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大学白屋顶诗社
成员 173 帖子 45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陌上人

陌上人

LV1 2016-11-23

【雪夜琥珀光】

作者:陌上人

作品简介: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 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每个人心中好像都有一篇荒芜的夜地……

127918 票
共98条回复
  • 陌上人

    陌上人

    楼主 LV1 2016-11-23
    雪夜琥珀光
    ——冬夜围屋杀人事件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候却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人的心中好像一直有一片荒芜的夜地,留给那个幽暗又寂寞的自我。
    ——弗洛伊德
    (上)
    冬天,山上的树经历过夏的热情,枝桠错落地拼力支撑仅有的几片蜷曲的枯叶,午后,凝聚在上面的雨水再也抵抗不住重力,正好打在莫原北的脖颈上,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色渐晚,谷藏提议到山腰不远处一家很有风格的旅店留宿,里面还有各种琥珀展览。
    这家旅店果真没让谷藏失望,坐落在一个大水库旁边,奇特之处在于,一棵老树正好挨着旅店生长,盘根错节,虬枝盘旋,树枝粗且长,甚至伸到了旅店的顶上,枝桠遮住了旅店的一部分。
    旅店主因势就利,建造成客家围屋的样子,并在中空的屋顶设计了镂空的木质网格,各方向的网格向中心延伸集中,形成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圆。正对着的地面放置了桌桌椅椅,形成了一个小广场,常常吸引借住的观光客在这小坐。
    冬天是淡季,比如今天,旅店除了莫、谷两人,还有一位年轻妈妈带着小孩,一个单身的男人贺安。旅店的工作人员算上店主一共三个人,店主白元列,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右臂内侧有一条五六厘米的疤;店员冯申和鲁絮。
    冬天天黑得早,日光迅速退去。小广场的外缘,玻璃柜台里,各种展览品在橘黄灯光的照耀下比白日更耀眼夺目,有各种昆虫、植物的标本、木雕和当地特色的编织品,引得小孩想要伸手穿过玻璃去摸一摸展览品,但是这儿的重头戏却是——琥珀,店主极爱琥珀,津津乐道地向各位介绍他收藏的各式各样的琥珀,琥珀在灯光的衬托下散发出柔和的光泽,温润质朴。男房客贺安开口说出了众人入住旅店后的第一句话:
    “听说这里有一颗罕见的虫珀,应该放在别处,可以一开眼界吗?”
    店主既听此言,不好推脱,便只身往另外一个门走去,原来,围屋只有两个相对的门,一面通向客房,另外一面通往店主和店员的房间。不一会儿,他出来了,一个虫珀安静地躺在包装精美的锦囊上,琥珀半径一公分左右,包裹着两只蚂蚁,蚂蚁躯体完整,体态生动,相对而视,仿佛凝结住了百万年前的时间。
    看得出店主爱惜这颗虫珀。众人一饱眼福之后便纷纷散去,客人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结束这一天。外面的夜黑得深沉,雪簌簌地下,已经越来越重了。
    凌晨一点左右,一声尖叫打破了夜的安宁,莫原北和谷藏应声而起,敏锐的判断力隐隐告诉他们,它,来了。
    打开开关,灯并没有亮。
    “果然,有趣的事情出现了。电阀室!”
    “走!”莫原北先冲出了房门。
    (中)
    谷藏扶起电阀,莫原北也到了声源地——小广场,灯亮了,店主吊在小广场正中央的雕龙十字梁上,十字梁上正对着天窗开着,雪花一片片地飘落,店员冯申瘫倒在地,显然吓得不轻。莫原北检查了呼吸和心跳,没有生命体征,根据肌肉僵硬程度判断,已经死了两个小时了。其他店员和谷藏也相继赶来,除了另外三个房客。谷藏马上赶往三人的房间,店员鲁絮则打电话报警。十分钟过后,小孩和妈妈过来了。鲁絮那边,警方说雪太大,阻断了山路,天亮之后才能过来,交代他们保护好案发现场。
