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混世魔王暗恋你?

郑意眠从地铁口出来的时候,正好收到班长发在班群里的消息。

语音消息里,班长再三提醒道:“我再提醒大家一次啊,我们聚会的位置在鹤泉度假酒店,地铁出来走十五分钟就到了,大家不要找错了啊。”

这是他们的高中毕业聚会,拿来庆祝崭新的大学生活。

听完语音,郑意眠点开地图APP,看了看导航的路径,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这才加快脚步,走在夏夜黏稠沉闷的空气中。

七月末的W市依然堪称火炉,就连晚上都能感觉到燥热。

空调外机孜孜不倦地往外喷着热气,沿街商铺灯火通明,大门紧闭,不肯让热风钻进店内。

快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在外面的一条巷子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

“求你们了,别这样……”

郑意眠觉得这声音熟悉,不由得顿了顿脚步,折身去了巷子口,借着昏黄路灯往里看。

哭求的男生叫李天,是她们高中里一个神智不大健全的人,独来独往,有时候说话也说不清。虽然人看起来有点傻,但绝对不坏——有次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她手里的作业被人撞倒了,李天曾经帮她捡过。

但是,因为看起来就很好欺负,学校里有部分人,专门以欺负他为乐。

这次聚会很多班都在一起办,自然会碰到很多别班的人。

李天面前站了两个人,此时,为首的那个人正扒下他身上的西装外套,放在手上乱晃着:“哟,我们天天今天还穿了西服啊,这么正式,是准备干嘛?”

另一个人往他身上踢了一脚:“怎么,以为穿点高档的,就能掩盖自己是弱智的事实了?”

李天缩着肩膀,目露恐惧,但还是软弱地乞求道:“衣服还给我好不好?”

“好你妈!”有人直接把李天踹到地上给坐着,“你能竖着出去就不错了,还指望我让你穿这么好的?你配吗?衣服没收了!”

李天摇头,想去抢衣服,声音带着怯懦的颤抖,试图讲道理:“不行,你们不能这样……”

“哪样啊?!”那声音听着就穷凶极恶,“你今天是长胆子了是吧,敢碰我,我他妈让你……”

那人话音未落,伸出手就准备给李天一拳。

手挥出去的片刻,忽然被人狠狠在半空中截住,往一边一推。

另一道懒散又带着些微痞气的声音响起,不轻不重,却莫名带着某种压人的威慑力。

“让他怎样?”

郑意眠捂住嘴,心里却是一松。

有人来了。

那帮打人的小混混里,有人认出来人:“梁寓?!”

灯光隐隐绰绰,将他的轮廓线模糊描了个大概。

拓在墙壁上的侧面流畅好看,鼻骨高挺,薄唇紧闭,轮廓深邃耐看。发顶蓬松,跟他人一样,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慵懒。

他侧头,虽然像是在笑,但语气里裹着一层令人惊惧的危险:“我问你话呢啊。”

小混混那边两个人,一个人已经开始抖了:“江哥,梁寓来了,我们干不过的,跑吧。”

被叫做江哥的人起先还弓着身子,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就挺直背脊了:“跑个屁!我们两个人,还怕他一个人不成?”

话音没落,墙上映照的人影混做黑黢黢的一团。

以一对二,郑意眠起先还捏一把汗。

梁寓手长腿长,利用这样的优势,完全不会落于下风。

拳来的时候,他身体左闪,快速躲过。紧接着,他抓住一个人的手腕,一用力,把那人的手臂旋到肘尖朝上,那人闷哼一声,完全被他制服住。

他伸腿一踢那人腿窝,很快就把人踢倒下了。

第二个人准备在他身后袭击,他猝然转身,抓腕托肘,锁喉,把无法还手的第二个人扔到一边。

第一个人摇摇晃晃站起来,又给他肚子一拳,梁寓很快捉住他的手,往外用力旋臂。

与此同时,梁寓自喉咙中发出一声嗤笑:“也就这么大点能耐……哪来的胆子狗仗人势欺负人?”

他轻松把人撂倒,站在灯下轻微喘着气。

不知道是不是郑意眠的错觉,恍惚间,他的视线,好似落在她身上,虽不过须臾一瞬。

很快,两个人开始前后夹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大喊一声:“警察来了!”

