙子骑着牛。金童玉女一样的人物,牛郎织女下凡相似。惹的路人都驻足回头,明月仙子脸颊阵阵绯红,她也是第一次出门,又不得违背师命,师叔又要事在身,乔宇才成了她不得不依靠的人。
    乔宇对这路上飞来的挑花,也是不知所措。尽量避免尴尬的局面。两人都不知道这是人生中最有利的一次合作。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鸟翠花香一气凝,乔宇脑子里闪现混乱的思绪。二人来到店房门口,雨童在门口迎接着,愁眉苦脸“公子,这里就剩一间客房了,怎么办啊,”“一间,你笨啊,当然给月儿仙子住了,问问老板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凑合吗,”
    “老板说还有马棚,”雨童声音小的快要听不到。
    “马棚,呵呵,以前跟师父住过一回柴房,这回要住马棚了,”乔宇回头看看明月仙子“月儿,你安心的住下,我们去马棚,正好看着咱的牛,小雨,你带仙子去客房,让店家准备好饭菜,”
    进到店房,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掌柜的都忘了说话了,“嗯,胖掌柜,不认识小爷了,”雨童看着掌柜的就来气,一副色面孔,奸商嘴脸。“快带我们去客房啊,”
    乔宇跟着进来,牛已经被小二牵走。“掌柜的,弄几个好菜送过去。”
    掌柜的答应着,带着他们上去,底下一片哗然,“哇,太漂亮了,谁啊这是”
    “那个官家的小姐,夫人,”
    众人议论纷纷,都是夸奖明月仙子貌美,乔宇倜傥潇洒。三人赶路也是乏了,吃完饭。乔宇就和雨童到了马棚,“小雨,这怎么睡,我看咱们陪老牛呆一宿吧”乔宇看着面天星斗,无奈低头,借着星光看见有一匹马呻吟低鸣。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马分优劣,这匹马身材好大,通体乌黑,和着夜色更显高大。乔宇断定是一匹良马,决心搞到手。“小雨,去叫掌柜的过来,”
    雨童跑去没多久,掌柜的腆着草包肚子来到后院。“公子,他来了,掌柜的,看看你给的这地方,”雨童就要发作。“掌柜的,来来来,你还有什么好点的地方吗,”乔宇不急不慢说道,
    “公子,实在对不起,连我都得在柜台站一宿了,这马棚也就今天有,明天连马棚都没得住了,这匹马,不听话,踢伤了我儿子,我要把它杀了,吃了,明天就动手,扒了这马棚。”掌柜的说着,手也跟着动,比划着杀马拆棚。
    “噢,明白了,别杀了,卖给我吧,我还缺匹马骑,给便宜点,今天住这个地方就不怪你了。”乔宇微微一笑。
    “公子,我买时也是看他个大,不想他这么难训,你给个本钱,三十两银子,马的一身装备就送你了”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三十两,掌柜的,我一个穷书生,也就拿的出三两银子,你反正都是要杀它了,就卖个人情吧,”乔宇有些尴尬道,打定主意要消遣这个胖子。
    “公子,开什么玩笑,你怎么看也不像个穷书生啊,就你这小童的口气,那是十足的财主啊,”
    “掌柜的有所不知啊,白天花钱是慷别人之慨,这晚上才发觉自己囊中羞涩啊,我们真像你说的是财主,就凭你叫我住这种地方,早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了。……”乔宇把自己说的,要多穷有多穷,三两银子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不行,我亏大了,杀了卖肉也不止三两,十两银子,不能再少了,再少我杀了卖肉。”掌柜的也不想在谈下去了,他胖人觉多,早困的不行了。
    “小雨,借我点钱,回家还你”乔宇把心一横,仿佛下了很大决心。