    这时,莫原北和谷藏开始安慰大家的情绪,安定过后,检查案发现场,鲁絮阻止他们,谷藏解释说: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不能确定自己的安全,我们两个是见习刑警,请大家相信我们,在警察来之前,保护自己。”
    莫原北心想,还真是敢讲啊,最多是个推理爱好者。
    谷藏拍下现场,莫原北检查尸体,除了颈部勒痕,无外伤,脚离地距离和踢翻的凳子高度相当,手和口腔无异物。
    所有的矛盾和冲突的根源都在于——利益。
    两人来到死者的房间——虫珀不知所踪。
    “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莫原北想起了失踪的男房客,“谷藏,有没有听到手机振动的声音?”
    “嗯?好像是。”谷藏静听,两人进入隔壁的杂物间,发现了被击昏的男房客。
    三人回到小广场,“死者为大”,店主已经放到地上,冯申仍然惊魂未定。
    “这个案件……”没等谷藏说完,莫原北接道:“密室杀人。”小广场只有两道相对的门,店内人员那侧的门用指纹识别系统开关门,客房那边的门只有两把钥匙,一把正在冯申手里,另一把现在正挂在原处。指纹识别记录显示,晚上十一点之后除了死者,没有其他人出入;冯申来之前,客房门是封闭的;女房客陪小孩上厕所的时候,听到有东西落水的声音。
    看来凶手勒死死者后,借助房梁结构从天窗逃离了现场,房梁距地不高,两人三两下翻上了小广场天窗顶,积雪铺满了整个窗顶,但是——没有一个脚印,莫原北往前走,愈发靠近那棵老树,老树的其中一个粗壮的侧干上有一道凹陷的痕迹,像是绳索捆绑过的痕迹。
    “难道凶手为了不留下脚印,借助绳索爬上天窗顶,又顺着绳索从水库里逃脱了?”谷藏推测。
    “先别下结论。”莫原北顺着刚上来的绳索下去了,“这个案子疑点重重,男房客被击昏在杂物间,由此初步推测凶手在这几个人之中。”
    小广场里,鲁絮正给大家泡热茶,女房客和小孩给她帮忙。醒来不久的男房客在卷起的袖子里发现了一片瞳孔部分呈黑色的特殊隐形眼镜,这片隐形眼镜不属于男房客。
    “我有感觉,这片隐形眼镜是破案的起点。”莫原北说。
    (下)
    “我已经知道凶手,以及作案手法了。”莫原北让众人聚集起来。
    “显而易见,凶手的目的不仅在于那颗罕见的虫珀,还有店主的性命。从男房客被击晕在杂物间这一点来看,凶手就在在场的几位之中。”
    不信任的氛围笼罩着原本的平静的小广场。
    “那个男人,进来之后就没说过话,只对琥珀有反应,他最有嫌疑。还有……鲁絮,老板因为收集琥珀一直欠着你钱,谁知道你是不是因钱生怨,杀了老板又抢走了值钱的虫珀?”一向胆小畏缩的冯申首先说话了。
    鲁絮反驳:“你欠了老板不少钱,上次打碎了几瓶高档酒被老板骂‘蠢货、无能'的也是你,你也有动机。至于男房客出现在那里也值得怀疑吧。”
    “好,首先,男房客贺安为什么出现在杂物间?我推测,男房客是想近距离好好把玩虫珀,至于怎么通过指纹识别的,还是请他自己说说吧。”莫原北说完,众人的目光转向贺安。
    贺安惭愧地低下了头:“我是一名手工艺术者,对虫珀很狂热,用自制的指纹膜通过指纹识别、打开保险柜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是我只是想看看,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打开柜子后,突然被人重物打昏了,醒来就这样了。”说完,贺安带着歉意看向了莫原北。
    “根据我的推断,贺安进入店主房间、打开柜子,凶手早已埋伏好,击晕了贺安,取走了虫珀。在安眠药的作用下,店主对此一无所知,被凶手送上了绞刑架,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莫原北接着说道:
    “凶手先是布置出自杀的假象,目的是拖延时间来脱身,为了进一步混淆视听,又布置了凶手从天窗逃脱到水库以脱身的假象……”
    女房客打断了莫原北:“为什么不是呢?我们都听到了东西落水的声音,不会错的。”