梁寓手一顿,手下的人光速闪出来,被另一个人搀着往前跑。

“我们打不过了,快跑吧!”

——原来是他们发现自己打不过了,借警察来了逃跑的。

梁寓伸出修长手指解开衬衣两颗纽扣,胸膛大力起伏,汗水把衬衣边沿浸湿。

他抬起眼睑,朝着两个逃兵的方向低笑一声:“孬种。”

郑意眠微怔,但很快回过神来,往前迈了两步,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

梁寓伸手,把李天扶起来,李天显然还在害怕里没走出来,颤抖着靠在一边。

梁寓走两步,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西服,拍了拍上面的灰和脚印,抛到李天身上。

李天声音颤抖:“谢、谢谢你……”

“不用,”可能是觉得热,梁寓抓住胸口衬衣抖了抖,声音冷冷淡淡的,“记得把身上灰拍一下。”

李天答应着,抱着衣服走出巷子。

梁寓像是想到什么,喊住他,仰头,喉结在月光下尤其明显。

“以后再遇到他们,就说你帮过我,他们不敢再动你了。”

“好、好的。”

眼见事情到了尾声,也没什么可做的,郑意眠收起情绪,打开手机看了看。

班长给她发了十八条消息。

【就差你一个人了!你人呢!】

她正要回消息,听到班长嘹亮的呐喊:“郑意眠!这儿!”

她回头,看到班长大踏步跑来:“怕你不知道地儿,我特意出来找你来了,你站这儿发呆干嘛呢?”

问完话,一抬头,发现巷子里的梁寓:“诶,梁寓?你们班今天也开毕业聚会吗?”

这俩人居然也认识。

梁寓点点头,不无遗憾地揉揉后颈:“是啊,但是这会估计都结束了。”

班长一笑:“那你跟我们班一块玩儿呗!”

他一顿,目光一晃,很快收回,眼尾挑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来。

“行啊。”

聚会上,班长提议玩“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游戏。

“修改一下规则吧,就这样——打个比方说,我现在说,我从来没有翘过课,那么,翘过课的人,就要喝酒!”

女生们在一边唱歌,男生就在一边玩游戏。

郑意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歌也不唱游戏也不玩,班长叫她过去:“你这么无聊,不如来给我们倒酒?”

郑意眠笑:“可以。”

她正愁没事干。

酒瓶转起来,第一个人豪气道:“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谈过恋爱的,得喝酒。

满座各位,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

有人举起酒瓶,作势就要往他身上砸。

“你这他妈不是为难我们吗?啊,我就问你,在座除了你谁不喝!”

“你等着,到我了我整死你!”

“阴险!阴险小人!”

“First drink!”

郑意眠被他们闹得笑得不行,班长挥手:“满上满上!”

一杯一杯倒好,最后一杯酒,到了梁寓。

郑意眠本来就存了点别的什么心思,酒瓶边沿挨着梁寓杯子的刹那,被人拦住了。

她惊了一惊,扭头去看梁寓。

梁寓食指抬着酒瓶颈,摇摇头,直直望进她眼里。

他声音低哑,混着点笑意:“我不喝。”

……不喝?

班长傻了:“我靠,梁寓不喝?!”

大家也都很有点不知所措。

“真的假的,是不是骗我啊?”

“神他妈转折,大佬没谈过恋爱!”

“寓哥,没谈过恋爱的才不喝啊……”

“嗯,”梁寓敲着桌沿,重复一遍,“谈过恋爱的得喝,所以我不喝。”

“得得得——”班长伸手,“我刚刚想了想,好像真没听过他恋爱——继续吧,下一轮——”

下一轮的人,抬抬眼镜,眼里光一闪:“我从来没有暗恋过一个人……超过三年。”

暗恋人超过三年的,得喝。

大家又沸腾了。

“弱智选题!谁会喝啊!”

“怎么,你以为现在很流行暗恋啊,一恋还能恋三年,谁做得到啊?”

“来来来,过,下一题!”

