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公主咽气了么

“公主咽气了么?”

暑热炎炎,屋外男子隐约清冷声音,冷漠得没有起伏。

新制的朱红朝服和赤金冠带都做成了,只等公主咽气,他这个不能授实权的驸马后脚便可入朝为官。

沈玉临等这一日许久,整个公主府上下也盼着。

此时……

陈设华丽的内室,药味和不知什么气味混杂一起,腌臜难闻。

金丝绣凤的红绡帐中,年方二十一的柔嘉公主宋清词神志不清地躺在那里,形容枯槁如老妇。

她原是金玉一样的品貌,初雪堆成容颜,冰霜化作肌骨,初下降时,连满心不愿尚公主的沈玉临也惊艳了一把。

两年前先帝驾崩之后,继位新君作为宗室子,对先帝留下的几个公主实在没多少手足之情,全然不闻不问。

公主的名头听起来尊贵,实则全仰仗做皇帝的父亲,父亲死了便依靠做皇帝的兄弟。

可惜先帝没有亲生子,如今坐皇位的不是公主们的亲兄弟,她们只能任人揉搓。

本朝祖制,驸马不可在朝为官,防的是他们借公主的势乱政。

这些驸马本就不情不愿,碍着皇帝岳父的脸不敢如何,皇帝一驾崩,各家驸马就纷纷出手了。

沈玉临是江南大族沈家嫡系,自小饱读诗书还算要脸面,直到先帝驾崩快两年宋清词才病重垂危。

死在宋清词前头的就有她庶出的两个小妹妹柔德和柔良,甚至最早咽气的柔德,仅在先帝棺椁抬进皇陵后第三天就跟着草草出殡了……

“公主‘咽气’了么?”

“那小白獒原是皇上赏的,厌弃了也不能丢,带到后院去养吧。”

宋清词耳朵里一阵低声,却不是沈玉临冷如金石的声音,而是宫中教引嬷嬷端方的嗓音,不疾不徐。

她仔细一听,才听明白不是“咽气”,而是“厌弃”。

宋清词昏昏沉沉地从床上坐起,旋即惊讶自己病得快死了怎么还有力气起身。

没等她想明白,宫装明丽的宫女们鱼贯而入,脚步没有半点响。

刚才在屋外说话的嬷嬷缓步进来,嘴角笑意不多不少,“公主今日醒得早了一刻钟,奴婢一会儿就让太医局送安神茶来。”

公主的身子是金玉雕成的,锦绣堆成的,千尊万贵,半丝异常她们都要警醒。

想到这里嬷嬷暗暗叹了一口气,心说在公主出嫁后住在公主府已经简薄许多了,从前在宫里只比现在更精心十倍地养着。

宋清词怔怔地看她,很快又看四周的陈设和身上的衾褥。

半晌,嬷嬷凑近了,才听她轻声呢喃,“小白獒,小白獒……”

她想起来了。

小白獒是南洋进贡的新奇犬种,通体雪白可爱,先帝一见就很喜欢,头一句话就说:“快给我大囡囡送去。”

他的大囡囡就是宋清词,先帝的嫡长女。

当时陪同接见南洋属国使臣的大臣和内侍众多,众人都一副见惯不怪的神情,使臣们语言不通,一度以为天朝皇帝陛下口中的“大囡囡”是某个得宠皇子。

得知先帝没有亲生皇子之后,使臣吓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有当场发问……

那是先帝驾崩前三个月的事了。

她脑中思绪飞快地转,生平头一次想那么多。

以往她不过事事按照礼仪规矩来,矜持端方,宫里宫外从无半丝行查踏错,唯恐丢了皇家颜面。

人人夸她端庄柔善,可她那一辈子哪里是活的?

如今想来,不过庙里金雕菩萨,旁人手中提线木偶。

“公主?”

这片刻的愣神,教引嬷嬷已经皱起了眉头,对公主今日的举止不太满意。

完美无瑕的公主,不应该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发呆。

尤其是发着发着呆,那张白玉似的清透无瑕小脸,还渐渐露出些狠色。

嬷嬷看呆了,她在公主身边服侍了十几年,从没见公主脸上出现过这么不得体的神情。

敢是魇着了?

正想轻推公主一把,宋清词忽然抬起头,眼底一片清明。

这下反倒嬷嬷愣了,很快回过神,送上茶盏,“公主请漱口。”

宋清词按着以往的规矩用香茶漱口,而后由侍女服侍净脸、更衣、挽髻,一套流程行云流水。

侍女正要照常扶她去窗下款坐,宋清词却一气儿朝门外走去……

还顺手解下了挂在壁厢的玲珑宝剑。

侍女们齐齐一愣,紧接着听见嬷嬷这辈子最失态的叫喊,“公主!”

莫非公主一气之下,要提剑去杀了驸马那些无礼的妖精妾侍?

还是……

杀了一贯客气疏离的驸马?

这个念头从嬷嬷脑中冒出来的时候,她差点昏死过去。

失态的不止她一个。

“来人!”

宋清词手持宝剑一路出了上房,整个府邸所见之人没一个不惊诧的。

她既没往妾侍们住的飘絮院去,也没往驸马的清辉阁去,反倒一路杀到二门外,振臂一呼……

“所有亲卫听令,随我入宫!”

公主开始了她的表演 - 第一章 公主咽气了么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