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姑打死了奶奶

人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今年6月24日,属于我的小情人出生了。

我焦急地等了半天,才见到了老婆和孩子,老婆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憔悴,一旁的护士面带笑容:“是个姑娘哟,长得真俊。”

刚出生的孩子,能俊到哪里去,这句话,显然是一句善意的敷衍,我没在意,按捺不住满心欢喜,从护士的手中将女儿接了过来。

或许是父女连心的关系吧,当我看到女儿的脸,总觉得有些熟悉,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脸,这时,小家伙却抓紧我的手指,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我回来了……”

我当时就呆住了,看着还在与护士说话的老婆,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此事,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很久,但我还是无法完全平静。细说起来,故事很长,我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想了想,便从前段时间麦当劳打人事件说起吧。

这个事件的出现,再次引发了人们对邪教的关注,在信息发达的今天,随着人们的警惕性提高,对这些也逐渐变得不再陌生,随便找个人,便能叫出几个邪教的名字来。

但是,建国初期轰动一时的“一贯道……”,却未必有人知晓,尤其是年轻人怕是对此更为陌生。一贯道,当年被称为“一贯害人道……”,有不少人被其所累,我爷爷也深受其害。

我们家住在内蒙与山西交界处的一个小镇,祖上一直都是做“阴阳……”的,所谓“阴阳……”并非是传说中能沟通阴阳两界的能人,说白了,就是帮人看坟地风水,做一些白事的超度法事。这里面的真真假假,我是不清楚的。

不过,我爷爷除了这些本事,还能给人治病,尤其是一些怪病,比如招魂,撞邪什么的。旧的时候,人们都相信这个,因此我们家在镇上也是颇有名气的。

正是因为爷爷有一些名气,在取缔“一贯道……”的时候,他也被人告了一状,原因是“一贯道……”中的一些仪式与我爷爷平日里用的手法颇为相似,结果爷爷被好一顿折腾,最后镇长冒着风险出来替他说了话,这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但这件事并未就此完结,再后来十年动乱,他的事又被揪了出来,奶奶的身子弱,自那之后,落下了病根,只活了三个月,就死了。

为此爷爷至死都再没有和大姑说过一句话,至于“一贯道……”这个名字,更成了他的忌讳,只要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便如龙之逆鳞一般,触之即怒。

唯一不怕促怒他的,也就是我了。儿时的我,大多时候是和爷爷住在一起的,那时我十分调皮,总是用这些话激他,气得年近八旬的老爷子提着拐杖追着我满村子跑,后来大了些,我逐渐明白了爷爷的痛处,便不再提及。

有了那些年的经历,爷爷也极少再给人看“病……”,所以对于他的这些“传说……”,我也一直当作传言来听,并不怎么相信,直到九岁那年的一次经历,才让我真正长了见识。

那是一个深夜,外面下着大雨,惊雷不断,屋中不时被闪电的光亮照个通透。半夜里突然屋门被人使劲地拍响,隔壁邻居家的二奶奶,焦急地喊着爷爷的小名:“关九哥,你快来看看,我们家春秀不知道怎么了,你快救救她吧……”

二奶奶焦急而沙哑的声音伴着雨声和惊雷,让我有些害怕,门闩晃荡着,一阵阵冷风顺着门缝扑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闯进来一般。

虚弱的爷爷咳嗽着爬了起来,让我将炕头边上的木盒递给他,随后用他那略显干枯的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亮娃莫怕。”

说罢,爷爷开了灯,让我取了门闩,又对着外面说道:“二丫头,把人带进来吧。”

二奶奶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一件碎花衬衣上不断地往下滴着水,在头顶那盏二十五瓦的灯泡照射下,脸色显得惨白,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我几乎没认出来,她就是平日里经常逗我玩耍的春秀姑姑。

看着春秀姑姑如此可怜的模样,我忍不住上前想要将她拽到炕上。只是当我的手刚碰触到她的胳膊,整个人突然便是一个激灵,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往我身上蹿一般。

与此同时,我看到春秀姑姑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但那个笑就好像让人扯着嘴角强行提上去似的,十分别扭,没有丝毫的亲和感,反而让人头皮发麻。

我吓得急忙挪后了身子,爷爷回头瞅了我一眼,将我又揪了过来,紧紧拽着我的手腕说道:“别再碰她,也别离我太远。”

听到爷爷的声音如此认真,我也就不敢动弹了。

待我从那种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感觉中缓过来之时,春秀姑姑已经被爷爷和二奶奶抱到了炕上,爷爷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使劲地摇头,对二奶奶说:“你们家老张是不是又去发死人财了?”

“这我哪知道啊……”二奶奶极力的辩解,好似不愿多说。

爷爷也没有逼问只是说道:“要是听我一句,你就赶紧让他们回来,要是不听就当我没说吧。”之后,爷爷从木盒里拿出了一个小罐子,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一个小瓷碗里。

我在一旁清晰地看到,那些白色的粉末好像有生命一般,在碗中移动。不过,我并没有看清楚,那具体是什么,因为爷爷提着一根银筷子在碗里拨弄了几下,就将粉末尽数倒在了春秀姑姑的额头。

那些白色的粉末沾染在春秀姑姑的皮肤,便好似完全活过来一般,很快散开,朝着她的身体各处而去,最后完全消失不见了。

春秀姑姑的脸先是骤然变白,变得有些吓人,身体也略显僵硬,不过,只是片刻的工夫,她的面色便逐渐恢复正常,整个人也沉沉睡去,安静了下来,俨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阴债-二里桃花 - 第1章 大姑打死了奶奶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