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枕边陌生人

天爵集团,恢宏的建筑,金灿灿的大字显得苍劲有力,大幅的玻璃在阳光下闪着熠熠光辉。

一楼大厅的自动玻璃门开启,清脆的高跟鞋声有节奏地走到前台。

高跟鞋的女主人身穿藏青色连衣短裙,齐肩黑发,一双清澈明莹的大眼被黑框眼镜遮掩,秀巧的鼻子下,樱红的唇瓣微张着。

“你好,我是远虹百货的负责人沈初夏,昨天跟贵集团的展总监约好面谈的。”

她虽然大学毕业刚满一年,但已经独自打理公司三年了。

前两年公司运转还很好,今年开始竟负债累累,毕竟公司是外婆最重要的遗产,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打起精神来,尽全力以赴。

前台职员翻看了一下记录,彬彬有礼道,“沈小姐,请您到6楼2号会议室等候,您乘电梯到6楼就会有人带您进去。”

沈初夏含笑道谢,没注意到早有个仓猝而去的身影先她一步进了电梯,梯门关得很快。

不知道面谈会不会成功,顺利签约的话,远虹百货至少还能顶一段时间。

外婆,您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

6楼到了,刚迈出电梯,一名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子问她,“请问,您是沈初夏小姐吗?”

“我是!”沈初夏不假思索的点头。

女子微笑着自我介绍,“我是秘书黄函,展总监让我通知你,面谈的地点改为6号会议室,这边请。”

“麻烦你了,黄秘书”,大集团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装修装潢都无可挑剔,连秘书都感觉像精挑细选过的。

黄函替她拧开了6号会议室的门,“沈小姐这边请。”

“好的,谢谢!”沈初夏深吸了一口气,暗暗的鼓励了一下自己。

黄函将咖啡放在茶几上,“沈小姐,请先用咖啡,我们总监很快就到。”

她接过杯子,微笑以待,“谢谢。”

“沈小姐您再耐心等等,我先去忙了。”黄函笑着离开。

她啜了几口咖啡,将合同放在桌上,端正了坐姿,将今日到访的谈话主题默念了一遍。

黄函并未走远,亲眼看她喝下咖啡,这才安心转身。

5分钟后,来了一名男子,凌厉的黑眸,深刻立体的五官配上刚毅的面孔,无形中散发出来的那种霸气十足的气质,无不显露出他超凡的王者风范。

黄函很快又端着咖啡尾随而至,眸里闪过一丝慌乱,急匆匆放下杯子,话也没敢多说一句。

沈初夏不疑有他,她此时的目光全放在进门的男人身上,“展总监,您好!”

展总监?萧爵浓眉微耸,凌厉的目光朝她扫去。

这女人哪来的?看起来年龄不大,却戴着与她不匹配的黑框眼镜,装成熟?

他冰澈的视线令她的心错跳了一拍,“展总监,请问面谈可以开始了吗?”

是她太匆忙大意了,事前没准备充分,她应该先详细了解展总监的为人和喜好的,眼下也不至于处于下风。

萧爵抿唇不语,径自走到角落,打开柜子仔细搜寻着什么。

没想到他如此冷漠,沈初夏尴尬,想到外婆临终前的嘱托,她又恢复了勇气。

“展总监,请问您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她尽可能保持笑容。

“闭嘴!”萧爵再次冷眼看她,这女人真是吵死了,到底谁允许她进来的?

沈初夏笑容遁去,她工作这几年来似乎都没遇过这种棘手的状况,该怎么办才好?

萧爵找了好几处都没搜寻到目标,心烦意乱之下,随手抓起咖啡杯连喝了几口。

沈初夏只能硬着头皮,耐着性子微笑问,“展总监,请问咱们的面谈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萧爵冷睨了她一眼,“你哪位?!”

沈初夏呆住,一头雾水,“展总监,我是沈初夏,两天前不是已经跟您预约过了吗?”

见过放鸽子的,没见过这般耍赖的,明明都约好的,竟当面忽悠了事。

萧爵的眸子一沉,指着她怒吼,“出去!”从没有人胆敢私自闯入这间会议室,她胆子倒不小。

沈初夏吓了一跳,但丰富的历练让她没那么容易被唬过去,为了远虹的重生,她忍!必须厚着脸皮忍耐!

