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你信命吗

2010年,9月22日,浙江省诸暨市郊区,杭长高铁线路某工地上。一个青年头带白色安全帽,身穿蓝色工作衫,背着个沉重的文件包,正快步走在工地的临时便道上。看他的样子20多岁,面容俊朗,鼻梁高挺,双眉似剑,身形高壮,古铜色的肤色配上紧实鼓涨的肌肉,让人感觉充满了力量。双眼之中神彩非凡,沉稳里透着一股年青人少有的英气。只见他胸前的工作证上赫然印着两个字:陈哲。

“你信命吗?”

这是陈哲到工地以来听到的最突兀的一句话。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这山沟沟里修高铁的工地上,真是对这句话的完美印证。这里就是个盛产流氓和奇葩的地方。但陈哲觉得这句话突兀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说话的人是个奇葩,而是他说话的感觉,一种让人心慌的感觉。

问这话的是个老头,姓吴,60多岁,胡碴子满脸,双眼深陷却有神,瘦而高,衣衫破烂穿一双破洞的解放鞋,民工队里的人都称他老吴头。其实陈哲和他并不熟,只打过几次照面。不过经常看这老头给民工队的其它人算命,讲起来头头是道,就象个说书的。

陈哲看了看老吴头,懒得理他,转身正要走。却被老吴头拦住了,再次问道:“你信吗?”

陈哲当时正赶着去验收施工质量,被这老头莫名其妙拦在这里,心里相当窝火,心中骂着“这人有病吧。”

但嘴上还是还表现出了一个知识分子对老人应有的尊重,礼貌地回答道:“我不信!”

老吴头却又拦住了他,问道:“你信不信命中注定?”

陈哲相当不爽,烈日似火晒得身上一阵阵刺痛,偏偏这老头拦着不让他走,心中暗骂:“TMD有完没完?老子命都不信,信毛的命中注定?”

正要说出口,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很特别的人,向他问过同样的话。这个人就是韩静。

说道韩静,不得不从两个月前讲起。

两个月前,2010年7月,陈哲从某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一路奔波,屁颠屁颠地由火车转汽车,汽车转摩托,最后坐在一辆工地皮卡车的斗上,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工地报道。

当时心中那个感叹,祖国大好河山看不到,只有穷山恶水小山沟。

既来之,则安之。只当是回归山林,过过清苦的隐士生活,陈哲倒也适应的很快。工地这种阳气爆满的神奇地方,就象大学里理工科专业的和尚班一样,最缺的就是女人。哪怕是看一眼,都没什么机会,清一色的大老爷们儿。

不过,不幸中有幸,陈哲因为在山里摘花,被马蜂几乎叮遍全身,去市里的医院住了一个月院。就在医院里认识了照顾他的小护士——韩静。都说没有不吃腥的猫,更何况是男人堆里出来的饿狼,再加上韩静这小护士长得双眸水灵,柳眉如依,皮肤白晰胜雪,嘴角时不时挂着甜甜的笑,一头披肩长发散发出诱人的淡淡微香,初次见面已让陈哲五迷三倒。年青人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不说了,反正两人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

陈哲给韩静讲起他被马蜂叮这一回事时,用了四个字来形容:鬼使神差。你说大夏天的,户外40多度的温度,不找个树阴下纳凉,满山乱跑了要找花,这人不是闲得蛋疼,肯定是没吃药。

不过这事说起来还真奇了,那天中午陈哲吃过饭,在工地四处溜达,突然闻到一阵奇香,不知不觉就上山开始到处找,最后花是找到了,一朵很大很白从未见过的大白花,不过人却被马蜂追着叮成了猪头,之后就被送往医院遇到了韩静。更奇怪的是,所有人都说这花没香味,但韩静却闻得到。陈哲当时并没有多想,想这或许就如同红绿色盲一样,具有针对性,只有嗅觉特别敏感的人才能闻到这花的花香。

韩静当时听陈哲讲完,问了他一个和老吴头同样的问题:“你信不信命中注定?”

很多问题,特别是女人问出的问题,其实她问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了你答案。所以当时陈哲豪不犹豫地回答到:“信!”

女人对命中注定这种事,有一种天性的敏感和向往,尤其是像韩静这样的小女生,一个“信”能让她念你一辈子。当然一辈子,还很远,不过陈哲把握住了现在,韩静成了他女朋友。

陈哲从思绪里回过神来,面对老吴头问出的同样的问题,他犹疑了。

陈哲仔细打量着眼前这老头,眼神里充满真挚和渴望,反问道:“你信命吗?”

老吴头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信!”

陈哲看这老头也不像精神有问题,又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随口调侃着问道:“我看你天天给人算命,那你又信命,你说说你明天是什么命?”说着给自己点了根烟,等着看老吴头如何应对。

老吴头想都不想,一本正经的答到:“我明天会活!”

陈哲一听,愣了一秒,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难不成你今天还会死呢?”

老吴头认真地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是的。”

陈哲放下烟,看着老吴头肯定的眼神,止住了笑。感觉这老头说得太认真了,认真的有点可怕。

陈哲略一思量,想知道这老头到底想做什么,又问道:“那我信不信命,又关你什么事?”

老吴头毫不客气地从陈哲手里拿过烟,自己点了一根,吐着长长的烟圈,脸色慢慢变得温和,笑着说道:“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好奇,一个没有自己命运轨迹的人,他信不信命。”

陈哲听老吴头这一说,心中十分不解又十分好奇,感觉这老头话里有话,又问道:“没有命远轨迹,什么意思?”

老吴头,吐出长长的烟圈,沉默了几秒,说道:“因为你的路是别人有心设计的,想想你是怎么来这儿的,仔细地想一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你会明白,你的命运是你自己的选择,还是一直在被无形的力量左右。”

陈哲听得一头雾水,想继续问点什么,老吴头却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走得又快又急,在满是黄尘的便道上却没带起丝毫尘土,走得相当诡异,边走还边说道:“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老吴头说得声音并不大,但陈哲却听得很清楚。小时候父亲给他讲过一些易经里的卦文,陈哲知道这句话就是出自易经,龙战于野为坤卦第六爻龙为阳,此爻为阴,故龙战指阴阳交战。城外为郊,郊之外为野。玄黄,分别指天、地之色。天地为最大的阴阳,其血玄黄,是指阴阳交战流出了血,说明此爻是凶爻。喻人事,则为上下交战,至于死伤流血的情形。此爻爻义及故事告诉世人,在矛盾双方力量悬殊很大时,较弱的一方一定不要轻易行动,以防以卵击石,而应应变等待和创造时机,审势以后动。

陈哲很诧异,为什么这老吴头要和自己说这些话,想起工地验收的事,不由加快了脚步。

这事本来就有些莫名其妙,陈哲只顾忙着工地上的事,很快就忘了。但是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一件事,工地上死了人,陈哲一打听,心中一震,整个人从头凉到脚,老吴头死在了山上。

命运迷局 - 1—第一章 你信命吗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