大家面前酒杯空空如也,郑意眠站在一边。

正当大家看着桌上空杯笑得前仰后合时,有一双手伸出来,捏住自己的玻璃杯皿。

梁寓把酒杯往前推了几寸,又用杯底在木桌上磕了磕。

他手指修长,指尖圆润饱满,捏着杯子的动作尤为好看。

杯磕桌子的瞬间,满座见鬼得像是围观了一场宇宙大爆炸。

“我有。”

一片哗然中,他镇定开口,望向郑意眠的眼神意味不明:“满上吧。”

毕业聚会在喧闹中落了幕,没过多久,开学季到来。

郑意眠收拾好大包小包,父母说要送她,她摇摇头,表示不必。

“W大离家里不远,不用你们送,我自己可以搞定的,别担心。”

她抵达W大时,时间正逼近下午一点。

这是这个城市最热的时候。

她拉开门,离开冷气环绕的出租车。

热浪袭来的瞬间,她差点像块巧克力一样被烤化。

近四十度的高温让柏油路面都在发烫,不远处正有人在做实验测试路面的温度,敲下去一个鸡蛋,鸡蛋很快就被滚烫的路面煎熟。

剃着板寸头的敲蛋者就蹲在W大吸睛的招牌旁,他扯了一把头发,烦躁地抱怨了声:“嫂子怎么还不来啊?!”

郑意眠下意识看了他一眼,下一秒,敲蛋者也看到她了。

那人先是愣了两秒,旋即一拍大腿,把自己的“作案现场”飞速清理干净后,掏出手机打电话,朝那边说了一通后,声音又提高几度:“你说我谁?我赵远!”

郑意眠目送他火急火燎地跑走了。

郑意眠下意识往自己身后看了眼。

没人。

那人口里的“嫂子”都还没到,着急跑走做什么?难道是因为被自己看到了那个尴尬的煎蛋场面?

她未作多想,右手举起的伞面微微前倾,挡住面前炽烈的日光,然后拉着行李箱往学校里去。

滚轮在地上拖出笃笃的响声。

今天是新生报道日,再往里面走一点,就热闹了起来。

赵远光速跑到艺术设计学院的报道处,气喘吁吁地通知道:“人来了,马上到,准备好没?!”

接洽新同学的那帮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这么一惊一乍干嘛啊?”

“事关重大,”赵远指指一边远望的人,“有关我寓哥的人生大事,再不激动点他就得光棍一辈子了,你说我急不急?”

有人笑了:“梁寓能光棍一辈子?逗我呢吧。你刚刚没看多少女生往这边看。”

“那能一样吗?”赵远叉腰,瞅梁寓一眼,手背在嘴边,压低声音道,“那么多人看他,你有见他看谁一眼吗?我靠,你能想象吗,一个曾经气走五个班主任、打起架来不手软的混世魔王,居然他妈暗恋一个小甜甜,暗恋了三年?我刚知道的时候,反正他妈腿都吓软了,我以为那天愚人节。”

听八卦的人总是不嫌多,拍桌道:“然后呢?继续啊。”

“然后他跟我说,他要好好学习考W大,我以为我聋了,”赵远越讲越带劲,满脸涨红,“那我当然问他啊,我说:‘你玩真的啊?’”

大家乐了:“之后呢,他说啥?”

赵远微笑:“他说我再影响他学习,他就把我从楼上扔下去。”

“玄幻了,”有人拍手称快,“我以前听说梁寓从不交女朋友,还以为他对女的不感冒。”

“感冒着呢,”赵远看远处有个人影走来,扬扬下巴,“不过只对那一个人感冒。”

郑意眠找到报道处,停下脚步,趁排队的时候拿好了报名的资料。

她没注意到,从她出现开始,就有一道目光,牢牢地锁准她。

在报名单上签好名字,郑意眠看了一眼自己的寝室号,礼貌地问了句:“所以我寝室在那边的公……”

话没说完,面前负责报名的学生指着一边的人道:“刚好,你不知道寝室号的话,我们有专门的志愿者负责送你去寝室。”

本来想拒绝,因为她差不多知道学生公寓在哪里。但是想了想,自己也不确定位置,还是找人带自己去比较方便。

W大不愧是顶级学府,连志愿者都工作得这么周到。

她低头笑了笑:“好的,谢谢你们了。”

面前的人摆手:“要谢别谢我,谢送你去的人就行了,是吧,梁寓?”