“还不滚?”萧爵瞪着眼前的女人,满脸的不悦。

天爵的秘书都是怎么办事的?允许外人随便进出的吗?简直太不像话了。

她忍!她很想忍!可是……她忍不了,沈初夏握紧的粉拳隐隐颤抖,怒焰随着血液火速灌入脑门,刚提步,一阵昏眩却随之而来,她踉跄了一下。

萧爵停下了所有动作,冷眸看她要玩什么把戏。

沈初夏拍了拍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些,但困乏感越来越重,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她这两天鼻塞,今天出门前,吃了两颗感冒药,难道药的催眠药性发作了?

不行!就算是爬,她也必须尽快离开这个羞辱人的鬼地方,不过,刚踉跄地走了两步,她的双腿已经虚软到不听使唤,摇摇欲坠。

萧爵看出了她的异样,冷声斥责,“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我……我才没有耍花样!”她咬唇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瞳眸溢满了倔强。

“你该不会想诱惑我吧?”萧爵讥笑着打量她的身段,语气有些轻蔑,“就凭你那倒胃口的黑框眼镜和大妈头,我实在提不起兴趣!”

大妈头?“你……谁稀罕你的兴趣?!”她快气炸了。

“不是吗?”萧爵轻蔑地睨了她一眼,“不然你怎么解释自己目前的行为?”

“我只是……”她刚开口,一阵乏意浓郁来袭,想解释,却一个字都没办法说出口,只能软软地倒在他的身上,沉沉昏睡过去。

“喂,你给我起来!”萧爵嫌恶地将她推开,但她那柔软的身子仿佛口香糖,牢牢的粘着他。

随着两个人身体的亲近,体温的交融,他很快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滚烫的燥热开始接踵而来。

Shit!一定是那杯咖啡有问题,但这也是萧爵失去理智前的最后想法,狂炽的热流已经流窜过他全身每一个细胞。

这时,会议室的门轻轻关上,黄菡透着门缝已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湛着计划得逞的笑容,开心而去。

沈初夏发誓,她从未做过这么开放的梦,尺度大胆到令她脸红心跳……

梦里的男人褪去了衣服,小麦色的皮肤是时下最流行的,健硕的体型,重要的是那双黝黑深沉的眸子里泛着浓郁的情欲。

很帅的男人,虽然跟她的康泽长得不一样,却同样帅得各有千秋。

男人离她越来越近,她想睁大双眼继续看清楚,但沉重的眼皮和浓郁的困意袭来,她的思绪愈发变得迷糊,分不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

男人迅速又急切地迎向她散发诱惑的双唇,这种狂热的触感,像电波一样,向她四肢散去,令她心跳加快,呼吸已变得不顺畅,脑海的昏眩感加重。

这是梦吗?若是梦,那为什么如此真实?

飘飘缈缈中,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在极速飞升,在半空中辗转纠缠。

渐渐的,她感觉自己从空中坠入深深的海底,终于安静了。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夕阳笼罩,在窗帘的细缝下留下淡淡的莹黄光圈,室内原本的黑暗也渐渐散去。

沈初夏开始有了一丝意识,还以为是在自家房里,习惯性的伸手摸索放在床头的手机,指尖传来的却是温热的触感。

思绪清醒了些,她抓着头发,睁圆了双眸瞧个究竟。

当视线落在身旁俊逸的轮廓时,她呆住,这男人看起来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当她思绪逐渐清醒,男人的轮廓清晰的刻印出来,她懵了,躺在她身旁的男人……竟是展总监?!

等等,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沈初夏急忙跳起来,惊恐的双瞳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她拼命捂住唇瓣才没让自己喊出声音来。

脊背立即泛起阵阵寒战,她慌张地爬下床,动作快捷地穿好了衣服,忽的有个重要疑问在她脑海里掀起了波澜——她的第一次是不是已经……

当瞥见床单上那抹刺眼的殷红,她想死的心都有。

沈初夏绷紧了神经环视了四周,是个陌生的地方,而且她的衣服散落一地,包括她的贴身衣物。

顾不了那么多,她好不容易哆嗦地穿好衣服,正欲离开,却惊愕地看见男人赤条的身下压着的白底黑字某物,那就不是她的……合同书!

男人似乎是故意的,挪了挪身子,将文件压得更严密了。

沈初夏彻底死了心,她抓过包包逃奔而去。

就在她关门的瞬间,萧爵睁开了双眼,黑眸泛起一丝阴鸷,伸手将身下的合同揪出来,首先跃入视线的是“远虹百货”四个字。

远虹百货?原来她就是老爷子一直希望他娶的对象——沈初夏?是不是太巧了?

蚀骨宠婚-妖姬茉莉 - 第1章 枕边陌生人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