    谷藏终于有机会插话了:“首先,围屋的四周都没有因积雪留下的足迹;第二,的确有东西落水,但,不是人,凶手利用绳索连接了老树高处和水库,利用头巾包住碎冰,杀了老板逃出密室后割断绳索,冰块顺势滑向水库,既没留下足迹,又制造了落水的假象。冰块融化在水里无影无踪,头巾则可以解释是凶手被水流冲击遗留下的。”
    莫原北接下去:“那么,现在解释一下,这个堪称精密的密室逃脱手法。凶手杀人后,用事先准备的钥匙插入锁孔,钥匙环上连着鱼线,绕过踢翻的重凳,关上门,从底缝往外拉鱼线,钥匙因此拔出。可是凶手没想到,拉鱼线时缠住了凳脚,这时,凶手听到了冯申的脚步声,于是用力一扯,所幸钥匙成功取出,但是里面的凳子,因为拉扯过度,产生了不自然的位移。凶手逃离了现场,把钥匙迅速放回原处,然后装作被惊醒,跟随众人再次回到小广场。”
    贺安不解:“手段如此缜密,凶手究竟是谁?”
    莫原北沉默了几秒,即使他不想面对这种情况,每一次。他缓缓地抬起手,指向了——
    鲁絮!
    鲁絮惊得跳起,“我?”
    “坦白吧,鲁絮小姐,让我们看看你的手。”这一刻莫原北还是不想面对。
    众目睽睽,鲁絮不得不伸手,左手上,一深一浅,两条印痕。
    “如果这不是用力拉扯鱼线留下的,那请你解释一下吧,鲁絮小姐。”
    “这是我工作的时候留下的,如果是我的话,请问,我是怎样留下识别记录又出来的?”
    莫原北难得一见地笑了:“看似复杂的作案手法,被看穿时往往是最简单的。有记录,表示你来过,却不代表——你进去了。”
    女房客疑惑:“在黑暗的环境下,凶手要怎样来去自如?”
    “这就是整个案件的迷雾开始消散的转折点。凶手故意切断电源,确保行凶时因为出现意外被其他人看见脸。凶手事先带上特殊的隐形眼镜,使瞳孔适应黑暗,断电之后,凶手摘下隐形眼镜,在击晕贺安时,隐形眼镜却意外掉落在贺安卷起的袖子里,而这片眼镜将会交给警方处理。但是现在,你口袋里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了吧?”
    小孩欲向前,妈妈将他迅速拉回,鲁絮沉默,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鲁絮掩面而泣,拿出了口袋里的鱼线。
    “是的,因为冯申的尖叫声,你慌忙地割断了水库的绳索,把它扔在角落里,在这种装修风格的房子里,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是,你来不及处理鱼线,只能放在身边。”但是这个案子唯一让莫原北不解的地方在于:“你的作案动机?”
    “我想我知道,那颗虫珀,本来就不属于你老板,是吧?一年前,一高中女生在上学途中被人劫持,劫匪一眼看出女孩颈间的虫珀价值不菲,女孩拼力相护,最后被劫匪刺中颈动脉当场死亡,三天后,劫匪被捕,虫珀却不知所踪。你怀疑老板是同伙?”谷藏推测。
    “的确是这样,虫珀是外婆祖辈相传的,妹妹牺牲了自己却便宜了这些居心不良的人。虫珀在白元列手里,右臂一条伤痕,还有前科,时常自己关在房子里凝视那颗虫珀,种种迹象表明,他就是同伙。”鲁絮咬紧牙关回答。
    冯申也不再沉默了:“不是!”
    “当年小白和我一块儿出来,本来打算就此分道扬镳的,几天后,他来找我说,有个女孩被劫了,他冲上去救她,被劫匪刺中了右臂,女孩临终前告诉他:她在这里没有亲人,她只有个姐姐,在很远的地方,叫他收好这个虫珀。”冯申接着说,“小白一直在找女孩的姐姐,听说她姐姐在国外,所以等旅馆挣的钱够了就去那里,亲手还给她。”
    鲁絮听完,跪倒在地上,久久沉默,她不知道,这个朝夕相处了两三月的人,竟然不是杀害自己妹妹的仇人,而是,陪伴着妹妹走完人世间最后一程的、唯一的人。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像那颗虫珀里的两只蚂蚁,始终相对,但是不言,所以静默,所以错过,所以失去。
    “福尔摩斯说:‘The mystery of life is that any brain can't invent the original.’今天看来,的确是这样呀。”莫原北对谷藏说。
    “谁说不是呢,但,那又怎样?”
    围屋外面,雪还在下着,一层一层,覆盖住了其他的颜色,天色慢慢亮了,东方启明。