听到熟悉的名字,郑意眠一愣,这才抬头,往一边去看。

今天,他没有穿统一的工作服,只是套了件黑T恤。

上次天太黑,她没看清他的具体长相,这次倒能一览无遗了。

梁寓有双极其好看的眼睛,内双弧度饱满,向外处扩开一点,挑起。

五官精致,唇珠明显,下颌线条漂亮得浑然天成。

……怪不得刚刚来的时候,听有女生在说艺术院报名处有帅哥可看,原来说的是他。

郑意眠正怔忡着,梁寓三两步走过来,向她伸出手。

白皙而宽大的手背上,淡蓝色青筋若隐若现。

旋即,梁寓倾身,握住她身边行李箱的拉杆,黏着点磁性的嗓音落在她耳边。

“走吧。”

郑意眠特意扫了一眼他的手臂。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场架里他虽保持着绝对的优势,但手臂上还是有道小伤口,不深,却有血迹渗出。

果然,现在伤口已经复原了。

梁寓拉着行李箱,很快就走进鼎盛的日光下。

郑意眠跟上去,出于礼节,将伞抬高了些,把他也遮进伞里。

因为他太高,郑意眠有点使不上力。

兴许是看她边踮脚边走路还得举伞的样子太滑稽,梁寓唇角攒出一点笑来,低垂眼帘,漫声道:“不用给我遮了,你自己打就好。”

郑意眠很固执:“那多不好意思……”

下一秒,带着少年独特触感和体温的皮肤擦过她手指,梁寓从她手上接过伞,往上撑了撑:“那我来吧。”

郑意眠放稳脚跟,以那个角度抬头看了眼梁寓。

他目光漫不经心,但嘴角又总是带着点儿笑,痞气却不乖戾,玩世不恭的气质和少年气结合得很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特别。

正因了这样的特别,他才不会像常人那样让人过目即忘,反而,每个同他相关的片段,她都记得清楚。

她本不想回忆过去,但只要看见他,那些场景就一股脑儿地涌现上来——毕业聚会那次是,这次开学也是。

看来是躲不过了。

想到这里,记忆真是颇给她面子,某个啼笑皆非的场景,又开始在她面前一遍遍闪现了。

梁寓见她望着自己出神,眉梢泻出一点悦色,似乎是想说什么。

郑意眠怕他误会,抢先道:“不是,你有点眼熟。”

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这话听起来跟俗套的搭讪似的……

梁寓一滞,并没想到她居然能记得自己,侧头问她:“……还记得我?”

郑意眠看了看他的胸前,想找到证明他身份的胸牌,结果没有胸牌,只有一个W大志愿者的牌子。

她舔舔唇,又点了点头:“学校……聚会……我们都见过的,是吗?”

每当她不确定地发问时,都会将头微微侧一些。

这个小表情让她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

近得他甚至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毛,草莓色的嘴唇,以及白中透一点粉的肌肤。

还有那双大而灵动的下垂眼,不笑的时候人畜无害,乖得像只打盹的猫;笑起来的时候卧蚕都鼓起来,眼波流转,可爱又温柔,让人没法抗拒她的一切请求。

梁寓觉得自己可能是中毒了。

他挪开目光,轻咳一声,道:“嗯。”

果然。

郑意眠想。

她因为这个人,被高中朋友孙宏笑了整整两年,可是无论如何都忘不了了。

只是……当时听孙宏说,梁寓几乎不怎么学习,还曾经创下气走五个班主任的丰功伟绩,他居然能考进全国排名前列的W大?

她弯着眼睛,露出招牌笑容:“居然在这里能遇到崇高的校友,挺巧的。”

梁寓控制着自己不要看她看得太过频繁,拼命在前面找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建筑。

看着大门口的牌子,他将手里的伞紧了紧:“嗯。”

不巧,跟着你来的。

填完志愿之后,还怕我们的志愿错开了。

出了校门,往左走几百米,再过个马路,就是W大的学生公寓了。

因为学生太多,学校里的宿舍住不下,外面便加了个公寓。

梁寓明知故问:“你住哪里?”