    “公子,我就五两,还是白天找仙子借的呢,况且咱们还的……”雨童侃侃而谈,
    “我服了你们了,你们不睡我还睡呢,八两,好好好,马给你们了”掌柜的,拿了钱头也不回的走了。
    剩下主仆二人笑的,差点背过气去,“困死你个肥猪。哈哈哈哈”
    俩人弄了个火把,找了点干草,乔宇在马棚里打坐练功。雨童则眯着睡了一宿。
    小镇繁华,一夜无事。次日清晨乔宇睁开眼睛一看那匹马,吃了一惊。马身上伤痕累累,一双泪眼盯着乔宇的脸。
    “小雨,快把包袱拿来,”雨童手脚麻利,老牛也在这个棚里。乔宇打开包裹,拿出几个瓶子,倒出一些药,给这匹马敷上,“这么对待它,怎么能听你的话。”好马通人性,舔舔乔宇的手背,他对马笑了笑,摸摸它的头。
    “小雨,叫前面准备饭菜,吃完好赶路,”乔宇吩咐完,转身朝前院走去。还没到大厅就听到里面熙熙攘攘,热闹的很。
    “仙女啊,你有事吩咐一声就好了,和必自己…”胖子谄媚说道,
    “怎么一个人,来我这桌”
    “这桌都是招牌菜,我请”
    一屋子的人,看见明月仙子都没了往日的风度,全极尽献殷勤之能事。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咳咳,掌柜的,我们公子说了,备几个好菜,装好食盒,我们赶路要紧,速速去办”雨童的声音就这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仙子,咱们到外面去公子在院里等候,有一个礼物送你。”
    明月儿一身绿萝衣裙,早就拿了包袱。等着雨童来叫,嫣然一笑,跟着雨童出了前厅,乔宇在院里看着菊花,听见他们走近。转身看明月仙子,好像又漂亮了。“呵呵,月儿,你确信自己是凡人吗,我越来越不信了”
    “你也学会贫嘴了,呵呵,”仙子一笑勾魂啊
    “受不了,走看礼物”乔宇直呼受不了,带头朝后院走去。
    “来月儿,看看这匹黑马,可称心吗,”
    明月仙子看向黑马的目光越来越热烈,“你真确定给我,”乔宇不知怎么回事“对啊,送你啊”
    “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一匹千里马,有一个名字你应该听过,墨麒麟。”
    乔宇只知道这匹马不错,可没想到是名马。
    “这破烂地方还能有墨麒麟,太不可思议了。运气不错”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19
    “有没有,不舍得送我了。”
    “小看我,金麒麟我也舍得。”乔宇心里高兴啊,墨麒麟可是价值连城啊,肥猪掌柜就以为买了一匹大马,真是暴殄天物。还有那个卖给肥猪的傻子,真是一对奇葩。这马还真是应该美人骑着才配。
    “来骑一下,看看它听你的吗?”
    “乖麒麟,呵呵,我来了”明月在墨麒麟耳边说了句话,果然骑着没事。它乖乖的走了几圈。
    “它身上的伤,我用了独门灵药,七天准好。”乔宇看看墨麒麟走路还不稳。所以告诉仙子不要在意,其实墨麒麟很有灵性,乔宇对他好,它就把乔宇的人都好好对待。
    “乔公子,这个礼太重了,我们刚认识就,不太好吧”明月心里特喜欢墨麒麟,可是又不好意思要,扭扭捏捏的别有一翻小女孩的模样。
    “那就是仙子不喜欢了,也吧,敝帚自珍,我还是”
    “我要,才不是不喜欢,”明月仙子有露出霸道的一面。
    “就是吗,这就对了,江湖儿女,没那么多事,率性而为。”其实乔宇心在滴血,什么交情啊,才认识一天,虽说天仙一样的容貌,唉,希望有好结果。
    “给它起个名字吧,它浑身乌黑,尾巴尖有一撮白毛,就叫它一白吧!”明月仙子甚是开心,
    “一白,好啊,”乔宇叫了一声,“墨麒麟叫一白。听着都过瘾。麒麟中的另类,哈哈”
    忽然一白咴咴的叫了几声',显然它也喜欢这个名字。
    回复
  • 鸠行歌

