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醒

轰隆隆,沉雷冲击了乌云的重重包围,大雨像天塌了似得,铺天盖地的从天空倾泻而下,突然,一道耀眼的电光把天空和大地照得通亮,在这雷电交加的雨夜,叶离好像一只离巢的小鸟,跌跌撞撞的往叶宅走去,好不容易,她拖着沉重的身躯,哆哆嗦嗦拍着叶宅的大门,三月的天气,让浑身湿透的她觉得分外寒冷,一如她的心。

闪电照亮了夜空,也让人看清了叶离的长相,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大雨中,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仿佛要滴下水来,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似是发起了高烧,她身上的宝蓝色衣裙紧紧地贴在身上,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开门,开门!”叶离拍打着叶宅沉重的大门,从什么时候起,她没了家里的钥匙,即使想要回家,也必须这样叫门?她不知道。

来开门的是江笙,叶家的养子。

“大哥,你救救爸爸吧,我今早去看过他,他瘦了,整个人也憔悴了,爸爸一直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他是不会造假酒的……”江笙贪婪的看着浑身湿透的叶离,眼睛里是赤果果的浴望。

二十年了,他对她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他安分守己的替叶明打理着他的酒庄,他对叶离好,为的就是有一天叶明能够看到他对叶离的感情,把叶离嫁给他。

可是当叶明看到一点苗头之后,他非但没有把叶离嫁给他,反而迅速安排了他的婚事,对方是华南地区最大的红酒经销商的千金。

从此以后,他的心理开始变得扭曲,凭什么他的命运不能自己掌控,就因为他是个孤儿吗?他偏不认命。

他二话不说,只是打横抱起了叶离,径直走到了叶离的房间。

伸手拉开叶离房间那扇大的落地窗前的窗帘,闪电划破了天空,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窗上,江笙举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他从来都不爱喝酒,沾酒就醉,酒精的作用让他下腹骤然生起一股邪、火,他将手里的高脚杯狠狠地砸在一旁的玻璃窗上,窗户毫发无损,只是稍稍晃动了几下,而高脚杯却变成了一片片玻璃碎渣。

床上叶离修长白皙的大腿在粉色床单的映衬下变得特别秀人,江笙突然觉得叶离身上那条睡裙变得特别碍眼,酒意涌上心头,他突然很想看看叶离褪去睡裙后,又是怎样一副风光。

他的脚步缓慢而沉重,每走一步,就更坚定他的龌戳想法,他走到叶离的床前,伸手想掀开她的裙子,他的眸子变得幽暗而危险,而叶离却毫不知情。

“哥,你帮帮我……”叶离哀求着,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江笙已经狠狠的把她推倒在床上,随后压了上来。

睡裙撕裂的声音终于让叶离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哥,你放开我。”叶离闻到了江笙身上的酒气,他以为他只是喝醉了酒,错把她当成了大嫂,奋力挣扎了起来。

“别动,想救爸就乖乖的。”江笙的一番话让叶离惊呆了。

他不是她的大哥吗?疼她爱她的大哥,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大哥,他怎么能对她这么心安理得的做出这种秦兽不如的事,说出这般恶心人的话语。

她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嘴里不断嚷着“放开我,放开我。”企图脱离江笙的禁锢,却不想,这彻底激怒了江笙。

江笙更加粗暴,再也不管是不是会弄疼叶离,他的吻带着恨意,似是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每吻一下,都在叶离白皙的皮肤上烙下一道痕迹。

叶离的抗拒终于还是激怒了江笙,江笙借着酒意,狠狠的甩了叶离一巴掌,手上的动作更加粗暴,叶离被这一巴掌彻底打蒙了,再也没有挣扎。

“你不是想救爸吗?今天晚上,伺候好我,我明天就去监狱,保他出来。”江笙深知叶离的软肋,开口就是威胁,只是这一番话,彻底惊呆了叶离。

叶明跟夫人生下叶离之后,江绾月因为身体的原因,再也不能生育,两人都喜欢孩子,为了将来家里能热闹些,这才去孤儿院领养了江笙,甚至连他的亲妹妹也一起带了回来,取名叫江箫。

叶明与江绾月夫妇怜悯江笙兄妹幼年在孤儿院渡过,拼了命的对两人好,甚至连叶离这个亲女儿都顾不上,叶离有的,江箫都有,江笙长大以后,叶明甚至亲自教他怎么打理酒庄。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爸妈对他们兄妹两人这么好,江笙还能对着自己说出这么秦兽不如的话来。

想到此,叶离清亮的眼里好似蒙上了一层雾气,一颗颗滚烫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滴落,她反抗不了,只能闭上眼,默默承受着江笙。

叶离的泪水刺激了江笙,他更加疯狂,叶离的冷漠让江笙的最后一丝耐心也被消磨殆尽,他疯狂的抽打着叶离,原本面无血色的叶离脸上染上了一层不自然的红色,她发着烧,哪里禁得住江笙这般的抽打,很快就晕了过去。

江笙可不管叶离有没有晕过去,他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没有发现半掩的门口,一双眼睛正盯着他,脸上满是愤怒。

她的眼睛直沟沟的看着床上的两人,她就是江笙的妻子,华东地区最大的红酒经销商的千金,左翎。

从她嫁给江笙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丈夫并不爱她,他充满爱意的眼睛永远是对着叶离,她的丈夫,爱着自己的妹妹,这种近乎变态的爱恋让她好几次都想要发狂。

所以她答应了江笙的要求,扳倒叶明,把叶家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以为,这样,就能把自己的丈夫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心。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发泄完的江笙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物,深深的看了叶离一眼,她终于是自己的女人了,这一天,他等了二十年。

辣妻难驯:吃定总裁一万年 - 第1章 梦醒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