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缘起

仙界四分。东极地,南涯海,西地与北地仙境分由东极帝尊,南涯海帝尊,西地天尊和北地天尊掌管。

西地和北地之间以八百里天河为界。

隆冬已尽,春寒料峭。八百里天河被阳光融起阵阵轻雾。河风吹过,雾气于水面之上如雪浪翻滚,烟波浩渺。

天河西岸云舟楼船并列一眼望不到尽头。铁树所造之云舟泛着黝黑的青光。船头旗杆之上黑旗飘浮扬。西地皇族的狻猊族徽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带着股张扬凌厉。甲板上西地士兵肃然而立,银甲耀眼刺目,杀气凛然。

西地一派厉兵秣马之象。

风吹开河面轻雾,现出一叶扁舟。船首端立一人,腰缠白金镶蓝冰晶宝带,头插白玉璜,正是北地仙庭三品上仙品阶打扮。

“吾乃北地银霜城使臣,携天尊之令拜见西地太子殿下!”

扁舟离岸三里停住,北地使臣并不为眼前西地云舟兵士气势威慑住,运足灵力,朗朗开口。

声音清楚传到正中一艘楼船中。西地太子西虞昊大步走到船舷边,负手而立。他穿着件宽大的衣袍,衣袂飘飘,不着甲胄,不佩刀剑,装束犹如一名观赏河景的悠闲公子。他一出现,西地河岸的千军万马仿佛消失了一般,河面之上只闻得风吹大旗的烈烈作响之声。

使臣足下的扁舟突然震动。他心头大惊,用足全力与这股暗劲对抗,额头渐渐沁出汗来。对西虞昊的灵力生出悚然之感。苦苦支撑,扁舟咔嚓裂开道细缝,使臣不由大惊,顾不得保持北地使臣的威仪,再次高呼道:“北地银霜城外庭司下仙叩见太子殿下!”

一呼使臣拜见。二称下仙叩见。已然落了下风。

足下来袭的暗劲消失,使臣擦了把汗,松了口气。他心头惴惴不安又等了片刻,方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直摄心神:“带话给北地天尊。若要在斩仙台上灭她元神,孤便渡河北往替她报仇。”

此言一出,死忠西虞昊的西地士兵齐刷刷地高呼:“愿随殿下北伐!”

一船声起,四下回应声此起彼伏,震得河水翻涌不己。

北地使臣大急,急声呼道:“仙界万年未起刀兵,太子殿下难道为了个小小的司水灵君竟要打破仙界平静?还望殿下三思!”

戾气自西虞昊身上喷涌而出,他厉声喝道:“孤堂堂西地太子连心爱的女子都护不得,孤颜面何存!嘿嘿,小小的司水灵君,孤便为她起了兵又如何?”

“殿下息怒!”西地仙庭闻讯赶到天河西岸的玄灵上仙暗呼糟糕,不顾一切的拦在了西虞昊面前:“殿下起兵北伐,北地必不会轻饶司水灵君性命。殿下因一时之气,却要连累司水灵君元神被毁!殿下何其残忍!冰玉姑娘何其无辜!”

如当头棒喝,西虞昊怔立当场。

北地天尊与西地天尊商议联姻。太子西虞昊率使团渡天河北往提亲。河中遇到北地掌管天河的司水灵君珑冰玉,他对她一见钟情。

西虞昊黯然。如果不是他爱上了她,于北地银霜城仙殿之上当众拒娶姬莹公主,北地天尊也不会绑了珑冰玉上斩仙台。

冰玉,是我害了你……她一介小仙,又怎当得起一地天尊之怒?西虞昊攥紧了双拳,缓缓吐出一口气,语气却软了下来:“你去打发了那北地使臣!孤,只等十日。”

玄灵上仙大喜,飞身驾云离了楼船,自去与北地使臣交涉。

北地银霜城天牢。

一盏鲛油灯耀亮了不大的囚室。角落里面壁立着名身段苗条纤细的白衣女子。黯淡的光撒在她脸上,面容清美如剔透的水珠,灵秀逼人。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白衣女子回头,却是璀璨一笑:“公主,你恨我是吗?”

门口站着蒙着面纱的女子,虽看不清面容,她身上的冰霜之意却让囚室渐渐变得寒冷。姬莹沉默了许久缓缓天口:“西虞昊为了你阵兵天河相胁,保住了你一命。珑冰玉,他倒也值得你倾心。”

“他肯为我阵兵天河……”珑冰玉身体轻颤,继而仰首放声大笑,“师姐,终于有一样东西是我能得到而你得不到的。”

姬莹平静如水,声音如针般尖锐:“很得意能抢走我未来夫婿是吗?你又怎知他是我想要的呢?”