    鸠行歌

    LV8 VIP 2016-09-19

    给忘了密码的人来踩踩(*^__^*) ……(⊙﹏⊙)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0
    三一白
    一白跟了明月仙子算是彻底脱离了苦海,渐渐的恢复了壮硕的身子。
    七天世间,再看一白,骏马良驹。通体乌黑,闪闪发光,尾尖白毛,愈发刺眼。七天啊,明月仙子给他洗刷了不下五十次,见水就洗,遇河就游。乔宇羡慕的“月儿,别给他洗成白色了,哈哈”
    “谢谢你,乔宇,这是我最开心的几天了,一白太听话了。”明月格格的笑着,真像一朵盛开的君子兰,典雅不失清纯,乔宇又暗暗痴了一把。
    “这要让肥猪掌柜听到,不得气死。它也是和你有缘,嘿嘿,它都知道等着慢牛,是你教的好啊。”
    乔宇明显的感觉这几天过的太平静,倒不是好事。虽然自己这几天下来,收获了不少快乐。也希望一直这么安全的到达,可是总感觉没这么简单。毕竟月儿的安危牵扯到朝廷大员,再有五天就能到京,这种平静始终叫他不得心安。
    白玉真人告诉过他,凡事尽力而为,遇事小心为上,恶事虽小不为,助人心诚事毕。
    乔宇胡思乱想一通,突然一白嘶鸣一声,带着明月跳到乔宇近前,目视远方。
    回复
  • 小时代

    小时代

    LV13 2016-09-20
    答复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0
    谢谢进来留言,所谓答复一言难尽,

    小时代:答复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0
    乔宇被这一声马嘶,打断了思绪,也看了过去。难道这真是大战前夕的宁静,猛虎蓄势的轻盈。没多久,顺着大道来一一辆马车,这里属官道,道路平坦。马车很快,没有停下的意思。乔宇悄悄的摘下了鹿皮套。把明月仙子叫到身后,老牛在前面带路,慢慢的朝前走。
    马车越来越近,除了快也并没什么不妥。就在马车和他们错开的时候,乔宇突然喊道“小雨,快跑,”他拧身跳到了一白身上,坐在明月身后,猛拉缰绳,一白吃痛,飞快的朝前跑。雨童也有身手,另外长了一对飞毛腿,速度相当快。乔宇嗅觉出奇的灵敏,嗅到火药的味道。就在他们飞奔的时候,马车炸了,可怜的老牛,还好官道行人稀少,没有殃及池鱼。
    一白跑了有一里多地,跑这么快,乔宇背后还是被熏黑了。雨童停在离他们半里地的地方,等着火灭了看个究竟。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0
    霎时间浓烟堵截了官道,行人老远就叫喊着跑过去。看热闹,几辈子改不了的民俗啊,渐渐的人围过去。又来了一声乍响,吓得人又往外散开。乔宇三人也牵着一白赶到,看到老牛,“老牛啊,谁想到,你最后死在了慢上。幸好有四匹好马陪你,也不孤独了。”乔宇对着老牛“我的书也陪你,唉,还有点舍不得你,这回走的快了,名落孙山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
    人群听着,都有点想笑,但看乔宇样貌俊朗,不像疯傻的人,又不敢笑。“乔宇你看这是什么?”明月仙子手里拿着一块令牌,“水,刻个水字什么意思呢”乔宇看令牌是铁制的,一面刻了一只大雁,一面刻了个水字。“还有这大雁有代表什么呢?”
    雨童想了想“啊,公子,江湖上有一个组织叫'蝴蝶盟',据说盟主姓水,叫水莲花,江湖人称俏孟婆,心狠手辣,拿别人的命换银子。这令牌想必就是铁雁令,蝴蝶盟的信物,”
    “小雨,不错不愧是我的军师,哈哈,小道消息没白听,记你一功。”乔宇拿着铁雁令仔细端详。“这个令牌,掉在这里有点蹊跷啊,看看马车还有什么发现没,是什么人要害我们呢,月儿你有什么看法”
    “蝴蝶盟,头一次听说,这马车倒是够奢华,一般人不会有,”明月儿,歪着脑袋,想着事情,指指点点,俨然一个女诸葛。“啊,一定是坏人找了杀手,”“呃,仙子,分析的是,我们再找找看”乔宇本来让明月想想会有什么人害她,看来这姑娘太单纯了,只知道听师父的话。
    看热闹的人也多了起来,突然听到几匹马跑来,渐渐近了。
    回复
  • 沃小若

    沃小若

    LV1 2016-09-20
    终于能投票了,投个票好不容易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0
    好事多磨,嘿嘿