其实有关她的那些细节,他这几天早就看过很多遍,可以倒背如流了。

此刻不过是找个机会,能跟她搭话。

郑意眠看了一眼单子:“八栋450。”

到了八栋楼下,郑意眠到宿管处填入住信息,梁寓就在一边等她。

拿到了钥匙和水卡,郑意眠走到他面前,说:“你等我一下。”

梁寓站在原地等她,看她跑进一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两瓶冰的矿泉水。

她纤长白皙的手指握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笑着感谢道:“辛苦啦。”

梁寓拎着瓶盖头接过,正低头拧水,余光瞥见她右手捏着瓶盖子,手指正在用力,瓶盖却纹丝不动。

郑意眠感受到他的目光,更窘迫了。

因为高中闺蜜力气大,她的水闺蜜都是主动拧好给她,她几乎从来不自己拧水,加上这瓶水的瓶盖确实太紧了点……

下一秒,梁寓把自己手上的水递给她,把她的水接了过来。

几乎没怎么用力,先天优势占尽便宜,“咔哒”一声,水瓶开了。

郑意眠有点儿脸红,咬着唇又道了次谢:“谢谢。”

梁寓低头笑了声,接着道:“水不用给我,身后的包给我。”

郑意眠两只手各一瓶水,还没来得及讲话,书包已经被他卸了下来。

他一手拎着她的包,一手拎着箱子,很快顺着楼梯上去了。

走了两步,感觉到郑意眠还愣在原地,他回头:“还发呆?”

郑意眠跟上来,捏着瓶子的手指动了动:“我还以为男生不能进女寝……”

梁寓解释道:“今天开学,所以我们可以进来帮着搬东西。”

郑意眠表示理解地“噢”了声:“看来你今天服务了很多人啊。”

她绞尽脑汁,怎么想都想不到——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才能让昔日嚣张乖戾的混世魔王收敛一身刺,在这儿当乐于奉献的志愿者?

高考鸡汤作文都不敢这么写吧……

她不胜惶恐地目送梁寓没有丝毫怨言地把东西搬上四楼,心里隐约惴惴,怕他下一秒就本性暴露,做出点惊世骇俗的什么事儿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到了四楼,她略有些喘,梁寓却面不改色。

寝室门是开的,他给她把箱子和包放了进去。

郑意眠再三道谢后进了寝室,正把门关好,跟室友简单聊了两句,门又被人扣响。

郑意眠问:“谁啊?”

门外人声带着很强的辨识度,语调稍慢,缠着点儿鼻音,是她刚刚听过很多遍的声音。

梁寓在门外低声道:“是我。”

郑意眠把手上的一瓶水放在桌上,打开门问道:“还有事吗?”

梁寓垂眸看她:“刚刚想起来,很久没住人的寝室会有蜘蛛网,我来帮你弄一下。”

不是你们,是你。

郑意眠打开门,正要开口,梁寓又笑了:“别谢我了,没什么的。”

进了寝室,梁寓问:“有扫把么?”

郑意眠看到角落里有扫把,是新的,问室友李敏:“这是你买的吧?”

李敏点头:“嗯,新买的,可以用。”

郑意眠把扫把递过去。

梁寓很快就开始拿着扫把清理角落里的蜘蛛网了。

趁梁寓清理的时候,李敏用唇语问郑意眠:“你男朋友吗?”

郑意眠当然摇头:“不是。”

李敏继续用唇语问:“追你的?”

郑意眠指指他的袖章,道:“志愿者。”

李敏八卦地笑了笑,比了个促狭的OK手势。

然后李敏跟郑意眠继续做嘴型:“有点帅。”

郑意眠看了梁寓一眼。

他正在打扫蜘蛛网,她只能堪堪瞥到一眼他的侧面,因为认真,他的眉皱起一些,刘海儿软趴趴地挂在额头上。

高挺的眉骨和鼻梁让他看起来像自己经常画的漫画男主。

可不是么,当时高中就有不少女生痴迷在他的颜里。他不爱上课,一来学校,就有女生下课趴在走廊栏杆上偷瞄他。

有几次他打篮球,围观加油的女生简直汇聚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虽然在那场乌龙事件之前,她并没见过他,但有关他的事迹却听了不少。

她正回想着,梁寓已经打扫好了,把东西放在一边。

他仔细把寝室梭巡一边,重点检查了一下郑意眠的位置,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准备离开。

正踏出寝室一步,他想起了什么,回身,指了指郑意眠手里的东西。

郑意眠:“啊?”