“他不是你想要的……我是天河孕育的灵胎,天生五行属水。我的灵力不比你差。因为你是公主,不想让我夺走你的光彩,就让天尊封我为小小的司水灵君,远远将我贬离银霜城,让我在天河里寂寞枯守一生。因为你是公主,师傅对你和颜悦色,北地上仙对你恭敬不己。你轻易就能成为西地太子妃!”珑冰玉喃喃说着,眼中突然露出疯狂之意,“我终究是赢了你!他肯为我陈兵天河!他爱我!”

“你想错了。师傅说过,你的心不安于修炼,回天河反而有助于你修炼。我这才请父亲封你为司水灵君。”姬莹遗憾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看在同门一场,我告诉你仙庭的决议。父尊不会杀你,却要贬你下凡历劫十世。十世之后,你若能渡过天劫重归仙庭,便让你嫁去西地做他的仙姬。他为了你,应允娶我为太子妃。太子妃的位置,你怎么也得不到的。”

珑冰玉笑声顿停,一字字说道:“我一定会历劫回归仙界。你就等着做个名不副实的太子妃吧!我定会让你好生瞧着,我和他是怎么的恩爱。”

“你是真心爱他吗?你是想要在我面前摆威风,还是想要他能给予你的繁华荣光?他终有一天会看清你的真面目的。”姬莹讥诮的说完,转身离去。

囚室之中珑冰玉双腿一软滑倒在地,满脸是泪:“姬莹你错了,不管我初衷如何,我却是真的爱上了他。”想到将要去凡界历劫十世,珑冰玉心里不免生出惧意。她突然一跃而起,扑到门口疯狂喊道,“他只爱我一个!没有人能抢走他,他不会爱你!哪怕你是公主,他也不会爱上你的!我一定会历劫归来!哪怕留得半缕残魄,我也会回到仙界!”

转过墙角,姬莹停下脚步,面纱簌簌轻颤,显然已是激动之至。她靠墙站着,喉间微甜,卟的喷出口血来。

一只手扶住了她。

姬莹抬头,美目泛起了泪光,微喘道:“暮离,别告诉父尊,送我回雪玉谷。由,由她去吧!”

两簇火在暮离星君眼中熊熊燃烧,俊美的脸因痛苦变得扭曲。他扶住姬莹恨声道:“皇姐!难不成任她历劫归来和西虞昊在一起?西虞昊陈兵天河相胁,暮离愿为北地先锋!”

“西虞昊负我辱我,我会亲手讨回来。因我一人而让仙界动荡,姬莹不耻为之。”姬莹淡淡说道。

暮离急了:“我都听见了。难道让我看着你空有西地太子妃的名头,任由他独宠那贱人,作贱于你吗?”

姬莹身体颤了颤,两行清泪滑落:“如以姬莹一人能保两地安宁,姬莹愿意。不过是换个地方修行罢了!”她长叹一声,“别再横生枝节了。送我回雪玉谷吧。”

暮离气极,盯着囚室的方向咬碎了满口银牙:“珑冰玉,我诅咒你历劫时被天雷劈中,魂飞魄散化为飞灰!”

唐淼的人生和无数正常人一样,过得平凡,简单,幸福。

她五行缺水,所以家人给她取了个淼字。算命的人还掐指算道,唐淼二十一岁时会有凶劫。但只要遇上五行属水之人,便能逢凶化吉。

算命的话听过便罢,谁肯真的相信?

大三这年暑假,唐淼二十一岁生日,约了同学一起去峨眉山看日出。

峨眉山金顶三绝:云海,日出,佛光。为了看到日出,凌晨三点半大伙儿就起床坐缆车上了金顶。到了金顶还才凌晨四点半,唐淼便坐在崖边靠着栏杆打盹。她睡得迷迷糊糊时被身边的欢呼声惊醒,她睁开眼睛看到云海之上出现了佛光。

峨眉山的佛光好多年没出现过了。唐淼是四川人,来过峨眉山无数次,也是头一回见到。看傻了眼的她没注意到自己还靠坐在栏杆边。金顶像滚水沸腾起来,激动的游客们炸开了锅,拼命挤到崖边拍照。人太多,被挤得紧贴栏杆的唐淼几次努力都没能站起来。她干脆麻利的钻出了栏杆。她握着栏杆站起身时不幸地看到了下方深不见底的悬崖,恐高症当场发作,天旋地转中一头载倒在地。

其实栏杆离悬崖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唐淼倒地时变成了个滚地葫芦,骨碌滚下了悬崖。

她在下坠的过程中不知撞到了什么,一股气息直冲进她胸口。她一口气硬是没顺过来,连声妈都没来得及喊就华丽丽的晕了。

同一瞬间,金顶云海之中的佛光变得黯淡,继而消失了。

唐淼的同学呆若木鸡,游客们也惊愣住。金顶派出所的警察随即赶到,驱散了游客,同时上报了唐淼的坠崖事件。

天上有棵爱情树(全二册) - 楔子 缘起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