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黄滔坐在车子里面,眼睛一直盯着昏暗的街道,忍不住嘟囔着骂了一句,这已经是他在这里蹲守的第二天了,情报中的毒贩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他从脚下的的水瓶堆里面扒拉了一下,找出了半瓶纯净水,大大的喝了一口,眼皮忍不住又开始打起了架,难道是线人的情报出了问题?还是毒贩发现了他们在这里蹲守,不敢露面了?这会儿没人给他答案。

幸好天气还不算热,否则的话,真够他们几个在这里蹲守的缉毒警受的了!即便如此,他们三个人连续蹲守三十个小时,还是有点受不了,各个眼睛都瞪的酸痛。

黄滔丢下纯净水的水瓶,感觉一阵尿意,于是向车窗外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人注意他们的面包车,于是跟两个伙计说了一声,拉开车门下车朝街道拐弯处的厕所走去。

这里是这个城市的棚户区,住的人也比较混杂,毒贩选择这里交易,就是看中了这里的环境,可以对他们的交易提供掩护,而且一旦出事,也方便他们逃离。

要不是这个线人信誓旦旦保证毒贩这两天肯定在这里交易的话,他们也不会一直蹲守在这里,干缉毒警,确实不是一个舒服的行当,可是黄滔警校毕业之后,还是选择了这个部门,原因就是他痛恨毒品,他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便被毒品给毁了。

因为这里是棚户区,街边公厕的卫生条件很不好,黄滔点着脚尖在厕所里面解决了问题,然后提着裤子出了厕所,扎紧了皮带,无意之中,露出了衣服里面隐藏的枪套。

待他扎紧了皮带之后,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个小胡子男人提了一个旅行包也朝厕所走来,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正停住脚步,转身想要掉头离开。

黄滔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小胡子,这张脸他已经无数次的在照片上看过了,可以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正是他们这次蹲点要抓的那个叫杜老三的毒贩,当他看到小胡子的神色之后,心中咯噔一下,暗叫坏了!

从杜老三的神色之中,他马上判断出,对方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至于到底这个杜老三怎么认出他的身份的,他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此时情况已经不容许他多想了。

黄滔脑海之中一阵急转,是就这么装糊涂呼叫支援,待弟兄们过来之后,和他一起抓捕杜老三,还是立即扑过去呢?

看着转身疾走的杜老三的背影,黄滔马上否定了自己第一个念头,这里棚户区地形复杂,而且现在是黄昏,杜老三只要随便钻入一个小巷,就很可能就此逃脱,想要再抓住他的话,恐怕就难了!

“哎,哥们,有火吗?”黄滔作出摸衣兜掏烟的动作,一边对杜老三叫道,而实际上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掏枪了。

毒贩这个行业也算是高危行业,因为国家对贩毒严厉打击,一般的毒贩只要被抓之后,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很大,所以这些毒贩在铤而走险选择了这个行业之后,许多人都成了亡命之徒,这也是毒贩们购置枪支的重要原因,一旦暴露的话,他们不少人会选择顽抗,拼个鱼死网破,所以在缉毒警抓捕毒贩的时候,警察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的,黄滔的一个老同事,就是在一次抓捕毒贩的时候,被毒贩开枪击中之后殉职的。

所以黄滔在下决心抓这个杜老三的时候,也有了思想准备。

杜老三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叫声一般,不但没停下来,反倒加快了脚步,朝着不远处的小巷快步走去,那里有一些地摊,这家伙打算钻入小巷之中,借着行人的掩护逃脱了,黄滔更加确定杜老三已经察觉了他的身份,事情似乎有点不妙。

他来不及去通知同事前来支援了,虽然他知道,为了抓这个杜老三,附近至少有一二十个同事在不同的地方布点,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指望不上他们了,黄滔决定冒险单干一下,成的话,搞不好他就立功了,但是不成的话,估计处分是也跑不掉了。

黄滔也加快了步伐,朝着杜老三追了过去,杜老三听到背后黄滔的脚步声之后,突然开始发足狂奔了起来。

“我是黄滔,快来支援我!杜老三要跑!”黄滔一边发足猛追,一边用步话机大叫了起来。

街上这个时候有一些行人,杜老三和黄滔这一跑一追,马上引起了街上了一些人的注意,杜老三慌不择路这下,一下撞到了一个行人,结果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黄滔纵身猛扑了过去,一下抱住了杜老三,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杜老三手中的旅行包一下甩出了老远,这家伙被黄滔扑倒之后,立即放声大叫道:“抢劫呀!有人抢劫!”