他言简意赅:“我的水还在你手上。”

郑意眠这才把水递出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梁寓手指钳着矿泉水瓶盖,抿了抿唇,在关门前还是同她道:“明天见。”

郑意眠挥挥手:“明天见呀。”

门关上了。

梁寓看着自己手上的矿泉水瓶。

因为是冰水,握过就会留下痕迹,但那痕迹并不明显,被下落的水滴模糊了边缘形状。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握过瓶身。

所以这上面的手印,是她的。

他笑,莫名其妙想起她刚刚跟他说——看来你服务过很多人啊。

哪有什么别人,我只为你服务。

梁寓带着那瓶水回了报道处,刚落脚,赵远就从桌上弹起来:“水!我要喝水!”

赵远正要伸手来拿,手不小心碰到了瓶身一点,梁寓立刻眼神一凛,拿着水瓶躲开。

“要喝自己买。”

赵远委屈了:“我的袖章你也抢走了,嫂子也是我帮你等的,你连口水都不给我喝!我恨!”

有人看不过眼了,拍赵远一下:“你没看到这么热,他都没拧开水喝啊?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啊?”

赵远立刻明白,但还是指着梁寓:“嫂子就给你买杯水你就当宝贝了,哟,那瓶身上指纹是她的不?你要留回去做标本是咋的?”

梁寓睨他:“你见过这么做标本的?”

赵远早就习惯他的冷言冷语,虽然气势弱了点,但还是扶着脖子反驳道:“只要你想,什么做不成啊。”

梁寓把手上袖章取下来,眼睑半搭着,光是脱袖章的时间,就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好不容易把东西弄下来,他把袖章扔进赵远手里,懒散道:“我先回寝了,晚上请大家吃饭。”

有报名的新生看梁寓施施然离开,忍不住多嘴了句:“他不是志愿者吗?”

本来还想让他带自己参观学校的……

“不啊,不是,”赵远把袖章扔给一边的人,“不对,应该这么说——在别人面前,他是大爷;在有个人的面前,他是关怀备至的志愿者。”

“这不,志愿者袖章也是借的,就为了找个机会给人搬东西——因为开学东西多,怕人累着。”

说完,冷笑了声:“呵,双标!”

好不容易招呼完所有新生的报道事项,赵远拍拍手:“今天谢谢大家配合了,寓哥请大家吃晚饭啊,咱们坐车去。”

一顿餮足的晚饭过后,车载着大家回了学生公寓。

上楼梯的时候,赵远底气满满地问梁寓:“明天军训,翘吗?”

——不是去吗,是翘吗?

梁寓未有丝毫犹豫:“不翘。”

赵远:“……?”

梁寓眼睑半耷,嘴角却微不可查地翘起一点:“我跟她说好明天见。”

赵远夸张地叫了声,灯都被他吓得闪了闪:“我操,你在她身上花的心思真多啊,不求回报地暗中喜欢了人三年,还跟人考同一个学校,现在是怎么个意思,真的要从良了啊?”

认识了这么多年,本来以为就是随便喜欢着玩玩儿,追到就算了,没想到这第一天观察下来,他就发现梁寓已经很有点收不住的意味了……

梁寓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想到郑意眠,伸出手指扣了扣裤缝线。

能看到她就行了,管它从良还是堕落。

谁怕。

与此同时,经过一下午的沟通交流之后,郑意眠寝室四个人已经差不多混熟了。

她洗完澡,正在椅子上坐下来,就听另一个室友老三道:“听说你今天被志愿者服务了啊?运气真好,我都没遇到。”

郑意眠一边拍水一边回说:“那可能是服务太多人太累了,就去休息了。”

“不过我就听说有个志愿者还蛮好看的,但是听人说,好像只服务了一个。”

李敏说:“那可能就是服务眠眠的那个。”

郑意眠一愣,右手一使劲,不慎将精华多挤了一团。

她又想到了梁寓。

老三露出一个难以言明的微笑:“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郑意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稍微下垂一点,无精打采道:“不,是孽缘。”

郑意眠的整个学生时代,托长相和成绩的福,桃花运一直很不错。

只是那些追求者都很高调,追她也要追得人尽皆知,大课间时候,挤过熙攘的人群,在所有人的欢呼和八卦目光中,给她送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虽然她也不会接就是了。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支暗中进行的奇怪感情线。