    沃小若:终于能投票了,投个票好不容易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1
    乔宇看着来人,清一色的装扮,却是捕快模样。“都站好了,不要乱动,搞小动作。我们是隋州州衙的捕快,你们是这起祸事的目击者,都要配合破案。”为首一个,四十左右,黑脸,样貌凶恶,很有震慑力。“你们几个过来,勘察一下现场”几个捕快应声下马,看似调查事故。
    乔宇心里嘀咕,有人报案吗,这回捕快来的这么快。而且隋州离这里,足有五十里,又为何他们比净河县还早知道消息。“你,手里拿的什么”黑脸捕快冲着乔宇喊了一嗓子,“拿过来,”乔宇还没说句话,就被他抢了过去。
    “啊,你是蝴蝶盟的人,说这是怎么回事。”黑脸捕快,俨然把自己当成主持正义的神明,把乔宇当成做坏事的宵小。
    “捕快大人,蝴蝶盟我们不认识,我们也差点死于非命,请您给主持公道啊”乔宇心中气愤,不管你捕快的真假,这有罪推定的问话就很是问题。乔宇看这些捕快就不像真的,眉宇间全是戾气。
    “大人,这马车里有人,已经死了,你快看看!”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1
    “都不要慌,天塌不下来,”黑脸捕快一副自信的样子,真好像办了多少惊天大案一样。不紧不慢的走到马车近前,看了看死去的人。面目全非认不清楚,但是是个胖子,衣服焦黑,质地不错,似是大户人家。又看了看零散各处的马车,最后又走回乔宇旁边。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蝴蝶盟的信物。而且还弄出人命,看来今天你们得跟我们走一趟了,”黑脸捕快抽出腰刀,使眼色叫手下把乔宇三人围住。
    “你们有没有搞错,我们是进京应试的,你们不调查”雨童看着事情发展成这样,很是激动。“令牌是我们捡的,有人做了案还在现场等着捕快的吗?真是猪脑子捕快。”
    “哈哈,你这是不打自招啊,我只是让你跟我们走,只是让你协助一下,你倒是认罪的快啊”黑捕快颠倒是非,“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可惜啊你们遇到我何进。”
    “你是何捕头,”乔宇一听乐了一下,“何进人称玉面神捕,隋州第一快刀,不才却是有一面之缘,你可还认识我吗?”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1
    四诬陷
    “你,你”黑捕快结巴了
    “你什么你,”乔宇鹿皮套在手,“看你那丑恶的嘴脸,冒充官差,这刚刚出事,隋州五十里,你飞过来的,何进也就三十出头,看你的样子,真是难为你了,你见过何进吗?”
    “小子,算你有点见识,想必我们的来意也瞒不过你,本来还想引你们到僻静地方,现在看来用不着了,兄弟们闲杂人等赶走,咱们收粮食了。”假何进冲着手下一摆手。
    “好啊,这就忍不住了,你应该是蝴蝶盟的吧,这手杀人在先,栽赃陷害双重杀局够毒的,哼哼,可惜你们今天遇到乔某,月儿,你上马安坐,小雨,咱们陪他们,玩玩,”
    “好勒,我都憋一路了,”雨童跃跃欲试。
    “真是狂妄之辈啊,那来的底气,哈哈,兄弟们先杀这俩小子,”假何进哈哈大笑,却不知噩梦就要来了。
    乔宇没怎么在江湖上出现,知道他的人很少,当然和白玉真人交好的几个大人物,都对他另眼相看。这个假何进,是蝴蝶盟二流人物,接到任务自告奋勇为主分忧。也想显示一下自己能为。也好成为更高级的头目。
    乔宇从鹿皮套中抽出一件兵器,顿时亮瞎了这群人的眼,明晃晃光彩夺目,是白玉真人送的鱼鳞紫金鞭,十八节。乔宇第一次用,鞭指黑脸汉,,“来吧,黑熊,看看你在少爷面前能走几招。”
    “哇呀呀,敢叫我黑熊,你死定了”假何进,暴跳如雷看来是被戳到痛处了。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1
    假何进还是有一些本事的,手中刀使得呼呼挂风。乔宇有意试探一下,原地踏步躲闪。就是这不还手,都把对方累出了屁,“蝴蝶盟就派你这么个草包来,是不是快解散了。”乔宇一边躲,一边调侃。“你很不服气是吧,没自知之明。倒,”鱼鳞紫金鞭,往下一沉,不知道使得什么招数,假何进应声摔倒,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白玉真人的凌虚鞭法,专找命门,一击必杀。
    “就你们这些人,捆一块不够我一鞭,也敢出来干这个勾当。小雨把他们捆了,交净河衙门处置。”乔宇看其他人也被雨童干净利索的干掉。“月儿,受惊了,”
    明月仙子显然还在震惊之中,乔宇的武功他不知道高到这个地步,她自信也能很快战胜对方,绝对不会游戏一样的就稳操胜券。但乔宇能办到,这个人找的真值。登时信心就大增,什么困难还怕呢?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2
    “月儿,你怎么了,”
    明月仙子听到乔宇喊她,缓过神来,“乔宇,你,我,那个,这次多亏你了。”
    乔宇听着语无伦次的莺莺燕语,登时从脚底舒适到头顶。“月儿,这一批怕只是打前站的,有些事咱们必须考虑,新皇登基本就蹊跷,况且弟谋兄位,疑点甚多。天下又多有义士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与朝廷作对,你师父实际上把你推到了风口浪尖。先不说武林中有多少人要对你不怀好意,单就和大学士政见不和的大臣,就有很多不希望你进京。这批人不知道是谁派的,但派之前肯定不知道我和你一起,他们很明显就是要杀人,以绝后患。前途凶险,还有七天的路程,不长,可是步步有性命之忧啊。可能我想的太坏,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咱们在明处,必须改变现在的处境。你师父还跟你说别的了吗。”
    “其实,师父告诉我很危险,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本没想到会平静这么多天,开始师父是不让我去的,但是她又说关系到我的身世,我想弄明白,所以就……”明月仙子还没说完,乔宇打断说道,“我明白了,你师父是让你选择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也得搞个策略,嘿嘿,”
    “看你的样子,想到什么坏主意,”明月仙子也莞尔一笑。
    回复
  • 咖啡鹤鹤