街上的行人立即被吸引了过来,一些人显然被杜老三迷惑了,于是开始朝他们走来,还有人骂骂咧咧的找家伙,准备来一个抱打不平,黄滔他们执行任务,穿的都是便衣,难保不会被人误会,要是被人见义勇为,干上一家伙的话,那就亏死了!

“别过来,我是警察!正在执行任务,都散开!”黄滔一边死命的按住正在疯狂挣扎的杜老三,一边试图腾出手摸出手铐,铐上杜老三的手,只要铐住他,那么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听他这么一喊,行人们于是又纷纷驻足,不再朝他们靠近了,远远的站着看热闹,而这个时候,远处也开始响起了警笛声,看来刚才黄滔呼叫的支援要马上到了。

杜老三发狂的大骂着拼死挣扎着,和黄滔进行搏斗,试图掀翻黄滔,黄滔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控制住他的手臂,两个人形成了僵持状态,这个时候警笛声越来越近,而且传来了急刹车的声音,支援马上到了,杜老三今天算是栽了,他铁定是跑不掉了,黄滔有些沾沾自喜了起来。

“妈的!你不让老子活,老子就拉你们这些条子垫背!”杜老三忽然叫骂到,拼命的扭过头用怨毒的目光望向了正在试图控制住他的黄滔。

黄滔也看到了杜老三的眼神,这样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杜老三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绝望,同时也夹杂着一种丧失理智的疯狂,整个面目都开始走形了,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黄滔心里面猛的一紧,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散开!都散开,不要围观!”远处传来同事的叫喊声,几个同事飞快的从车上下来,飞奔了过来。

撕扯之中,已经发狂的杜老三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力气,愣是从黄滔的手中挣脱了一支胳膊,猛然撕开了衣服,黄滔低头一看,顿时觉得头发都立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杜老三的腰间居然绑了一溜的小包,上面赫然露出了一条导火索!

炸药!这小子身上有炸药!这是黄滔的反应,而这个时候,杜老三已经拉住了导火索前面的拉火环,面目狰狞的死死盯着黄滔的眼睛,用尽力气喊道:“要死一块死吧!老子炸死你们这些条子!”接着便用力拉掉了拉火环,胸前嘶嘶的冒出了青烟。

奶奶的,糟了!黄滔觉得头忽然大了许多,这下彻底糟了!杜老三已经疯了,他这是要用身上的炸药和自己同归于尽呀!

从眼角的余光之中,黄滔看到附近的行人许多人离他和杜老三都很近,而且几个同事此时也已经分开人群,朝他跑过来,一旦爆炸的话,那么这些人就都完了!

“别过来!快疏散人群!这家伙身上有炸药!快疏散人群!”黄滔鼻子中已经嗅到了导火索燃烧时候冒出的那种刺鼻的硝烟味道。

他的狂叫声立即让四周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些聪明人一听,立即开始朝远处跑去,而一些人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继续伸着脖子在看热闹,而黄滔的那些同事们却都听明白了黄滔的叫喊声,于是也都立即停住了脚步,慌忙散开去赶开周边正在看热闹的人群,形势一下紧张了起来。

杜老三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简直如同狼嚎一般的难听:“哈哈!你们不让老子活,那大家都别活了!老子今天够本了!哈哈……”

黄滔怒不可遏的挥拳猛砸到了这厮的脸上,打得杜老三那张脸当场开花,成了酱油铺子,他那疯狂的小声也戛然而止,被黄滔这一记重拳给当场打懵了。

黄滔打懵了杜老三,立即伸手去拔他腰间的导火索,可是用了几下力气之后,居然没拔下来,他慌忙又去揪他腰间的炸药,可是这厮居然用胶带死死的缠在自己腰间,一时间也没法解下来,黄滔真的慌了。

因为他看得出这个杜老三身上炸药的量不少,一旦爆炸的话,会波及面很大,不可避免会对这里四周的人造成重大伤害,搞不好会酿成惨剧的,而杜老三晕了一下之后,又清醒了过来,看着慌乱的黄滔,叫道:“你别想了!大家都一起死吧!老子这次赚大了!”

黄滔听了他的叫嚷声之后,又挥起了拳头,再次一拳砸到了杜老三的脸上,把这厮打了一个七荤八素,但是他的心却沉到了深渊之中,这下彻底完了!拆弹是来不及了!

他的眼角余光之中忽然看到了街边的一条水沟,脑海中灵光一闪,只要将这厮丢到水沟里面,爆炸的损害便会减小不少,这样的话,便不会造成重大的伤亡了!