平安夜的时候抽屉里会多出一个苹果;忘了写名字的练习册发下来却被人写好了名字;夏天给她在桌上留一杯绿豆冰沙;冬天又给她在座位上放手握的暖宝宝;运动会忙完回来,在座位上发现一份完全符合她口味的饭——连鸡蛋都知道去掉蛋黄,只留下蛋白。

这些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干的,但她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能把她了解得这么透彻。

直到那一次——

关于那一次的种种,甚至是细节,郑意眠都记得清清楚楚,大抵一辈子也难忘了——

那次她拒绝了无数次的某个炮灰男又重振旗鼓,尾随她从画室到教室,甚至还有点动手动脚的趋势。

她在教室拿完东西,正不知如何是好,从天而降一大盆水,全部泼在了靠在栏杆上的炮灰男身上。

炮灰男探出身,往楼上看,气愤道:“谁泼的水?!”

那时她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只听到几个男声渐次响起。

首先是一个略尖的声音:“不好意思啊,我们教室刚刚洗完窗帘,下水道堵了,就随便泼一下,不知道你站底下呢!”

炮灰男闻了闻自己的手,更气了:“你们拿洗窗帘的水泼我?!”

而后,楼上的另一道男声响起,却带了点不怒自威的寒意:“都说了不小心,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炮灰男本来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往上看了眼,不知看到了谁,气势一下就软了下来:“学校里,你们本来就不能这么乱来的!”

那男声搀着笑意,却意外地带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痞劲儿。

“你本来也不归这个班,站在这里干什么?”

略尖的男声附和道:“怎么样,大兄弟你还要站那儿吗?我们等下可能还会——”

炮灰男一跺脚,怂了吧唧,像根蔫儿了的菜叶:“我不在这儿行了吧?”

楼上的人声色散漫:“以后也不要去自己不该去的位置。”

炮灰男吓得下唇都在抖,愤怒地“哼”了声,负气离开。

郑意眠怎么想都不对劲,跑回画室找号称“万事通”的朋友孙宏,她火急火燎地拉着孙宏站在操场上,往自己班的楼上看,边看还边回忆道:“我好像知道一直给我放东西的是谁了,你快帮我看一下,站在那个班门口的是谁?”

——是谁?

是梁寓。

那一年的梁寓还没洗干净混世魔王的标签,走路都带着风,学校几乎没人能管得住他。他就像学生时代最打眼的那种纨绔子弟,站在哪儿,哪儿就有女生的议论和注目,连老师都束手无策。

于是,郑意眠被损友孙宏无情地用一连串不喘气的“哈哈哈哈哈哈”给嘲笑了。

“你说谁我都能理解,但你跟我说他暗恋你?梁寓暗恋你?身后追求者排排站的梁寓暗恋你?你这他妈不胡扯吗,这他妈不是跟刘亦菲暗恋我一个意思吗?!”

“你要跟我说梁寓喜欢谁我都不信,你现在告诉我他暗恋——暗恋啊大哥,梁寓,扛把子梁不羁,他暗恋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刚刚午觉还没睡醒,你还他妈在做梦吧哈哈哈哈,这个笑话我能笑到进棺材。”

孙宏口出狂言:“梁寓要是暗恋你,我直播铁锅炖自己好吧?”

因为这事,她被笑了整整两年。

在损友眼里,她这就是一段自作多情的屈辱史。

想到这,她捏捏眉心,给脸上了最后一层乳液,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六点半就得起床,军训七点半要求集合完毕。

地狱似的W大,六点多就已经开始带着燥热了。

李敏不是本地人,对这种景象感到绝望:“为什么七点就有这么可怕的太阳啊。”

郑意眠同情地拍拍她的背:“更绝望的还在中午。”

军训男女分开训练,训她们的教官是连长,连长虽然对女生温柔了那么一点,但依然很严苛。

“从今天起我就负责你们,你们可以叫我教官,也可以叫我连长,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吃早饭了吗?再问一遍,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几个小时,眼看就要下课,郑意眠感觉自己的后颈被晒得发烫了。

忽然,她听到一声口令。

“齐步——走!”

扭头去看,一群男生迈着还算整齐的步伐,往她们这里走来了。

两个连长相视一笑,摆明了就是想搞点事情。

男生逐渐走近,郑意眠这才发现些许不对的地方……

梁寓,梁寓站在这个班,第一个。

完了。

以后少吃鱼 - 第1章 混世魔王暗恋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