    咖啡鹤鹤

    楼主 LV18 2016-09-22
    “月儿,久闻广寒宫易容术精妙绝伦,以假乱真,你不会让我失望吧,”乔宇一脸贼笑。
    “虽不敢说独步天下,但可以让他爹妈认错人。我的造诣还赶不上我师父,”明月仙子这自信的谦虚法还真让乔宇眼前一亮,原来美女也调皮啊。
    隋州城是离皇城最近的重镇,经济命脉。这里昼夜都十分热闹,物产丰足,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天已经黑透了,稀稀落落几个星星,城外十里处正有两匹马慢悠悠的走来。
    一匹马高,一匹马矮。马上俩人看似有说有笑的就来到涤污河上的鹿鳄桥边。这是涤污河上最长的桥,是座石桥,三百年历史。
    就在两人刚到桥头,突然听到一声牛角号。
    俩人一愣,相互看了一眼。
    “乖乖,这是什么状况,”骑矮马的说了一句。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淬剑禅心斋

    林觉

    63031

    (中篇完结)【武侠版“深夜食堂”】 一僧、一鹿、一喵的禅意江湖。 妙心无用的坐骑是一头毛发雪白的角鹿,其本领非凡,能断吉凶、可探风水,故取名为“观悟”。而妙心无用的宠物是一只懂人言、辨人心的黑猫,谓之“灵犀”。平日里灵犀就趴在观悟的背上休眠,也像是在坐禅。 妙心无用抱着“灵犀”身骑“观悟”涉海登山选取风水宝地,几经周折,未能如愿。途中来到千年禅宗左近的桃花溪畔。他听着远方禅钟,看着窗外花溪,顿觉杯中茶香、腿上猫语都相映成趣。观悟不走了,灵犀也留下了。 于是妙心无用将珍藏已久的雪山玄冰、海底寒石与天外陨铁都运到这里,并亲手搭建庐舍。 庐舍落成后,他亲笔写下了对联: “

  • 2
    玉笛

    i99****012

    103711

    明年,山上的杏花又会盛开,你还会遇到无数鲜衣怒马的少年们,会因为他们绽放明媚的笑靥,当然也会在他们身上隐约看到那个人的影子…… 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一生都在爱护你的那个人,是真的存在过…… 那个人最希望的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收梢吧?

  • 3
    十里红妆落幕已成殇

    露宝宝

    934

    她与他不共戴天,他却救了她,他说从此世上再无苏佳毓秀只有轻音,你也只不过是我养的宠物罢了。 再遇她已不是她,纵使他用尽全力也不可能追回的人,终于明白伤她太深。她只是她,不是毓秀也是轻音。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141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