于是黄滔不敢耽搁,两手抓住被打懵的杜老三的衣襟,用力的拖起他,朝着水沟拖了过去,水沟离的不远,很快便把杜老三拖到了水沟旁边,他拉着杜老三便朝水沟里面丢了下去,嘴里面叫道:“都快点趴下!”

周围的人没有跑远的听了他的叫声之后,都纷纷抱着头趴到了地上,到处都是一片惊呼之声,杜老三突然睁开了被黄滔打得血淋呼啦的眼睛,在被黄滔丢入水沟的时候,突然伸手死死的抓住了黄滔的领子。

黄滔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抓住随着一起跌入了水沟,黄滔暗叫道,坏了……

南宋嘉庆八年,辽阔的蒙古草原中,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率领着他的勇士们,统一了整个蒙古大草原,并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南方更富庶的广大疆域,在北方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金国和西夏都在蒙古军的铁蹄下战栗不已。

而偏安南方的南宋却尤不自知,依旧是一片歌舞升平,完全对已经高悬于头顶的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没有一点反应,绍兴城正值春季,和风习习之下,令人暖洋洋的有些昏昏欲睡,而午后在城中一座大宅的后花园之中,一个小丫头正神色慌张的对着一棵大树上小声的叫喊。

“三少爷!赶紧下来吧!要不然老爷又要骂你了!”

树上爬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脸上带着一种憨憨的笑容,虽然被下面的那小丫头称呼为三少爷,但是从他的衣着上来看,怎么都觉得是个穷小子,身上一身的油腻,而且还有些破烂,和这个大宅的环境颇有点不符。

如果仔细看的话,才会发现,这个所谓的少爷,脸上的表情其实有点痴呆,说白了可以说就是低能儿,脑子不灵光!此时的他正在努力的朝树上攀爬,原因很简单,就是树枝上面挂了一个竹篾扎成的风筝,原来他的风筝被挂在树上了,他正要上树摘下来,难怪下面的小丫头一脸的紧张。

原本明媚的天空忽然飘来了一片乌云,将整个绍兴城上空给笼罩了起来,风也开始变大了起来,大树的枝条在空中开始摇曳了起来,这个少爷却还在朝上面笨拙的缓缓爬行,丝毫没有关注天色的变化。

“起风了三少爷!赶紧下来吧,别摔了!”小丫头更紧张了起来,于是在下面又开始叫他。

这个三少爷憨憨的对小丫头笑了一下,闷声闷气的回答道:“没事的,我快要够着风筝了!”

而此时天空却呈现出了一片异象,乌云这个时候忽然开始发红,期间露出了一些空隙,阳光从这些云缝之中洒落下来,形成了一道道的霞光,而乌云也呈现出了一片血红的颜色,在云层之中隐隐出现了一些闪电,不久雷声便传入了人耳之中。

这样的异景对于绍兴城的人们来说,还是第一次看到,于是许多人都涌出了室内,仰头朝天空望去,那个正在树上的邋遢少爷也看到了天空的异色,仰头拍着手傻笑道:“嘿嘿!好玩儿,真好玩儿!”

而小丫头也被这样的景色吸引,忘了提醒树上的少爷小心一点,而天空中的那片诡异的彩云,依旧不时的在发出闪电,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雷声,绍兴城中热闹了起来,人们纷纷发出惊呼,而搞不清楚这样的异象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就在人们感觉有些担心的时候,天空的红云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条刺眼的闪电,直直的落了下来,恰好就落在了这座大宅之中,那个树上的傻少爷正仰面朝天,望向空中,却忽然发现,这道闪电正朝他的头顶落了下来,小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啊……”的一声,那个傻少爷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呼呼啦啦的便从树上跌了下来,幸好他身下有不少树枝档了他几下,他才没有直挺挺的摔到地面上,而是砸断了不少树枝之后,才滚落在了树下的花丛之中。

小丫头当场便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故给吓傻了,捂着嘴呆愣了半晌,才想起来呼救:“快来人呀!少爷被雷劈了!快来人呀!……”她一边喊一边急急忙忙的扑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三少爷身边。

而此时再看那个傻少爷,样子可以说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了,满脑袋的头发根根竖起,身上还散发着一股焦糊的味道,衣服也被烧焦了一些,加上跌下来的时候,被树枝挂到,整件衣服都破烂不堪,而且他的脸上也蒙着一层乌黑,大张着嘴巴,眼看是出气多于进气,一副活不成的样子了。