    写作者:王丽
    回复
  • 關於伱

    關於伱

    LV8 3个月前
    。。。。
    回复
  • 我是小书虫

    我是小书虫

    LV20 3个月前
    写的不错
    回复
  • 星期八

    星期八

    LV6 3个月前
    呵呵呵
    回复
  • 李乡

    李乡

    LV5 3个月前
    可惜可惜
    回复
  • 温馨的祝福

    温馨的祝福

    LV7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他说ai

    他说ai

    LV15 3个月前
    内心的孤独
    回复
  • yhfyd

    yhfyd

    LV4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无肉不欢

    无肉不欢

    LV3 3个月前
    不错
    回复
  • 貌似开心

    貌似开心

    LV8 3个月前
    好喜欢
    回复
  • 沈幕

    沈幕

    LV6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丅一詀的垨候

    丅一詀的垨候

    LV9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夜无欢

    夜无欢

    LV5 3个月前
    支持
    回复
  • 现

    LV5 3个月前
    hhj
    回复
  • 现

    LV5 3个月前
    hnn
    回复
  • 龙小飞

    龙小飞

    LV9 3个月前
    回复
  • 夨寵ヤ

    夨寵ヤ

    LV4 3个月前
    哦哦
    回复
  • 大王

    大王

    LV9 3个月前
    好好好,太好看了。
    回复
  • 小雨

    小雨

    LV8 3个月前
    支持你
    回复
  • 星夜雨梦

    星夜雨梦

    LV8 3个月前
    为毛我感觉是又看了遍柯南啊
    回复
  • 卢琦

    卢琦

    LV8 3个月前
    太好了,
    回复
  • 尔等莫贯朕。

    尔等莫贯朕。

    LV11 3个月前
    图太累了
    回复
  • 小狮

    小狮

    LV7 3个月前
    ♪=͟͟͞͞♪=͟͟͞͞ (,,•▽•,, )
    回复
  • 锦觅

    锦觅

    LV6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i10****4303

    i10****4303

    LV3 3个月前
    呵呵
    回复
  • 神仙剑魂

    神仙剑魂

    LV13 3个月前
    好看
    回复
  • 柠

    LV3 3个月前
    、上木人钱
    回复
  • 小孩纸

    小孩纸

    LV4 3个月前
    加油
    回复
  • i909455366暗巫

    i909455366暗巫

    LV5 3个月前
    不错
    回复
  • 散不去的忧伤

    散不去的忧伤

    LV8 3个月前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垃圾桶的故事

    商博良

    20272

    作为一名小区清洁工,夏洛克有翻看垃圾的坏习惯。在对秦家和楚家的垃圾翻看过程中,他有了独特的发现,何文代消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垃圾桶究竟能告诉我们什么?

  • 2
    侦探小说

    ALEX

    19436

    本人钟爱雷蒙德·钱德勒、伊坂幸太郎,迷恋硬汉派、新本格。本文是某种幼稚的组合与尝试。不求牛逼只求有趣。短篇小说,不写废话,望您笑纳。

  • 3
    白小姐的书

    陆地流沙

    72175

    白小姐房间里传来那些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口不择言的辱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吃我的,喝我的,还堂而皇之拿着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1008516号新出网证(京)字117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