小丫头看到了他的形态之后,立即便吓哭了起来,而此时园子里面有人已经听到了小丫头的呼救声,开始朝后花园跑了过来。

最先赶到的是几个仆人,这些仆人看到了被雷劈的这个少爷的惨象之后,慌忙七手八脚的将他抬到了凉亭里面,小丫头被吓坏了,跪在傻少爷身边,一直哭叫着呼喊他,要他不要吓自己,不住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可是这个傻少爷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少不了有仆人朝前院跑去,给这个大宅的主人报信,不多时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人便跟着仆人来到了后花园的凉亭之中。

这个身穿官服的男子,脸色比较白,下颌有一缕胡须,休整的很妥帖,一看便是一个文人,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却不怎么好看,这个时代,被雷劈的人,大家会说三道四的,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说只有那些做了缺德事的人才会遭天谴,被雷劈,怎么今天偏偏这样倒霉事会落到他家呢?

说来也奇怪,这道闪电落下之后,天空中的那团红云,很快便消散了,一滴雨都没有下,就这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人们纷纷摇头,大叹奇怪,于是有好事之人,便开始编造一些谣传,说天降异象于绍兴府,绍兴府定会有圣人出现云云!

不过以后会不会出现圣人,这个时候没人知道,但是在这座大宅之中,却出现了一个被电晕的小孩儿,似乎是危在旦夕。

中年男子黑着脸来到了凉亭之中,当他低头看到了地上躺的这个孩子的惨象之后,一脚便将正在一旁哭泣的那个小丫头踹倒在了地上,怒道:“哭!哭什么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看着他,你为何不好好看着他?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小丫头哭泣着答道:“老爷!都是柳儿不好,少爷刚才在花园放风筝,风筝挂在了树上,少爷去摘风筝,却被雷给击了!呜呜……”

这个主人听罢之后,低头又看了看地上躺的这个儿子,看他一脸的乌黑,摇头叹息道:“冤孽呀!真是冤孽呀!这也是他命不好呀!你们准备一下,将他送到城外,埋了吧!”在他看来,这个孩子已经没救了,对于这个傻小子来说,可能也是一种解脱,他甚至没有俯身去查看一下,地上的这个孩子还是否有气,便下了这个指令,而且他自己似乎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仿佛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一般!

几个家仆一听,赶紧点头就要去抬这个看上去已经断气的少爷,可是那个叫柳儿的小丫头闻听之后,赶紧扑过来阻拦他们,哭叫道:“不要呀!少爷还没死,他还活着呢!我刚才还看到他动呢,老爷!不要呀!少爷还没死,还是赶紧请郎中救治少爷吧!求求您了!”

听了柳儿的哭叫之后,这个中年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于是这才低头去检查地上的那个孩子,这么一看,果真如同那小丫头说的那样,这个孩子还没死,起码还有一口气,胸口也在微微的起伏,于是直起身摇了摇头,吩咐道:“确实还有气,高福,你去请个郎中回来,为三少爷诊治一下吧!尽一下人事也好!把他抬回屋子里面吧!”

说完之后,他也不再多呆,又踢了那个柳儿一脚,骂道:“都是你这个丫环惹得祸!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然后袖子一摆,便离开了凉亭,回了宅子之中。

于是几个家仆又七手八脚的将这个小少爷给抬到了一间简陋的卧房之中,丢下他,纷纷离开了房间,而那个受命的高福,晃悠着出了宅院,为他请郎中去了!只丢下了瘦弱的柳儿一个人,忙碌着打来一些水,为床上的这个傻少爷擦拭了起来。

其实这个傻少爷擦干净了脸之后,看上去一点都不丑,甚至可以说还很俊秀,柳儿为他擦干净了脸之后,跌坐在了床前,又落起了泪……

黄滔觉得忽然身上又有了痛感,脑海中更是各种信息乱成一团,第一个闪现在他脑海中的便是杜老三那濒死时疯狂的神态,接着就是那一声巨响,再接着便是纷至沓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他同事们发出的那一片惊呼声。

黄滔躺在床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连睁眼的力量都欠奉,只能这么干躺着,承受着身体上不断传来的疼痛,为了分散这种痛到骨子里面的感觉,他只能去想一些其它事情,努力的想整理脑海中凌乱的思绪,一番努力之后,终于渐渐的理清了一些东西!

首先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已经和那个该死的杜老三同归于尽了,因为当那声爆炸响起的时候,他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思想已经和身躯分离,渐渐的漂浮了起来,甚至可以俯视到水沟之中那些凌乱的血肉,他的身躯还有杜老三的身躯在那声轰鸣之中早已化为了碎片,接着他看到附近趴在地上的那些同事们哭喊着大叫着爬起来冲到了水沟旁边,这样的感觉十分奇妙,没有疼痛,没有悲伤,一切都似乎那么平静,虽然他可以看到那些人,但是那些人却看不到他,至此他才相信,这个人确实是有灵魂的。

他就这么漂浮在空中,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直到天空中有一道光芒照到了他的身上,他才恋恋不舍的升上了天空,可是不知道为何,他似乎被卷入到了一团雾气之中,最终在一片霞光之中突然间就落向了地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只知道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又多了一些非常凌乱的信息,这些信息如同一些无法整理的碎片,不断的出现一些人的影像,这些人穿着很奇怪,似乎是古装,但他无法确定这些人的身份,又是怎么融入到他的思维之中的。

这些信息很纷乱,黄滔无法将它们组合在一起,更想不通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总之,他能感受到自己现在活着,身上不时传来的那种疼痛感,时刻在提醒他,他现在又有了一具血肉之躯。

渐渐的他的听觉开始恢复,耳中开始传来嘤嘤的哭泣声,是一个女孩子的哭声,听起来悲悲切切,让人很是心疼,但是他还是睁不开眼睛,只能这么静静的听下去,只是还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他身边为他哭泣,要说他应该没有女朋友会为他哭的这么伤心的呀!奇怪了!

等了好久,有人在外面恶声恶气的叫道:“柳儿,郎中过来了!”

“郎中快请进,赶紧给我家少爷看看吧!他被雷给击中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那个哭泣的女子,带着哭腔起身跑开,似乎是到了门口,对一个人叫道。

柳儿是谁?郎中?哪儿还在用这个称呼呀!为啥不叫大夫呢?黄滔觉得怪怪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一个似乎很苍老的声音哼了一声,然后有人走到了他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两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面。

“奇怪!真是奇怪呀!按理说被雷劈了,早该化为灰烬了,起码也该烧成焦炭了,你们少爷居然脉象很平缓,跟没事一般!只是身上有点灼伤罢了,没什么大碍,真是奇怪了!

现在他不过只是晕过去了,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回头你们去我哪儿拿一点烧伤药,给他敷上,很快就会好的!”这个被成为郎中的人缓缓说道。

少爷?自己怎么成了少爷了?黄滔想破脑袋也想不通。

黄滔站在院子里面,这会儿他已经不能再叫黄滔了,而是应该叫他高怀远才对,他已经完全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该死的,原来他居然走了狗屎运,灵魂穿越了,而且好死不死的偏偏落在了一个傻小子的身上,夺去了他的躯体,成了绍兴高家的三少爷!

更令他感到郁闷的是这个年代的问题,他居然忽忽悠悠的穿到了南宋,而且离蒙古大军灭亡南宋没有几十年的光景了!既然让他灵魂穿越,干嘛不把他丢到强汉或者盛唐呢?黄滔很不满意这个结果。

回想一下当日壮烈的情景,黄滔也清楚,自己原来的肉身早已被剧烈的爆炸炸得四分五裂了,想要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也不知道老爹老妈为此要多伤心呢,但是仔细想想,再想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政府估计会给他一个烈士的称号,也会照顾他的爸爸妈妈的,估计抚恤金也不会太少,算是他留给爸爸妈妈的一点遗产吧!还有爸爸妈妈还少不得要被迫出席各种仪式,到处做段时间的报告,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将会被人彻底遗忘了。

现在需要他想的不是以前,而是以后的事情,单是弄清眼前的这个事情他就花了好几天时间,这个傻少爷给他留下的精神遗产实在是太少了点,脑子里面的那点凌乱信息,根本就不能给他提供什么有效的帮助,只是让他知道了自己在这个时代,有一个父亲,而且这里的这个父亲似乎还是个当官的,家境应该不错,他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两个妹妹,算得上是个大户人家了,可是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些人似乎都很陌生,他能搜罗来的信息之中,只有这些人的嘲笑和怒骂,却丝毫感受不到一点点的温情。

从雷击后的昏迷中醒来之后,高怀远就没有看到一个所谓的亲人来探视过他,唯一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这个叫柳儿的瘦弱女孩儿,从交流之中,他了解到这个女孩并非他的亲人,只不过是高家安排给他的一个丫鬟,而究其原因,也只是找个不想干的人来看住他这个曾经的傻小子而已。

几天的接触之中,高怀远能感觉到,柳儿是一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儿,虽然他们二人毫无血缘关系,柳儿却对他照顾的十分细心,这让高怀远的心里好受了许多,自从可以开口说话,便从柳儿哪儿了解到了不少事情,虽然对外面的世界柳儿也知之甚少,但是起码他了解到了自己此生的身世,知道了他为何会如此被高家冷落!

原来高怀远生在这个高府纯属一个意外,他的母亲曾经也是高府的一个使女,他的爹爹只是一次偶然醉酒之后,占有了他的母亲,意外的让他的母亲怀上了他,可是他那可怜的母亲却没有因为他的到来,得到任何实惠,反倒是他的降生,却要了他母亲的性命,所以从出生开始,他便在这个高家没有多高的地位!

更可恨的是偏偏他出生以后,到了两三岁才被发现,居然是个呆傻的家伙,于是便更成了他老爹的一个心病,对他再也不管不问了,几乎可以说是由他自生自灭一般,后来他居然顽强的生存了下来,也真是一个奇迹!但是高家上下,没人拿他当人看,只是出于起码的道义,给他口饭吃,饿不死又不找事就拉倒了!所以他在高府的地位说起来是个少爷,其实比起下人们来说,也好不到哪儿去。

知道了这些之后,高怀远才明白自己其实在高家的存在其实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要不然的话,自从他遭了雷劈之后,那个老爹和府中上下人等也不会连一眼都不曾来看过他,他的生死,根本就没人关注,这让高怀远对这个高家上下,开始产生出了一种强烈的疏离感。

正因为没人关注他,所以也没人知道高怀远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傻子了,唯一知道此事的也为此事高兴的恐怕就只剩下柳儿这个丫头了,柳儿自从进了高府之后,一直都陪伴在高怀远的身边,以至于她的地位,也是高府之中最低下的一个了,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她,所有人都可以想打就打她,想骂就骂她,只有这个傻乎乎的三少爷,从来没有打骂过她,有时候还傻傻的叫她姐姐,所以在高府之中,柳儿也只能将高怀远视为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这次高怀远被雷击的事情,吓坏了柳儿,她很害怕这个傻乎乎的少爷就这么死去,一旦高怀远死了的话,那么她又不知道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最大的可能就是又被卖出去,不知道会流落到什么人家,还要遭什么罪,还有一种可能便是被老爷活活打死,当了高怀远的陪葬品,所以对于未来的恐惧,令柳儿无所适从。

为此,柳儿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如果早知道的话,她说什么也不能让高怀远爬树去摘风筝了!

当高怀远呻吟着醒来要水喝的时候,柳儿的心高兴的仿佛都要裂开了一般,她唯一可以信任或者是说话的人终于又回到了人间,这样的话,高家便不会再卖掉她或者是打死她了,柳儿于是更加细心的服侍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希望他快快恢复过来。

高怀远名义上的这个少爷是享受不到高府其他主人的待遇的,即便这次高怀远雷击受伤,也没有得到任何专门的照顾,吃的依旧是下人的残羹剩饭,为了使高怀远尽快恢复,柳儿甚至不惜冒险,夜里去厨房里面偷一些好吃的,来给高怀远吃,所以高怀远在她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恢复的很快,没几天便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最让柳儿高兴的是三少爷这次被雷击伤,苏醒来之后,精神上似乎突然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虽然他时不时的还会问一些在她看来还是有点傻的话,但是柳儿却明显可以感觉到他说话时候开始具备了很强的条理性,而且这个三少爷还会时不时的陷入沉思之中,目光也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呆滞的神色了,而是有了正常人的那种神光,甚至还有点深邃,看起来如同一个睿智的大人一般!于是暗想难道是这次雷击,把他的憨傻也给治愈了吗?柳儿不十分确定,但是她却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三少爷已经和以前不同了。

但是对于这个雷击事件,最不高兴的恐怕就要算是高府的小妾李氏了,高怀远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刚好砸到了树下两株兰花,这两株兰花正是这个李氏的最爱,出事之后,她没法拿高怀远撒气,于是干脆就将怒气都撒到了柳儿身上,为此这些天柳儿身上留下了不知道多少伤痕了,每次被李氏叫去找碴无故责打一番,柳儿都带着泪痕回来,高怀远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哭,但却清楚的知道,柳儿又被人欺负了。

他试图询问柳儿哭泣的原因,可是柳儿总是闪烁其词,不肯告诉他,但是黄滔是做什么的呀!他马上便发现了其中的缘故,知道柳儿这是又一次因为自己惹祸,替自己背了黑锅,才会被李氏那个贱人责打,心中很不好受!

对于这具躯体的身世,黄滔不是很满意,什么不好,怎么偏偏以前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傻子呢?

但是对这副皮囊来说,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傻小子年纪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可能是憨吃憨睡的缘故,身体条件不错,长的很壮实,这几天他都在努力的适应这个新躯壳,老天能让他重新活一次,他已经很谢天谢地了,至于给他个什么皮囊,他也就只能将就了!

自从苏醒过来之后,最令他感到满意的就是这个傻小子力气了,他的力气大的有点出乎意料,只有区区十二岁的他,居然一把就能提起百十斤的重物,这一点虽然有点匪夷所思,难道古人都力大无穷不成?管它呢!既然来到这个乱世之中,有一把力气,总比手无缚鸡之力要强不少,他开始有点喜欢这具皮囊了。

不过柳儿却说他以前没有这么大力气的,只是这次他伤愈之后,才开始拥有了这身蛮力,至于为什么,他和柳儿都闹不清楚,但是有力气总比没力气好,所以高怀远也就不去深究其中原委了!

对于这个整日细心照顾他的柳儿,他也心存感念,柳儿虽然不说,但是他也可以看得出来柳儿没少因为自己受委屈,不由得他不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一下这个柳儿,以后不能再让她跟着自己受委屈了,他还没有习惯将柳儿这个丫鬟视为一个下人,前生的观念之中,他没有形成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的那种思想,习惯上他自然将对他最好的柳儿视为自己的亲人,至于那些所谓的亲人,他一点也没有感觉。

和柳儿说了一会儿话之后,高怀远在小院里面活动起了筋骨,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是先让自己强大一些,有自保之力再说。

一个歪戴小帽的小厮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小院,连正眼都没看少年一眼,就对正在缝补衣服的柳儿恶声恶气的吵吵道:“柳儿,我们四夫人叫你过去一趟,赶紧跟我走吧!”

正在忙着缝补衣物的柳儿闻听之后,手被吓得一抖,针一下扎到了手指上面,指尖立即淌出了一颗豆大的血珠,她微微的惊呼了一声,疼的皱起了眉头,满脸的痛苦和紧张的神色。

高怀远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这个小厮他认识,这几天来时不时的会将柳儿叫出去,每次柳儿回来,都会带着泪痕,似乎是被打了,可他怎么问,柳儿都不说,他从柳儿的无意中露出的胳膊上早已看到了许多被抽打的伤痕,今天这个家伙居然又来了,那么也就是说,柳儿可能又要挨打了!

高怀远咬了咬一口白牙,拳头不由自主的便握紧在了一起,微微思量了一下之后,快走几步,来到了那个小厮的面前,毕竟他的实际年龄只有十二岁,站在小厮面前显得很低矮,但是他还是仰头对小厮冷冷的说道:“你又来这里干什么?柳儿正在给我补衣服,这会儿没空去!”

高怀远的表现,令那小厮有些诧异,不知道为何今天这个险死还生的傻小子说话似乎很有点套路了,但是他并没有在意高怀远这个异常的表现,反倒用鄙夷的目光扫了矮他一头的这个少年,撇着嘴爱答不理的哼了一声,推了少年一把道:“去去去!去一边玩儿去,傻子今天也想管事了!没听见我说了,是我们四夫人叫柳儿过去的,你说什么话?去一边去!”

少年因为个子比较低矮,而且没有想到这厮居然会如此无礼的伸手推他,于是便当场被这厮推了个趔趄,退了两步之后才站稳脚跟。

少年眼神中冒出了一团烈火,双拳紧紧的捏在了一起,而那个小厮压根就没瞧他一眼,而是不耐烦的对惊慌失措的柳儿叫道:“贱丫头,我不是叫你的吗?还不快跟我走?你是不是又皮痒了?”

柳儿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针线和衣服,站了起来疾走几步,来到气得浑身颤抖的高怀远身边,弱弱的小声对他说道:“少爷!我……我还是去吧!要不然四夫人会生气的!”

高怀远深知,今天柳儿被那李氏叫去之后,定会又要被她找碴无故责打,对于一个如此细心照料自己的女孩子,他怎么能坐视不管,任她受人欺辱呢?于是高怀远立即又上前伸手拦住了柳儿,强压心头的怒火说道:“柳儿别去,你是我的丫环,别人没权对你呼来喝去的!今天只要还有我在,什么人也别想叫走你!”

那个小厮这下被高怀远的话搞得有点糊涂了,怎么今天傻小子说话一套一套的,看起来怎么有点不像以前傻子的模样了呢?虽然他对今天高怀远的表现有点惊诧,但是他却没有害怕,一个从来没人关注的傻小子而已,冒出来句人话,也没什么可怕的,于是他反倒挑衅的扬起了下巴,对高怀远哼了一声道:“少给我摆少爷架子,你是什么货色大家谁不清楚?给你面子叫你声少爷,不给你面子,就叫你傻包子!嘿嘿!傻子!明儿个还去掏鸟蛋吗?叫我声叔叔,我给你个包子吃!哈哈!……”

高怀远听了这个小厮的话之后,直气得血往上涌,脸色顿时便彻底沉了下来,脑门上拉出了无数条的黑线,以前他高怀远是个傻子不假,但是现在他却已经不傻了,士可杀不可辱,连这个小厮都敢如此欺负他,如果不好好教训他一下的话,那么以后他就别想再在这个地方混下去了!他的脑海中急转了几圈之后,悄然拿定了主意,双拳死死的握紧了起来。

小厮得意洋洋的斜眼瞅着一脸怒色的高怀远,似乎是故意要气他一般,又吆喝柳儿道:“找打呀你,还不快去?一会儿看四夫人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婢!今天你着鞭子肯定是跑不了啦!哼!”

柳儿被他吓得又是一哆嗦,于是小心的拉了一下快要气得头发都几乎要竖起来的高怀远,柔声说道:“少爷还是回去吧,别乱跑,我去去就回来了!别为柳儿担心,没事的!”

高怀远听了小厮和柳儿的话之后,心念急转了几下,然后忽然对那小厮微微的呲开了白牙笑了一下,脸上再次露出了一副憨傻的表情。

小厮一看心里面有点乐了,傻子就是傻子,刚才险些被这傻子的话给蒙住,还以为他不傻了呢!看来这傻子刚才说的话肯定是这个小贱人教的,没两下就露馅了!看看这次回去怎么收拾这小贱人!哼!

高怀远一脸傻笑的走到了这个小厮面前,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挥起了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记直拳朝着那个小厮猛击了过去。

小厮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这个傻子少爷跟吃错药了一般,居然会冷不丁的对他下狠手,所以他只看到一个小拳头突然间在他的眼睛中变大,接着便听到“嘭!”的一声闷响,这厮感觉到自己仿佛像是被疯牛给撞了一般,脑袋一晕,立即便倒飞了出去,直挺挺的倒在了长满青苔的青砖地面上,当场便被高怀远打了个七荤八素,晕的找不着北了。

高怀远别看身体是个少年,但是他现在无论是体力还是智力都不再是普通十二三岁少年了,当他挥出一拳之后,便想到后果了,今天既然动手了,就要打出来威风,否则的话以后照样没人会把他放在眼中,而且因为此事,他和柳儿都还要吃亏,这件事不闹则已,闹起来就要闹大!

在动手之前,他已经在心中衡量了动手后的结果,这两天他也感觉到自己力气有异于常人,不见得就打不过这个小厮,想到这里之后,他恶从胆边生,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一个突然袭击,将这个小厮当场打翻在地,接着就得理不饶人,甩开了正想劝阻他的柳儿,直接蹦了过去,一下骑到了这个小厮的身上,两个拳头抡开了,照着这个小厮便是一通胖揍,而且是拳拳到肉,都朝这厮的脸上招呼。

这一下这个恶仆算是倒了大霉了,他刚才一下就被高怀远的偷袭给打懵了,倒在地上还没有回过来神,就被高怀远给骑在了身上,拳头跟雨点一般的落在了他的脸上,直打得这个小厮跟杀猪一般的惨叫连连,一边抬起双手试图招架,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傻小子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居然根本没法招架住他落下的拳头,一通暴揍之后,这厮的叫声开始小了下去,又挨了几下之后,这厮便不出声了,居然就这样被高怀远给活活的打得晕死了过去,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高怀远虽然暴怒之中下了狠手,但是脑海中还有一丝清明,他虽然打的很重,却没有朝死里面打,毕竟他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能将这厮活活打死,所以只是打的这厮很疼、很惨,却没有要他的性命,看到他已经不能开口叫唤了之后,知道已经将他打晕了,于是从他身上爬起来,回头望了一下已经被吓呆了的柳儿,给她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

“柳儿别怕,一会儿要是我老爹找我算账的话,你记着什么都别说,真是要说的话,也照我的话说!切记!”高怀远小声对柳儿交待到。

柳儿这才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她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照顾的这个三少爷已经完全不傻了,而且今天他是在为自己出头,维护自己,感动的她眼泪一下便流了出来,壮起了胆子,咬住自己的嘴唇,用力的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她也铁心要和这个关心她的少爷共同进退了。

此时门外传来了一片凌乱的脚步声,有人应该是听到了这个小厮的惨叫声,朝这里跑了过来,要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盗宋 - 第一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